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他們找王明成要自己的新號碼。但王明成也不知道。也許宋成仁會告訴他,但他不會主動給自己掛的。

因爲自己從愛爾蘭培訓出差回來後,發生了太多的煩心事,她不希望大連的朋友們爲自己擔心!

如今一切都風平浪靜了,所有事情都按部就班地進行着。

琴兒最先給於秀紅掛電話,她一看是陌生來電,竟然好久才接:

“喂!”

琴兒馬上心情好起來:“紅紅,我不找你,你就不聯繫我嗎?”

於秀紅一聽是琴兒的聲音,她高興地罵琴兒:

“你這個死丫頭! 御魂者傳奇 你以前的手機是丟了還是怎麼啦,給你掛電話一直說關機!你再不來電,我就去上海貼尋人啓事了!”

琴兒開心地:“老大,哪有那麼誇張呀!我到國外出差培訓了,才回來不長時間呀。”

於秀紅這才放心:“這個理由還說得過去!那你怎麼換號碼了?”

琴兒輕輕地:“紅紅,你今後找我就掛這個號碼吧!那個舊號碼不再用了!那是過去的琴兒用的,她已經死了!”

於秀紅嚇一大跳:“死丫頭,你開什麼玩笑呢?快告訴我,你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琴兒用手機給她發了一張自拍照:“你看看現在收到的這張相片,這是現在的我!以前的那個我被車撞死了!

我7月份出車禍後被毀容了,所以不得不整容,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你們見到我肯定認不出我來了!”

於秀紅仔細觀察相片:“琴兒,你嚇死我了!你整容後變得更漂亮和美麗了!你現在就是標準的大美人了!

你臉型都變了,但五官還是你自己的,仔細觀察還是能看出來你原來的影子。你現在全恢復健康了嗎?沒有其它問題吧?”

琴兒安慰她:“紅紅,你放心吧!我已經沒事了!只是我和王明成又離婚了,他有**變心了!我現在自己帶兩個兒子一起生活。”

於秀紅不相信地:“王明成他那麼愛你,他怎麼可能會變心呢?他不喜歡到外面找女人。他好不容易才和你復婚,打死我也不相信!”

琴兒平靜地:“我們已經辦完離婚手續了!財產也分割完畢了。我自己撫養兩個兒子!我不用上班也能養活兩個兒子了。他待我們娘三個還不錯。”

於秀紅總覺得不可思議:“琴兒,你和王明成原來這麼相愛的夫妻都能分手,這天底下還有可以相信的愛情嗎?”

琴兒想起宋成仁對自己的愛情:“這天底下也許真有可以相信的愛情,但是不能得到,一旦得到了就不會珍惜了!

紅紅,不說我的煩心事了。說說你們吧,你家千金最近怎麼樣?”

於秀紅提起女兒就發愁:“唉,我家千金被全家人都寵壞了!脾氣可大了,比我這當媽的脾氣還大。小女孩這麼大脾氣,今後怎麼嫁人哪!”

琴兒笑話她:“你女兒才多大?你就操心她嫁人的事情了!你這當媽的太不靠譜!”

於秀紅分辨着:“我本來打算讓你兒子小飛娶我家女兒的,所以爲了對你兒子小飛負責,我現在就得從小管教她了!”

琴兒笑得差點岔氣了:“我說你怎麼認我兒子做乾兒子呢,原來今後想變成你女婿!那你是得好好管教你家千金了!要不我兒子今後會受欺負的!”

於秀紅不開玩笑了:“琴兒,咱們不鬧了!我和你說一件重要的事情:歐陽平老婆生孩子了,也生個女兒!你知道叫什麼名字嗎?”

琴兒今天打電話就是想問這件事:“他老婆幾月份生的女兒?快滿月了吧?叫什麼名字?這很重要嗎?”

於秀紅自己忍不住說了:“他女兒名字當然重要了!因爲和你有關!歐陽平給女兒起名叫‘歐陽思琴’,小名就叫‘琴兒’!你明白了?”

琴兒心裏有些感動:“他太傻!他老婆要知道我的名字和我們的關係,能饒了他嗎?”

於秀紅仗義地:“他老婆8月初生的女兒,上週已經滿月了,我們這些朋友都去賀喜!

我們大家聽說他女兒的名字後,都笑了,心照不宣地誰也不說話!都爲歐陽和你兩人保密呢!”

琴兒感傷地:“如果我當初不嫁給王明成,而嫁給歐陽平,那麼他早就做父親了!我也不會受這麼多苦了!呆在他身邊平平淡淡地過日子多好!”

於秀紅也贊同:“是呀,你如果當初嫁給歐陽平,你就不會離開大連去上海了!我們這些朋友就可以永遠在一起談天說地了!”

琴兒決定給歐陽平掛電話:“紅紅,我不和你聊了,等下次有時間吧。我準備給歐陽打電話。”

於秀紅理解地:“好,你給他掛吧!電話裏別問他太多,要不他說我們泄密了!”

琴兒連忙答應:“嗯,我記住了!他不主動說,我就不提。你放心吧!再見!”

琴兒和閨蜜於秀紅聊完後,心情好了許多。她真懷念和大家一起在大連生活的好日子!

琴兒沒給歐陽平掛電話之前,先給他手機發了一張自己現在的相片,然後給他發了一條消息:“你猜猜這是誰?”

歐陽平中午休息時間正在看自己女兒的滿月照,突然收到的相片讓他很吃驚:這是一張絕頂美女相片,但自己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隨後收到的信息提醒了他,他再仔細觀察,驚訝得瞪大了眼睛:這張相片真的和琴兒很像!自己常吻的脣和眼睛他永遠不會忘記的!

他又給琴兒掛電話:還是關機!她怎麼啦?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手機丟了?

他正在胡亂猜測時候,琴兒的新號碼打進來了。

歐陽平很快接了電話:“喂!我是歐陽平。”

琴兒在那邊開心地笑了:“我只聽見你的喂聲,就知道你是了!”

歐陽平擔心地問:“琴兒,你原來的號碼爲什麼一直掛不通呢?你手機丟了嗎?”

琴兒非常平靜地:“我換新手機了,號碼也變了。你今後找我掛這個新號碼吧。那個舊號碼已經不用了。”

歐陽平突然很擔心琴兒:她一定是發生什麼重大變故了!要不然她不會突然換了手機號碼的,而且一直不告訴大家她的新號碼。

他直接了當地:“琴兒,你老實告訴我,你到底出什麼事了?”

琴兒聽他關心的口氣,鼻子已經酸酸的:“我好好的,爲什麼會出事呢?你多慮了!”

歐陽平嚇唬她:“你不老實交待的話,這週末我就去上海看你了。”他女兒這麼小,實際上他走不開的。

琴兒終於實話實說:“我和王明成又離婚了。我現在自己帶兩個兒子生活。”

歐陽平心痛地:“你們爲什麼離婚?是不是他欺負你了?”

琴兒的淚水不爭氣地淌下來:“他有**已經變心了!不再愛我,他愛上別人了!”

歐陽平咬牙切齒地:“你們復婚才多長時間?他的心怎麼會變的這麼快呢?早知道他這麼不珍惜你,我當初就不該幫他隱瞞事實!”

琴兒驚訝地:“你幫他隱瞞什麼事實?你爲什麼一直不告訴我?”

歐陽平傷心地:“你和他第一次離婚不久,他找到李素雲,承諾給她一筆錢,只要她能拖住我,堅決不同意和我離婚就行。”

琴兒不相信地:“他竟然會做出這種事情來?他向來都是光明磊落的!這種齷齪的事他怎麼會做?是李素雲陷害他吧?”

歐陽平肯定地:“你太傻了!你對他還有感情,你仍然這麼相信他!我和李素雲剛離婚不久,她自己就買房子了,而且還沒貸多少款。”

琴兒心裏刺痛:“他就是想盡辦法阻止我們兩人複合。”

歐陽平沉痛地:“是呀,我追問李素雲,她的購房款哪兒來的時候,她親口承認,王明成給她支付了40萬,她拖我兩年,一年支付20萬,總共40萬。”

琴兒忽然覺得她不認識王明成了:“我一直敬重他,以爲他是正人君子,原來他不是!你早該告訴我,我要早知道就不會和他復婚!”

歐陽平遺憾地:“我知道這個真相時候,你已經和他在美國復婚了!已經來不及了!所以當時我提醒你,一定要小心提防,不要讓他傷害你!但他還是讓你受傷了!”

琴兒也想起這個提醒了,她在美國還沒回國時候,和歐陽平通電話時候,他隱晦地告訴過自己:好好保護自己,即使你身邊最親近的人也要提防!原來就是說的王明成!

琴兒很後悔:“我太笨太傻,當時竟然沒聽出來,也沒領會到。我傻到竟然爲他又生了一個兒子,我恨我自己!”

歐陽平安慰她:“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別再想了!好在你和他已經離婚了,現在知道也不晚。所以你別再陷在他的感情裏出不來,你應該勇敢地走出過去陰影,重新開始!”

琴兒點點頭:“我已經重新開始了。你收到我發的相片了?我不僅感情重新開始,連相貌也全變了。”

歐陽平正想問這個:“琴兒,怎麼回事?這張美女相片真的是現在的你?你整容了?”

琴兒心酸地:“我受不了打擊,開車衝出家門後發生車禍,有人救了我,但車禍毀容了,所以大夫給我換了這張新臉。好看嗎?”

歐陽平痛徹心腑:“我現在如果見到王明成,我會掐死他!他幹了多少壞事呀!下次見了他,我饒不了他!”

琴兒故意高興地:“你應該爲我高興,我現在比原來好看多了,漂亮多了!你見面都會認不出我了。”

歐陽平還是高興不起來:“琴兒,不管你變成什麼樣,我永遠都能認出你來!

你憂鬱的大眼睛、你ing感的香脣,你小巧挺直的鼻子我永遠都能認出來!因爲我吻過你無數遍!”

琴兒終於哭出聲:“我後悔死了!那一年我要是不跑出來,我要是給你機會解釋,我們已經是夫妻了,你早就做爸爸了!我們會是最幸福的一家人!”

歐陽平被琴兒感染:“傻丫頭,那一年不怪你!怪只怪我自己不該同意那個女人錄像!你別哭了,你一哭我心裏就痛。

我也做過無數次夢,夢裏有我、有你還有活潑可愛的孩子!醒來我自己也流淚。如果我們結婚,我會好好疼你、寵你、愛你和珍惜你!”

琴兒無限嚮往着:“下輩子吧!來世我只遇見你,只愛你,只願意和你相知相守!這輩子你好好愛鄧麗吧!她是一個好女人!”

歐陽平贊同地:“鄧麗確實是個好妻子,還是一個偉大的母親!琴兒,我當爸爸了!鄧麗生了個女兒,孩子胎位不正,卡住了,最後還是剖腹產出生的。鄧麗特別勇敢!”

琴兒發自內心地:“那祝賀你們倆口子了!這才是一個完整幸福的家!我很羨慕鄧麗和你女兒!”

歐陽平勸琴兒:“你一個人帶兩個孩子太累了,而且孩子們也需要父愛。碰到真愛你的男人,你就給他一次機會吧!也給自己機會。”

琴兒笑着答應:“我正在考慮呢!你放心吧!今天你告訴我關於他的齷齪往事後,我終於徹底放下過去了!我會一直向前看!”

歐陽平聽琴兒輕鬆的語氣,他真的放心了:“琴兒,今後有什麼不高興的事,煩惱的事,都可以告訴我。別一個人悶在心裏!

痛苦和我分擔後,你的痛苦就減半了!記住,我永遠關心你!

我永遠愛你!生生世世都愛你!”

琴兒對前途充滿信心:“我也永遠愛你!你的愛會鼓勵我克服一切困難險阻,替我吻你可愛的女兒!再見!”

歐陽平幸福地:“我一定幫你多吻她,因爲我女兒小名也叫琴兒!”

琴兒淚盈於眶:“呵呵,大琴兒祝小小琴兒健康幸福成長!將來小琴兒長大了替我多吻她爸爸!我掛電話了!”

歐陽平今天心情很複雜:爲琴兒的離婚不幸遭遇心痛,爲自己和她不可能再繼續的緣分惋惜,爲琴兒對自己的愛感到幸福!

ps:今天繼續更新,可惜只有一更,真討厭考試啊!親,請你諒解!爲了能早點獲悉最新更新,請你不吝收藏! 琴兒這段時間特別忙。忙工作、忙着照顧兒子、忙着理財。

王明成將家庭財產分割完畢後,琴兒必須自己經營打理1億6千萬資產的帳戶。

離婚前王明成教琴兒學會簡單的理財知識和經驗。她當初小試幾回,差不多每次有上百萬的進賬。

但那時她有王明成可依靠,什麼事情都不用擔心,放開膽子去幹,因爲即使失誤了,有他來補救。

如今一切只有靠她自己了。她惡補各方面理財知識,廣泛瀏覽全方位的經濟信息,學深奧的經濟理論。

她的腦袋裝得滿滿的,快要爆炸了。

這天晚上她給孩子們講完故事哄他們睡着後,向傑瑞請教:

“傑瑞,理財很難嗎?這麼多經濟信息,怎麼能分辨出哪些是有用的,哪些是沒用的呢?”

傑瑞放下手中的書:“麥琪,你先告訴我,你學理財的目的是什麼,這樣我才能告訴你實用的方法。”

琴兒對他很放心:因爲他自己很富裕,從他的談話中已經知道他的資產比自己的還多。而且他人格高尚,不是他的東西他絕不貪心。

琴兒如實告訴他:“我前夫給我和孩子們分的資產,有1億多,我必須自己學會如何理財。否則也會坐吃山空的。”

傑瑞笑了:“這就簡單了。你先將你的資產分成幾個部分:必須穩妥投資的部分、可以長期積極投資的部分、可以短期積極投資的部分,最後剩下的是最短期的投資,也就是你們中國人說的投機部分。”

琴兒自豪地:“這幾部分我早已分開完成了,接下來幹什麼呢?”

傑瑞欣賞地摟住她:“接下來開始操作:按資產的性質選擇不同的投資方式進行理財。比如穩妥投資的資產你就放銀行或者買國債。”

琴兒親他一口:“傑瑞,我明白了!我想將這部分資產轉到你們銀行開個賬戶。我相信你,所以相信你們銀行。”

傑瑞感動地:“謝謝你,親愛的!你算一個大客戶了。我們銀行一定會幫你經營管理好這部分資產。”

琴兒急切地問:“傑瑞,我現在想知道最短期投資的方法,你說期貨市場行嗎?我以前操作過一次,現在還有賬戶呢。”

傑瑞肯定地:“這確實是一個快捷的投資方式,但是如果你預測的信息不準確,風險太大了!所以一般人不敢參與進來。”

琴兒初生牛犢不怕虎:“我以前做過糧食期貨,我不貪心,有點利潤,我就收手,再等下次機會。”

傑瑞自己對某個商品信息較熟悉時,他自己也做期貨,目前他正準備做銅期貨,因爲他已預測由於政策影響銅價三個月後會上揚。

傑瑞就用這個實例向琴兒講解期貨市場商品預測信息:“麥琪,你做過一次期貨,預測信息是你自己判斷的嗎?”

琴兒驕傲地:“是呀,那次因爲地震災害的原因,我預測小麥第二年年初價格會上揚,所以年底買進了一些。4月果然應驗了,那次我賺了將近150萬元。不過,這些全是我前夫指導操作的。”

傑瑞對琴兒大加讚賞:“麥琪,你真是一個金融奇才!你再多實踐幾次,你可以成爲這方面的專業理財能手了。”

琴兒不好意思了:“傑瑞,那是地震災害幫我的忙,現在沒有天災了,我必須自己學習捉摸商品的預測信息了。你教我吧!”

傑瑞爽快地:“行!只要你想學,我就教你!你先要收集你準備做的商品的所有相關信息。比如我準備做銅交易。

中國政府和某些產銅國家因爲銅價持續走低,他們爲了保護資源,這個月開始執行限制出口和定量開採政策,所以幾個月後銅價肯定會上揚,你現在或稍晚買進銅合約,幾個月後肯定獲利。”

琴兒很聰明,她馬上掌握精髓了:“傑瑞,謝謝你!我明白了!接下來我知道怎麼操作了。今後我有不懂的再向你請教。已經很晚了,我們休息吧!”

傑瑞當晚沒回自己家,他真的捨不得離開琴兒,他正熱戀着她!在她身邊什麼都不幹,只靜靜地看着她的笑容,他就非常滿足!

琴兒觀察期貨市場的銅價走向大約一週後,果斷投入3000萬元。然後她就等着幾個月後收穫利潤了。

9月最後一個星期,馬上要過國慶節了,大家都很忙。

宋成仁卻好像很輕閒,週二很早就下班,到琴兒家看兩個乾兒子,他和孩子們玩的很高興。

琴兒一邊指導保姆做菜,一邊觀察他,她覺得他有心事,他獨自坐着喝茶時候眉頭緊皺。

晚飯前傑瑞下班過來吃飯了,宋成仁見到他心情好像好一點,他們兩個男人吃完飯後一起去書房了。

琴兒給大家做了甜點,切了水果,並敲門告知他們出來吃。他們兩人大約一個半小時後出來吃點心和水果。

琴兒關心地問宋成仁:“宋先生,你遇到什麼難事了?你今天看起來心事重重的!我能幫你嗎?”

宋成仁根本不敢看琴兒的眼睛:“琴兒,你看錯了!我什麼事情都沒有,你不用擔心!”

琴兒不再追問他:也許傑瑞在眼前,他不方便說吧。

宋成仁很早就告辭離開了,他說有急事先走了。

琴兒沉思地望着他離開的背影,有點失望:他有難事爲什麼不告訴自己呢?他如今和自己這麼生疏了嗎?

傑瑞也要回家了,琴兒猶豫片刻還是問了:“宋先生有事求你,對嗎?可以告訴我什麼事嗎?”

傑瑞遲疑不決:“他不希望你知道,但我認爲你能幫他!所以我左右爲難,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

琴兒笑了:“如果我能幫他,你當然應該告訴我了,因爲我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是怕我爲他擔心,才不希望我知道。”

傑瑞坦白地:“他的公司現金流中斷了,有三家合作銀行不僅不提供新的貸款,還催着他的公司還以前的貸款。

所以他希望我們銀行能再給他追加貸款。我不能肯定地答覆他,因爲我自己一個人說了不算。

但你在我們銀行有個人存款,你可以自己說了算。你可以先借給他們公司使用,他們會付你利息。等他過了這個難關,他再還給你!

他們公司業績成長沒問題,畢竟是正規的上市公司。

聽他解釋可能是和女友分手的原因,女友的父親是某個銀行的行長,他動用了他的影響力,共同串通幾家銀行斷了他公司的現金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