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了幾天不見,她又變成了那個嬌羞的少女,讓姜小白忍不住,化身爲狼。

……

兩人過了一晚上沒羞沒躁的生活後,已經是日上三竿,客廳裏,遍灑陽光。

夏秀秀在姜小白的旁邊,睡得很甜蜜。

顯然,這些天,姜小白不在的日子裏,她並沒有好好的睡覺。

她害怕孤獨。

姜小白很憐惜的揉了揉她的頭髮,出了房間。

簡單洗漱一下後,便來到書房。

將手中的黑蓮圖案,對準棱鏡,便見到紅霧捲動,一個個的陰兵,被抓出來,關入了冥獄中。

最後給關押的,是土地神老王。

老王是四階土地神,被關押之後,給冥寓,提供了1千點魂力值。

而那十幾名陰兵,都是二階,實力有強有弱,總共有三百點魂力值。

這樣一來,現在冥寓的魂力值,已經達到5千4百點,還差4千6百點,便能夠晉階到三階冥寓。

“你是誰?放我出去!我可是陰司正神,你抓了我,陰司不會放過你的!”

冥獄裏,老王吹鬍子瞪眼,大聲嚎叫道。

“是麼?”姜小白笑道:“你看看你隔壁,還住着一個小青山河神呢。”

“你沒有這個權力關押我!”土地神還在色厲內荏的吼道:“我勸你,最好把我放了,對於這件事,我既往不咎!要不然,等陰司發現我失蹤,肯定會派陰兵,來抓你的!”

“額,你不說,我倒是忘了。冥獄,把土地神印,從他身上搜出來。”姜小白說。

金光一閃,一枚四四方方的土地神印,出現在棱鏡的面前。

“雖然,你被我抓了,但這土地神印,還是得歸還陰司的。” 片偶 姜小白吩咐旁邊侍立的獄僕,拿來一個木盒,將神印裝上。

“好了,安心在裏面受罰吧。”姜小白說着,一揮手,紅霧捲動,土地神的界面,便消失不見。

出到客廳,白煙早就在那裏等候多時。

“大花,”對於屍氣,姜小白並沒有特別的控制方法,只能問大花:“你有沒有辦法,消除她身上的屍氣?”

大花給了姜小白一個白眼,扭了扭頭,伸出爪子,指向遠處。

姜小白一看,正是臥室的方向。

“恩?”姜小白明白了大花的意思:“你是說,秀秀能夠消除這屍氣?”

大花點點頭,繼續玩連連看去了。

對了。

姜小白想起來,自己身上、之前凝聚了莊妃五百年的屍氣,在銀棺之中,傳輸到秀秀的身上,但秀秀,卻並沒有出現異樣。

她不但沒死,也沒有因爲屍氣侵蝕而變成殭屍。

但根據大花的說法,他和夏秀秀,是陰陽調和的關係,赤蠱毒和屍毒,中和之後,兩人都沒有事。

難道說,夏秀秀對於屍氣,還有着她獨特的掌握方式?

姜小白纔想着,就見到臥室裏面,門被打開,夏秀秀衣袂飄飄,飛了出來。

飛? 很是對不住各位書友,因爲本書要上架了。

上架也就意味着收費,繼續看這本書的話,要支付書幣,購買VIP章節。

1章大概是1毛錢左右,一個月大概用到六塊錢,而小豬,能夠分到一半,也就是三塊錢。

三塊錢不多,但對於小豬來說,卻是碼字的動力,以及……生活的保障。

這本書的成績不是很理想,並不符合目前大環境下的熱書風格,用業內的話來說,就是撲街了。

成績與《屍身尖叫》《屍兇》相比,差了很多。

按照書目前的成績來看,小豬預估,可能會有百把個人,願意付費,相當於說,小豬一個月,有300塊的收入,可能剛好夠吃2塊5的泡麪。

沒錯,這就是小豬的生活現狀。

可能有人會說,既然連泡麪都吃不起了,爲什麼還要寫,爲什麼不找份工作。

是理想麼?是責任麼?

都不是。

是現實。

相信,看過《屍身尖叫》的讀者,應該知道,小豬的身體,有一種病,並不能從事過於勞累的工作,正因爲如此,才只能選擇碼字。

記得以前,從事地質工作的時候,在山上走着走着,自己就暈了過去。

шшш✿ тt kдn✿ ¢ ○

醒過來的時候,同事告訴我,吐了一大堆血,要不是送醫院及時,可能就掛了。

所以,“找工作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找工作,只有靠碼字,維持生活,這個樣子。”

這也是小豬書裏的主角,每一個都是殭屍之體、不死之身的原因。

因爲我真的怕死,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次犯病。

當然,小豬不是來哭窮的,開這個單章,特意說上架這件事情,只是說明一下,就算是吃泡麪,這本書,我也會堅持寫下去。

至少,要把姜小白的故事,把冥寓的來歷,給大家一個交代。

至少,我要對得起,一直追讀本書的讀者。

最後,十分感謝你們,在茫茫書海中,選擇了《冥寓》這本書,支持小豬。

如果有能力,能夠訂閱支持一下,小豬感激不盡,鞠躬,拜謝! “秀秀,你……?”姜小白看着飛起來的夏秀秀,瞠目結舌。

秀秀飛到姜小白的上空,似是把控不好力量,忽然發出“哎呀”的一聲,落了下來。

被姜小白一把接住。

“你什麼時候,學會飛的?”姜小白好奇到了極點。

夏秀秀嘿嘿一笑,從姜小白的懷裏跳下來,說:“你離開幾天,我又無聊,電視也看完了,大花就找了書給我看。我看着看着,就會飛了。對了,還會這個呢。”

她說着,一伸手,就見到遠處,桌子上的茶杯,自動飛過來,落到了她的手中。

她居然,學會了法術!

這時候,大花用很不屑的語氣,對着姜小白嚎了一聲,意思是,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好吧。

不得不說,從法術天賦上來說,顯然,夏秀秀屬於“天才”那個級別的。

冥寓之中,確實有着諸多的書,其中姜小白最常看的,就是“奇門遁甲”。

但姜小白看,主要是用來破解敵人的術法,而夏秀秀,居然能夠活學活用,從而掌握法術。

“不應該啊。”姜小白皺眉:“按照奇門遁甲記載,想要施展法術,體內,必須有靈力才行。

靈魂體可以自然施展靈力,諸如神、鬼之類,都容易學會法術。但人類,想要學會法術的話,必須修煉,排除體內的濁氣,不吃酒肉才行。”

這也正是姜小白沒辦法施展法術的原因:他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可沒辦法不吃肉。

大花給了他一個白眼,意思是,是不是傻,然後跳到夏秀秀的肩頭,指了指她肩頭的那朵黑蓮。

“你是說,秀秀,是用屍氣,施展法力的?”

大花點點頭,一副姜小白無藥可救的意思。

好吧。

怪不得大花說,秀秀可以救白煙。

如果她真的掌握了屍氣,也就能夠使用屍力,雖然不是殭屍,但卻擁有殭屍的法力,還真的可以驅除白煙體內的屍氣。

“秀秀,她叫白煙,是莊妃佈下的棋子之一。”

姜小白把白煙的來歷,和夏秀秀說了一遍。

聽完姜小白的話,夏秀秀讓白煙伸出手,仔細看了看她的屍爪,得出結論:“養屍術。看來,她只是個試驗品。”

“試驗品?”

“對。”夏秀秀解釋:“莊妃,是在失去了體內的屍氣後,強行用自己的屍血,想要讓死人屍變,成爲她的屍僕,爲她所用。但從白煙的狀態來看,她的試驗失敗了。”

“屍僕?”

“沒錯。當殭屍,達到一定的程度後,可以用自己的屍血,控制屍僕,爲其所用。”

“那失敗後,是怎樣?”

“隨着時間的推移,變成殭屍,然後,就看造化了。”

夏秀秀又解釋:“根據養屍術記載,如果她能夠收攏屍氣,用屍氣淬體,便能夠保存神智,慢慢成爲修行之屍。但如果不能,就會完全狂化,到最後,只知道殺戮和嗜血。”

“那你,能救她麼?”

“有兩個辦法。”夏秀秀看着眼前的白煙,表情很嚴肅:“第一,驅除你體內的屍氣,但你已經死了,屍氣驅除之後,你也必死,靈魂離體;

第二,你隨我修煉,學會控制自己體內的屍氣,成爲修行之屍。”

夏秀秀才一說完,白煙便“噗通”一聲,跪在了她的面前:“我願意拜你爲師,隨師父修煉。”

顯然,並沒有任何人,能夠做到視死如歸。

“那好。”

夏秀秀畢竟曾經是一國之皇后,天生自有威嚴:“你入我門下,拜我爲師,當遵循弟子之規,不可越矩。”

當白煙拜師的時候,姜小白已經來到院子裏,拿出電話,撥通了高佳蘭的電話。

莊妃一共做了兩個實驗,還有一個,便是高明嵐。

等電話接通後,姜小白直接開口:“喂,小蘭!你趕緊,去找李楓,讓他派陰兵,把你父親,抓起來!”

之前姜小白還覺得,應該給高家一家人,團聚什麼的。

但現在,聽到夏秀秀的說法後,姜小白已經明顯察覺到不妙。

高明嵐不比白煙:白煙還在屍變的前半程,就被姜小白抓住,然後用養屍術,溫和調理着她體內的屍氣。

但高明嵐,卻一直沒人管,這樣下去,只怕會變成夏秀秀口中說的,那種嗜血好殺、沒有意識的殭屍了。

“我父親在醫院呢,怎麼了。”電話那頭,高佳蘭的語氣,也有些急迫。

“你父親中屍毒了。”

一聽姜小白的話,高佳蘭急了:“那被他咬到的人,怎麼辦?”

“他咬誰了?”

“他咬了我媽!”高佳蘭在電話那頭,急急忙忙的解釋:“昨天晚上,我在房間睡覺,聽到我媽一聲慘叫,過去看,發現我媽的脖子,被他咬出血來。

而我爸,滿臉青黑色,有些神志不清的感覺。

當時我還以爲,老兩口好久不見,親熱過度呢,而我爸,之前喝了不少的酒,我就把他倆都送到了醫院。”

完了。

聽高佳蘭這麼一說,姜小白已經知道,高明嵐,真正屍變了。

姜小白立即提醒她:“你快點去醫院,同時叫李楓或者桃春風,隨便去一個人,千萬小心,別被你爸咬到!”

“好,我這就去!”

姜小白掛斷電話,嘆了口氣。

高明嵐一旦屍變,迎接他的下場,便只有一個:灰飛煙滅。

目前唯一祈禱的,就是他能少傷幾個人。

想着,目光一瞥,發現了一個人的號碼。

上官星辰。

對了。

上官星辰曾經說過,如果發現帝星的事情,可以告訴他。

眼下,正德帝應該已經被莊妃釋放出來,雖然不知道在何處,但肯定,已經現世了。

而上官星辰之前也說過,他代表的,其實是相門一脈。

如果提醒他,讓整個相門介入,那對於正德帝和莊妃,應該更有威懾。

姜小白當即撥通上官星辰的電話。

過了幾秒鐘,電話接通。

兩人寒暄了幾句後,姜小白直接說正事。

“上官兄,對於帝星,你知道多少?”

電話那頭,上官星辰猶豫了一下,問:“莫非,姜老弟,知道帝星的真正身份?”

“沒錯。那帝星,是明十三陵中,康陵的主人。也就是明朝的正德帝。”

“正德帝?”上官星辰聽到姜小白的話,大驚:“他不是,已經死了五百年麼?”

“死沒死,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他的一個妃子,已經從萬松山甦醒,變成了殭屍,這時候,正在幫正德帝,招兵買馬呢。”

“原來如此。”

上官星辰對於這件事情,顯然也有所察覺:“我就說,最近古董市場裏,怎麼忽然涌現出一批五百年前的珠玉寶石,進行流通。

多謝姜老弟的提醒,這正德帝,看來,不甘寂寞,想要復辟啊。”

果然。

如同姜小白之前猜測的一般,莊妃還真是拿了一批珠寶玉石去拍賣,要不然,她也不可能隨手就拿出幾億的資金來流轉。

“既然如此,那我們相門接下來,可能會聯和其他的宗門,對這批珠寶,進行監督,以便於找到真正的正德帝。”

姜小白思索了一下,問:“如果,你們找到他,又會如何?”

電話那頭,上官星辰猶豫了一下,回答:“直接擊殺。決不能讓他,霍亂到國家的穩定。”

額。

看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些宗門,還是爲國家效力的。

這樣,姜小白就放心了。

有他們去幫忙對付莊妃和朱厚照,說不定,根本就用不着他出手,莊妃和朱厚照,就會被這些宗門解決。

當然,姜小白肯定也是要兩手準備的。

好在目前,夏秀秀掌握了屍力,從這點來說,也是他的一大助力。 掛斷電話,姜小白回到冥寓,將自己的卡交給白煙,讓她去買一輛車。

畢竟,冥寓地處青龍湖邊,交通並不是很方面,姜小白早就有買輛車的打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