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離出了麒麟殿,卻是看見榮雪雲等人走了過來,魚慕容一番引薦之後,陸離頗為驚訝,眼前這個女子居然有著如此實力,命輪高手,核心弟子,這樣的身份稱得上尊貴了。

「見過榮師姐。」

「陸兄不必如此,如今魚躍龍門,踏足命輪便是同道中人了。」

兩人一陣寒暄之後,榮雪雲開門見山道:「實不相瞞,此次前來除了結交之外,還有事相求。」

「師姐請說,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亂流海這個地方?」

陸離心頭一動,道:「自然聽過,此乃虛空神殿重地,似乎只有真傳弟子可以入內,至於其他弟子……」

「其他弟子也有機緣,只不過需要自己去爭。」

「願聞其詳。」陸離道,他就是為這個而來的,要知道那地方可是藏著荒印的一角啊。

「進入亂流海有兩種辦法,一是真傳弟子手持符令從內部進入,還有一個就是通過元陽世界進入。」

「元陽世界乃是距離亂流海最近的一個小世界,乃是上古高手元陽道人遺留,裡面三教九流,高手如雲,每三年一次的通道即將打開,到了那時候除了虛空神殿的弟子,即便外人也有機會進入亂流海。」

「所以師姐想要拉我入伙,一起去爭那不多的名額?」

「正是,進入亂流海非同小可,到時候必定是高手如雲,即便命輪境也不在少數,你我聯手,能夠提升不少勝算,況且亂流海之中危機重重,你我若是能夠同往,也好有個照應。」

陸離想了想,旋即道:「也好,一切就憑師姐做主了。」

「那好,三日後,我們一同前往元陽世界。」

「好。」

眾人定下了章程,三天的時間,陸離閉門不出鞏固修為,此刻誰也不知道,在這江山院內居然多出了一名命輪高手。

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容雪雲如期而至,除了魚慕容,夏菲兒之外,他還帶了不少高手,全都是女子,而且實力不弱,最差的也有靈脈七重境。

當她們知道陸離乃是命輪境之後,紛紛流露出好奇,畏懼,甚至是一絲愛慕。

容雪雲手段驚人,憑藉一柄玉梭,穿梭時空,很快便來到了元陽世界。

這座小世界,法則運轉完全,生滅不惜,頭頂上的太陽散發出的光輝全都化為了濃郁的靈氣,如此手段在眾多小世界之中算得上是頂尖一流的了。

「元陽道人在上古之時便赫赫有名,曾經如夏宮與帝論道,所以他留下的這方小世界非同小可,數萬年休養生息,誕生了許多厲害的門派,有些就算是仙道十大宗門也不願意輕易得罪,另外商賈流通,這裡的坊市不亞於外界最大的法寶交流會。」榮雪雲一一介紹道。

很快,他們便來到了一座城池,名為眾道坊,乃是這元陽世界,最為繁華的都城之一。

他們每人交了一百塊靈石,便被放了進去。

「慕容,你也許久沒有回來了,先去吧。」

魚家的祖地似乎就是元陽世界,魚慕容也算是半個本土人了,打了個招呼,便先行離開了。

眾道坊的繁華程度簡直無法想象,極品丹藥,珍奇異獸,就連上品靈器都是當街叫賣,沒有絲毫顧忌可言。

「只要入城都會受到眾道坊的庇護,沒有人敢在這裡生事。」榮雪雲一邊逛著,一邊解釋道。

陸離饒有興緻地逛著,突然,他眉頭一掀,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 在一座商鋪門口,從遠處就可以看見一群人圍在那裡,人群中央是一隊女子,個個面容嬌媚,大概只有十五六歲的摸樣,手腳都綁著鐵鏈,一個接一個所在一起,耳朵和臀部都有著一撮細細地容貌,為那抹嬌媚憑添了幾分可愛。

而在他們對面一位少年,傲然而立,藍色的雙瞳中透出輕蔑之色,在他身邊倒是站著幾位年齡相仿的孩童,男女皆有。

「這是。。。妖族?」陸離微微一怔,有些驚疑,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這些奴隸裝扮的少女身上隱隱散發出來的妖氣,可是那微弱的氣息分明未曾邁入靈脈,既然如此卻能夠保持人身,這一點就足夠奇怪了。

「那是雲狐山族。」榮雪雲看出陸離的疑惑,道。

「雲丘狐族。。。」陸離一聲輕咦,倒是有些意外,狐族在妖族之中並不是什麼大族,地位極其低下,可以算作九流之列,就算在妖族之中也極其受到輕視,而雲丘狐族應該算是狐族的宗族,與當年顯赫一時的青丘狐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狐族雖然實力弱小,但是只要是血脈傳承之中有一個特殊的能力就是不用跨入靈脈便可以化為人身,在加上這一族幾乎全為女性,天生媚骨,姿態萬千,所以經常被人類修士捕獲,作為禁臠,隨意買賣。」榮雪雲一聲嘆息,頗為感慨。

陸離漠然,修士比起凡人不知強大多少倍,然而越是如此,他們的慾望也勝過凡人千百倍,這些狐族女子天生媚態,不說收為寵妾,當作性偶,就算是用來採補合歡也是極好的材料,想必這一隊狐族女子也應該是剛剛捕獲到的。

「本少爺看中你,是你的造化,你這樣的賤婢也敢違逆我的意思?」

此時一位少女躺在地上,明眸皓齒,比起其他狐女來說多了一絲清新出塵的氣質,此時動也不動,嘴角溢出血跡。

「林小主,星兒還小,出自山野,若是被你收下為奴恐怕衝撞了你,還請小主高抬貴手,由我來伺候你。」為首一位稍微年長的少女立馬上前乞求道,眼中媚態橫呈,那樣的姿色媚骨,可以將世間最剛強的鐵漢融化。

「下賤的東西,這裡哪有你說話的分。」那少年厲聲說道,抬起就是一腳,正中少女的心窩,後者瞬間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噴涌了出來,那個叫做星兒的少女面色大變,挪動身子爬了過去,將那為首少女扶了起來。

「明姐姐。。。」

「林百川,你在巨靈門地位不低,不過在這眾道坊似乎卻不管用啊,連這等卑賤的異類也敢對你出言不遜,簡直不知所謂。」就在此時,林少川身旁一位少年譏笑道,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

「閉嘴。」林百川顯然有些惱怒,目光落在這幫狐女身上,眼中閃過一絲凶意,十幾名狐女全身顫抖,抱成了一團,彷彿待宰的羔羊,臉上溢滿了驚懼之色。

「呵呵,丟了臉面還不許別人說,林百川,你還是像個孩子。」另外一個少女調笑道,全然忘了自己的年紀實際與林百川相當。

後者聞言面色一沉,冷然道:「今天我就讓你看看我巨靈門的規矩,讓你們見識一番我林百川在這眾道坊到底是何等威信。」

話音垂落,林百川目光掃過,一抹狠意在他眼中泛起。

「將這賤婢各斷一臂,讓她們知道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林百川咬牙說道,年紀雖輕,卻透出一股凌厲之氣,讓人不寒而慄。

他話音剛落,身旁一位漢子跨出一步,紫色的電芒在這漢子身邊匯聚,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周圍的氣流都受到了影響,微微有些停滯,帶來了酥麻的感覺。

為首少女見狀,雙瞳陡然一縮,一股不甘憤恨之色在她臉上泛起。

「小主。。。」少女強忍心中的怒意想要求情,然而她話還沒說出口就被林百川大聲喝斷:「動手!」

中年大漢面色冷峻,面對著一干柔軟無助的狐女抬起了手掌,一抹殺機緩緩醞釀,一道道孤弱恐懼的目光不住顫抖,旋即緩緩閉上了眼睛,彷彿接受了這殘酷的命運。

「年紀輕輕,心性就如此狠辣嗎?」

突然,一道聲音傳了過來,如平地驚雷,在眾人耳邊乍起,那大漢眉頭一皺,停下腳步,目光掃來,林百川更是豁然而動,轉過頭來。

陸離自遠處而來,神色平靜,在眾人的注視下緩緩走到這一隊狐女身邊,絲毫不在意眾人的目光,猶如閑庭漫步一般。

「你。。。你是。。。」一幫狐女先是一愣,繼而將目光投在了陸離身上,帶著一臉的疑惑與驚喜。

「又來一個不怕死的,這眾道坊今天當真熱鬧非凡啊!」剛剛站在林百川身邊的少年譏笑道,目光看向林百川,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意思。

林百川面色難看,如寒潭嚴冰,他看著陸離還未說話,卻聽那位大漢沉聲說道:「你是什麼人?想要多管閑事,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我勸閣下在我們少主還未發怒之前趕快離開。」

他身為林百川的貼身護衛,自然以後者安全為第一考慮,陸離的出現讓他感到了一絲不安,這是高手的直覺,如同野獸一般,儘管對方並未顯露實力。

「得饒人處且饒人,我也奉勸閣下一句,趁著現在什麼都沒有發生,趕快帶著小子離開,不要橫生事端,否則悔之晚矣。」

陸離淡然說道,看也不看對面眾人,蹲下身子將那叫做星兒的少女和為首少女扶了起來,一道氣息渡入她們的體內。

「放肆,哪裡的雜碎,在這裡擺譜,今天你也別走了,下場與這些賤婢一般,留下手臂。」

林百川見陸離如此大搖大擺頓時怒不可遏,一絲怒火直竄腦門,當著其他宗門同代的面,他的威信接二連三的受到挑釁,這對於平時高高在上的他來說是難以接受的,唯有血的代價方能平息他心中的怒火。

「年紀這麼小,心腸卻如此歹毒,只怕假以時日必定成為禍害。」陸離雙眸微微一眯,目光如針一般刺來,林百川全然不懼,然而旁邊大漢卻十分的緊張,身形一動,擋在了林百川的身前,將其護住。 「閣下瘋了不成,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元陽世界可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大漢冷笑道,他乃是靈脈九重天的修為,此處又是眾道坊,即便陸離動手他也全然不懼,只是唯恐傷及林百川。

「靈脈九重境,這就是你的依仗嗎?」

話音未落,大漢身子猛地一顫,眼中湧現出一抹震驚之色,剛剛還在他眼前的陸離,突然憑空消失,緊接著寒徹的聲音在耳邊乍起,如驚雷一般,平靜之中,醞釀雷騰,彷彿隨時都能夠將他擊敗。

「怎。。。怎麼可能?」大漢喃喃自語,有些難以接受,然而未等他反應過來,凌厲的劍氣蜂擁而來,與空氣嘶摩,讓周圍的溫度瞬間提高了不少,熱浪奔襲,劍芒齊至。

只聽砰的一聲,大漢噗地一聲,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整個熱猶如流星一般飛了出去,重重撞在了眾道坊圍牆的法陣上。

一時間流光四溢,璀璨生華,大漢隨之滾落地面,渾身焦煙滾滾,再也沒有了動靜,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你。。。你敢動手,你該死,今天誰也救不了你,我要你的命!」林百川微微退後,終於眼中閃過一絲慌亂。

此時圍觀的人都震驚了,沒想這少年看上去閑適淡然,比他們大不了多少,出起手來一點都不含糊,生猛的一塌糊塗,敢在眾道坊門口傷人,簡直就等於是在扇巨靈門的臉面。

「你可以隨便辱人,斷人手臂,我不過廢了你的手下,難道有什麼不可以的嗎?」陸離淡然說道。

「好,好膽,今天你們誰也不要想活著走出這眾道坊!」此時眾道坊有高手出動,護衛早已將林百川拉到了後方。

陸離一行則被圍在了中央,這些人都是護城高手,其中不乏巨靈門的弟子,最弱的也有靈脈五重境的修為,竟然在這裡充當起了巡城的兵士。

「看來你在巨靈門地位不低啊。」陸離雙瞳遽然收縮,冷冷說道。

「哼,現在知道,晚了!給我拿下。」林百川一聲大喝,那些高手立即行動,將陸離團團圍住,真氣縱橫四溢,要行雷霆一擊,將他徹底壓服。

「這位公子。。。」為首少女面帶憂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樣。

陸離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一抹笑意,擺了擺手。

「今天我倒要看看,這些人能否留得住我。」

陸離心頭冷笑,眼中泛起寒意,雙方劍拔弩張,誰也不肯讓步,眼看就要戰鬥一觸即發。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飛來,同時伴隨著一聲嬌喝:「林百川,我看你是三天不打,皮又痒痒了是吧!」

眾人微微一怔,目光隨之投了過去,林百川看見來人,不過一瞬的功夫,出奇的沒有震怒,沒有咆哮,反而表現出畏懼和驚恐,他下意識地後退,眼中的目光躲躲閃閃,竟然不敢再看來人。

而就在眾人疑惑之際,眾道坊的護衛之中屬於巨靈門的弟子面面相覷,臉色變得極其古怪起來,那林百川更是猶如斗敗的公雞,小聲道:「魚姐姐。」

在這般聲勢之後,所有人盡都恍然,唯有陸離,眼中閃過一絲意外,看著漫步走來的那名女子,愣了半天方才有些錯愕道:「魚慕容。。。」

魚慕容乃是虛空神殿弟子,不過出身元陽門,顯然魚家在此地聲勢不弱,倒是有些出乎陸離的意料之外。,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這下有些意思了。」陸離淡然一笑,收了手,不見絲毫動作,靜靜看著,有魚慕容在這,一場麻煩顯然是免去了。

「你站那麼遠幹嘛?給我過來!」魚慕容指著林百川嬌喝道,後者顯然有些畏懼,猶豫不前,面色難看到了極點。

「魚。。。姐姐,這幾個人他們。。。」林百川此時就如同斗敗的公雞,霜打的茄子一般,沒有絲毫剛才那股盛氣凌人的氣勢,一副怯懦的摸樣看著魚慕容,口中嘟囔道。

然而他話還沒說完,就被後者打斷。

「他們怎麼啦?我的朋友你都敢招惹,你現在的本事是越來越大了,在過幾年恐怕連我都不放在眼裡了,動不動就要斷人手臂是吧,看來你已經修鍊有成,不懼任何對手了,這樣也好,我來陪你練練手!」魚慕容雙手插在胸前,皺著眉數落道。

林百川見狀打了個激靈,頭跟撥浪鼓似的連連搖動嘴中念道:「沒。。。沒有,我。。。我最近身體有些不舒服。。。修鍊都有些落下了。。。」

「那你還杵在這邊幹嘛?找練嗎?」魚慕容冷聲說道。

「我。。。我這就回去。。。閉關!」林百川身子微微轉動,眼睛看著魚慕容恨不得拔腿就跑。

「退下吧!」魚慕容輕聲喝道,林百川如蒙大赦,轉身就走,不作絲毫停留。

一場鬧劇就此收場,眾道坊的護衛漸漸散去,其他宗門的幾位小主也被帶走。

「看來你在元陽世界地位不低,也是,畢竟是魚家的弟子,應該有些手段才是。」陸離笑道,根據他所知,魚家隱藏的老怪物之中很可能有修成世界境的高手。

「你說笑了!」魚慕容笑了笑,也沒有辯解什麼。

「不管如何,這次多謝你解圍了!」陸離出言說道。

「舉手之勞而已,那小子也的確有些過了,教訓一下也是應該。」陸離笑道。

「想不到陸兄也是憐香惜玉之人。」榮雪雲似有深意,看了陸離一眼,旋即目光落到那幫狐族女子身上,看著那一張張嬌媚的臉。

那些狐女剛剛脫離虎口,感受著那道頗具威嚴的目光,不禁肩頭微微聳動,身子縮了縮,和陸離靠得更緊了。

陸離尷尬地笑了笑,身後的這個幾個狐女,姿勢艷絕,媚骨橫呈,只要是男人看到了沒有不動心的,現在這個情況倒是真的容易讓人產生誤會,不過他也懶得解釋。

「陸離,剛剛那小子不算什麼,不過你要當心他的哥哥。」魚慕容目光掃向陸離,帶著一絲玩味的笑意。

在這元陽世界,不乏妖孽之輩,同輩之中踏足命輪的也大有人在,比如蘇星河,王天龍,林一凡。

那林一凡便是林百川的哥哥,據傳曾經得了元陽道人的遺蛻,一身修為深不可測。 「你的意思是我這次算是惹禍上身嘍?」陸離先是一怔,繼而面色變得有些古怪。

「否則呢?林一凡太把他這個弟弟當回事了,否則年紀輕輕怎麼會這般不成樣子,若不是我平時壓著他,天知道他現在是個什麼德行。」魚慕容老氣橫秋道。

陸離見狀莞爾一笑,看剛才林百川的反應,可以想象他平日在魚慕容這裡受到得是何等的待遇。

「這。。。這位公子。。。」

就在此時,那狐女之中,為首的少女走了出來,柔聲說道,聲音輕慢如水方法可以將最硬的心融化,這是狐族的天賦,聲音之中帶著酥骨的魅惑。

陸離精神強大,倒是不受影響,點了點頭。

「奴家明流蘇,這次多謝公子援手,否則我和我這些姐妹恐怕。。。」說到此處,明流蘇皓齒輕咬嘴唇,沒有說下去。

「星兒,快過來拜謝恩公。」明流蘇一轉身,拉著之前受到林百川斥責的那個狐族少女走了上來。

「星。。。星兒拜謝恩公。」

狐族少女微一欠身,有些怯懦地說道,似乎還未從剛才的驚嚇中緩過來,眼神有些躲閃,魅惑的容顏下多了一絲可愛和單純,清澈的眼眸微微轉動,偷偷地看著陸離。

鑽石蜜婚 這一眼的風情令人炫目,饒是陸離定力深厚也不禁有些動容。

陸離心頭一動,不禁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這個叫做靈兒的狐族少女,這女孩身上有她熟悉的氣息,似乎與當日在荒塚見到的白羽仙有些相似。

不過後者可是真正的青丘狐族嫡系血脈,強如凰族,都將其視為珍寶

「你們來自什麼地方?」陸離看著這些狐族少女,倒是沒有別的心思,他精神強大,已經到了八印念師的臨界點。

「我們本是元陽世界狐族,只因族中發生了禍事,才被擄來成為了奴隸。」明流蘇貝齒輕咬,明媚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悲傷與憤恨。

「想不到在這元陽世界妖獸之中竟然還存有雲丘狐族的血脈,那可是狐族的宗家啊。」榮雪雲不禁嘆道,帶著一絲驚異嘖嘖稱奇,眼中精芒閃爍,在星兒身上不斷徘徊遊走。

「恩公,你們都是有大神通的修士,求求你們救救我們的族人。」

突然,明流蘇噗通一聲跪倒在了陸離的身前,幾乎同時,身後的狐女也一同跪倒,帶著凄美的祈求之色,包括星兒在內。

「恩?」陸離看著這些狐女,眉頭皺起:「你剛才說你的族人遭受到了災禍,不過這些和我無關,我救了你們已經算是恩情了,沒有在出手的道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