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刻,拓跋野催動了神根,用神念之力對夜幽的意識發起了衝擊,

天醫嫡妃 ,夜幽的殘魂力量已經很薄弱,頓時被沖得煙消雲散,

夜幽奪舍雖然沒有成功,卻把拓跋野嚇出了一身冷汗,

要不是神念之力和神根形成的最後一道防禦,他這次還真是兇險異常,

夜幽死了之後,都還如此厲害,要是他還活著,拓跋野遠遠不是對手,


這讓拓跋野對仙王級別的強者有了一個新的認識,仙王比他想象的還要強大許多,

要是聖道修鍊到了仙王級別,那麼拓跋野還真不是對手,就算他底牌盡出,也不是人家的對手,

好不容易,拓跋野才恢復了平靜,開始繼續吞噬聖舍利的能量,

滅掉了夜幽的意識,拓跋野也得到了不少好處,最大的好處就是他得到了夜幽的記憶,包括他所學的佛門秘訣及戰鬥經驗,對他幫助很大,

夜幽修鍊的佛門秘訣,拓跋野都不用參悟了,都參悟透徹了,

這對他修鍊神佛之體有很大幫助,讓他能夠少花許多時間,要知道,夜幽是上古時期最強宗派幽佛宗的宗主,他參悟的佛門秘訣不光多,而且都是很高深的佛門秘訣,也包括了鬼佛所選的三套秘訣,

等拓跋野參悟了冰宮遺留下來的佛門秘訣,那麼他就可以人把眾多佛門秘訣融為一爐,到時候修鍊神佛之體成功,神佛之體肯定比神鬼之體還要強悍幾分,

夜幽的戰鬥經驗極為豐富,對拓跋野也有很大的幫助,

而且,吞噬了夜幽的意識,他對吸納聖舍利的能量多了幾分把握,至少能夠多吸納一些聖舍利的能量,不至於浪費以前那麼多,

夜幽的意識被滅,拓跋野也沒有什麼顧忌了,快速吸納聖舍利裡面的能量,

他的修為在穩步提升,速度相當快速,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修為水到渠成,突破到了玄仙境中期修為,

這個時候,聖舍利的能量才吸納了四分之一,還有很多能量沒有吸收,

拓跋野沒有出關,而是繼續吸納聖舍利的能量,提升修為,

聖舍利裡面浩瀚的能量很快見底,而拓跋野的修為再次突破瓶頸,達到了玄仙境後期,

可惜聖舍利裡面的能量浪費了絕大部分,否則光是聖舍利裡面的能量,就足以讓拓跋野修鍊到金仙境境界去,

不過,如今他的修為能夠修鍊到玄仙境後期,他已經心滿意足了,

要是讓他自己去修鍊,就算有大把仙丹服用,恐怕也要數十年時間,才能從玄仙境初期修鍊到玄仙境後期,

要知道,修為到了後面,提升難度越來越大,一個小境界往往就需要成百上千年時間去修鍊積累,最後才能突破成功,

拓跋野能夠這麼快提升,全靠了聖舍利裡面浩瀚的能量,

練氣流修為提升,他的神念之力也跟著提升,

具體達到了什麼樣的高度,拓跋野也不敢肯定,他估摸著神念之力足以擊殺金仙境中期強者了,

神念之力提升,對各個方面都有著巨大的好處,

而且,他修為提升之後,底氣十足,就算回到了聖仙界,他也多了幾分對付聖宗的把握,

「天漠之行,收穫確實夠大的,就算與聖佛界為敵,也是值得的,」拓跋野暗道,

光是聖舍利,就給他帶來如此巨大的好處,七彩佛蓮和孔雀也不凡,對天宇盟實力有很大增強,

何況,他也不是真正跟聖佛界為敵,只是聖佛界的強者以為他得到了幽佛宗的寶物,才會四處尋找他,

他並不擔心這個,就算他在外面閑逛,也沒有人能夠認出他來,

修為提升之後,拓跋野穩固了境界,就直接出關了,


他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也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必須出去查看清楚,看看是否能夠離開聖佛界了,

他關心聖仙界的局勢,實在沒有心思在聖佛界逗留下去,

走出聖佛界,還是有很多人在尋找拓跋野的蹤跡,幽佛宗的寶物歸屬還沒有完全冷卻,尤其是聖佛界那些大宗派比較關心此事,使得此事一直是聖佛界頭等大事,

得到這個消息,拓跋野高興不起來,

他不用去查看,就知道聖佛界外面肯定到處都是強者,他要離開聖佛界,恐怕要動用空間神梭,

強行用空間神梭離開,他就怕把聖佛界的強者引向了聖仙界,事情就鬧大了,以後天宇盟都沒法安生,

空間神梭確實厲害,也保不齊聖佛界也有厲害的空間寶物,能夠鎖定他的行蹤,

所以,最好的辦法還是繼續等待,等事情平息下去,他再悄然離開,這樣才不會把強敵引到聖仙界去,

聖宗的強大,已經給他巨大的壓力了,再把聖佛界的強者引到聖仙界去,那麼天宇盟什麼時候才有出頭之日,

拓跋野無法忍受,繼續隱姓埋名,所以他還是要擺脫聖佛界的強者,

既然聖佛界還在尋找拓跋野的蹤跡,那麼他也不準備走了,乾脆留在聖佛界參悟佛門秘訣,

聖佛界的環境,還是比較適合參悟佛門秘訣的,

他從冰宮得到的佛門秘訣還有很多沒有參悟,他就趁這段時間多參悟一些,到時候回到聖仙界就只管融會貫通了,

參悟佛門秘訣,他並不需要閉關,到處走走看看,對他參悟佛門秘訣反倒有利,


所以,他四處遊歷,參悟佛門秘訣,同時也關注聖佛界的局勢,

時間一天天過去,轉眼過去了一年時間,

尋找拓跋野的人才漸漸變少,事情也慢慢淡化了,

不過,拓跋野還是沒有急著離開聖佛界,他擔心那些大宗派還在聖佛界外面設防,他現在離開就剛好跟他們撞上了,

反正,他還有不少佛門秘訣沒有參悟,於是他繼續遊歷,

隨著一門門佛門秘訣參悟透徹,拓跋野佛門氣息越發濃郁,他壓根不用改變氣息,他的氣息也跟之前不一樣了,


如今誰要是看到他,絕對不會認為他是外來者,

他活脫脫就是一名佛門強者,非常地道,不用偽裝了,

到了這種程度,拓跋野感覺自己也差不多該離開了,

就算路上遇到了大宗派的強者,也沒有人懷疑他是拓跋野,

氣息完全不同,修為也差距很大,還有容貌也改變很大,應該不會引起別人的懷疑了,

為了穩妥起見,他還修鍊了一些冰宮得到的佛門秘訣,

而且他挑選的佛門秘訣,不是冰宮傳承的,而是其他宗派的,

要是讓人知道他得到了冰宮的傳承,也是麻煩事情,無法脫身的,

一切準備好,拓跋野終於離開了聖佛界,進入虛空之中,

他飛行的速度不算快,也沒有駕馭飛行仙器,

拓跋野沒有飛出多遠,就被攔截了下來,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離開聖佛界,」攔截他的人問道,

那些人一邊問他,一邊仔細打量他,並跟拓跋野的影像氣息對照比較起來,

「我叫軒宇,要去九玄仙界遊歷,」拓跋野隨口說道,

為了穩妥起見,他去的確實是九玄仙界,

他準備先朝九玄仙界方向前進,然後繞開聖佛界,直奔聖仙界,

這樣的話,就算有人後來懷疑他了,也以為他去了九玄仙界,自然不會跟到聖仙界去了,

「你屬於哪個宗派,」

「我是散修,不屬於任何宗派,」拓跋野淡然道,

「跟我戰鬥一場,隨後就可以離開了,」一名玄仙境後期強者站了出來,

拓跋野疑惑道:「為什麼要跟你戰鬥,難道你們想要打劫,」

他還是要偽裝一下的,還做出很害怕的神情,

「廢什麼話,趕緊出手,否則別想離開,」

拓跋野沒有辦法,只有硬著頭皮上了,

「那我出手了,」

幸好他臨走之前學了一些其他宗派的佛門秘訣,他施展出來,矇混過關了,

「好了,你可以離開了,」

「謝謝,謝謝,」拓跋野感激道,

隨後,他直奔九玄仙界的方向,快速離開,

那些人還真是細心,竟然派出強者又跟了一段路程,這才停止了跟蹤,

拓跋野見沒有人跟蹤了,他連忙換了容貌和氣息,然後駕馭著穿雲舟繞開聖佛界,直奔聖仙界,

他之所以這樣做,是擔心跟聖佛界的強者再次遭遇,


小心無大錯,他這樣做還是比較穩妥的,

他在離聖佛界很遠的虛空飛行,竟然還是遭遇了巡視的聖佛界強者,

不過聖佛界的強者見他是修仙者,又不是從聖佛界出來的,也沒有過多盤問,放他過去了,

「還好我足夠小心,」拓跋野鬆了口氣,

當他遠離了聖佛界,他的心才徹底踏實下來,

本來,他只是想去聖佛界落腳休息一下,沒有想到會發生這麼多事情,驚險不斷,好處多多,

回想起來,一切都是值得的,

也許就是聖佛界之行,讓天宇盟才有了足夠的底蘊,能夠跟聖宗抗衡了,

當然,聖佛界之行,也讓拓跋野多了一些擔心,一旦他的身份暴露,說不定還會多出許多強敵,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身份暴露

聖仙界,

秦獸剛剛進入聖仙界,就結下了海天派這樣的仇敵,

有了強敵,也就有了壓力,巨大的壓力之下,秦獸的修為是突飛猛進,

他創立獸神小隊,不斷發展勢力,自身修為也沒有落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