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春別急!”哪知道苗苗卻將我攔住了,道:“想必是血鴉王,抓活的。”

皮衣客立刻拿出了一個帶着祕紋的夾子,在血污裏面挑了挑,夾起來一個血糊糊的東西。仔細一看,果然是血鴉王,只是它看起來無比悽慘,腿腳和翅膀都沒了,喙只剩下半邊,只餘一雙眼睛,兇厲的盯着我們,令人驚心。

瓜哥立刻拿出一個圓筒狀的東西打開蓋子,皮衣客將血鴉王塞了進去,瓜哥立刻蓋上,還用一張符給封上了。

“這東西有什麼用嗎?”我奇怪道。

苗苗笑道:“對我們沒用,但對七彩鷹卻是個很好的陪練。”

“你是說,用這東西鍛鍊七彩鷹的戰力?”我眉頭一揚,七彩鷹行動不是很方便,有時候出門

就沒帶上它,它成長的機會確實不多。

“收好了。”瓜哥將圓筒子給我,道:“這東西只要餵食血食就是個打不死的小強,對七彩鷹來說正好可以用來陪練,等回了重慶再詳細和你說。”

我立刻點頭,把圓筒接過來,放回包裏。

接着,我們又將目光投向了棺材那裏。

外面的槨已經被揭掉了面蓋,露出裏面一口棺材,我原本以爲棺和外面的槨應該貼的比較緊,結果卻發現槨大且高,棺卻只有一點點,典型的大盒裝小盒,那些血鴉應該就是存在於棺槨之間的空隙。

苗苗看了一眼天色,道:“時間不多了,準備開棺!”

瓜哥和皮衣客立即行動,在帶來的包裹裏面拿出一截截的鋼管,還有鋼絲繩,滑輪組等一些東西,開始在棺材坑旁邊組裝。

苗苗和我也上去幫忙,很快便在坑上面組裝了一個簡易的吊架,這時瓜哥和胖子也組裝好了滑輪組。

之後,皮衣客和瓜哥手握一個飛鉤狀的東西,重重的朝棺蓋上甩去。

“飛鉤”勢大力沉,嘭的一聲深深的扎進棺蓋中,我分明聽到了“飛鏢”扎入棺蓋後發出膨脹的聲音,類似於膨脹螺釘,可以牢牢的緊固在棺蓋上。

“拉起來!”苗苗道。

我和胖子立刻轉動搖柄,帶動鋼絲繩通過滑輪組,拉動棺蓋。

滑輪組的槓桿很大,我們轉上很多圈鋼絲繩才上升了一點點,同時帶來的便是力量數十倍的放大。

很快我就聽到棺材板發出“喳喳”的聲音,棺材蓋被一點點的拉起來,瓜哥、皮衣客和苗苗則摸出了武器,隨時準備出手。

可接着搖柄卻搖不動了,我和胖子用盡吃奶的力氣,憋的臉通紅,還是壓不下去。

皮衣客立刻上來幫忙,三人一用力,“嘭”的一聲搖柄驟然一鬆,我和胖子觸不及防摔在地上。

“是開了嗎?”我立刻爬起來。

瓜哥皺眉,叉着腰搖頭道:“不,是鋼絲繩斷了。”

我走過去一看,果然是鋼絲繩連接飛鉤的地方斷了。

“不對勁,要是棺材釘封的棺的話,沒道理拉斷鋼絲繩都開不了棺,最不濟也能把棺材提起來纔是。”皮衣客道。

苗苗沉吟了一下,緩緩搖頭,道:“不是棺材釘封的棺,而是機關,甚至,這根本就不是一口棺材。”

我和胖子對視了一眼,面面相覷。

瓜哥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了什麼,立刻跳了下去,仔細蹲在裏面查找了一番,然後拿出一雙手套戴上,在棺材旁邊摸索了到了什麼,一扭。

“咔咔咔咔……”

只見棺材蓋緩緩沉了下去,露出下面一個黑漆漆的洞口。

我一看,不禁目瞪口呆目!

苗苗沒說錯,這真的不是一口棺材,而是僞裝成棺材的入口,下面黑漆漆的,別有洞天。

……

(本章完) “密室?”

皮衣客立刻摸出手電一照,發現洞口下面是一條斜斜向下的黑色階梯。

裏面特別黑,黑暗如同迷霧一般很難化開,強光手電照進去,也不過看到了四五個階梯左右。

“這……”胖子臉色大變,道:“要冒險嗎?”

皮衣客和瓜哥都遲疑了,這密室,一看就是個大凶之地;連光都穿不透的地方,裏面的陰煞之氣可想而知有多濃郁。

我後脊背汗毛都豎了起來。

皮衣客和瓜哥對視了一眼,皆看向苗苗,等她拿主意。

我道:“要不我們下次再來吧,這地方不對勁,萬一出點什麼事不得了!”

我生怕苗苗因爲我的緣故而影響了判斷。

封門村本就是出了名的鬼村,還潛伏了一個所謂的鬼官,上一次白臉青年拜祭的時候,它就出現過,裏面肯定兇險重重。

最關鍵的是,苗苗現在可不能出任何差錯,否則苗家內部又得動盪了,不說什麼三長兩短,哪怕就是被困在裏面幾天鐵定又是一番風波。

苗瀚父子此時已然失勢,正蹲在一邊等着抓苗苗小辮子東山再起呢,可不能給他們機會。

皮衣客瓜哥眼下也是川東的頂樑,出點事什麼事絕對會影響到川東的實力。

別的兇險先不說,再來一波血鴉我們就得跪!

況且此時的太陽已經西斜了不少,萬一被困在裏面天黑了還沒出來,就完蛋了。

上一次白臉青年很鄭重的警告我,如果天黑前不離開封門村,就再也離不開的了。

苗苗沉吟着,顯然也猶豫了。

見此,皮衣客看了看天色,道:“還有一個半小時太陽就要落山,陰氣漸盛,時機不太好,萬一被困住會很麻煩。”

“我也贊同。”瓜哥點點頭,而後提議:“要不這樣,我們這附近安裝監視探頭,如果真有什麼東西,晚上應該會有動靜,最不濟也能獲取一點資料,方便下一次行事。”

“也好,就這樣吧。”苗苗略帶歉意的看了我一眼。

我急忙搖頭,安慰她:“不要冒險,事情總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我活的挺好,哪怕最終沒有得到答案,也無所謂了。”

我想起了贔屓跟我說過的話,他說我追尋的步伐邁得太快,不是什麼好事。

言下之意正好契合眼下,不要盲目冒險,一步步來。

苗苗看了我一眼,點點頭。

接着皮衣客和瓜哥就佈置去了,瓜哥在四個方向的高處都佈置了無線的針孔探頭,隱蔽好了。

“難道我們要在村子外面守一夜嗎?”我疑惑道,這種針孔探頭看起來很不錯,但體積就那麼大點,功率絕對不會大到哪裏去,如果我們在兩個小時腳程外王屋鎮的話,不可能收的到監控信號。

“不,我們在王屋鎮過夜就行了。”皮衣客一邊收拾包裹,一邊道。

我說出了疑問:“可……有信號嗎?這麼遠?”

皮衣客和瓜哥對視了一眼,皆是哈哈一笑,皮衣客解釋道:“這監控是連接衛星的,範圍大着呢,不過你說的也不算全錯,確實還需要一個作爲中繼器的無人機,只是我沒有帶,需要空運過來。”

我恍然大悟,原來是連接衛星的,難怪。

這讓我回想起來,當初在洪村的時候,皮衣客

就調動過資源衛星勘探洪村地宮,感覺他似乎有很深的人脈可以通向官方。

要知道衛星這玩意,可不是誰都能接觸的到的。

皮衣客說完,便拿出衛星電話撥打了一個電話,跟那邊說了一句掛掉,道:“搞定了,天黑之前無人機就能到達。”

我眉頭一揚,和胖子對視了一眼,都有些驚奇;皮衣客姓賀,但他的背景至今我都有些模糊。

此時太陽已經西斜的厲害了,爲了安全起見,我們退出了封門村,返回王屋鎮。

瓜哥的方向感一直很好,在荒郊野外總能很輕鬆的找到路,大約一個多小時,我們便到了王屋鎮。

我們租了一個套間,三房一廳,苗苗一間,我和胖子一間,瓜哥和皮衣客一間。

此時太陽已經完全下山了,沒多久,皮衣客的電話響了,他接聽了一下,說了幾句便放下手機將窗戶完全打開。

這時候就聽一陣嗡鳴,一架臉盆那麼大的無人直升機緩緩從窗戶外面飛了進來,準確的降落在客廳的茶桌上。

我看的目瞪口呆,這東西,碉堡了,和市面上賣的普通無人機相比,簡直威武霸氣了太多,外觀造型硬朗,有一股行伍之風,看起來像是軍用的無人偵察機,共有四個螺旋槳,靜音性能極好。

而且直升機上面還綁着一個備用的操作手柄。

皮衣客顯然經常擺弄這個東西,熟練的在無人機上面拔下來一個東西丟進垃圾桶,再取下操作手柄,把相同的一個東西插了進去,之後撥動操作手柄試驗了幾下,無人機操控自如,非常靈敏。

這時瓜哥已經打開了手提電腦,皮衣客移過來,在上面敲進去一竄的代碼,電腦提示連接成功。

我無語問蒼天,傳統的奇門很強大,但新興的科技也一樣力量無窮,皮衣客把這兩者結合的很好。

恐怕這也是奇門和官方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因之一,互相忌憚!

奇門之人再厲害,但真正面對熱武器集羣的時候,也一樣的跪,否則就不會有三十多年前的那場浩劫了。只是奇門有奇門的規矩,誰也不敢越界,這不光是默契的原因,還關乎因果和天譴,沒人敢亂來。

奇門之人最忌因果。

接着,瓜哥便操控着無人機飛出窗外,沿着皮衣客設定的經緯座標飛去,速度很快,在急速接近封門村,還自帶有攝像頭。

沒多久,區區十多分鐘,電腦上就顯示無人機到達了位置,皮衣客再敲進去了幾行代碼,屏幕上就顯示了五個畫面。

赫然是之前埋設的四個針孔攝像機,還有無人機本身的。

我看了一下顯示高度,無人機懸停在兩百米的高空,將整個封門村一遍又一遍的掃描着,主畫面一直監控着密室的入口。

“好了,鏈接成功,有東西現身的話,應該就能發現了。”皮衣客打了個響指道。

我點點頭,看向墳坑那裏,黑漆漆的入口依然敞開着,周圍一片靜謐,沒有任何動靜。

之後我們靠坐在沙發上一直盯着,有一句沒一句聊着,時間漸漸推移到了八點,還是沒有任何異常。

這時候瓜哥起身,道:“我去帶點東西回來吃,你們吃什麼?我看外面有燒烤!”

“不要燒烤!!”

我和胖子同時驚呼一聲,差點沒從沙發上跳起來。

上次我們來這裏,就經歷過一個穿山甲化成的邪祟肢解人肉做燒烤,我舔了一下,胖子則咬了一口,直到現在,我們回想起來都覺的噁心的不行。

“什麼情況?”瓜哥被驚的一愣。

皮衣客還有苗苗都將好奇的目光看向我們。

我和胖子對視了一眼,一五一十的將人肉燒烤的事情說了一遍,之前和他們說都是撿重要的說,差點吃了人肉這種醜事,能不提就不提了。

他們一聽都樂了,瓜哥笑笑,道:“那就吃點別的吧,我去看看。”說完就出門了。

我們繼續監視,時間漸漸推移到了九點,亥時,再過一個時辰就到午夜子時了。

就在這時,其中一個探頭忽然閃過去一個白影,速度飛快,如果不仔細盯着,很容易就忽略掉了。

“有東西過去了!”胖子急忙道。

我們都看見了,死死的盯着,後面沒再發現那個白影了。

皮衣客立刻輸入幾行代碼,將視頻回放、定格,很快,一張熟悉的臉就呈現在了我們面前。

那張臉上只有一雙綠油油的豎瞳眼睛,沒有鼻子,也沒有嘴,完全一副無臉人的模樣。

“是它,那隻烤人肉的邪祟!”我和胖子大吃一驚,站了起來。

“就是海飛雲身邊那隻?”苗苗問。

少奶奶每天都在洗白 我和胖子急忙點頭,說曹操曹操就到,沒想到這東西竟然沒離開封門村,還留在裏面。

“繼續,看它想幹什麼。”苗苗目光灼灼道。

皮衣客點點頭,將視頻切換回去,就在這時,異變再生,只見其中一個探頭前面忽然出現了一隻血淋淋的白骨爪,猛的一抓,視頻便成了麻點。

“不好!”皮衣客臉色大變,立刻想要調動無人機調轉視頻。

可這時候,另外三個無線針孔探頭同時出現了白骨爪,鋒利的爪子一抓,視頻便全部變成了麻點。

五個監控頓時去了四個!

“快把無人機升高,有東西襲擊!”苗苗立刻道。

皮衣客立刻輸入代碼,一口氣將無人機的高度提升到了足足兩千米才停下。

之後他將監控朝向之前佈置針孔探頭的位置,卻什麼也沒發現,那些白骨爪,就好像憑空出現,又憑空消失了。

忙活了一陣,沒有任何發現,就這樣詭異的丟掉了四個針孔探頭。

沒多久,瓜哥帶東西回來了,一聽之前發生的事,臉色大變,道:“看來這個封門村,祕密遠不止表面那一點啊。”

苗苗眉頭緊鎖,我心裏也是沒底,這件事棘手了,關鍵的是,苗苗還要着急趕回苗家彙報趕屍門那邊的動向,這很重要,不能在這裏耽擱太久。

事情恐怕得延後了。

我們商量了一陣,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只能繼續監控。

我吃了點東西,尿急,便去了一趟衛生間,剛剛抖完,手機便來了一條短信。

我一看,驚的手一抖,手機差點沒掉馬桶裏去!

幽靈號碼!

自遭遇神農架野人那一次事情之後,沉寂多時的幽靈號碼,居然再次給我來短信了!

上面只有簡單的一行字:獨自前往封門村密室,不要告訴任何人。

我一看,本能的回想剛剛看到的那些白骨爪,不禁渾身汗毛炸立!

……

(本章完) 要不是這個缺了數字的號碼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我恐怕早就回短信開罵了。

獨自前往封門村?開什麼玩笑?

所有的一切,還有剛纔的視頻,都證明夜晚的封門村是大凶之地,此前白臉青年更是鄭重的叮囑我,說天黑還不出封門村的話,就出不去了。

天黑了就出不了村,而現在已經是亥時,黑得不能再黑,封門村裏面會是什麼的光景?

再者路上就差不多得花兩個小時,到達封門村的時候正好是夜半子時,那時候是天地間陰氣最盛的時候,鬼魅邪祟最爲活躍。

別說封門村了,就是一般的荒郊野嶺,墳冢野地都得謹慎。

我都快瘋了!

幽靈號碼搞的什麼名堂?

光想想就感覺骨頭縫裏嗖嗖的直冒寒氣。

怎麼辦?

我糾結了,這事可不是好玩的,一個不小心命都會丟掉,但……幽靈號碼從來沒有害過我,總是在最關鍵的節點上指引我。

想了一下,我一咬牙一跺腳,必須得去!

幽靈號碼肯定有它的理由,就如上次在神農架的野人谷一樣。它如果要害我,方法有的是,機會也有的是,根本沒必要在封門村這種地方。

這時候,手機屏幕已經暗了下去,我再打開,發現短信不見了,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像這條短信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這也是幽靈號碼詭異的地方,它給我發的短信,時間或長或短,最終一定會莫名其妙的消失。

收好手機,我轉身出了衛生間,苗苗瓜哥他們也吃的差不多了,正分析着封門村裏面情況,氣氛明顯有些凝滯。

“那個……我去買點熱飲回來喝,今天看樣子是要熬夜了。” 最強妖孽天王 我隨便找了個藉口。

他們點點頭,沒多想,苗苗讓我快去快回。

我應了一聲出門,然後沿着之前回來的路往封門村飛奔。

很快,鎮子便化爲一個光點消失在身後,天上的月色很淡,我打開了強光手電照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