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麻子的身體重重的倒在地上,雷龍劍就像是渴死的牛一般,瘋狂的吞噬陳麻子的鮮血。

不遠處的蕭涵,眼看著葉雷竟然在吸收陳麻子的鮮血,她的臉色都變得更加的發白。

嗤嗤……

雷龍劍那劍身之上的銹跡斑斑的劍痕,似乎又消失了很多。

眼看著雷龍劍逐漸的蛻變,變得越來越氣勢磅礴。

葉雷的內心都是笑意,心道:「還是劍老的目光好,這雷龍劍果然比那三大名劍好多了。」

「你別過來……」

蕭涵眼看著葉雷將雷龍劍背起來,轉過頭看向自己的瞬間,她雙手擋住胸前,有些恐懼的說道。

「噢……」

葉雷看著對面的蕭涵,道:「你放心吧,我對你沒太大的興趣。你要是覺得,你可以一個人留在這裡。那麼我就走了。」

「不過,我覺得,你應該去將你們大石村的人埋葬,將你父親母親,爺爺都安葬下來。」

「嗚嗚……」

蕭涵聞言,頓時嗚嗚的哭泣起來。

「你怎麼忍心丟下我一個弱女子……」

葉雷最害怕的就是女孩子哭泣,他前世作為特種兵神之時,就有些女子在他面前哭泣,他的心就會變得柔軟。

「你別哭……我幫你還不行嗎?」

葉雷看著對面的蕭涵,真是小小年紀,翻臉比翻書還快。

剛才,看著自己還滿臉的畏懼。

「太謝謝你……」

蕭涵來到葉雷的身前,那張臉確實長得很清秀,以後長大一些,絕對是傾國傾城的主。

隨後,葉雷帶著蕭涵,花了一些銀兩,請來一些鄰村的武者,將大石村的那些人,都紛紛埋葬起來。

「嗚嗚……」

蕭涵看著面前的父母和爺爺的墳,她的雙眼都哭紅了。

她臉上都是傷心欲絕的神情。

「蕭姑娘,你節哀順變,他們都是為了你才甘願死亡,你要好好的活下去,才能夠報答他們。」

葉雷對著蕭涵安慰說道。

「葉公子,你說的對。」

蕭涵聽見葉雷的話語,她竟然來到葉雷的身前,直接對著葉雷跪下來,道:「葉公子,我現在無親無故,我孤身一人,求你收留我,我想要跟你學習修鍊,我要變成強者。」

「這……」

葉雷有些為難的看著面前下跪的蕭涵。

他現在自身都難保,還要帶著一個人,豈不是更麻煩。

「嗚嗚嗚……」

「葉公子,難道你嫌棄我?我不會給你找麻煩的,我會很聽話,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蕭涵說到這裡的時候,臉色頓時變得羞紅起來。

「蕭姑娘,我不是這個意思……」

葉雷滿臉的苦惱,這自己該怎麼說呢?

就在他在想如何拒絕蕭涵之時,龍神界裡面,劍老緩緩的道:「小子,這個小丫頭可是個寶。」

「什麼,是個寶?」葉雷看不出來蕭涵寶貝在哪裡,除了動不動就流眼淚之外,長得很漂亮之外,其他很普通。

「不錯,她竟然是難得一見的癸水靈體,可以覺醒癸水武魂,只要教導得當,修鍊速度並不比你弱多少。」

劍老的聲音響起,葉雷都是大吃一驚。

要知道,他的修鍊速度,已經很變態了。

而且,還擁有很多的奇遇。

可是,這蕭涵修鍊速度比他還要厲害,那這癸水靈體,確實是個寶。 第146章詭異消失的嬰孩

「劍老,可是我怎麼把她帶在身邊呢?」

葉雷可是很清楚,他身上還有三個任務沒完成呢?

現在,帶著蕭涵在身邊,豈不是很麻煩?

「別擔心,這個小姑娘品行很不錯,我到時候教你,傳授他一門修鍊的功法。」

「同時,幫助她覺醒出葵水武魂,她的修為就會大幅度的提升,實力也會跟著提升。」

「也許,不出三個月的時間,她的實力,未必比你弱。」劍老似乎對葵水靈體很上心。

「葉公子,求求你,讓我跟在你身邊,我哪怕是給你做個小丫鬟,也可以,我可以做飯洗衣……」

蕭涵滿臉的脆弱,她雙眼都是血絲。

看著面前憔悴的蕭涵,葉雷的內心也是不忍。

他慎重的看著蕭涵,道:「蕭姑娘,你可要考慮清楚,你跟著我可能會吃很多的苦。」

「不過,我也不要你為奴為婢,你以後可以跟在我身邊,就算是我的一個乾妹妹吧。」

「多謝葉公子。」

蕭涵聽見葉雷答應下來,激動的道。

「別叫我公子,我怪不習慣的,你叫我葉雷哥哥吧。」

葉雷看著面前的蕭涵。

「嗯,多謝葉雷哥哥。」

蕭涵的臉上,很難得的浮現出一抹喜悅之色。

在大石村處理完這裡的一切,葉雷帶著蕭涵,再次踏上路途。

他接下來,要去做第三個任務。

「涵妹,你想要成為武者,我現在可以先幫你覺醒武魂,你接下來按照我的方法,仔細的感受自己的武魂。」

葉雷一邊朝著第三個任務的目的地走,一邊傳授蕭涵修鍊方式。

果然,如同葉雷說的那樣。

蕭涵竟然很輕易的就覺醒出武魂,而且剛覺醒的武魂葵水武魂,就是黃級一階武魂。

按照這樣的天賦成長下去,她的武魂也會隨著修為的提升,隨著境界的提升,慢慢的提升。

「煉體境五重?」

葉雷感受到你覺醒武魂的蕭涵的修為,他差點沒有吐血。

這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自己在煉體境三重都困了三年。

人家蕭涵,直接覺醒武魂,就是煉體境五重修為。

葉雷似乎明白,這葵水靈體,真的很恐怖。

「葉雷哥哥,你幹什麼呢?」

蕭涵感受到葉雷盯著自己,那直勾勾的目光,有些羞澀的道。

葉雷頓時尷尬的笑了笑,道:「涵妹,你這天賦,真厲害。」

「接下來,我傳授你一門修鍊法訣,你按照這修鍊法訣,就可以不斷的提升修為。」

「好的,葉雷哥哥。」

蕭涵和葉雷相處一天,她覺得自己跟在葉雷身邊,很幸福。

她本來以為,能夠當葉雷的丫鬟就很不錯。

哪知道,葉雷性格善良,對她完全就真的是對待親妹妹一樣。

「葵水神訣。」

葉雷將劍老傳授的葵水神訣,傳授給蕭涵。

「我說劍老,為什麼你對我這麼吝嗇,對別人這麼好啊?」葉雷看著劍老,又是給蕭涵修鍊法訣,又是給劍法的,他都是滿臉的不爽。

蕭涵的葵水靈體果然很恐怖,修鍊「葵水神訣」之後,修為簡直是看得見的提升。

而且,有葉雷這個劍法修鍊的很厲害的天才,和她一路不斷的切磋劍法。

蕭涵的修為和實力,進步都非常大。

一天一夜過去。

兩人出現在一座有些寬闊的城市外面。

蕭涵雙眼都是激動之色,她的穿著很樸素,可是卻遮擋不住她那秀氣的面容。

而且,蕭涵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大的城市,她之前都是在大石村長大,從來沒出過遠門。

「葉雷哥哥,這就是太明城嗎?」

太明城在扶風郡,都算是小有名氣的存在。

太明城的整體實力,比白陽城,以及明澤城這些的,都要強一個檔次。

「涵妹,我們先找個酒店住下來。」

葉雷帶著蕭涵,進入太明城之中。

兩人開了兩個單間。

「小二,給我們上一些飯菜。」

葉雷和蕭涵,都趕了一早上的路,兩人都顯得有些疲乏。

反正,已經來到太明城,正好可以先調息一番。

「好嘞!」

小二轉過身,就去吩咐廚房做飯菜、。

這個客棧的生意似乎很不錯,周圍坐著的都有不少的武者。

一些人目光落在葉雷和蕭涵身上,他們都很好奇。

畢竟葉雷和蕭涵看起來,實在是太年輕。

這樣的十三歲的少年少女,幾乎都是在家呆著,很少看見這樣風塵僕僕出來的。

「你們聽說沒有,我們太明城昨天晚上,又發生了一起懸案?」鄰桌的一個中年男子,他大聲說道。

「我們也聽說了,據說是一家人,十三口人,全部一夜之間消失殆盡。」

「可不是,我可是住在他們家的隔壁。你不知道,那天夜晚,我感覺到一陣陣的冷風襲來。」

「哎呀……我當時都是渾身的雞皮疙瘩,我和我老婆,以前都是精神奕奕。偏偏昨天晚上,我一點興趣沒有。」

「哎……真是很可憐的一家人,他家的雙胞胎孩子,才出生不過五天。」有人帶著惋惜的說道。

葉雷的雙眼略微擰起來,他心道:「我來太明城,不就是來調查,為什麼太明城,出現幾次的多人消失的情況嗎?」

葉雷本能的感覺到,這些事情都是有聯繫的。

「兩位客官,你們的飯菜。」

小二不多時,端著熱騰騰的飯菜,就放到葉雷和蕭涵的面前。

葉雷悄悄的拉著小二,輕聲的道:「小二大哥,我剛才聽他們說,一家人都消失,是真的還是吹牛呢?」

葉雷說話的時候,還顯得有些畏懼。

店小二看著葉雷和蕭涵,神色凝重的點點頭,道:「小兄弟,我實話告訴你吧。我們太明城這半年來,已經出現十多次這樣一家人一家人,都直接消失殆盡的情況了。」

「不過,大家都傳言,那就是這些人家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他們都有孩子剛剛出生沒幾天。」

店小二似乎看見蕭涵臉色有些恐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