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鷹侯有一種要被氣得吐血的感覺,但是他還是忍住向盤亘釋放怒火的打算,強自平靜地說:「好!那麼你且看著,看我是如何將秦朗這傢伙給幹掉的!不過,以後我接管了第七層次宇宙,你就休想在這裡插足了!」

「哈哈~但願開鷹侯您心想事成。」盤亘呵呵笑道,老而彌堅的他,自然不會認為秦朗是那麼容易被幹掉的,盤亘知道秦朗此人不僅僅是修為力量了得,而且心機謀略更是高明,這樣的人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被人幹掉呢?這根本就不可能的!竟然開鷹侯想要報仇,那麼盤亘也不會去阻攔的,反正也不是他要拚命,

當然,即便是秦朗被開鷹侯幹掉的話,對於他盤亘來說,又算什麼損失呢?所以,靜觀其變就好了!反正盤亘這一次的目的就是盡量達成跟秦朗之間的合作,為開天族爭取足夠的利益。???U?8????.?U?8?XS?`COM至於拚命?作為開天族的修士,每個人的性命都是那麼金貴,誰要去跟秦朗這樣的低等生靈拚命呢?

開鷹侯本來以為開天族的上層會為他出頭,派遣高手來對付秦朗,畢竟開翔怎麼說都是開天族的嫡系血脈,如今被秦朗這樣殺死,總要有一個說法不是?但是,誰知道開天族的上層雖然是十分震怒,但是卻沒有要派遣高手對付秦朗的意思,反而讓盤亘這個傢伙來跟秦朗進行談判,所謂談判,當然就是盡量緩和關係了,否則算什麼談判呢?開鷹侯沒有想到自己兒子的死亡竟然只是換來一個談判的籌碼,這自然是震怒非常,所以只能再度進入第七層次宇宙中,親自來找秦朗的麻煩。

整個第七層次宇宙的強者,都知道秦朗幾乎長時間呆在奉天地域,這不是什麼秘密,所以開鷹侯要在奉天地域找到秦朗也是相當輕鬆的事情,但是找到秦朗是一回事,要幹掉秦朗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開鷹侯自身的實力並不足以對付秦朗,之前請動了開拔都未能壓制秦朗,這一次開鷹侯當然也是有所準備的。

「開鷹侯,你這是準備跟你兒子一同殉葬么?」秦朗這話當然是相當無禮,不過他知道開鷹侯來這裡的目的,所以當然不會對其客氣的。

「狂妄!此次我是來為我兒子復仇的!」開鷹侯怒吼一聲,「何況,本座這一次請了『開天霸祖』開雲升老祖親自前來,你莫非以為還能全身而退么?」

開鷹侯也算是有備而來,這傢伙不知道請了開天族哪一位高手,反正這傢伙叫做什麼「開天霸祖」開雲升。

「孽障!」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高呼一聲,似乎要震碎奉天地域的法則力量,但是如今這奉天地域經過了秦朗的又一次重新淬鍊,可不是那麼容易被震開了。

「行了,別拿我的地盤撒野。」秦朗的聲音再度響起,「開天霸祖開雲升是吧?你是來給開鷹侯出頭的?可是已經考慮清楚了么?」

這個開雲升,一看就是開天族的老牌修士,這樣的修士肯定是修為力量十分強橫,這一點秦朗十分清楚,但是他知道開雲升是跟著開鷹侯來找麻煩的,那麼秦朗自然也就沒有必要對開雲升畢恭畢敬了,因為無論秦朗對這老傢伙何等地尊重,人家肯定也不會放過秦朗的,所以倒不如直接撒潑發狠,反正最終可能也是要拳頭上面見真章的,所以直接一點更好,免得浪費時間。

「果然如同開鷹侯所說,你這廝真的是張狂到極致了!區區一個第七層次宇宙的大主宰,竟然就敢如此目中無人,簡直是豈有此理!」開雲升怒目一睜,渾身釋放出古老而強大的氣息,這樣的氣息比之開拔有過之而無不及,雖然這老者沒有開拔那樣的驚天神力,但是畢竟姜還是老的辣,這老者經過了漫長的時間修行,積累起來的力量和修為肯定是相當可怕的。最重要的是,這老傢伙肯定也是有神秘之物在手的,秦朗斷然不敢小覷對方。

「張狂么?一丁點而已。」秦朗平靜地說道,「張狂都是建立在實力的基礎上,我這個人別的本事沒有,但是卻不怕拚命,如果老人家你想要跟我拚命的話,我也是樂意奉陪的。不過,我看你雖然一大把年紀了,但是應該還沒有活夠吧,所以我認為你應該還不想跟我拚命吧?」

if((‘readtype!=2&&(‘vipchapter

(‘;

「放肆!」開雲升怒吼一聲,「你果然是目中無人!果然是該死!你也不想想我開天霸祖是何等人物,竟然會被你這小兒給嚇唬住么!給我鎮壓!」

開雲升冷哼一聲,直接動手鎮壓秦朗,這傢伙的實力非同小可,舉手之間釋放出來的力量就足以壓制住秦朗,雖然不能直接鎮壓秦朗,但是壓制他是完全沒有問題的。??U8?8XS`COM看來,開鷹侯請來的這個老傢伙還真是不簡單,不知道修行了多久,竟然如此強橫。

「平衡波紋!」秦朗知道憑藉自身的真正修為根本無法抵擋住這個開雲升,所以直接催動無上平衡之術。不過,相對於開翔和開拔來說,這老者的修為可不是那麼失衡,這老傢伙釋放出來的法則力量可是四平八穩,所以秦朗的平衡波紋無法對其造成很大的衝擊,只不過堪堪化解了開雲升的攻擊而已。

「我還以為你真的有多強呢,結果也不過如此而已!」開雲升冷笑一聲,覺得秦朗之前能夠擊殺開翔,擊敗開拔,那麼自然是有一些恐怖的手段,但是雙方這一交鋒,開雲升才發現秦朗的真正修為跟開拔比起來竟然相差一些,但是為何開拔竟然不敵呢?莫非是開拔那傢伙就是不敢跟秦朗拚命,所以才輸給了秦朗這廝?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麼開雲升覺得憑藉他的修為力量,要鎮壓秦朗應該就是比較容易的事情了,不僅僅是因為開雲升的修為力量比秦朗高深許多,而且開雲升還有一個強大的神秘之物——混沌圈,這一件東西幾乎是可以套住任何東西!不管是生靈還是對方的武器法寶!

不過,開雲升覺得現在都沒有必要動用混沌圈,看來他覺得是自己高估了秦朗這廝的實力,或者是因為之前開鷹侯那傢伙將秦朗的實力誇大了,其實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第七層次宇宙的大主宰而已,他開雲升早應該想到這小子不可能強到哪裡去,畢竟秦朗這傢伙看起來依然是很年輕,渾身上下沒有那種古老的氣息,所以就算是天賦再高,其高度也是有限的,能夠僥倖擊敗開拔,已經是其修為的最高峰了,可笑的是這傢伙竟然年輕氣盛不知道收斂,竟然還要不斷地挑釁開天族的威嚴,這簡直就是取死之道!這分明就是自己找死啊!

「給我鎮壓!」開雲升甚至是覺得有些大材小用了,眼前這個秦朗讓他還有些小小地失望,這樣的後生小子根本就不值得他親自出手,何況還是一次低層次宇宙的修士呢。??U8???.?U8?XS?`C?O?M?

不過,就在雙方交手的剎那,開雲升不僅沒有將秦朗給鎮壓,反而卻被秦朗的平衡波紋給震開了,而看起來秦朗夢好像並未受傷,這樣的戰果顯然不是開雲升能夠接受的,他冷哼一聲說道:「你這小子看來還真是有些門道,不過只是憑藉一些小手段想要取勝的話,也就是糊弄一下開翔那樣的小輩而已,對我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前輩小心啊!」開鷹侯擔心開雲升輕敵,趕忙提醒他,「這小子的實力比他表面看起來的實力強多了,您可千萬不要低估他的實力!」

「什麼?這小子竟然還隱藏了實力么?難怪……本來以為應該可以鎮壓他,想不到竟然被他接下了我的攻擊。???U?8????.?U?8?XS?`COM不過,就算是他隱藏了實力,那也不過如此而已,只要我全力出手,他根本就抵擋不住!」開雲升認同了開鷹侯的觀點,覺得秦朗這廝果然是奸詐,應該是隱藏了部分實力,但即便如此,開雲升也覺得他依然是掌控了局面,而秦朗這小子不過只是耍小聰明而已。

開雲升再度向秦朗出手,不過這一次自然動用了更多的力量,這一次他確定就算是秦朗隱藏了實力,必然也擋不住其攻擊了,但是無情的事實卻又一次展現出嘲諷的態度,開雲升的攻擊再度被秦朗震退,雖然雙方依然都沒有受傷,看起來就像是平手一樣,但這對於開雲升來說,已經是天大的恥辱了——區區一個第七層次宇宙的修士,竟然能夠跟「開天霸祖」之稱的開雲升戰成平手,這讓開雲升如何能夠接受這樣的事實?

「開雲升,開天霸祖?就你這樣的修為,竟然也敢妄稱開天霸祖,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么?」秦朗不介意再適當地嘲諷一下開雲升,誰讓這老傢伙站在開鷹侯的一方呢,那麼自然就是秦朗言語打擊的對象了,至於開雲升這個老傢伙能否接受,那可不是秦朗要考慮的結果,反正他知道殺不死開雲升,但至少可以羞辱一下對方。

「你——你這個小畜生!我不會再保留實力了,你給我死去吧!」開雲升怒吼道,這次果然是全力出手,但是卻並未動用他的混沌圈,因為開雲升並不想在開鷹侯面前施展混沌圈,應該是說開雲升不想在有第三者的情況下施展混沌圈,讓人知道他混沌圈的真正厲害所在,這就好像一些武道強者不會輕易施展自己的絕招給外人看一樣,因為如果太多人見過自己的絕招,那麼這樣的絕招就會大打折扣了。雖然開鷹侯也是開天族的修士,但是開雲升也同樣不想開鷹侯目的他催動混沌圈的樣子。

「開雲升這個老狐狸,竟然連我都防範著!」這個時候開鷹侯心頭嘀咕道,他也算是一個老謀深算的傢伙,當然能夠看出開雲升的用意,頓時對這老傢伙不免鄙夷了兩句,不過換成是開鷹侯自己的話,他多半也會做出類似的選擇——絕招,還是少在旁人面前施展為妙!

轟隆!~

開雲升全力出手,這自然免不了要動用更高層次宇宙的法則力量了,雖然開天族的規矩是不能動用比所在宇宙層次更高的法則力量,但是這個規矩的約束性顯然不是那麼強,至少秦朗就知道除了盤兮之外,很多開天族的修士根本就不管這個所謂的規矩。

if((‘readtype!=2&&(‘vipchapter

(‘;

?只是,開雲升動用了更高層次宇宙的法則力量,反而卻註定了他會因此而倒霉,秦朗的平衡波紋原本奈何不了開雲升,因為這傢伙的修為本來四平八穩,沒有明顯的修為「失衡」,如果開雲升繼續用這樣的力量跟秦朗過招,秦朗也奈何不了開雲升,雙方不過就是一個平手的局面而已。但是,誰知道開雲升這傢伙卻無法接受這個平手的局面,愣是動用了全部的力量,一心想要將秦朗給鎮壓擊殺,奈何催動更高層次宇宙的法則力量,卻導致秦朗的平衡波紋建功,這平衡波紋威力釋放出來,立即對開雲升釋放出了強烈的反擊力量,而且這樣的力量足以讓他自己受傷!

無上道,無上平衡之術,威力自然非同小可!

縱然是開雲升,似乎也必然受傷,但開雲升畢竟是老狐狸,這傢伙感應到平衡波紋的反擊,立即催動混沌圈進行防禦,說來也是奇怪,那些反擊的力量透入混沌圈之後,竟然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又是一件神秘之物?」秦朗立即感應到了怪異所在,不過他並不驚奇,如果開雲升這樣的開天族強者沒有神秘之物的話,他才會覺得很詭異。不過,這混沌圈秦朗還是頭一遭看到,也不知道這東西的厲害,因此並未乘勝追擊。

而這個時候開鷹侯也跳了出來,他知道開雲升既然已經催動混沌圈了,那麼就意味著他要出全力了,這個時候跳出來自然是為了錦上添花,免得開雲升這傢伙說他開鷹侯只是觀戰不知道出力。

「秦朗,你這小子還不跪下受死!開雲升前輩已經準備出全力了,你要是想要死得痛快一下的話,那麼就趕緊跪下求饒吧!」開鷹侯這個時候充分地扮演著狗腿角色,這自然是為了給開雲升長臉,免得開雲升事後報怨。

「跪下么?」秦朗平靜地說道,「好,我等會兒盡量會滿足你的這個要求!不過,跪下的不是我,而是你!」

「狂妄——」開雲升冷笑一聲,混沌圈向著秦朗罩了下來,這混沌圈固然是神秘之物,所以超越諸多宇宙層次的法則力量,同樣也不會受到第七層次宇宙的空間法則限制,愣是一下子就籠罩住了秦朗,似乎完全無視了秦朗和開雲升之間的距離,「哈哈!~你這廝已經被我的混沌圈給罩住了,任憑你的修為力量何等強大,你也沒有辦法脫離混沌圈範圍!也即是說,從現在開始,你已經是我的奴隸了!」

「奴隸?你確定么?」秦朗雖然已經被混沌圈給罩住了,但是這混沌圈看起來就只是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材料製造而成的「環」,看起來不像是任何固態、液態或者是氣態的東西,反正這東西看起來就不像是任何物質的物質,而在這個環之內,任何法則力量都不能動用,一切力量都被強行歸於混沌!

這個混沌圈果然不簡單啊!秦朗的心頭頓時有這樣一個感覺,因為如果換成是其他人,被這混沌圈套住的話,肯定不死都要脫層皮,但是秦朗不同啊,秦朗身體之中就有零宇宙和惟獨跳蚤,對於混沌和虛無的領悟遠遠超過任何人,就算是這裡不能動用任何法則力量,但是混沌之中至少還有一種力量可以用,這就是「無」的力量,而秦朗所領悟的「無中生有」的術法,大約就能夠派上用場了。

「咦,想不到在我混沌圈中,你竟然還能掙扎,只是不管你怎麼掙扎,也都是無濟於事的,因為混沌圈已經斬斷了你跟第七層次宇宙的聯繫了,你這個第七層次宇宙的大主宰已經失去了應有的權威,等斬殺你之後,新的大主宰也就會誕生了!」開雲升頗為得意地說道,他對自己的混沌圈可能是有十足的把握。

天地混沌如雞子!

秦朗心頭冷笑一聲,這個開雲升真是不知道死活,不知道秦朗手中還有天地雞子這樣一件神秘之物,而天地雞子是什麼?這東西可是還在混沌之前的東西,比之混沌圈自然更加神秘,這東西本來也是秦朗偶然間得到的,但是如今開雲升用混沌圈來對付秦朗,這就好像是用火焰來給鳳凰洗澡,這混沌圈不僅無法控制住秦朗,反而會被秦朗不斷地吸收其中的混沌力量。

要知道,秦朗通過天地雞子將自身改造后,就可以容納一些神秘力量到自己的肉身之中,這也是秦朗能夠不斷提升修為力量,不斷壯大的原因所在,但是這些東西當然就沒有必要去告訴開雲升和開鷹侯這些傢伙了,這兩個傢伙還沉浸在即將勝利的喜悅中,開鷹侯甚至已經開始考慮要如何虐待秦朗了,但這個時候秦朗卻開始在吸收混沌圈中的神秘力量,並且將其融入自身。

「不對勁啊!」這個時候開雲升終於察覺到了情況不對勁,這是因為混沌圈的力量竟然開始減弱了,但是混沌圈畢竟不會認主,所以開雲升也無法確定發生了什麼情況,只是心頭覺得十分不妙。

聽見開雲升竟然說情況不妙,開鷹侯真的是被嚇了一跳,不過這傢伙的反應也是相當迅速,直接全力攻擊秦朗,堅決不讓秦朗從這混沌圈中脫離出來。

既然對方都不想秦朗脫身,那麼秦朗就配合一下開雲升和開鷹侯好了,因為秦朗要吸收混沌圈的力量,自然是需要時間的,那麼就裝著被困其中無法脫身的狀況好了,所以秦朗這個時候相當地「配合」,做出「掙扎」地樣子,但是實際上秦朗現在的狀況並無不妥,他已經從這混沌圈中開始汲取了一些「先天混沌」的力量。

何謂先天混沌?

任何一個宇宙誕生的過程都是從混沌中誕生,但是這混沌圈的混沌力量,卻是最初、最原始的混沌力量,超越諸多宇宙層次的混沌之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否則的話,秦朗何必花時間來領悟和汲取這些混沌之力呢? 開雲升和開鷹侯全力施威,秦朗已經被困於混沌圈中,似乎看起來形勢相當不妙,這個時候遠處觀戰的盤亘向盤兮問到:「你覺得秦朗現在的情況如何?」

「盤亘大人覺得如何?」盤兮反問說。????U8??8XS`COM

「呵呵——看起來秦朗的處境不容樂觀啊,開鷹侯的實力暫且不說,這個開雲升可是相當地不簡單啊,尤其是他的混沌圈,威力不可小覷,看起來秦朗好像是出了一些問題。不過,這傢伙一點都不慌亂,莫非是還胸有成竹不成?」盤亘向盤兮說道,「不過,無論秦朗是否被擊殺,跟我們關係並不大啊,反正開鷹侯這一方如果勝了,我們是撈不到任何好處的。」

「那是自然。不過,開鷹侯想要獲勝,我看簡直是難以登天呢。」盤兮向盤亘說道,「根據我對秦朗這傢伙的了解,眼前這種情況只能說明他還有後手,是不可能被開鷹侯和開雲升給擊敗的,至於這混沌圈如何厲害,我認為這不是關鍵,其關鍵在於對手是誰——同樣的神秘之物在不同人的手中,展現出來的威力斷然不同!」

「唔……我完全同意神秘之物在不同人手中可以發揮出截然不同的力量,但是我怎麼也看不出秦朗這傢伙還有後手的樣子,倒是開鷹侯和開雲升,好像已經完全掌控局面了呢。????U8小說???.?U?8X?S`COM」盤亘向盤兮說道,「如果秦朗這傢伙輸了,我倒是可以輕鬆地回去了。」

「你想要輕鬆的話,怕是不行了。」盤兮向盤亘說道,「開鷹侯和開雲升,必然會自取其辱!」

盤兮這話剛落下,就聽見開雲升發出一聲怒吼:「該死!竟然敢盜取我混沌圈的力量!我要將你擊殺!碎屍萬段!」

開雲升不知道秦朗為何能夠從混沌圈中汲取力量,但是這顯然是觸及了開雲升的逆鱗,所以自然是立即震怒,展現出前所未見有的力量來對付秦朗,如同是要跟秦朗拚命一樣。但是,那不過只是擺出拚命的姿態而已,並非是真的有拚命的覺悟,所以秦朗這個時候仍然譏諷了一句:「既然不想拚命,那麼就不要表現出想要跟人拚命的樣子!」

說了這話,秦朗已經暗暗調動天地雞子的力量震開了混沌圈,然後向著開鷹侯全力出擊!

「前輩救我!」開鷹侯頓時感覺到大禍臨頭,所以趕忙求助開雲升,但是這個時候開雲升的確沒有跟秦朗拚命的覺悟,在得知秦朗竟然可以汲取混沌圈的力量之後,開雲升已經不想跟秦朗硬拼了,既然已經拿回了混沌圈,開雲升自然是第一時間跑路,這個時候雖然聽見了開鷹侯的呼聲,??8??.?U?8?XS`C?OM

看到這樣的場景,盤兮搖頭說道:「快要結束了。你準備如何處理,開鷹侯註定要倒霉了,你是否要插手呢?」

「插手?我為何要插手?」盤亘冷哼一聲,「開鷹侯這傢伙要為其子復仇,那是他個人的事情,跟整個開天族有什麼關係?何況,我既然是代表整個開天族來跟秦朗談判,開鷹侯非要來破壞我們的談判,這已經是壞了規矩,所以現在他要自取其辱,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聽盤亘這語氣,就知道他對於開鷹侯的印象不算太好,雖然開天族的修士號稱是同為一體,但實際上也是各懷鬼胎,這些諸多修士都各有各自的想法,嫡系血脈和其他旁系血脈的修士之間的關係也未必有那麼融洽,比如盤亘對於開鷹侯印象自然就不算太好,否則的話,也不會在這看開鷹侯的笑話,乾脆都懶得出手幫助開鷹侯。

至於盤兮,她對於開鷹侯自然就更沒有什麼好印象了,不過盤兮的行事風格向來是與眾不同的,這個時候她向盤亘說道:「既然你不願意插手的話,那麼等會兒我可就插手咯。」

「你要插手?」盤亘覺得盤兮的想法很是怪異,因為盤兮應該跟開鷹侯沒有什麼交情,這個時候為何要插手開鷹侯和秦朗之間的爭鬥呢?不過,隨後盤亘卻用無所謂的語氣說道,「既然你看在同為開天族修士的情況下願意出手幫助開鷹侯,我自然是不會幹涉的,但是這個秦朗現在看來也跟瘋子一樣,你招惹了他,確實沒有問題么?」

「總不能看著開鷹侯被幹掉啊。」盤兮說道,「開鷹侯這些傢伙已經對我很是不滿了,總認為我跟秦朗是勾結在一起的,之前開翔的死,他們都恨不得怪在我的頭上,如今如果開鷹侯也被幹掉的話,那我真是要被冤枉死了。不過,開鷹侯是應該吃一些苦頭了——嘖嘖,秦朗這傢伙也真是夠狠,竟然直接打臉!」

「可不是么,都說打人不打臉,但是秦朗這小子卻是專門打人家開鷹侯的臉,這可真是可以啊。」盤亘的語氣頗有些幸災樂禍,這個時候開鷹侯的確是被秦朗給狠狠打臉了,因為秦朗壓制住開鷹侯之後,直接就是去打了開鷹侯的臉,將開鷹侯這傢伙打得口吐鮮血,這讓開鷹侯簡直是顏面掃地,但是因為秦朗有維度跳蚤,開鷹侯一旦被秦朗纏上,根本就沒有辦法脫身,這個時候自然是相當地苦.逼,不過開鷹侯自然不可能甘願受死,他也知道這一次再度低估了秦朗的實力,但是看到開雲升竟然直接放棄他逃走,這還是讓開鷹侯相當地寒心,不管怎麼說開鷹侯和開雲升都是屬於開天族的嫡系血脈,彼此之間本應該相互照應一下,但是開雲升這傢伙一見秦朗佔據上風之後,竟然不顧一切地逃走了,以至於開鷹侯甚至連脫身的機會都沒有,如果開雲升稍微有點惻隱之心的話,那麼開鷹侯也就不會落入秦朗的手中了。

這個時候,秦朗已經壓制住了開鷹侯,不過卻並未將其徹底鎮壓,但是將開鷹侯羞辱一番自然是毫無問題:「我說開鷹侯,你不是要為兒子復仇么,怎麼這會兒卻萌生退走的心思呢?只是,既然落入了我的手中,你就算是想要逃走,那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尤其是聽說你是開天族的嫡系血脈,那麼幹掉你的話,應該是收穫頗豐的事情呢。」

if((‘readtype!=2&&(‘vipchapter

(‘;

「你想要殺死我開鷹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開鷹侯沉聲說道,相對於其子開翔,這傢伙顯然是更加老而彌堅,雖然是被秦朗打臉羞辱,但是開鷹侯卻依然步步鞏固自己的防禦,讓秦朗無法在短時間之內徹底鎮壓他,畢竟還是開天族的嫡系血脈修士,這傢伙的韌勁還真是非同一般的。?U8???.?U?8XS?`C?OM

「嗯,的確不是容易的事情,但你這臉我可是打定了。」秦朗呵呵一笑,繼續向開鷹侯施加壓力,並且不斷地給開鷹侯帶來創傷,而且秦朗似乎非常喜歡攻擊開鷹侯的這一張臉,將其這張臉打成了豬頭一樣,本來開鷹侯這樣的修為境界,應該很容易恢復傷勢,但是也不知道秦朗動用了什麼手段,愣是讓開鷹侯的傷勢恢復得相當地緩慢,這裡是第七層次宇宙中,作為這裡的大主宰,秦朗原本就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開鷹侯在這裡跟秦朗作戰,本來就對他自己相當不利,何況秦朗還已經開始領悟無上道了。

「讓你猖狂一時又何妨!」開鷹侯悶哼一聲,雖然情形相當狼狽的,但是這傢伙並未完全失去防禦能力,否則的話,這個時候他們連跟秦朗硬氣的資格都沒有!

「噢,你覺得我是無法徹底鎮壓擊殺你么?」秦朗冷笑道,「你知道開雲升為何逃走么?那是因為他知道我是有將他重創和擊殺的能力,所以為了防止他自己出什麼意外,開雲升這個傢伙不僅僅是溜之大吉,而且將你留在這裡拖延我,否則的話,他為何不帶走你呢?」

「什麼!」開鷹侯心神一震,這個消息對於他來說自然不是什麼好消息,如果真如秦朗所言的話,那麼情況可就相當不樂觀了,這意味著秦朗已經有殺他的心思了,如果是別的人,開鷹侯並不擔心,因為任何人想要擊殺開天族的修士,都必須要經歷過一次嚴苛的思想鬥爭的,因為一旦擊殺了開天族修士,必然就會面對非常嚴重地後果,不是所有人都有跟開天族為敵的決心,除了秦朗這個瘋子。?U8???.?U?8XS`COM

如果說秦朗這廝敢說他能夠擊殺開鷹侯,那麼至少是有一些把握的,而且秦朗可不會專門打嘴炮的,開翔的結局就是前車之鑒,開鷹侯雖然很想給自己的兒子報仇,但是卻不想將他自己的性命賠進去,如果要賠進自己的性命,開鷹侯寧願不給兒子報仇了。

「怎麼,難道你沒有聽清楚不成,我會像擊殺開翔一樣幹掉你!反正你們父子喜歡來挑釁我,那麼我就回報給你們同樣的結局,這樣豈不是很好么?」秦朗笑著說道。??U?8???.?U?8X?S`COM

開鷹侯心中大罵,但是口中卻並未罵出來,因為他知道當下最重要的就是脫身,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但是如果連青山都沒了,那麼就只能燒鳥了。因此,開鷹侯向秦朗說道:「秦朗,你想要擊殺我,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開天族的強者就在附近窺視,你或許可以擊殺我一個人,但是能夠擊敗所有的開天族修士么?你肯定沒有辦法做到!所以,倒不如好好地讓我離開,興許這是對大家都有好處的處理方式了。」

「放你離開?你覺得這可能么!」秦朗冷笑道,「好不容易才等到你上鉤呢,怎麼可能放你離開,我說開鷹侯,你好歹也是一號人物了,難道這智商就如此讓人著急么?」

開鷹侯差一點被氣得吐血,但這個時候卻無能為力,畢竟秦朗這廝已經掌控了局面,開鷹侯現在的確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這樣的局面下嘗試激怒秦朗並非好事情,哪怕秦朗還是開鷹侯的敵人呢。

「怎麼會如此呢?」開鷹侯在心頭鬱悶道,堂堂開天族的強者,竟然今天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了,明明開鷹侯還能夠動用更高層次宇宙的法則力量,但是在這裡卻被秦朗給完全克制住了,簡直就是太窩囊了,而且開鷹侯越是試圖催動更高層次宇宙的法則力量,那麼遭遇的反擊就越是強烈,但是開鷹侯是一個精明的人,當他意識到不能催動更高層次宇宙的法則力量的時候,他就不再動用更高層次宇宙的法則力量了,雖然只是憑藉第七層次宇宙的法則力量和神秘之物,他並不能勝過秦朗,但是開鷹侯穩紮穩打,倒也為他自己爭取了不少的生存時間。

但是,開鷹侯哪裡知道他之所以能夠一直支撐下來,其真正原因可不在於他的韌勁,而是因為秦朗並不真的想要擊殺開鷹侯。因為擊殺開翔,可以算是向開天族傳遞一個信號,這個信號在於表明秦朗可以擊殺開天族的修士,僅此而已。但是,如果秦朗擊殺了開鷹侯的話,那麼傳遞的信號就不是那麼簡單了,這可能是向開天族傳遞一個開戰的信號,畢竟開天族的修士雖然不想拚命,但是也不想被人騎在頭上,如果秦朗過於盛氣凌人的話,那麼雙方就真的不可能有任何的和解了。

所謂談判,其實就是這樣的互相試探,互相地展露實力,但是卻不能太過盛氣凌人,否則談判就直接成為了戰爭,秦朗並不想戰爭,至少這個時候不想,所以他才保留了開鷹侯的性命,然後等待變數的出現。

好在盤兮並未讓秦朗失望,這個時候出現在秦朗面前,向其說道:「秦朗,停手吧!你已經殺死了開翔,為何連開鷹侯也不放過呢?」

「並非我不想放過他,只是他三番兩次挑釁我,而且還想要為他兒子報仇,所以本著斬草除根的原則,我也就只能將其鎮壓了。」秦朗向盤兮說道。

「秦朗,我知道已經佔據了上風,不過看在我的面子上,請你放過開鷹侯,如何?」盤兮向秦朗說道,語氣顯得十分誠懇。

「噢?你竟然會為開鷹侯求情?」秦朗故意向盤兮問到,「我怎麼聽說這開鷹侯並不給你面子,你為何要為他出頭呢?」

if((‘readtype!=2&&(‘vipchapter

(‘;

「開鷹侯雖然對我不敬,但我們畢竟都是開天族的一員,不看僧面看佛面,請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暫且放過開鷹侯吧。」盤兮說道,「何況,如今我是開天族在第七層次宇宙的全權代表,總不能看著他死在這裡吧。」

「好吧,我就給你一個面子。」秦朗說道,「我知道開鷹侯不會善罷甘休的,不過這也無關緊要——你走吧,開鷹侯,我們後會有期!」

秦朗果然是放過了開鷹侯,這讓開鷹侯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秦朗這傢伙真的是在佔盡上風的情況下放過拉開鷹侯這個大敵,要知道開鷹侯好歹也是開天族的嫡系血脈,而且本身的修為天賦也很好,今日秦朗放過開鷹侯,頗有且放虎歸山的感覺,而且開鷹侯只不可能忘記秦朗的殺子之恨,那麼秦朗要放過開鷹侯,還真不是什麼明智的事情。

「多謝。」盤兮向秦朗說道,「如此接下一個善緣,對大家都有好處,不是么?」

「好處?」秦朗呵呵一笑,「算了,我純粹就是給你面子放過開鷹侯而已,至於什麼好處,我可不想了。盤兮,你不給我找麻煩就對了,別的我卻不多想了。不過,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倒是想要跟你繼續合作,但是誰知道我們的合作卻是被開鷹侯父子給打破了——開鷹侯,你還不離開這裡,還要等我親自送你么?」

「好!我們後會有期!」開鷹侯本來還想要放一些狠話的,但是看到秦朗此時的修為,他知道放狠話沒有任何意義,反而只能惹人恥笑而已,所以倒不如直接灰溜溜地離開這裡的好。

看著開鷹侯離開,盤兮問秦朗:「是否是覺得可惜?我破壞了你曬死開鷹侯的機會?」

「可惜什麼,你來的正是時候呢。」秦朗向盤兮說道,「這時候,我是否幹掉開鷹侯,其實已經不重要了,至少並不急於一時。倒是你,竟然陪我唱戲,也是不容易的。」

「噢?還真是如我所料,你根本就沒有想要幹掉開鷹侯?」

「只是這個時候而已。」秦朗認同了盤兮的猜測,「這個時候幹掉開鷹侯,雖然是可以稍微讓我痛快一些,但是卻會惹來諸多的麻煩,所以倒不如直接賣給你一個人情,現在我放走了開鷹侯,而且還讓你欠了我一個人情,這豈不是很好的事情么。」

「不過,既然我陪你演戲了,可否算是扯平了?」盤兮問秦朗說,「既然你還不想跟我們開天族開戰的話,為何不再見見盤亘呢?」

「自然是要見的,而且現在這個時間點挺好。」秦朗說,「之前我知道開鷹侯會來搗亂,必然是無法談攏的,所以現在打發了開鷹侯,我自然是可以好好跟盤亘談談了,反正他還沒有離開第七層次宇宙呢。當然,如果他沒有興趣的話就算了。」

「哈……秦朗就是秦朗,果然是非同一般。」盤兮笑了笑,「盤亘的確是想要跟你好好地談談,不過我留在這裡就不合適了,免得其他人都以為我跟你之間都達成了什麼秘密協定呢。」

「怎麼,堂堂的盤兮竟然還會擔心人言可畏不成?」秦朗笑著說道,「不過,我尚且不害怕這些流言蜚語,莫非你這位開天族的修士還會擔憂不成?」

「那是當然,如果開天族的修士都認為我跟你有什麼秘密協定的話,誰還會相信我呢?那時候我在開天族內的影響力豈不是大打折扣了?」盤兮哼了一聲,不過卻並非是不滿,反而是有一種嗔怒的感覺,如同是情人之間的鬥嘴似的,不過隨後盤兮就察覺到這樣的語氣似乎不對勁,於是又道,「總而言之,這事你算是得了便宜,我這就將盤亘請來,希望你能夠真的跟開天族和談成功。」

「其實,我一直都不想跟開天族為敵的,只是你們喜歡咄咄逼人而已。」秦朗輕輕嘆息了一聲,頗有些迫不得已的感覺,而事實上也是如此,秦朗從低位面宇宙體系一直到現在的地步,原本就是為了讓整個低位面宇宙體系避開戰爭而來的,可不是為了製造戰爭。而且,秦朗也是非常樂意跟人合作,哪怕是跟暫時處於敵對陣營的人進行合作。

「行了,你的這些話也不知道真真假假,你還是跟盤亘談談吧。」盤兮似乎有意避開秦朗,所以迫不及待地離開了。

「秦朗,你這小子相當厲害啊!」這個時候,因為修行已經沉默許久的天鬼忽然向秦朗說道,「根據我的推測,這個盤兮似乎對你有些動心呢,我認為你應該乘熱打鐵,必要的時候霸王硬上弓——」

「滾蛋,你懂個什麼!」秦朗哼了一聲,直接無視了天鬼的話。

「話不能這麼說,我的修為雖然是不如你,但是這方面我可是相當厲害的,以前我對此有相當地研究——」

「打住,沒空聽你的,我還得跟盤亘進行談判呢。至於你,你給我認真去修行就可以了,別那麼多的廢話!」秦朗向天鬼說道,而這個時候盤亘已經來到這裡。

秦朗向盤亘說道:「盤亘,現在開鷹侯這個攪屎棍已經走了,我們可以真的好好談談了,你覺得如何?」

「不錯,是應該好好談談了。而且,現在開鷹侯敗走,大概也沒有人懷疑你沒有跟我們談判的資格了。」盤亘點頭說道,「雖然,我們也是第一次跟一個第七層次宇宙的修士談判,這對開天族來說也算是破天荒頭一遭,說起來是有些掉身份的事情,但是這也說明秦朗你這位大主宰的確是不簡單。好了,言歸正傳吧,不知道你要如何合作?」

「我以為,真正的合作,不是嘴上的和談,而在於利益上的共同體,只有大家都有利可圖的話,合作才會有意義的,不知道你如何看待呢?」秦朗向盤亘說道,這一次他算是真正地想要跟開天族進行一次談判,而盤亘大概也是如此。 「嗯,.只是,不知道你能夠給我們帶來什麼利益?除了之前所謂的神秘之物的優先權,你應該知道這樣所謂的優先權實際上很沒有意義,不過只是一種說法而已,並不能讓我們真正心動。」盤亘向秦朗說道。

「那是自然,之前不過只是向你傳遞一個信號而已,只是告訴你我仍然還是有合作的想法,至於具體的合作,自然是要看這一次我們是否能夠談成功了。畢竟,現在沒有了開鷹侯這樣的攪屎棍了,而且我希望以後也不會有。」秦朗向盤亘說道,「之前我跟盤兮之間的合作其實還不錯,如果不是因為開鷹侯父子自作聰明、自以為是的話,或許我們還可以進一步合作的。」

「但願如此。不過,合作的誠意我已經看到了,只是合作的內容呢?」盤亘向秦朗說道,「之前你沒有擊殺開鷹侯,其實表明了你的誠意,但是合作的基礎呢?你說我們要要有共同的利益,那麼所謂的共同利益是什麼呢?」

「永恆之道!」秦朗向盤亘說道,「我知道你們開天族收集所謂的神秘之物,其實最終就是一個目標永恆!」

其實,說這話的時候,秦朗不過是五分推測、五分猜測,他並沒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肯定,但是語氣卻故意表現得非常肯定,似乎早已經看到了這一點似的。

盤亘並未立即答話,而是仔細地將秦朗從頭到腳審視了一番,似乎想要從秦朗身上看出破綻來,但遺憾的是他什麼也沒有看出,半響之後才說:「你怎麼知道?這不可能!」

「這有什麼不可能的!」秦朗笑著說道,「越是強大的修士,越是想要追求永恆之道,連我都不例外,何況是你們了。所以,我們有了共同的基礎,所以自然也就可以合作了。」

「合作?難道你覺得永恆之道也是可以分享的么?」盤亘輕嘆了一聲,「你太睿智了,現在我都不敢真的考慮跟你合作的事情了,因為我擔心得不償失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