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一峰笑了笑說,「在警車裡面休息著呢。」邊說著,邊引著慕洛琛往停車的地方走。

兩人走到車前,陳一峰打開了門。

車內,『葉簡汐』抱著一件警服外套,睡的安然,除了頭髮有些亂了,其他的倒也沒什麼。

慕洛琛大略掃了一眼,確定她的確沒什麼事情,緊繃的面色緩和了下來,側首對陳一峰說,「陳隊長,今天麻煩你了。」

「不麻煩。」陳一峰恭敬地說,「慕少,你還是趕緊帶葉小姐回去吧,明天你們不是要去棲霞市嗎?耽擱得太晚不太好。」

「嗯。」慕洛琛淡淡地應了一聲,上前把葉簡汐抱了出來,準備回自己的車上時候,『葉簡汐』微微的動了一下,睜開眼睛,看到他在抱著自己,眼底閃過一抹異樣。

但很快,『葉簡汐』緩緩地勾起一抹帶著撒嬌意味的笑容,「阿琛,你來接我回家了,真好。」

慕洛琛俯首看著懷裡的人,擰了眉頭說,「今晚,你擅自跑出來的事情,等下回去再跟你好好的算賬。」

『葉簡汐』聞言,伸手摟住他的脖子說,「對不起,我以後不會了,這次就饒了我吧,老公。」

慕洛琛聽到她最後稱呼的詞,神色微動。

他跟簡汐約定過,在公開場合不稱呼老婆,老公,因為她覺得肉麻,看來這次她知道錯了……

「下不為例。」

慕洛琛輕聲吐出四個字,抬步繼續往停車的方向走。

『葉簡汐』笑了笑,抬頭親吻上他的下頜,「老公,你真好。」

回到慕家,已經是凌晨兩點多。

慕洛琛看著坐在床上的『葉簡汐』,清聲開口問:「你今天去哪裡了?忽然消失這麼久?」

「不是說好了不提這事了嗎?」

『葉簡汐』眼底閃過些許的慌亂。

慕洛琛神色嚴肅,「我只說了下不為例,事情的前因後果,必須講清楚。」

對上他漆黑的眸子,『葉簡汐』低下了腦袋,憋了半晌,支支吾吾的解釋,「我、我覺得有些不舒服,所以出來買葯,結果……遊樂園附近沒藥店,所以我打車準備去附近買的,結果,那個司機是新手,迷路了,帶著我走到了西三環……」

『葉簡汐』解釋完,握住他的手,說:「老公,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諒我好不好?」

慕洛琛心頭滑過一抹異樣,望著眼前的『葉簡汐』,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頓了兩秒,他抽開手,說:「簡汐,上次我已經跟你說過了,再有事情,提前告訴我一聲……」

他的話還沒說完,『葉簡汐』再次糾纏了上來,手落在他的胸膛上,摩挲著說:「我知道了,知道了。」

眼睛滴溜一轉,『葉簡汐』岔開話題,說:「老公,我們今晚一起洗澡,怎麼樣?」

說這話的時候,她的眼睛里充滿慾望的看著他,那模樣竟是恨不得立刻拉著他一起去洗澡。

慕洛琛盯著她看了兩秒,眸子微微的眯起來,帶著審視的語氣問:「你剛才不是說自己不舒服嗎?好好休息,今晚別鬧了。」

『葉簡汐』啞然,看著他好久沒說話。

慕洛琛拉開了她的手,轉身去衣櫃前,從裡面拿出自己的睡袍,往浴室里走。

『葉簡汐』跟著上前,可還沒能走進去,慕洛琛就關上了門,看著緊閉的門,跺了跺腳。

在門口站了一兩分鐘,確定慕洛琛不會給自己開門,『葉簡汐』臉上的甜美的笑容漸漸的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帶著一股得意陰狠的表情,走到梳妝鏡前,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嘴角的笑容越來越大。

她對著鏡子里的人,低聲喃喃:「葉簡汐,你就是靠著這張臉迷惑了琛哥哥嗎?現在,我也有了和你一模一樣的臉,琛哥哥不會發現你離開,也不會再只愛你一個人了。」

等了半年多的時間,自己終於回來了。

慕溫婉滿意到了極點,這次應該多謝裴老爺子,原本她當初要整容做這張臉的時候,慕老爺子還不同意,可後來是裴老支持她的,不停地給她出醫藥費。

這半年來,她在韓國,每每做整容手術因為劇痛想要放棄的時候,看著鏡子里,和葉簡汐又相似了幾分,便忍了下來。

琛哥哥喜歡葉簡汐的臉,那好,她便跟有一張和葉簡汐一模一樣的臉。

這樣,琛哥哥也會喜歡上她的……

整整三十次手術,上次開刀,她終於有了現在的效果。

前幾天她回來,還想著,怎麼把葉簡汐殺了或者綁架走,可沒想到,連老天爺都在幫著她,讓她取代葉簡汐,陪在琛哥哥的身邊。

真好……

慕溫婉痴迷的一遍遍地撫摸著自己的臉,撫摸了好一會兒,她起身走到衣櫃前,去挑選睡衣。

拿了好幾套性感的睡衣,慕溫婉嘴角的笑容越發的充滿了喜悅,今晚是她跟琛哥哥的第一次,她一定要好好的準備,給他留下一個最美好的夜晚。

飛越泡沫時代 慕溫婉試了好幾件,最後決定穿一件黑色的真絲弔帶睡裙,這樣的料子,只要輕輕的一撩,便能讓裸露出大片的肌膚。

慕溫婉想到旖旎的一幕,雙眸里浮起一抹充滿熱切的光亮。

慕洛琛出來,看到她把睡衣擺滿了整張床,眉頭一蹙,「怎麼把衣服都拿出來了?」

「我想看看今晚穿哪件睡衣。」

慕溫婉抬起頭,露出和葉簡汐一模一樣的笑容,這個笑容,她對著鏡子揣摩了上千遍,絕對不會和葉簡汐的笑容有任何的偏差。

慕洛琛淡淡地看了眼她手裡的睡裙,眸色一沉,頓了兩秒說,「你平日里不愛穿這件的。」

「我今晚想穿給你看。」慕溫婉笑著,走到他跟前,嫵媚的摸了下他胸前的胸肌說,「親愛的,我去洗澡了。」

話說完,她轉身往浴室里走去。

慕洛琛看著她的身影,心底忽然湧出一種陌生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像是……明明是簡汐的外表,可內里卻換了個人。

聯想到她最近奇怪的地方,慕洛琛心底的疑雲越來越重,思考了片刻,他拿起手機,給周文達撥通了電話,「調查下簡汐最近的接觸的人。」

半個小時后,慕溫婉香噴噴的從浴室里出來,見到慕洛琛已經躺在了床上,她走到床邊,掀開被子躺在了他身側。

柔軟的胳膊,纏上他的勁瘦的腰肢,慕溫婉誘惑著說,「阿琛……」

低聲喚著他的名字,嫣紅的唇,想要湊上去,親吻慕洛琛的嘴。

可在她親吻的前一刻,慕洛琛從床上坐了起來,「你用了精油?」

慕溫婉愣了兩秒,聞了聞自己身上的味道,淡淡地玫瑰花香,她是想著給兩人助性,才會多用點玫瑰精油。

「用了一點。」

慕洛琛面色無波的看著眼前的『葉簡汐』,沉默了片刻說:「你以前從來不用這些的,簡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變得這麼奇怪?」

慕溫婉聞言,心咯噔一下亂了,面上卻故作鎮定的說:「阿琛,你胡說什麼?我能有什麼事情瞞著你?人都是會變得,難道我能幾十年一成不變嗎?還是……你外面有了別的女人,所以才會嫌棄我?」

慕溫婉說著,眼淚落了下來。

慕洛琛見到她落淚,緊繃的面色緩和了一些,「我沒有嫌棄你,只是不想你一個人承擔事情,簡汐,我們是夫妻,所有的事情,都應該兩個人都知道……」

慕溫婉伸手,緊緊地抱住了慕洛琛,「你太壞了,剛才嚇死我了,我不管,你要哄哄我……」

她說著話,越哭越大聲。

慕洛琛聽著她說的話,本想擁抱她的手,僵在了半空中,那股陌生的感覺又涌了上來。

簡汐會這麼說話嗎?

記憶中,她從沒有讓他哄過她。

她唯一說過的,可以稱得上撒嬌的話,只有兩個字——抱我。

慕洛琛望著懷裡哭的梨花帶雨的『葉簡汐』,嘴角抿成一條直線,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簡汐給他的感覺那麼陌生?

慕溫婉哭了好一會兒,見慕洛琛始終不理會自己,頓時在心裡有些懷疑,難道琛哥哥發現她不是葉簡汐的事情了?

可是……

怎麼可能,她現在的臉跟葉簡汐的一模一樣……

還是,在她離開的這半年時間,琛哥哥和葉簡汐的感情沒有以前那麼好了?

無論是哪一種,慕溫婉都覺得有危機感,她花費了那麼大的功夫,受了那麼多的痛苦,才換成了現在的臉,不能還沒得到琛哥哥的心,就這樣結束了。

慕溫婉抬手,抹去了臉上的淚痕,說:「阿琛,天晚了,我們睡覺吧。」

來日方長,目前她不能讓洛琛發現自己的異樣。

等著以後她懷上洛琛的孩子,哪怕洛琛發現,也已經晚了。 第369章在劫難逃

慕溫婉這麼想著,嘴角扯了一絲溫柔的笑容,拉著慕洛琛要躺下,可慕洛琛的身影一動不動,像是一座山一般,撼動不了半分。

慕溫婉嘴角的笑容變得僵硬了起來,「阿琛,怎麼了?」

慕洛琛眸子里的情緒浮浮沉沉,最後開口說,「沒什麼。」

他說完,躺在了床上。

啪的一聲燈滅,慕溫婉往他的懷裡鑽了一些,慕洛琛聞著湧入鼻子里的玫瑰花香,眉心緊緊地皺在了一起,不經意的避開了她。

慕溫婉看著躺在自己身側的人,心裡又甜又軟,阿琛終於是她的了,這麼多年她心心念念了這麼久的人,終於是她的了……

現在,葉簡汐應該在死在了海上吧,那個令人厭惡的女人,終於離開了她的琛哥哥了……

以後,琛哥哥都只會愛她一個人……

慕溫婉越想越高興,漸漸的沉入了夢境。

而在她睡熟后,慕洛琛動了下,從床上起身,走到外面的陽台上,冷風吹散了身上的膩人的玫瑰花香的味道,他拿出手機,給陳一峰撥打了電話,電話接通后,開口說:「你今天怎麼找到的簡汐?」

陳一峰沒想到他會在凌晨四點多打過來電話,腦子還有些糊塗的說:「是有警察看到葉小姐在路邊,我趕過去看了下,就找到了葉小姐,慕少,怎麼了?是不是葉小姐有什麼事?」

慕洛琛沉默了片刻,聲音清冷的說,「我感覺簡汐有些怪怪的,就像是……」話說了一半,他的視線隔著落地窗,躺在床上熟睡的人身上,停頓了幾秒,一字一句的說,「換了個人一樣。」

雖然這個人無論是相貌還是體形都和簡汐一模一樣,但給他的感覺不對。

這種感覺在簡汐被找回來之後,就越發的強烈,同時他心底隱隱的有些不詳的預感,每次出現這種預感,都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陳一峰聽聞言愣了,他還真的沒看出來,自己找到的人,和葉簡汐有什麼區別。

雖然他跟葉簡汐見面的次數不多,但他好歹做刑偵做了那麼久了,別的不敢說,認人方面,絕對可以做到過目不忘,明明兩個人是一模一樣的,又怎麼會不是同一個人?

陳一峰半晌說,「慕少,你會不會是搞錯了?」

「我的感覺很少出錯,」慕洛琛語氣堅定,「明天,你們繼續查監控錄像的事情,有其他的發現,立刻告訴我。」

陳一峰想問,他明天不走了嗎?

可沒張口,慕洛琛便掛斷了電話。

慕洛琛握著手機,回到卧室,站在床頭,看著床上躺著的『葉簡汐』,過了幾秒鐘,伸手拉開她的衣領口,視線落在她胸口的那顆紅痣,眉頭一緊,又是一樣的……

難道真的是他感覺錯了?

可她給他的這種陌生感覺,又是怎麼回事?

慕洛琛擰著眉頭,久久沒動一下。

凌晨五點鐘,漂泊了一晚上的船,依舊行駛在蒼茫的海上,葉簡汐一夜未眠,眼睛通紅,透著血絲,早晨海上的冷風,在她的身上染了一層冷霜。

現在……

洛琛應該發現她失蹤了吧?

不知道他和西西會不會傻傻的在遊樂園等她很久,也不知道他知道她離開后,會不會生氣……

太多的不知道,讓她的心揪在了一起。

葉簡汐抱著自己的膝蓋,將自己蜷縮成一團,「別想了,葉簡汐,蘇瑾年會代替你,好好照顧他的。」

疼痛只是一時的,熬過了這段時間就好了。

在心底安慰了自己很多遍,葉簡汐抬手,揉了揉紅腫的眼睛,深吸了口氣,拿起自己的東西,準備起身,才發現自己的雙腳已經麻了,緩慢的站起來,準備活動下雙腿,餘光里不經意的掠過船艙的一處,和某個人的視線對上,停頓了下。

那個人在看著她……

雖然和她對視的那一刻,他就避開了視線,但女人的第六感不會出錯的。

那個人的確在觀察著她,她剛才在想事情,所以沒注意到這麼個人。

葉簡汐思考了兩秒,沒有再看向那邊,而是背過了那人的方向,沒過多會兒,感覺到後背又有人將視線落在了她身上。

葉簡汐垂了眼帘,不動聲色的往船艙里走。

這個人應該是裴老爺子派來的,昨晚裴家的人,那麼輕易地放過她,她已經感覺到不對了,現在這個人的出現,更是驗證她的想法——裴老,真的想要殺了她滅口。

現在沒殺她,不過是忌憚她手裡的賬目。

一旦她交出消息,或者裴老發現她根本沒賬目,他的人都會毫不猶豫的殺了她。

葉簡汐緊緊地攥著手心,不讓自己面上流露出一絲異色,半個多小時后,她已經在船里來回走了好幾遍,但依舊沒能把身後的那個人甩開,她抬眸看了眼前面,心底暗暗地生出一個主意。

這次的輪渡,是她自己選的,是從A市往京都出發的船,現在正是旅遊旺季,所以船上有不少的旅遊社團。

再過半個小時,就會靠岸。

等著靠岸的時候,裴老爺子的人,會過來跟她要消息,而在她給出消息后,那個人一定會對她下手。

整個過程中,只有在給裴老爺子的人消息后,那些人驗證清楚她給的消息的真假之前,她才有機會逃脫。

在那個時間,她必須混進旅團里,把後面的人甩開。

一旦錯過了機會,必死無疑。

葉簡汐攥緊了拳頭,抬步走到一處社團休息的地方,坐在兩位大媽身邊,假裝無意識的聽著她們說話。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船緩緩地靠近了岸邊,葉簡汐看著碼頭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心頭一點點的繃緊。

輪渡里,服務人員開始播報停靠需要注意的事情。

身邊的兩個大媽已經開始收拾東西,準備下船,其中一個收拾好東西,看了眼葉簡汐,笑著說:「閨女,你也是來旅遊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