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濤家是泰州鎮的大戶人家,我知道,不過他家死了人,這我不清楚了,並沒收到死亡系統提示。”李峯迴答我。

“不可能啊,他家的人殺了自家人,切碎屍體做成人肉,還讓陳濤吃,難道沒有鬼魂嗎?”

“被吃下的人肉,連帶靈魂也會破散,所以沒有鬼魂。”李峯說完,又補充一句:“所以殺人碎屍,是最殘忍的做法,連帶靈魂都不能投胎轉世,如果有人犯下這樣的滔天大罪,在鬼界,是會被判下十八層地獄的。”

那還好,不然實在對白白死了的人太不公平了!

迴歸正事,我又問:“陳濤家那房子,你能查到是哪個時期的房子,是明朝時期哪家人居住的嗎?”

讓我興奮的事,李峯說:“可以。”

“太好了!”我歡呼一聲,望向冷陌,冷陌也正眯着眼勾着脣看我,怪不得他要找鬼差,這樣這件事能結束了:“那你幫我查查看!”

“好的,請稍等。”李峯說着,從懷裏拿出了一部平板電腦,還是蘋果的,不過造型有些怪異,我湊過去想看看,李峯阻止了:“抱歉,這是鬼界檔案,凡人不能看。”

我只好悻悻回來,指着平板問冷陌:“你們鬼界辦案都是用蘋果的平板電腦?這是平板幾啊?” “平板10。 ”冷陌搭着腿,坐在他高高在的椅子:“喬布斯在鬼界在你們人類世界還要受歡迎,他現在是大官,有一大筆經費研究蘋果產品,我手機是蘋果目前最新的,蘋果8d,要不要看?”

“要要要!”鬼界也太會玩了,這是不打算讓喬布斯投胎啊。

冷陌正準備把他手機給我,鬼差李峯忽然說:“查到了。”

啊!正事要緊!

“快說快說。”我催促道。

李峯看着平板念道:“陳濤家這房子,是明朝時期一戶陳姓官宦貴族房子所在地,子女有七個,生平沒什麼亮眼的地方,欺壓過幾戶百姓,不足以構成罪名,因此鬼界沒判罪,直接讓他們投胎轉世。不過……他家有個小兒子,曾娶過一個妻子,成婚當天,他殺了他妻子,殺妻罪,在第六層地獄服刑一年,現早已投胎幾世了。陳濤家便是這官宦人家的後代。”

官宦人家,七個子女,小兒子殺了新婚妻子……厲鬼對我說的所有事,全都和鬼差李峯說的對了起來!

所以現在已經完全可以肯定,陳濤家,是厲鬼要復仇的家族!

真是惡人有惡報,陳濤做了那麼多惡事,我之前還在說老天不公平,讓殘暴惡毒的人活着,而現在……我握緊手的符紙,曉梅,我會完成你心願!

“最後問一句。”我叫住要準備離開的李峯,他看去有些行色匆匆:“你可知道陳濤是否有給自己提前買好墓?”

“不屬於鬼界範圍,我不清楚,不過如果您要查,我可以找周圍的小鬼問問。”

“好,我要查,麻煩你了!”

李峯點點頭,走到寺廟牆角,對着牆角嘀嘀咕咕說話,我看到牆裏面閃現出了一些黑影,看不清樣子,不過這陰氣,是鬼。

很快,李峯迴來了:“陳濤有提前給自己買過墓,在泰州鎮的公墓園裏,裏面墓碑很少,您隨便一找能找到。”

“謝謝。”我道謝之後,見這鬼差一直心不在焉的,還一直看錶,想着他可能有什麼事,便說:“打擾你了,我看你還有事,你快去忙吧。”

“我確實有事,泰州鎮發生了些事情,還請小姐半夜能多多小心,不要出家門爲好。”李峯說完之後,與冷陌打了招呼,便退下了,結界也打開了。

我沒具體問是什麼事,反正是鬼差的事,我不要去瞎攙和了,招呼冷陌:“冷陌,我們去公墓吧。”

冷陌嫌地髒,踩着冰過來:“走。”

“我說,之前在山地這個髒多了,我也沒見你那麼愛乾淨過啊。”整個寺廟的地都被他冰凍了,我都沒地方站了。

“你懂什麼,蠢女人。”他徑自離開寺廟:“這寺廟曾經被用作人體實驗房,算蓋成寺廟,也沒法阻擋這裏的怨氣,怨氣是最髒的東西。”

不是吧!人體實驗房?

我忽然感到後背陰森森的有好多雙眼睛在看着我,嚇得拔腿跑:“冷陌等等我!”

泰州鎮的公墓很好找,隨便問了兩個人我們找到了,公墓有保安室守着,不過沒攔我和冷陌,沒誰會閒着無聊來看死人,或者來偷死人的東西。

此時的時間將近傍晚七點,太陽正在落山,這公墓裏的墓碑大概只有幾十座,起市裏面的確實要少許多,有陰氣的地方我身體會很不舒服,摸了摸鼻子,鼻子有些溼,流鼻涕了,我從揹包裏拿出張紙擦了擦,又流了,我又擦了擦,竟然擦不了,鼻涕還在往外淌,好怪啊!

“冷陌……”我叫前面的冷陌:“我的鼻涕……”

冷陌回過身來,目光卻移向我頭頂的地方,一眯眼,冷芒射出來:“滾。”

我楞了一下,感到頭頂有個東西跳了下去,轉頭一看,剛好那‘東西’也正回頭看我,是顆鮮血淋漓的男孩腦袋,正衝我做鬼臉,鼻孔裏不停的往外流血,我再低頭一看,紙哪裏擦的是鼻涕,分明是一整張紙的血啊!

“啊!”我立馬把紙遠遠的扔了出去,再摸了一把我自己的鼻子,鼻子也全是那顆腦袋流下來的血!我被流了一臉血!

“真是蠢到家了,有鬼爬你身你感覺不到?”冷陌折回來,用冰變成水全潑我臉,凍死我了,我齜牙咧嘴的,他手掌按我臉,沒輕沒重的勉強給我把臉擦乾淨了:“花貓臉,不對,血臉,鬼血臉。”

“別說了好嗎!”明明在墓地裏,他還亂講,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連連推了他幾下:“冷陌大爺,我求求您老人家了,能不能別嚇我!”

冷陌低笑起來,把我逗生氣,是他最開心的事。

我跺跺腳,氣呼呼的跑前面去了。

沒一會兒,我又退了回來,天黑了,害怕啊,只能縮冷陌身邊,呆他身邊最安全了。

“沒出息。”他念我,低聲柔語的。

沒出息沒出息吧,我抱住他胳膊:“這幾十座墓碑,我們怎麼找啊?”

冷陌由我攀着,走第一排墓碑,指着外面路標:“按照字母排列,陳姓應該在前面。”

按什麼字母排列啊,冷陌是個自以爲是的自大狂,我們從第一排找到最後一排,才找到陳濤的空墓碑!

“在這裏了!”我站陳濤墓碑前,拿出符紙。

冷陌說:“這符紙一旦貼他墓碑會生效,往後陳濤是斷子絕孫,家庭慘淡,衰神附體,壽命減短,包括他下輩子,下下輩子,這符咒都會生效,他的人生都不會好過到哪裏,這是很惡毒的符咒,你確定要貼。”

“我要貼。”我在來的時候想好了,人是要爲他輩子負責的,陳濤家在明朝做了那麼惡劣的事,如今也做了天理不容的事,那麼陳濤的下輩子,也要爲之負責,要怪,怪這一整個家族的人,心術不正去吧。

我把符紙貼到了墓碑,符紙閃了一下,而後沒入了墓碑裏面。

“陳濤命不久矣了。”冷陌望着天,說道。

我也擡頭看天:“所以,在做壞事之前,先想好你的下輩子吧。”

沙沙沙。

前面的草叢裏,忽然傳出了聲音。 這裏是墓碑最後一排,在我們前面是一團草叢,這個時候,在草叢裏竟傳出了沙沙的腳步聲,是誰,會藏在草叢裏?

冷陌把我拉他胳膊後面,我緊張的盯着草叢。

草叢裏跳出一個人,破破爛爛的乞丐衣服,藉着還沒完全落下的日光,我看清楚了眼前的人……“是你?!你不是鬼差李峯嗎?”

這是鬼差李峯啊!只是沒穿鬼差裝束。

“啊,冷陌大人!”李峯顯然也沒意料到我們會在這裏,連忙跪下。

冷陌揮揮手讓他起來:“你在這裏做什麼。”

“大人有所不知,最近泰州鎮發生了好幾起盜魂案,我正在調查。”

“盜魂案?”我疑惑的問:“是什麼?”

李峯說:“有些人死了之後,我們按照程序去接鬼魂,但鬼魂都消失了,已經好幾起了,這裏屬於我的轄區範圍,因此我正在追查,發現這些鬼魂失蹤的氣息都消失在了這座公墓裏,便來調查了。”

鬼魂消失案?

在陰森森的公墓裏談鬼的事情,怪可怕的,我抱了抱肩膀:“那你慢慢調查吧,冷陌我們走吧。”

冷陌也沒打算插手這件事,鬼差的本事也不小,自是會能查到的,況且算鬼差查不到,鬼界也會有其他政策的,輪不到我們來管。

但老天永遠都不遂人願,我和冷陌剛走出兩步,冷陌忽然拉住我往後一閃,藏到了墓碑後面。

而鬼差李峯也在同一時間變成了鬼差,鐮刀擺在我們腳下。

我愣住:“怎麼了?”

“閉嘴。”冷陌小聲回我:“有鬼魂氣息。”

我從墓碑縫隙探了腦袋出去,從最後一排這裏,遠遠看到公墓大門那裏陸陸續續走進了5個裹的嚴嚴實實穿黑衣的人,倒有些像鬼差的裝束,但肯定不是,鬼差腳是不落地的,那些人是腳踩地的,說明是人,他們先到處看了看,看到我這邊的時候我趕忙把腦袋縮了回來。

冷陌太高大了,小小的墓碑怎麼可能擋得住他,還好這之前我們已經退進了草叢裏,天已經全黑了,這些人應該看不到我們,估摸着那些人巡視完了,我又偷偷看出去。

那幾個人走到前排墓碑正,拿了些盤盤碟碟的東西出來,擺在地,有兩個跪在這些東西前面,有兩個在後面手握着鈴鐺念着什麼,最後一個人應該是老大樣子的人,在四處看着放風。

“他們在幹什麼啊?”我很小聲很小聲的問。

“召屍。”冷陌說。

“召屍?什麼是召屍?”光是聽着這名字知道要發生很不好的事了。

果然,在鈴鐺聲下,周圍草叢裏陸陸續續傳出了聲音,我一扭頭,看到在我面前的草叢裏,跳出了個穿着白壽衣的人,我一口氣差點沒來,驚叫聲在喉嚨口,那穿白壽衣的人頭貼着符紙,彷彿沒看到我們似的,從我眼前一跳一跳的跳了出去,順着墓碑的石坎往下跳去。

我沒看走眼吧?這不是電影裏那種殭屍嗎?

“這是召屍。”冷陌說。

李峯往外看了看,鼻子在空嗅了幾下:“這氣味……這些屍體裏面封着被盜的鬼魂。”

我跟着看出去,大概有十具大大小小高矮胖瘦白壽衣的屍體聚集到了哪些人面前,搖鈴鐺的人聲音停下,那些屍體也停下了。

“既然找到被盜的鬼魂,你怎麼還不行動?”我可一點都不想留在這裏!

“不能拿,這些鬼魂……”李峯皺皺眉:“這是趕屍術,是你們人的術法,我們沒法參與。”

“趕屍術?”不會吧,不會那麼幸運吧?旅遊車導遊說趕屍術是千年難得一見要是見到大發了,不會真被我撞了那麼個‘大運吧’!

“對,是趕屍術。”冷陌證實我的猜測:“你們人,湘西古老一族的人,會用這樣的趕屍術來趕屍,鬼界無權插手。”

“趕屍術到底是什麼?”我問。

李峯忽然指着下面:“看,又一個鬼魂被抓到了!”

我看過去,下面的一個人拿出個裝泡菜的大罐子,另外人念起了法事咒語,把其一具白壽衣的屍體肚子剖開,畫面有些噁心,然後將罐子扔進屍體裏面,幾個人幫忙又把屍體縫合在一起,由唸咒語那人青衣老司將辰砂,辰砂是最好的硃砂,置於屍體的腦門心、背膛心、胸膛心窩、左右手板心、腳掌心等七處,每處都用了一道符壓住,再用五色布條綁緊。

李峯說,這七處是人的七竅出入之所,以辰砂神符封住是爲了留住屍體的七魄。

之後那些人又將一些硃砂塞入屍體的耳、鼻、口,再用符堵緊。

李峯說耳、鼻、口是三魂出入之所,這樣做可以將鬼魂留在死者體內。

最後,那些人在屍體的頸項敷滿了辰砂並貼符,用五色布條紮緊,再給死者戴糉葉做的斗笠,很怪的帽子,戴去如果不仔細看,像一個活人。

所有事情都做完了,三魂七魄都被封印在了屍體裏,那鬼魂沒法出來了。

唸咒語那人大喝一聲“起!”,所有屍體全部跳動了一下。

而後那人脫下了黑袍,裏面穿了一身青布長衫,腰間繫了一黑色腰帶,腳穿的是草鞋,頭戴了一頂青布帽,手執銅鑼,腰包裏是一包符。

他走到前面,其他剩下四個人退開,天很黑,但他們都不打燈籠,這人一面敲打着手的小鑼鼓,李峯說這是陰鑼,專門引領屍體的陰鑼;一面領着這羣屍體往前走,手搖着一個攝魂鈴,那些屍體跟在他後面跳着,跳過一個,旁邊的人用草繩將屍體一個一個串起來,每隔七、八尺遠一個,然後給屍體頭戴一個高筒的毯帽,額壓着幾張黃紙垂在臉。

而後那些屍體跟在所謂的‘趕屍匠’身後,慢慢的從最邊的草叢裏消失了。

“這是趕屍嗎?”我都驚呆了。

“對,這是你們人的趕屍。”李峯說:“不過很怪,趕屍是有規定的,而這些……似乎無視了規定。”

“什麼規定?” “趕屍術是有業內規定的。 ”李峯說:“他們有三不趕。”

“三不趕?”我見李峯和冷陌都站起來了,我也跟着起來。

“抱歉小姑娘,我大概沒時間與你交談了,我必須跟過去看看這些屍體會被帶到哪裏。”李峯說着,拿起鐮刀,恭敬的對冷陌鞠了個躬。

“等一下!”我叫住李峯,抓抓腦袋,又看冷陌:“冷陌,我們也跟去看看吧,要是不濃情這件事,我又睡不着了。”

“你這到底什麼怪毛病。”冷陌很想揍我:“這鬼差的事,你管了做什麼。”

“我不想管,但是……”都到這個份了,如果不追去看個究竟,換任何人心都會被憋得很難受吧?我不是想去插手管鬼差的事,這也不是我插手能管的,我是想去看看,純粹的躲着好看看而已……

冷陌瞪了我兩眼,最後還是妥協了:“拿你沒辦法,死女人,走。”

“嘻嘻。”我對他做了個鬼臉,他沒招的彈了我腦門一下。

我們追了李峯,我繼續問他剛纔那個三不趕的問題。

“三不趕是,病死的、投河吊頸自願而亡的、雷打火燒肢體不全的這三種屍體靈魂不能趕。不過都是你們人間傳言的,按照你們人的話說,病死的人魂魄已被閻王勾去,不能把他們的魂魄從鬼門關那裏喚回來;投河吊頸者的魂魄是“被替代”的纏去了,而且他們有可能正在交接,若把新魂魄招來,舊亡魂無以替代則會影響舊魂靈的投生;另外,因雷打而亡者,皆屬罪孽深重之人,而大火燒死的往往皮肉不全,同樣不能趕。”

李峯說完後,看向我,然後說:“全是亂說。”

“……”民間傳說而已:“那真實的呢?”

“閻王不可能來勾魂,魂魄也沒有被替代的說法,雷打死的,也有倒大黴的普通人,並不都是罪孽深重的,大火燒死的直接投胎,他們抓不到鬼魂。”

好多時候,我們的認知,其實都與真實的靈異世界有很大差別。

我又問他:“如果違背了這三條法則呢?”

李峯又皺起了眉:“按理說沒人會違背這三條法則,畢竟這三類情況死的人,靈魂確實很難抓,而且冤魂居多,一不小心會出人命的,趕屍匠不會冒生命危險來趕這些屍體。怪怪在這裏,最近失蹤的十多個鬼魂,全是這三類情況的鬼魂,如今趕屍匠正在趕屍,像是有專門的人在指使。”

“專門的人指使?”會是什麼人,那麼無聊,收集鬼魂?

等等!

收集鬼魂……

“冷陌!”我忽然想到了那個惡鬼面具的人:“你說會不會是……”

“有可能。”冷陌面色嚴肅下來:“我回冥界調查過那個人,一無所獲,不過收集鬼魂的,很有可能是他。”

李峯並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也沒問,我們一路追着趕屍匠過去,趕屍匠因爲要控制屍體,行動非常緩慢,我們靠的有些近,爲防止被發現,都沒說話了。

說起來也是神,公墓裏的草叢竟然能通往另外一邊,直接通進了樹林裏,但具體是哪個方向我也分不出來。

只知道走了很長很長的路,我腿都酸了,體力跟不了,只好向冷陌求助,冷陌說我是個腦子裏一萬種好,但行動跟不的蠢貨,說了我好幾遍蠢貨,我都沒力氣跟他吵架,求他揹我,他纔不揹我呢,直接把我夾胳肢窩底下了。

這種姿勢真的特別像我是物品一樣,特別特別屈辱!

我跟他爭辯,他直接讓我選擇,要麼自己走,要麼他夾着我走,我權衡了一下……然後選擇了讓他夾着我走。

這時候我只想弄清楚趕屍匠到底要去哪裏,節操什麼的,暫時丟掉吧。

走了一會兒,趕屍匠突然停了下來,前面起霧了,趕屍匠和旁邊同行的同伴說了幾句什麼,那幾個同伴走到屍體後面,合併成了豎着的一排,然後趕屍匠繼續敲起了鑼,帶着屍體走進了大霧裏面。

李峯和冷陌也追了去,停在大霧外,我很擔心的問:“這麼大的霧,後面會不會有什麼不同尋常的地方啊?”

“應該是死屍客棧。”李峯說。

冷陌點點頭。

“死屍客棧是什麼?”聽起來真的好恐怖啊!

李峯迴答我:“死屍客棧只住死屍和趕屍匠,一般人是不住的,住進去的活人會耗損陽氣,也會沾染不乾淨的東西。”

“不是吧?!”我連忙掙扎了起來:“冷陌你放我下來,我可不要進去了!我們可以在外面等着啊!等着他們從客棧裏出來,我們再跟蹤啊!”

“恐怕不行。”李峯又說:“死屍客棧是在亡者道路建立的,正門和後門只有一個通道,通向另外一個地方,如果不通過死屍客棧,追不那些人了。”

太古龍象訣 “不要啊!”我要哭了:“你們倒不是人,無所謂會不會耗損陽氣沾染不乾淨的東西,可我呢?我怎麼辦?”

冷陌特冷淡睨我:“你這體質,你還怕耗損陽氣?”

“我這體質怎麼了!”

李峯默默的說:“陰年陰月陰時陰地出生,小姑娘,你死屍客棧還要陰,死屍客棧見了你還要怕你三分呢,不會被折損陽壽的。”

媽蛋啊!這個時間出生是我原因的嗎?!

冷陌笑了聲,又說:“你沾染不乾淨的東西也夠多了,你害怕再沾染?”

“……”句句在理,無話反駁。

然後冷陌沒再管我,直接夾着我和李峯一起走進了大霧裏。

一片大霧,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樣子,往前走了幾步,在霧隱約出現了一棟古代樣子客棧的輪廓,再走近點,客棧房頂有個很大的牌子,面寫着:死屍客棧。

我能看到客棧外面周圍,隱隱繞着一圈黑氣,要散不散的樣子。

“那是鬼氣。”冷陌壓低了些聲音對我說,並不讓前面的李峯聽見:“記住,在鬼差面前,不要說你雙眼看到的東西。”

這是……什麼意思?

不等我問,冷陌已經帶着我朝客棧過去了。 我的這雙眼睛,難道冷陌也知道不能告訴鬼差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