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小蠻此時心裡各種不服。要知道,那機關玲瓏獸平日里自家爺爺當成眼珠子似的看著,自己想看一眼,他都不讓。可眼下倒好,竟然這麼乾脆就借出去了,簡直讓她心塞的要死!

哼,真不知道誰才是他親孫女。

好在閆敬臣也不慣著他,當下說道:

「你這丫頭,還不給我閉嘴?什麼那個女人不那個女人的?告訴你,就是那個女人不但救了你爺爺我的命,也救了你這個死丫頭的命!要不然,哼……你還不服了,你說你有什麼不服的?

我跟你說了多少遍了,做人要知恩圖報!而且人家葉家丫頭很講義氣,哪像你……

再說了,你要是能有葉家丫頭的本事,不,哪怕一半的本事,那機關獸你拆了都行!可你呢?當初一見面,人家那是手下留情,才沒當場把你抓個滿臉花!你倒好……哼,你也就在你爺爺我面前有本事,有膽子你找人家葉家丫頭說啊!

也不知道誰,一見到人家,就跟耗子見了貓似的,我都替你丟人!」

閆敬臣教訓起自家孫女不遺餘力,閆小蠻頓時氣的跳腳。可就在這時,眼瞧著葉夕瑤來了。閆敬臣頓時一喜,而被抓個現行的閆小蠻則瞬間嚇得魂都飛了,當下一溜煙就跑了。

那速度,簡直堪比火箭。弄得閆敬臣都覺得臉紅!

只不過,眼下正事要緊。所以待眾人落座后,閆敬臣便神情一凜,直接問道:

「葉家丫頭,你是不是幾天前,剛收到百人大選提前的消息?」

葉夕瑤點頭:「是。就在三天前……閆老前輩,究竟怎麼回事?百人大選不是在三月中旬嗎?怎麼忽然提前這麼多?」

葉夕瑤直接說出疑惑,聞言,閆敬臣卻嘆了口氣,道:

「那就對了。百人大選提前,具體什麼原因,我還不清楚,不過據說和古瑪神廟有關……只不過,這通知的時間,並不是幾天前,而是早在半個多月前,凌雲殿那邊就已經通知給各位晉級者了!」

「什麼?怎麼會這樣?」

閆敬臣不會說謊。只是如果事情真是這樣,那這裡就有問題了。試想,半個多月前就通知的事情,為什麼唯有葉家人前幾天才知道?

這不是算準了不讓葉家人參加百人大選嗎?

所以,等閆敬臣的話音一落,葉無塵首先跳起來。這時,只聽閆敬臣接著說道:

「其實,這次除了你葉家之外,金家那個胖小子,也是前幾天才收到消息的。」 原來,閆敬臣一開始並沒有太過關注百人大選的事情。

可就在前些天,嶺南金家有人登門拜訪,無意間提到此事,閆敬臣驚覺出了問題。

當初金鑫和葉夕瑤就是因為他,張長老和朱先生才要將他們滅口。

眼下金胖子這邊出了問題,閆敬臣便立刻想到了葉夕瑤。隨即立刻派心腹郭子明帶上機關玲瓏獸去找葉夕瑤。

結果,果然不出他所料。

都是明白人,閆敬臣能想到的事情,葉夕瑤自然也想到了。

畢竟,如果這件事只是單純針對葉家,反倒不好猜,可加上一個嶺南金家,那就相當清楚了。

幕後黑手,想必就是當初暗中指使雲鼎山莊囚禁閆敬臣的人。

只不過,如今閆敬臣死裡逃生,越發警惕,不好下手。所以他們便將矛頭指向當初救他出來的金家和葉家。

但這樣一來,也反倒暴露了他們的身份。要知道,這凌雲大陸敢動閆敬臣的,又能阻止凌雲殿給晉級者發布消息,可沒有幾個……

想到這裡,葉夕瑤眼底頓時殺機盡顯。只是眼下時間緊急,所以當下只聽閆敬臣說道:

「這件事由老夫而起,你放心,老夫已然讓人開始追查了,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知道是誰。所以眼下先行凌雲殿要緊。」

話落,閆敬臣親自帶葉夕瑤一行坐上雕獸,直奔凌雲殿。

**

凌雲城是整個凌雲大陸最中央的城市,同時也是最大的城市。

這裡繁華興盛,十分廣袤,晝夜喧囂,每日過往靈者不知凡幾。據說,就是街邊隨便一個賣魚的,最低都是橙階靈者。

而凌雲殿就坐落在凌雲城中心的凌雲廣場中。

所以待四天後,葉夕瑤一行剛下了雕獸,葉無塵等人便被眼前浩大的城池震住了。

只見眼前的凌雲城,龐大無垠,高聳的城牆猶如一面山峰,巨型的石門,上面雕刻著古樸而神秘的花紋。遠遠望去,竟猶如一隻巨大的石獸,盤卧在一片耀眼的夕陽里,俯視著周遭如同螻蟻一般的世人。

這時只聽閆敬臣低聲解釋道:

「這凌雲城其實並非我凌雲大陸的人族所建。

據說是上古時候的遺迹,你們看城門上的那些花紋了嗎?據說,那花紋里藏著上古遺傳的寶藏,可惜千百年過去了,也沒人看出什麼端倪來。

可就是這樣,凌雲殿的那些老匹夫還把著不讓別人看呢。所以進城的時候,大家最好不要太過注意那些花紋,要不然那些守城的雜碎看到了會找麻煩。」

說著,閆敬臣便帶著眾人直奔城門。

而此時正是夕陽西下,也是過往人流最多的時候。因為一會兒馬上就要關城門了,大家都很急,所以等葉夕瑤一行剛一到城門口,前面便有人吵起來了。

之後吵架變成了動手,周圍本就人多,不過轉眼的功夫,單純的兩方鬥毆,變成了打群架!

見此情形,守城的侍衛立刻關城門,直接將葉夕瑤和那些打群架的人,關在了門外。 守城侍衛的速度太快,快連閆敬臣都沒反應過來,本就剩下一條縫的城門就『咚』的一聲,關上了。

眾人無奈,只得先行在城外找地方留宿一夜。

結果剛走進客棧的門,便聽到大堂里,有人扯脖子吼道:

「這是人吃的嗎?告訴你們,本大爺有的是銀子,還不給本大爺立刻換上你們店裡最好的來?」

那聲音要多囂張就有多囂張,葉夕瑤頓時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隨後走進大堂一看,果然是金胖子無疑。

兩個月不見,金胖子比之前又胖了不少。此時依舊一身招搖的裝束,看著讓人眼暈。眼下正瞪著一雙細縫眼,對著面前的店小二頤指氣使,直待聽到聲音扭頭一看,頓時眼睛一亮。

「哎喲!老大您來啦!閆老爺子,好呀~!嘿嘿~」

金胖子笑的各種燦爛,聲落,扭著白饅頭一樣的身子,便沖了過來。

有葉夕瑤坐鎮,金胖子也不挑三揀四了。隨後待酒足飯飽后,提起正事,金胖子頓時氣呼呼的說道:

「別提了老大,我都倒霉死了!消息收的晚這事就不說了,就說今天吧……我今天是下午到的。當時合計著,不管怎麼說,先進城吧。結果剛到城門,就被那些看門狗給攔住了。然後硬說我的身份有問題。

還說什麼,嶺南金家的人,剛剛已經過去一個了,說我是假的……我呸!這不是純屬放P嗎?

俺家老爺子這輩子就老子一個種,怎麼可能還有第二個?結果我好說歹說,他們硬是不信,最後把老子*急了,他們才說要去查訪一下,明天讓我再過去……

所以老大你說說,有這麼坑人的嗎?還好我提前趕到一天,還有明天最有一天期限,要是晚了,哼哼!」

想起這事,金胖子就一肚子火。大伙兒聽的直樂,倒是葉夕瑤微微斂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一夜過後。

第二天一早,葉夕瑤等人便又來到城門口,等著進城。

進城的人依舊不少,大家都站好隊,有條不紊的排隊入城。結果沒一會兒的功夫,前面竟然又鬧起來了。

吵鬧的雙方依舊是昨天那群人。接著轉眼的功夫,吵鬧變動手,一群人便又打的熱火朝天,徹底將城門堵得死死的。

見此情形,葉家眾人不禁皺眉,而葉青書卻快步來到葉夕瑤身邊,低聲說道:

「大小姐,我瞧著有些不太對啊!昨晚上就因為他們沒進去城,今天這一大早的,怎麼又是他們?這也太湊巧了吧!」

「哼!這世上哪有這麼湊巧的事情?他們這是故意擋我們的路,不讓我們順利進城,連昨天胖子的事情,估計也是如此。目的就是不讓我等順利進城,參加百人大選!」

葉夕瑤的聲音不算小,周圍的葉家人一聽,頓時臉色一變。閆敬臣更是雙眸一眯,隨即作勢便要上前,但卻被葉夕瑤攔了下來。

「閆老前輩,殺J焉用牛刀?而且,一旦你動手,就會被對方抓住把柄。這等事,還是讓我這個晚輩去做比較好!」 一聽這話,眾人便知道,葉夕瑤要動手了。

可是,這裡是凌雲城,整個凌雲大陸的要地。一旦動手,後果定然不堪設想。

所以當下,包括葉青書在內的一眾葉家人立刻上前,作勢攔住葉夕瑤,然後自己上。

畢竟,如今的葉夕瑤已然是葉家年輕一輩的領袖。他們誰出事都沒關係,唯獨不能讓葉夕瑤出事。

可沒等眾人開口,便被葉夕瑤堵了回去。

「都站住。這事必須我來做,你們……不行!」

說罷,葉夕瑤也不等眾人還要說什麼,便直接邁步走了上去。

此時城門口正打的熱鬧。

兩方人馬各自三五一夥,還有人拿出了法器。十幾個守門的侍衛在看熱鬧,沒有一個人想上前拉架。正巧這時,其中一個侍衛看到一位薄紗遮面的婀娜少女,穿過打架的人群,走了過來。

那侍衛皺眉,當下下巴一抬,呵斥道:

「哎哎哎,往哪裡去?沒看著這邊打架呢嗎?想進城,等待會兒他們打完的。」

葉夕瑤勾唇一笑,腳步不停,回道:

「那要是他們打不完呢?」

「哼,打不完,誰也不許進城!」

「哦?是么……那可太遺憾了!」說話的功夫,葉夕瑤已然來到那侍衛身前。那侍衛一怔,隨後剛要開口呵斥,胸口便傳來一陣劇痛。

侍衛一驚,隨後卻見剛剛還站在自己身前的婀娜少女,竟已然離開,走向旁邊的同伴。接著他剛想提醒自己的同伴小心,身子便再也忍不住的倒在地上。

第一個侍衛死了,悄無聲息。

接著第二個,第三個……

就這樣,葉夕瑤每路過一個侍衛,便有一個活人,瞬間化作屍體。

只是他們的身體完好無損,沒有一絲血跡,與其說是死了,倒像是忽然暈倒一樣。

直待第四個人也毫無徵兆的倒地而亡,周圍的其他侍衛才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而此時葉夕瑤已然來到第五個侍衛身前。

只是這次葉夕瑤並沒有直接下手,而這侍衛也驚覺忽然出眼前的葉夕瑤有些古怪,可不等他開口,便只見葉夕瑤已然貼近他的耳畔,低聲耳語道:

「一念生一念死,我不管是誰在背後搗鬼,總之現在我想進城,如若不然……」

說到這裡,葉夕瑤微微頓了一下。聞言,那侍衛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當下不自覺的瞥了眼已然悄無聲息倒地的同伴,隨即不禁咽了口吐沫。

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明知道死了卻不清楚如何死的。

而眼前倒地的那幾具屍體便是如此,全身完好,之前也沒有一絲掙扎。那樣子竟彷彿……彷彿像忽然被死神無形中捏斷了喉嚨一般。

侍衛怕了。當下驚恐的點了點頭,葉夕瑤勾唇一笑,接著隨手將一顆藥丸便塞進了那侍衛嘴裡。

之後,葉夕瑤如法制炮,待不過一刻鐘的功夫,便不動聲色的將剩餘的十餘守門侍衛,全部控制在了手中。

接著抬手一擺,這些侍衛那還敢廢話?當下三下五除二,便將原本在城門口打群架的那些人,全部抓了起來。 那些打群架的和守城門的侍衛本就是一夥兒的。

可惜,他們到底都是些小人物,只被安排在城門口惹事,卻並不知道目的為何。

所以眼下一看眾多侍衛出手,便以為自己的任務完成了,自然乖乖閉嘴,不再鬧事。

原本亂鬨哄的城門口,一下子消停下來。葉家人隨即在葉夕瑤的示意下,快速入城。

短暫的小C曲,就這樣過去了。

而待一走進城門,眾人才發現,凌雲城一如所料,分外浩大。寬闊的街道,足夠八匹馬車並駕而行。熙熙攘攘的人群,兩側店鋪林立,果然不虧是凌雲大陸第一城。

可眼下時間緊急,葉家人無暇顧及其他。

好在有閆敬臣在前面帶路,眾人倒也不用現打聽。待小半個時辰后,葉夕瑤一行終於來到凌雲城中央的中央廣場。

此時已近晌午。中央廣場上站滿了人,遠遠一看,烏壓壓一片,甚微壯觀。

可見此情形,走在最前面的閆敬臣卻瞬間臉色一沉,當下低聲道:

「不好!所有晉級者已到,估計是報名時間快要截止了。大家快!」

一聽這話,眾人頓時一驚,當下加快腳步。接著轉眼的功夫,葉夕瑤便第一個衝到中央廣場旁邊,臨時搭建的書案前。

「報道!」

書案后坐著一位老者,此時正在整合報名冊子。聞言,頓時被嚇了一跳,當下抬頭看了葉夕瑤一眼,隨即嘆了口氣,道:

「這都馬上快截止了才來……哎,真會趕時候!」

嘴上雖然抱怨,但老者還是重新攤開報名冊子,然後一邊蘸筆,一邊拿過葉夕瑤已然放在書案上的玉牌。

玉牌是個每個晉級者身份的象徵,上面鐫刻著晉級者的各種信息。

所以待老者拿過玉牌后,先行確認了一下真假,接著便將上面的信息謄抄在報名冊子上。

「東城黎國葉家葉夕瑤,黎56……699?」

老者一邊念叨,一邊謄抄,可沒等說完,卻頓時瞪圓了眼睛!

黎,黎56699?!

古瑪大選三年一次,每次都是他在這裡接收報名,一晃幾十年,卻從沒見過這麼奇葩的號碼。

初選最小區域排名五萬多的選手,竟然成功晉級到最後一輪?

這……這怎可能!

老者整個人都不好了!隨後待一看前面的名字……

「黎國葉家葉夕瑤……葉夕瑤?難道你就是葉家那個有名的傻子大小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