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幸正思考怎麼和家屬溝通時,急診科門口傳來一聲洪亮的叫聲:“媽!你在哪?”

PS 收藏活動,50爆更!!!求給力! 這一聲叫由於過於洪亮,以至於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

一個身穿高檔西裝的中年男人四處打量着,隨後抓住一個護士問道:“我媽在哪?你們急診科剛剛接過來的。”

年輕的小護士被中年男人抓着手疼,但是不敢叫出聲來,她的內心非常恐懼,前幾天的事情歷歷在目。

這時候陳幸在搶救室內聽到了門外的叫喊,經過賀春的確定,這是她的大兒子。

陳幸此時走了出來,隨後叫道:“是賀春的家屬嗎?”

中年男人隨後放開護士,擡頭望着陳幸道:“是啊,我是賀春的兒子,我叫李元平。”

陳幸淡淡的噢了一聲後,示意李元平跟過來。

而李元平非常不滿意陳幸這個表情和態度,但是現在他很擔心母親安慰,依舊跟着過去了。

倒是一旁的患者聽這個名字臉色大變。

李元平是誰?三陽市最近新任市長!牛氣沖天的人物,一上臺就把一堆貪官污吏給辦了。

不知情的人以爲是好官來了,其實不過不是權力的洗牌。

而此時所有人沒想到這個風雲人物的母親會來到這裏看病,每個都在議論紛紛,但是聲音都很小,生怕被李元平聽到。

平民百姓不敢去得罪高官,因爲他們高高在上,擁有權力,隨時可能讓他們過的不好。

陳幸自然是不會知道這些,對於這些事情他沒有任何興趣,有時間去了解市領導有哪些,還不如坐在圖書館裏安靜的看醫學書籍。

這就是陳幸,即便重生了,也不會改變自己。

剛進門,李元平看着躺在牀上半坐的母親,立馬焦急上前。

“媽,你沒事吧?”

李元平語氣十分焦急,不等賀春開口,他突然對陳幸發火道:“你們這是什麼破醫院?我媽就這麼涼在這裏?陪護呢?護士去哪了?都死光了嗎?”

陳幸被這話嗆的不知道怎麼回答,但是他知道這是個不好開口的主。

這時候何文剛剛做完手術,路過搶救室聽到大聲的吵鬧,便好奇的走了進來。

“請問你是?啊……李市長,你怎麼來了?”

何文還沒說完,就認出了李元平,一旁的陳幸很納悶,首先他很好奇何文怎麼就認識了市長,其次是市長又怎麼了?市長是人民公僕,不是應該和顏悅色嗎?

現在當官的良心都被狗吃了,這是陳幸認爲的。

但是他自己也知道,現實社會就是這麼殘酷,名義上爲人民服務,其次都是幹着齷齪的勾當。

新聞報道高管養小三的新聞已經不是新聞了,簡直成了公認的事實。

何文隨後冷冷看了陳幸一眼,那眼神就是在問: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陳幸很無奈,但是他現在的身份只能選擇彙報給上級醫生。

“主任,二十分鐘前,120接到了急救電話,我們迅速趕到現在,通過查體後考慮是急性左心衰,隨後就將這位患者送上救護車,一路上由於患者病情突然加重,出現急性肺水腫表現,我們立即給予靜推20mg速尿,隨後患者症狀緩解,來到科裏,迅速給患者插了尿管。”

陳幸不緊不慢,卻十分鎮定的將情況進行了彙報。

李元平聽了後,臉色稍微緩解,但是依舊很難看。

“既然,你們搶救好了,爲什麼不馬上轉送到貴賓房間?不知道她是我母親嗎?”

李元平厲聲喝道,多年官場的習慣,讓他充滿了越遠感,即便這不是他的地盤,他也依然充滿了官腔。

陳幸上前道:“是這樣的,患者目前病情平穩,但是依舊需要觀察,在搶救室裏觀察是最安全的措施,還有,我們也建議轉入專科治療。”

急診科沒有什麼貴賓室,但是陳幸也很聰明知道不能去接茬,不然倒黴是是自己,好在他之前就想好了,把患者送專科治療,或許會讓家屬感覺舒服一點。

不然人家會嗆你:爲什麼不去心內科?你們急診科是專科嗎?

對,急診科不是專科,急診科就是四不像,有內科有外科,混雜在一起。

這些年來都傳着一句話:金眼科,銀外科,累死累活急診科,又吵又鬧小兒科,稀裏糊塗大內科。

三陽中心醫院雖然是本市排名第一的醫院,但是在2004年的時候科室環境條件並沒有南湖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條件好。

南湖醫科大附一醫院是三陽市最先引進國際醫療部的醫院,旨在爲上層社會人服務。

說白一點就是:人傻錢多,儘管來。


南湖醫科大學是重點本科大學,而三陽醫學院原來是附屬在南湖醫科大學的,後來獨立出去後成立了新的大學。

這其中緣由沒有人知道,但是三陽醫學院很快晉升了重點本科,只是目前還未改名爲:三陽醫科大學。

李元平聽完解釋後並不滿意,他的眼神冰冷,盯着陳幸,而陳幸不卑不亢的用眼神回敬李元平。

這下李元平就更加憤怒了,自己的權威還從沒被人藐視,一般自己發言,只有下屬點點稱是,從來沒有一個敢頂撞他的。

隨後李元平大手一揮朝着陳幸的臉拍了過去,而陳幸早就察覺到,機靈的連連後退,躲開了李元平的攻擊。

何文頓時感覺一陣驚慌,她知道急診科不能再出事了,急忙上前媚笑道:“李市長,消消氣!”

而李元平看了何文一眼,此時何文已經站在他身旁,他已經近距離接觸到何文,這會感受到何文那獨有的女人氣味,不禁的再次打量着何文。

何文一把手抓住李元平,讓他全身一顫,他上過的女人很多,卻是沒有上過這樣的高知識分子。

何文雖然年紀稍大,但是依舊丰韻依存,只是何文已經結婚,雖然有傳言她在外面亂搞,但是都沒有任何實際證據,都是瞎猜。

李元平雖然火氣消了點,但是依舊裝着冷酷的表情。

“你這下屬太沒禮貌了!得好好教訓教訓!”

陳幸這下實在忍不住了,他對人向來都是禮讓三分,現在這個狗屁市長太過分了,他自然也不會把他放在眼裏。


“你說誰要被教訓?”陳幸上前質問李元平,那鏗鏘有力的聲音讓李元平心頭一陣。

原本李元平就是想打陳幸一巴掌出出氣,現在有何文在身旁,他的心思早就想到其他的事情去了,準備把何文搞到手,但是沒想到陳幸這時候又來一茬,讓他心頭頓時不爽。

“哼,那當然就是你!怎麼?你有異議?”

李元平壓根就沒把陳幸方在眼裏。

陳幸冷笑道:“身爲市長,不爲人民服務,居然在這像潑婦罵街一樣吵鬧,我告訴你,我隨時都可以去**投訴你!”

李元平被陳幸的話逗的十分開心的笑了,他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膽大包天的人。

李元平哈哈大笑,隨後走到陳幸身前迅速一巴掌甩了過去。

陳幸早就察覺,身子下蹲,躲開了李元平的攻擊,隨後一圈擊在李元平肥胖的肚子上。

李元平臉色大變,隨後捂住肚子直叫痛。

何文萬萬沒想到事情發展已經超出她的控制,就這一分鐘的事情,她已經無力阻止。

李元平忍着疼痛衝窗外叫着:“來人啊,給我打!”

原來李元平請了一羣保鏢過來,個個都身強力壯的大漢。

然而這些人都不夠陳幸看,三除兩下的就解決了。

李元平驚呆了,他呆呆的看着陳幸:“你敢襲擊**官員!”

陳幸冷笑道:“我聽不懂你說什麼!”

PS 100章了,從來沒有堅持寫這麼久,很有紀念價值,求收藏!!!求支持! 何文早就悄悄打電話通知了院裏領導,急診科現在真的經不起折騰了,如果再出問題,她這輩子算是被毀掉了。

何文隨後扶起李元平,一臉怨恨的看着陳幸,似乎陳幸剛剛不應該這麼多事,讓她現在沒有辦法挽回,而最近的事情幾乎都是跟陳幸有關。

然而陳幸並不後悔自己剛剛的做法,該出手的時候,他會毫不猶豫,他從不向惡勢力低頭。

但是陳幸也感受到需要建立自己的勢力。

不到十分鐘,醫務處副主任郭中凱趕了過來,由於劉偉正在外地開會,這個事情便落在他這個副主任的身上了。

郭中凱神色十分難堪,急診科前幾天纔出事,現在又鬧事,這太不平靜了,讓人看着急診科就心生一股怒氣。

但是職責所在,郭中凱必須處理好這個事情。

踏入搶救室,何文立馬上前道:“郭主任你來了!”

陳幸在一旁瞅了一眼郭中凱,這是他第二次見到醫務處的二把手,上次的時候是尹飛那個事情,陳幸對郭中凱的印象還不錯。

“發生什麼事情?”郭中凱雖然很憤怒,但是他依舊得把事情解決好。

李元平冷哼一聲站了起來,隨後指着他的母親說道:“這就是你們醫院的待遇?我母親生病,就這麼冷待她老人家,現在你們的醫生還打人,這筆賬怎麼算。”

郭中凱進來的時候就看到滿地的黑衣服壯漢,他就知道來者不善,但是他的內心還是爲那個打敗這羣壯漢的人點贊。

畢竟他也很痛恨那些四處耀武揚威的家屬,簡直不把醫院放在眼裏。

何文知道郭中凱不認識市長,立馬上前悄悄附耳說着。

隨後郭中凱的臉色變得難堪,而李元平也注意到這個變化,十分得意的看着郭中凱,就等着郭中凱處置陳幸。


郭中凱此時十分頭痛,不知道怎麼處理。

然而情況突然發生變化,半坐在牀上的賀春突然發紺、大汗淋淋,同時神情顯得十分煩躁不安。

陳幸顧不得那麼多立馬上前準備查看,而何文立刻呵斥道:“你一實習生,會什麼?一邊去!”

何文打心眼裏非常瞧不起陳幸,打心眼裏討厭陳幸這個人,這個讓她十分厭煩的人,她認爲急診科亂成這樣都是陳幸搞的。

自打陳幸來到急診科,急診科就發生了好幾起重大事件,現在科裏醫師急缺,但是卻又招不到人。

文憑太低的,他們是不要的,文憑高的,沒幾個想來急診科。

何文隨後上前道:“別緊張,我是急診科主任何文,有我們在,你別擔心。”

說完何文迅速用聽診器在賀春的身上開始查體。

心臟體格檢查是心血管疾病診斷的基本功,在對患者詳細詢問病史的基礎上,進一步認真的心臟檢查,能夠及早地做出準確診斷,而給予患者及時的治療。

何文不愧還是主任醫師,儘管從事臨牀時間少了,但是基礎功還在那。

陳幸在一旁看着何文專業的檢查,也放下下來。


而李元平此時也開始緊張他的母親,沒有大吵大鬧,他知道現在救命最重要,孰輕孰重他還是分得清的。

何文檢查完後,立刻開始吩咐護士進行給藥。

“硝酸甘油,10ug/min速度靜滴!”

硝酸甘油可以擴張小靜脈,降低迴心血量,使左心室舒張期末壓及肺血管壓降低,這樣可以緩解賀春目前的症狀。

護士也不敢耽誤,麻利的將藥品立刻加上。

一旁的陳幸雖然很想自己去查看,但是眼下已經沒有動手的機會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