門外,白兔很著急:「主人,怎麼樣?」

陳天選颯然說道:「告訴洪契,帶葉凱去中州,我們在中州會面!中州,我今天要去討回公道!!」

毒殺他母親,這筆賬。

是時候算了!

「明白!」白兔點頭說道。

……

此時。

中州,帝宮城裡。

葉家的人風風火火的而來。

帶頭的人是葉樺的父親,葉凱的爺爺,葉振國!

葉振國風風火火,直入帝宮,就連招呼都沒給人打一個。

可他剛到帝宮門口,卻被一個人攔住。

攔住他的人,正是龐玉樓。

龐玉樓冷笑一聲,說:「葉振國,今天這麼著急來帝宮做什麼?」

葉振國平日里和龐玉樓的關係不太好,兩人同為中州長老級別的人物,此刻葉振國卻沒給龐老任何好臉色:「讓開,我有急事要進帝宮!」

龐玉樓攔在面前,輕聲說:「噓,小聲點!今天帝宮裡,也有急事。你有什麼事,先放一放。」

葉振國眉峰緊蹙,說:「龐玉樓,帝宮裡有急事是你的意思,還是帝宮裡主人的意思?擅自傳話,該當何罪你知道嗎?」

龐玉樓假裝被嚇一跳,說:「老葉,你的意思是我擅自傳旨?那不至於,不過你也不要太衝動,為葉家一個孫子進帝宮,未免有些太唐突。我聽說,你孫子葉凱被人打的命/根子都斷了。這的確是大事,可一個集葉家資源在二十歲打開境界之門的人,在江城被人打斷命/根,你不怕丟人的話,帝宮的路我給你讓開。」

說完,龐玉樓竟然真的讓開路了。

葉振國楞在原地。

他竟然紋絲不動,緊緊的拽著拳頭。

他下意識的皺眉,說:「龐玉樓,你在幫陳天選,還是在害他?我要殺他,只需要一念之間!你攔住我,反而給把他最後一絲生機都攔住了!」

葉振國轉身過去,隨後對葉家的人說:「去江城!!」

葉家一個人急忙上前說道:「老爺,陳天選帶人,來中州了!」

葉振國凌厲一笑:「好,好傢夥!!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他闖進來。葉家所有人隨我,召集羅生殿出手,中州郊外,攔殺陳天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奇異現象,雖然看起來很嚇人,但是洛天他們感受到的卻是這霧氣帶來的渾身通暢,神清氣爽的感覺。

而且這種心曠神怡的感覺還不斷的加深,讓洛天等人緩緩閉上了雙眼,都逐漸迷戀其中了。

洛天突然睜開雙眼,頓時醒悟,連忙給了智慶軻和山葵一巴掌,力道重到把兩人都颳倒在地的程度。

兩人也醒了過來,呼吸急促,皆是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這三個天榜中赫赫有名的人物,居然還沒見到那異獸,就已經中招了!!!

「這是什麼情況?」智慶軻喘了口大氣驚呼道:「這什麼鬼東西,怎麼這麼邪性?」

「我剛剛好像沒有意識一般,整個人都陷進去了!」山葵一副大劫餘生的樣子,也是詫異道:「要不是小天那一掌,估計我們兩就被迷惑了!」

「沒有那麼誇張,只不過是那異獸的特性而已,不是什麼魔法!」洛天解釋道:「它的確有着讓人放鬆到極致的能力,這周圍的霧水就是它的防護網!」

「估計朗青他們也是被這霧水迷了心智,隨後才會不顧這奇異怪像,去到它的住所吧!」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啊?」智慶軻心有餘悸的問道,他是真的被嚇到了,何曾遇到過這種情況啊!

「我也沒有見過它,只是在書籍上看到過它的資料!」洛天呼了口氣說道:「書中還寫到,它不僅僅是有着影響人心智的能力,而且還有着令人絕望的強悍實力!」

「究竟是什麼?」智慶軻迫不及待的想要在洛天口中知道這是什麼邪性異獸,怎麼會那麼強的?

「依照現在的情況,我的猜測十有八九是正確的了。」洛天心都沉到谷底了,真心不想對上這難纏的角色。但好奇心驅使,很想見一見那難得一見的稀有異獸,便和兩人解釋道:「異獸除了分為正常異獸了有着靈智的獸靈之外,其實還有稀有異獸。」

「稀有異獸比之普通的異獸來說,數量更少,實力更強大,而且它們通常都會有着特殊的能力和特性,往往更難對付。」

「我們現在的異獸當中,就有着兩隻稀有異獸。分別是老柯你的習猿和我的雷鳴獅!」

「習猿是稀有異獸的原因是因為它的習性的特殊,它會模仿人類的動作,而且學習能力驚人,戰鬥力很強,有着難以服輸的脾氣!」

「我的雷鳴獅卻是個異類!一般來說雷鳴獅只是普通的異獸而已。但是我的雷鳴獅之所以屬於稀有異獸,原因就是因為它受到機械之鑰的侵蝕,原本只有雷電魔法屬性的,現在硬生生的加了一個鋼鐵屬性,算是變異了!」

「而今天我們遇到的那隻異獸,我之所以沒有馬上確認到底是不是它。就是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會遇到它,我甚至懷疑它是不是存在的。現在看來,它是真實存在的,那就說明我看的那本書沒有騙人!」

智慶軻聽得津津有味,可是洛天1還是沒有介紹那隻異獸的情報,智慶軻不禁有點急了,催促道:「你趕緊說一下那異獸是什麼貨色吧,不然再拖下去,那四個人都涼了!」

「不用着急,如果真的是那異獸的話,那四個人現在肯定平安無事……」洛天擺了擺手,一點着急的樣子都沒有,居然還緩緩坐到了地上,開口說道:「比之稀有異獸更稀有的,好比我們今天遇到的這隻,書上介紹到它被稱為上古異獸!」

「而上古異獸又被統稱為瑞獸,如果按照名稱來決定這三種異獸的實力強弱,就是異獸最弱,獸靈居中,瑞獸最強!」

「關於瑞獸的情報,那本書上也有着詳細介紹!寫的是能稱為瑞獸的,十分的少!」

「而且還有個奇異的怪聞,據說瑞獸沒有同族群,全世界只有一隻。就好比現在我們遇到的這個,全世界就只有這一隻,唯一的一隻!不像是原林龜它們那樣,除了我收復的這隻以外,還會有其他的。」

「我之所以讓你們不要急着去救人的原因就是,瑞獸還有一個傳聞!據說上古異獸之所以被稱為瑞獸,是因為它們通常會給人類帶來祥瑞,瑞獸這個名字就是從這裏來的,所以不用擔心那四個人被那瑞獸給吃了,它們從來就不會傷害人!」

「不過要是有人危及到它們的性命,那就很難說了。不過那四人都是普通的村民而已,對那瑞獸造不成什麼威脅,所以他們暫時還是安全的!」

「還有就是瑞獸的壽命非常長,書中記載它們都活了好幾百年甚至上千年了,不過這個事情無從考證,我也不能確定這是不是真的……」

「在這漫長的歲月里,瑞獸們總是不斷更換居住地,給人類帶來祥瑞。據說它們不會輕易出現在人類面前,在歷史長河裏,只出現過那麼廖廖的數次,而且可能有些瑞獸根本就沒有被人類所發現……」

「至於它們的實力,書中也沒有詳細的記錄,只是說它們異常強大,不是人類可以撼動的強大,所以我才會對它那麼心存敬畏!」

「雖然它不主動傷害人,但是如果我們去招惹它的話,難保它不會對我們進行攻擊……」

聽完洛天的長篇大論,智慶軻和山葵都徹底驚呆了。他們可沒有聽說過什麼瑞獸,就連稀有異獸都不知道。

同樣好奇洛天哪裏得來的那本書,怎麼記錄得那麼詳細。

原來異獸之間也有等級區分啊,那瑞獸之後還有沒有更強大的異獸呢?這就是一個迷……

「那麼你知道這次我們遇到的是什麼瑞獸嗎?」山葵提出疑問,道:「具體能力什麼的,還有大概實力那本書里有記載嗎?」

「實力那些倒是沒有細說,只是說非一般人可以匹敵!」洛天解釋道:「名字有記載,具體屬性也有說,名字叫作……」

洛天剛想開口說出名字的,可是恰巧被一聲吼聲打斷了。

那吼聲,簡直可以震懾人的心扉,就連洛天他們三人天榜強者,內心隨着這一吼都是不停在顫動,久久不能平復。

洛天三人互相對視一眼,便隨着吼聲的源頭跑去。

不久三人就來到一個山洞面前,那洞口都很闊大,估計得有六米左右的樣子。那不就證明了,那異獸可能會很高大?

山洞裏再次傳出一聲震懾心靈的怒吼,隨後雨落山上再次聚集了一大片黑漆漆的烏雲。遮天蔽日說不上,但是也把洛天他們頭頂的陽光都覆蓋住了。

再次出現除了雨落山烏雲密佈,此外其他地方陽光明媚的情況。

傾盆大雨突然猛烈的傾瀉而下,洛天三人頓時被成落湯雞,但是三人卻是紋絲未動,就這樣被淋著。

沒有跑到山洞裏躲雨,不是因為洛天他們不想,而是他們已經看到有一隻體型龐大的異獸正緩緩走出。

洛天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炙熱的眼光一直盯着走出來的異獸,喃喃笑道:「來了,我一直想要見到的異獸之一,上古異獸――喚雨瑞獸……」。 這三個人都得到了萬總的命令,只要不把人打死就行,所以他們下手都很重。

首當其衝的一個一拳朝葉曉的鼻樑骨打了過來。

這一拳要是挨了個結實,葉曉的鼻樑骨就斷了,也基本喪失戰鬥力了,只能任由他們宰割。

葉曉可不會坐以待斃,他伸出了手掌,包住了這隻拳頭。

用了一些巧勁兒一轉,炒豆般的骨頭悶響聲響起,這人的一隻手被葉曉輕鬆卸掉。

葉曉的身體素質本來就好,再加上lv1級格鬥技能的加持,收拾這麼幾個人完全不在話下。

另外兩個人見同伴已經捂着手蹲在地上慘叫連連,驚得一愣,不由得對葉曉刮目相看。

這還是個練家子。

沒等他們反應過來,葉曉就已經先對他們動手了。

咔擦咔擦,幾道骨頭轉動的聲音響起,這兩個人也全部報廢了。

葉曉抬起拳頭一拳打在萬總的臉上,把萬總打得鼻血橫流:「你以為就你有準備嗎?

沒點兒功夫在身,我會這麼傻,單槍匹馬約你出來?」

說完,葉曉又打了萬總幾拳。

這個萬總就不是個好東西,該打!

一連打了好幾拳,萬總被打得鼻青臉腫,痛苦得嚎叫個不停,求着葉曉停手。

「我服了,我服了,我答應把我們公司的煙花生意都交給你做。」

萬總捂著不停冒鼻血的鼻子,連忙答應了葉曉的條件。

「那是之前的條件,如果剛才你乖乖把合同簽了,把你們公司的煙花生意交給我做,就不會有這些事情了。

現在,你得加錢了,我動手不需要骨頭磨損費什麼的嗎?」

萬總要吐血了,這都是什麼流氓啊!

他是挨打的人,居然還要他賠償骨頭磨損費,還講不講道理了?

他當然不敢問葉曉講不講道理,他立馬就答應了:「你是要轉賬還是要支票?我都可以給你,五十萬夠不夠?」

「轉給我就不用了,也不用給我支票,我有一個朋友開了一個慈善資金會。

你把錢轉到慈善基金會的賬號吧。這可是做慈善,你是自願的。」

葉曉從一個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捐款榮譽證書和自願捐款書,繼續說道。

「這個是你捐款給山區蓋小學自願捐款書,簽了吧,榮譽證書我都給你帶來了。」

葉曉會這麼傻?

要了他的支票和轉賬,他回頭去報警說葉曉敲詐勒索,葉曉豈不是得完蛋?

自願捐款給慈善資金會就沒事了,敲了萬總五十萬,真捐四十萬蓋小學,葉曉拿個十萬不過分吧?

從惡人身上榨取不義之財,辛苦費還是要一些的。

其實萬總提出支票和轉賬,也有留後手報復的想法。

但他沒想到葉曉比他想的要聰明,搞出了一個捐款。

萬總只能把葉曉準備好的東西都簽了。

「這就對了,早這麼合作的話,不就沒那麼多事了嗎?」

葉曉又從公文包里拿出十萬現金給配合他演戲的那個姑娘。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