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騰心中一動,他似乎感覺到唐浩要說什麼了。

「天官大人,你是華天官最好的朋友,這應該是讓卓譚和庸朝聖最不放心的一件事,等事情安定了下來,我想他們也許會對你下手。」唐浩說道。

隆騰聞言,眉頭微微一抖,稍微沉默了一下,說道:「我知道。」

「那就請天官大人早做準備。」唐浩說道。

隆騰看著唐浩,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苦澀笑意:「你果然聰明。」

「大人過獎了。」唐浩說著深施一禮。

旁邊的華重、華恆、隆克都,都明白了唐浩的意圖,之於落月,早早就知道唐浩的計謀就是要同朋友這個身份把隆騰拖下水。

隆騰稍微沉默了一下,看著華重說道:「這樣吧,我派老十三跟你你們去丹仙宮,事情完了之後,他們也不用回來了,就跟你們去武道宮。」

「多謝天官大人。」華重立刻道謝。

「多謝天官大人。」華恆也深施一禮道謝。

唐浩也微微施禮,笑道:「多謝天官大人。」

隆騰看著唐浩,說道:「有時間你可以來北陵宮坐坐。」

「好,等事情完了之後,我一定會來北陵宮跟天官大人坐坐。」唐浩立刻答應道。

「嗯。」隆騰點了點頭,對隆克都說道:「老三,你讓老九跟他們去丹仙宮。」

「是,父親。」隆克都立刻答應。

隆騰又把目光投向了華重,說道:「等過兩天,我去拜祭你父親。」

「多謝天官大人。」華重對隆騰的表現很是滿意,他更加感激唐浩,若不是唐浩用朋友拖隆騰下水,也許他們現在應被打發走了。

「去吧。」隆騰說道。

「天官大人,我們走了。」

華重和華恆齊聲說道。

唐浩也說道:「天官大人,告辭。」

「嗯。」

唐浩看了一眼隆騰,帶著落月,隨著華重、華恆、隆克都退了出去。

隆騰身體后靠,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雖然知道因為自己的決定會讓北陵宮和祀仙宮、近衛宮成為對手。但是他卻感覺心裡舒服多了,他覺得自己的這個決定是對的。這還多虧了唐浩那小子,若不是他把自己拖下水,也許他現在已經把華重打發走了。

他現在雖然心裡舒服多了,但是對北陵宮來說是否正確,那就要看那幾個年輕人將來能走到那一步了。

隆克城是北陵宮的少宮主之一,他是隆騰的第九子,但是他的外形和父親、三哥卻有些區別,他比較清秀一些,雖然也三十多歲了,但是卻像一個年輕人一樣。

這一次,他奉命給誰華重去丹仙宮,並且會一直跟隨去武道宮。他雖然也明白這其中的風險,但是他並不十分害怕。特別是知道唐浩竟然成為了狂尊初階,他倒是想知道知道這唐浩是如何修練的,進步竟然能如此神速。還有唐浩的那個冷酷的隨從,雖然面色黝黑、其貌不揚,但是大哥說他的境界比唐浩更高,竟然跟父親齊平,已經是狂尊中階了。

這些都讓好奇心比較重的隆克城很感興趣,他想了解唐浩,也想了解唐浩的這個隨從。當然了他也很想幫助已經陷入了絕境的武道宮。

五個人坐在魔駿車上,應了大約兩個時辰,才到了丹仙宮門口。

這丹仙宮雖然也在北陵城內,但是卻並不在北陵城的中心繁華地段,而是位於別嶺城西南邊將要出城的地方。據說當初建立丹仙宮的時候,就是希望偏僻一些,這樣好能夠獲得更大的土地,用來種植珍奇藥材和養殖珍奇動物。

華重下車,上去跟執事官交涉。可是執事官給他的答覆是天官大人不在丹仙宮,讓華重等人改天再來。

面對如此乾脆的拒絕,華重心頭一沉,他便只能回到了魔駿車上,把情況給唐浩說了一下。

其實大家都跟華重的感覺是一樣的,都覺得這丹仙宮天官師葯不想見他們。可是這個時候,又不能硬闖,怎麼辦呢?

「走吧。」唐浩平靜的說道。

「走!」華恆很意外,覺得這可不想唐浩的個性啊! 不但是華恆意外,其他人也很意外。都看著唐浩,等著唐浩解釋一下為什麼這麼乾脆放棄。

唐浩平靜的說道:「先離開,我一會兒再來。」

眾人聞言,都還是不太明白。

唐浩也沒有要就說的意思,大家也便只能這樣了,就按唐浩說的做吧。只能唐浩能不能成功,大家心裡沒底。

也是,魔駿車離開了丹仙宮的側門。

走了大約十幾里之後,唐浩才讓車停下了。他對華重說道:「半個時辰之後,你們再去。」

「好。」華重雖然不太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還是答應了。

唐浩看了一眼落月,便下車了。

車上的人看著唐浩那挺拔的消失在街角,除了落月之外,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疑惑之色。

「我相信唐浩能做到。」華恆自信的說道。

「我不太相信,不過你這麼相信,我還真很好奇。」隆克城說道。

「他不是一個亂來的人。」華重也說道。

三人說話的時候,都有意無意的看一眼落月。

「他說可以就一定可以。」落月的語氣依然有些冷。

「是的,我們都相信他。」隆克城說道。

「唐浩是個擁有著超凡能力的人。」華恆也說道。

「他能在這個時候還跟我們生死與共,我們沒有任何理由不相信他。」華重說道。

落月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冷冷的坐在那裡。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車裡的氣氛多少有些壓抑,還有一點點寒意,這寒意當然是從落月身上傳遞出來的。

半個時辰過去了,魔駿車重新啟動,再次來到了丹仙宮的側門。

華重剛一下車,之前那個乾脆拒絕了他的執事官就走了過來,恭敬的說道:「華少天官,我們天官大人回來了,正等著你呢。」

華重一聽這話,驚喜交加,他當然不會相信執事官所謂的他們天官大人回來了的這個說辭,這一定是唐浩的功勞,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少天官,請。」

執事官恭敬的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華恆和隆克城也都下車了,兩人更是驚喜萬分,特別是隆克城,他臉上錯愕,心裡更加錯愕。

華重見落月沒有下車,他也沒有說什麼,他不下車,也就是說他不想進去了。

「他說不需要他進去了。」隆克城對華重說道。

「嗯,走吧。」

於是,華重帶著華恆和隆克城,隨著執事官進入了丹仙宮的側門。

另外一個執事官把那魔駿車安置在側門之內的一個小院內,車裡的落月也始終沒有下車。

華重、華恆、隆克城三人跟著執事官,走了有五里,才來到了天官的寢宮門口。執事官沒有進去,只是華重三人進去。

三人走進大殿,看見大殿中有三個人。上座上坐著一個青衣黑須的中年人,這人身形清瘦,看上去樸素利落,身上沒有半分貴胄之態。這人當然就是丹仙宮的天官師葯。

在師葯的左右兩邊,各站著一個年輕人。左邊是沉穩帥氣,面色淡然的唐浩。右邊則是一個年輕人,這個年輕人比隆克城更加的清秀。這個年輕人就是曾經參加過武道大會丹仙宮少宮主師奉鼎。

華重、華恆和隆克城見師奉鼎也在,他們的心裡都感覺一松,覺得事情也許比想象中更順利。三人忙上前跟師葯見禮。

「參見天官大人。」

「參見天官大人。」

「參見天官大人。」

上座的師葯看著三人,說道:「唐浩把事情告訴我了,我雖然幫不上什麼大忙,但是幫著支撐一下場面,還是可以的。」

禍起人間 「多謝天官大人。」華重立刻道謝。

「不用客氣了,我現在就讓老十八跟你們去武道宮。」師葯說道。

「多謝天官大人。」華重道謝的時候,不覺看了一下唐浩。雖然能夠讓師奉鼎入主武道宮,絕對是一件大好事。但是隆騰曾說可以找師葯想想辦法,也許能幫助他們見到天朝大帝。

唐浩微微搖頭,示意華重什麼都不要說了。

華重立刻會意,便沒有說什麼。

「好了,你們去吧。」師葯說道。

「是,天官大人。」

「是,父親大人。」

眾人立刻跟師葯告辭,緩緩退了出去。

師葯看了看唐浩那挺拔的背影,眉頭微微一凝,隨即嘴角露出一絲淡然的笑意,低頭看看手中的丹盒。

唐浩一行人離開了天官寢宮之後,徑直向丹仙宮側門走去。這一路上,華重、華恆、隆克城都在想一件事,那就是唐浩到底用了什麼方法讓師葯接見了他們,還學著北陵宮的樣子,派了一個少宮主去武道宮。

三人偶爾對視一眼,偶爾看看唐浩,也偶爾看看師奉鼎,不知道這位少宮主是否知道唐浩怎麼征服他老子的。不過看師奉鼎的樣子,似乎並不知道。

一行人到了丹仙宮側門,上了魔駿車,離開丹仙宮,直奔武道宮。

此刻,天已經黑了下來,在這一天結束之前,和丹仙宮、北陵宮結成了同盟,讓華恆、華重的心裡都很高興。當然這一切都是因為唐浩的鼎力協助,在北陵宮,是他用「朋友」這個說辭拖隆騰下水。在丹仙宮,又是他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讓師葯就範,接見了他們,並且也派出了一個少宮主。

魔駿車在天都的街道上飛奔,車上的人都很安靜。

一個多時辰之後,魔駿車進入了武道宮。唐浩和落月依然去那個小院住下,他們進入小院,並未立刻進入房間,而是坐在了院子里椅子上。

執事官立刻引到僕人送來了差點,並且親自給唐浩和落月斟上茶,然後退出了小院。

唐浩和落月安靜的喝著茶,誰也沒說話。

過了大約半個時辰,小院門口走進四個人來。

這四人竟然就是跟他們剛剛分開的華重、華恆、隆克城和師奉鼎。看見這四人同時到來,不禁唐浩有些意外,就連落月都沒想到。

華重走到唐浩面前,溫和的說道:「我來看看你。」

「我也來看你的。」華恆說道。

「我們也是。」

師奉鼎和隆克城也笑著說道。

唐浩看著四人,眉頭一皺。華重和華恆找他商量對付庸朝聖和卓譚的事情,這是正常的。但是師奉鼎和隆克城的到來卻有些不正常了。他們應該是被好奇心驅使而來的。

「坐吧。」唐浩平靜的說道。

「我們就是來看看你,過一會兒就走。」隆克城笑道。

唐浩看看隆克城,又看看師奉鼎,很隨意的說道:「我給了師葯天官一顆仙品爆魂丹。」

聽到唐浩的這句話,華重、華恆、師奉鼎、隆克城四人頓時明白了,一顆仙品爆魂丹確實可以師葯動容。這就是唐浩征服師葯的絕招。

「我們不打擾你們商量正事了。」隆克城立刻說道。

「好,天也不早了,你們也早點休息。」師奉鼎也說道。

兩人對視一眼,便立刻離開這個小院。

落月也很隨意的起身離開了,然後就剩下了唐浩、華重和華恆三人。華重和華恆也坐下,自己給自己倒了茶。

華重喝了口茶,說道:「害你失去了一顆仙品爆魂丹。」

「師葯也能煉製出仙品爆魂丹,他只是有些不相信我有仙品爆魂丹。」唐浩平靜的說道。

華重和華恆聞言,似乎明白了什麼。

唐浩繼續說道:「我跟他打賭,我說我的仙品爆魂丹品質比他的仙品爆魂丹品質更好,他不相信。」

「結果,你的仙品爆魂丹品質比他的更好?」華恆問道。

「其實是一樣的。」唐浩說道:「但是他也還是答應幫忙,他還是感念和天官大人的情誼。」

華重和華恆聞言,心中不禁有些酸楚。他們想到了父親在的時候,武道宮是何等繁榮,是僅次於近衛宮第二強大的地方。

唐浩繼續說道:「今天我們解決了兩個,還有可以突破的嗎?」

華重和華恆聞言,都沉默了下來。北陵宮和丹仙宮都如此困難,其他幾個宮就更加的沒有把握了。

「御府宮怎麼樣?」唐浩隨口問道。

華重和華恆一聽御府宮,兩人都覺得不行。

「御府宮天官夢天藍是個老謀深算的人,他不會冒險幫助我們的。」華重說道。

「是,御府宮是最不可能的一個宮。」華恆很早就聽父親說過御府宮夢天藍為人不怎麼樣。

「我想試試。」唐浩平靜的說道。

「你想試試!」

華重和華恆都詫異的看著唐浩,他們不明白唐浩想試試的根據是什麼。

唐浩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放下茶杯說道:「我見過夢天藍,因為庸烈的事情,我也跟御府宮有過接觸。」

華重和華恆一聽這話,就更加的無法理解了。在他們的印象中,唐浩當初和庸烈是因為一個女人而結仇的,而那個女人好像就是來自御府宮的。

雖然唐浩沒說過,但是華恆和華重都知道庸烈為人比較喜歡女人,這件事對於御府宮來說,就是一件醜事,他們對唐浩只會有恨意,而不會有情誼。

唐浩看看兩人的表情,平靜的說道:「你們猜得都對,當初夢天藍的一個女人跟庸威勾結,想要殺了我。」 華恆聞言,立刻說道:「這是御府宮的醜事,夢天藍肯定對你心存恨意。」

「夢天藍跟卓譚的關係不錯。」華重也說道。

「那就更加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了,但是萬一成功了,對卓譚來說,絕對是一個打擊。」唐浩淡然說道。

華重和華恆雖然覺得唐浩這個說法有些道理,可是明知道不可行的事情,他為什麼非要浪費時間去試一試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