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墨也覺得有些尷尬。

畢竟衛安靜是他的患者,開這種玩笑的話,很容易讓彼此都不適應。

武芸也不逗這個三十歲的老女人,把東西整理好了之後,就去房間里收拾了。

「靜姨,你有沒有買東西給冰兒呀?」

等到武芸進了房間,一旁始終都沒有說話的武冰冰才小聲地說道。

「當然有了。我怕你老媽知道,還都是偷偷買的呢!」衛安靜也是壓低了聲音,然後從購物袋裡拿出兩大包的零食,外加好幾瓶飲料,這才道:「這是姨買給你的,你偷偷藏在家裡,別讓你老媽知道。」

「OK!」武冰冰打了個收勢,然後飛快地把大袋零食給藏到了廚房柜子里。

顯然,這丫頭很有經驗啊!

陳墨不禁咋舌,但也沒有去多管這些。

武冰冰的體質要遠遠強於尋常的同齡人,不會輕易蛀牙,也不會輕易生病。甚至陳墨在猜想,武冰冰的真力既然有治療的效果,說不定她是百毒不侵的存在。

所以也不擔心她零食吃多了會怎樣。

再說,這些零食也沒有多少。

「陳醫生,我剛剛吃了麻辣燙,感覺好像又犯病了,你能給我看看嗎?」這時候,衛安靜忽然說道。

「你自個兒抹點葯就好,不用看了。」陳墨汗了一下。

這才剛吃麻辣燙,痔瘡哪有這麼快發作。

再說,衛安靜的痔瘡是初期,並不嚴重,只要發作的時候抹點藥膏,就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好吧。」衛安靜也就只敢鼓起勇氣說一次而已,可不敢再說第二次了。

就算要勾搭,也要循序漸進,可不能把人給嚇著了。

陳墨在武芸家裡一直待到了晚上。

並且吃完了晚飯才離開。

坐的是衛安靜的車。

坐在副駕駛座的陳墨看著方向盤印著寶馬圖標的地方,有些意外地道:「你這車不便宜吧?」

衛安靜點點頭,「一百多萬吧!」

「難怪跟武芸的車坐起來的感覺很不一樣。」陳墨驚訝了一陣,又不禁疑問道:「你之前不是說,只是公司的一個職員嗎?怎麼能開得起這麼好的車?」

話剛說完,陳墨就明白了過來。

衛安靜賺的錢不多,但人家老公賺的未必少啊!

「這是我用零花錢買的。」衛安靜笑了笑,又道:「我爸媽說,只要我一天沒結婚,就還是小孩子,零用錢照給。」

陳墨有些錯愕道:「然後你就為了零用錢,一直保持單身?」

衛安靜搖頭,「當然不是,我就是沒有找到合適的人。」

「這樣啊!」

陳墨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也不是媒婆,沒有那麼多的門路可以介紹啊!

如果可以的話,那看在衛安靜剛剛給他買衣服的份上,也會給她介紹一個如意郎君的。

「你就不問問我,喜歡什麼類型的男人嗎?」衛安靜忽然道。

「呃……這個,我也不懂男人。」陳墨汗了一下,只能這樣回答。

「你說得也是。」衛安靜頓了頓,又道:「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今年三十歲了,可還沒有交過男朋友呢!」

「看出來了。」陳墨下意識地道。

「看出來了?你怎麼看出來的?」衛安靜有些意外地問道:「難道是小說里常說的看眉毛或者看臉蛋上的絨毛?」

「當然不是。」

陳墨否定了這個說法,隨即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是上次給你檢查痔瘡的時候,看出來的。」

衛安靜一下子就聽明白了他的話,整張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差點連方向盤都抓不穩。

「難道你是看到了我的……」

「那個倒是沒看到,就是看顏色,聞氣味,然後得出的結論。」

陳墨一本正經地護窗。 一吻成癮:總裁老公太會撩 衛安靜卻是淡定不下來,方向盤忍不住一扭,車子砰得一下就撞到了路邊的電線杆。

好在撞擊的力道並不大,車內的安全氣囊都沒有跳出來。

只是,車子顯然不能開了。

「你沒事吧?」陳墨忙問旁邊的衛安靜道。

「沒事,你呢?」

「我也沒事。先下車吧!」

陳墨解開了安全帶,率先下車,然後扶著衛安靜從車裡下來。

「現在這狀況該怎麼辦?」

陳墨看向衛安靜。

「我打幾個電話。」衛安靜拿出自己的手機,然後打了幾個電話之後,便對陳墨道:「我們打車離開了,這邊會有人來處理的。」

陳墨也沒有多說。

畢竟人家的零花錢就足夠買一輛一百多萬的寶馬車,打幾個電話搞定一下車子撞路燈的事情,沒毛病。

只是,這路段沒有什麼計程車,兩人只能一邊步行,一邊看看有沒有來往的計程車了。

其實,衛安靜隨便打個電話,就可以讓人開車過來的。

就算家裡沒人,也可以用手機叫給滴滴打車。

斷然不至於走路步行。

「陳醫生,你有沒有女朋友?」衛安靜試探性地問道。

「沒有。」陳墨很是瀟洒地回答。

「那有沒有想過找一個?」

「在我老家,有個女孩在等著我呢!」

陳墨說的是二丫。

不過這丫頭捨不得電話費,有一陣子沒有跟他聯繫了,讓他怪想念的。 「也就是說,你已經有了喜歡的女孩?」衛安靜問道。

「嗯。」陳墨點點頭。

他喜歡二丫。

這是很早之前就已經確定了的感情。

來到都市,陳墨雖然覺得到處很繁榮,但並沒有任何留戀,只想好好讀完大學,然後就跟二丫在一起。

不過,想到昨晚跟簡詩琳發生的事,陳墨就又有些頭疼起來。

衝動是魔鬼啊!

他本來是沒有想過要對簡詩琳怎麼樣的。可是昨晚搞著搞著,竟然就搞出了火。

這事發生之後,陳墨後悔莫及。

然而,事情都已經做了,他就是再後悔也沒用。

好在簡詩琳並沒有聲張,這事情除了他跟簡詩琳著兩個當事人之外,並沒有其他人知道。

這個是陳墨最慶幸的事情。

「那你跟二丫發展到哪一步了?」衛安靜繼續問道。

「就偶爾拉拉手。」

「然後呢?」

「沒有然後。」

衛安靜忽然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你跟二丫的感情,完全就沒有進展嘛!

「那也就是說,其實你們還不算是男女朋友。」衛安靜循循善誘道:「或許你們只是互相有好感,但雙方都還沒有確定各自的心意。簡單說,你只是暗戀二丫而已。」

「可以這麼說吧!」陳墨雖然覺得自己還是挺主動的,但真聽衛安靜這麼一說,還真有點像是暗戀。

「其實吧,你還是不要被二丫給捆綁住了。在沒有確定心意之前,你就是一個自由人,可以自由地去戀愛。或許,二丫並不適合你呢!」衛安靜開導著說道。

然而,陳墨卻是搖了搖頭,「我覺得二丫挺適合我的。」

「我的意思是說,你可以試著跟其他女人交往看看。」衛安靜紅著臉道:「比如……我。」

「呃……」

陳墨愣了一下,沒有反應過來,「你剛說什麼?」

衛安靜膽子也大了起來,再次重複道:「我的意思是說,你可以試著跟我交往看看。」

脫單來得太快,讓陳墨有些反應不及。

「你這是告白嗎?」陳墨將信將疑地問道。

「嗯。」衛安靜竟然點了點頭,一臉認真地說道:「自從見你的第一眼開始,我就覺得你很不普通。見你的第二眼,我就感覺自己淪陷了。特別是經過今天的相處,我更加確定了自己的心意。請你跟我交往吧!」

說罷,衛安靜竟然還朝陳墨低下頭彎下腰,作出一副「拜託了」的樣子。

陳墨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應對。

他這輩子也沒有被表白過啊!

而且,衛安靜雖然三十歲了,但肌膚白皙,身材勻稱,看起來就是二十多歲的樣子,一點也不顯老。

要是有這麼一個女朋友,那肯定是挺不錯的。

陳墨咽了咽口水。

想要拒絕,卻難以拒絕。可想要答應,也覺得難以答應下來。

「我覺得,這個事情,我得考慮考慮。」陳墨艱難地說道。

「好的。」衛安靜抬起頭來,然後忽然朝陳墨湊過去,芳唇落到了他嘴上。

好一會兒,她才鬆開陳墨,笑吟吟道:「這是我的初吻,就先當做定金給你了。」

定金就是初吻……那這事要成了……

陳墨想到這裡,又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自從昨晚初嘗肉味之後,陳墨在這方面的抵抗力就直線下降。

之前他還能夠保持著柳下惠的坐懷不亂,但現在他卻是很難保持淡定了。

更重要的是,他心裡一直有個執念。

要證明自己不是五秒哥。

之前的五秒,完全就是因為第一次太緊張了才導致的好吧!

他身體沒毛病,那方面的功能更沒毛病。

只要再來一次,他一定不止五秒。

可惜,簡詩琳的一血已經被他給拿了。

要再來一次?

簡詩琳可不願意。

不過,要是衛安靜可以讓他證明的話……陳墨趕緊搖了搖頭,擺脫掉腦海里這個不負責任的想法。

要不要跟衛安靜交往,還得看看以後相處地怎麼樣。

談戀愛,他是認真的。

現在他跟衛安靜才認識沒多久,就直接說要交往的話,實在是太快了一些。

兩人走了沒多久,路邊就有一輛計程車過來。

陳墨攔了車,「我先送你回家吧!」

衛安靜此刻就像是個安靜地小媳婦,報了地址之後,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車子發動起來。

陳墨忍不住看向衛安靜,問道:「話說,你喜歡我什麼?」

衛安靜臉紅紅地回答:「正直,可靠,帥!」

還真是簡單直接啊!

陳墨想了想,道:「可是咱倆才認識沒多久,今天也才第二天見面,你喜歡一個人都這麼快的嗎?」

衛安靜搖搖頭,「你是第一個讓我這麼動心的。要是我真那麼浪,哪還能把初吻留給你啊!」

「說得也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