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並不喜歡猿山金次的肉體接觸,但劉零依舊保持着平淡的表情和猿山金次說着話,期間倒也沒有因爲猿山口頭上的冒犯,例如說自己體形像小學生等等的而生氣。

因爲劉零知道,這個猿山金次就是個心直口快的笨蛋。


因爲猿山金次是在鄉下長大的,鄉下人樸實,心直口快是大多數鄉下人的通病,根本不能爲別人守住祕密,所以這個傢伙在班級裏並不受歡迎。

這次修學旅行班主任之所以讓猿山金次和劉零一個小組,原因也是其他的同學都不歡迎他,所以班主任才讓劉零這個初來此班不太清楚猿山金次爲人的轉學生和他一組。

但班主任殊不知,他的心思在劉零心如明鏡的心中毫無遮掩。

劉零雖然纔來這個班級還不足十天,但是早就把班裏大部分同學都摸了個透徹,這個有把子力氣又心直口快的猿山同學也不例外。

但劉零並不討厭猿山金次的心直口快這一點,他也明白猿山金次心中是並無惡意的。

畢竟一般人也不可能像猿山金次這個奇葩一樣,在初見劉零時就毫無心機的大喊出小學生怎麼來我們高中了這樣不受歡迎的話語吧。

劉零看了眼手錶,發現離集合的時間還有近一個半小時,於是便找了個藉口離開了這片樹林,打算利用這段時間找個地方去修煉一番。

至於猿山金次,在聽見樹林右面女生領地裏有不少女同學說帳篷搭的不行後就熱心的跑了過去,越過了中間的遮羞布,想要幫這些力氣不大的女同學們賣點力氣。

結果正好碰到兩個胖女孩在樹下換弄髒的衣服,一時間大眼瞪小眼,十分尷尬。

然後心思並不靈光的猿山金次在今天又被加上了一個偷窺流氓的稱號和女生們一起拿木錘子毆打的獎勵。

————————————————————————————————————————————

在劉零離開了樹林,向海灘這邊走去的時候,一輛價值不菲的黑色小轎車在冬木海海灘上的高價收費停車場上佔據了一個車位。

啪咔。

一身黑色男裝的saber率先從駕駛座上開門下車,然後走到了後車門處,打開車門,身體微微向前一鞠躬,然後將自己的纖纖細手平平伸出,說道。

“愛麗絲菲爾,我們現在已經到了冬木海的海灘,請您下車吧。“

“嗯,好的。”

坐在車內的愛麗絲菲爾見saber用這麼莊重的古老貴族禮儀來迎接自己下車,頓時有些微微惶恐。

不過從小在就養成的愛因茨貝倫老宅邸中養成的貴族禮儀使愛麗絲菲爾沒有過多的慌亂,她按照自己禮儀老師講得那樣,把自己的手輕輕的放在了saber的手上。

然後saber巧妙的用了個巧力,愛麗絲菲爾就被saber從車中拉了出來。

在這時候,愛麗絲菲爾也看到了那一片她從未看到過的蔚藍色海水,於是不由得驚歎出聲。

“哇!這就是冬木海的實景嗎?雖然早就在電腦上看過了類似的圖片,但是看到實景之後還是感覺到了很多照片上所看不到的地方呢。”

愛麗絲菲爾聽着重重的海浪聲,逐漸露出了滿臉的笑容,或許是因爲開心極了,她那雪白的臉頰上浮出一層淡淡的紅暈。

這樣的愛麗絲菲爾,根本沒有人會想到她已經結婚並生了一個孩子,而且孩子還不小了。

她的笑容那樣的純真無邪,彷彿還是個十幾歲的少女一般。

“海洋……嗎。”

和愛麗絲菲爾看到大海時的表現不一樣,saber在看到冬木海的景色後並沒有什麼興奮的情緒,相反,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一樣,saber那聖綠色的眼睛反而露出了複雜化的情緒。

“saber,大海這麼美,你卻並沒有露出高興的笑容,難道你不喜歡大海嗎?”

剛剛從見到海洋的興奮中脫離出來的愛麗絲菲爾突然注意到了saber情緒的不對勁,於是有些擔心的問道。

“這個啊……”

Saber苦笑着,思緒卻飛回了遙遠的故鄉。

“在我所生活的那個時代,我所居住的國家……大海的那一邊是侵略者的聚集地,所以我在看到大海後能想到的只有讓人不快的回憶。”

“這樣啊……”


愛麗絲菲爾的表情因爲Saber的回答而由興奮變得低落了一些。

“……我真是的,對不起,saber,我並不知道這件事情,雖然我們一樣都是女孩子,可你身爲亞瑟王,所以在你的那個時代是不可能像這樣有時間去玩的吧。”

直到此時,愛麗絲菲爾纔想起了眼前這個少女的另一個身份,大不列顛之王的身份,同時她也在saber的話語中感受到了一些這個身份所必須承擔的責任。

“沒關係的,愛麗絲菲爾,倒是因爲我的原因, 斗羅之知識至上 ,真是十分抱歉。”

從自己那個時代的記憶中快速的脫離了出來,saber感到不好意思的向愛麗絲菲爾道歉。

“雖說用不着道歉啦,不過saber你既然有着這麼誠懇的歉意的話,那麼就給我補償一下吧。”

愛麗絲菲爾的目光再度閃爍着愉悅的光芒,隨後她勾住了Saber的手臂,不等saber將那高檔小轎車的車門鎖好,就向冬木海的海灘跑去。

“等…等一下啊,愛麗絲菲爾,汽車還沒有鎖好……”

saber想要拉住愛麗絲菲爾,讓她暫時停下奔向冬木海灘的腳步。

但這無疑是徒勞的。

(未完待續,話說看過fate的漫友們發現了沒有,saber和愛麗絲菲爾貌似有點百合傾向呀) 噗踏!噗踏!噗踏!噗踏!

光着一雙腳丫的愛麗絲菲爾輕輕的踩踏着海灘邊緣的一層淺水,濺起了朵朵浪花。

感受着海水帶來的清涼感覺,愛麗絲菲爾不由的笑容滿面,回頭向站在自己身邊不超過兩米距離的saber說道:“saber,海水真的是很清涼呢,你不下來感受一下嗎?”

兩米之外,站在溼沙上面的saber在聽到了愛麗絲菲爾的邀請後輕輕的搖搖頭,冷淡的拒絕道:“愛麗絲菲爾,我就算了,要是想玩的話還是你自己一個人玩吧。而且……”

Saber看着海灘上頻頻向這裏投往目光的衆人們,心想到:光是愛麗絲菲爾一個人在這邊玩水就引起挺大的動靜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必須要保持警惕,隨時防止着其他英靈的偷襲才行,又怎麼能沉浸在玩樂之中呢。

不過這些人爲什麼都向這裏看呢?是我們兩個人哪裏有些奇怪嗎?

saber對於這些人所投來的熱切目光有些疑惑不解。

其實在saber保持警惕的警戒着周圍的幾分鐘之內,冬木海灘上絕大部分的遊客們都已經被這一對奇特的主僕組合所吸引住了。

不論是外表美麗並且氣質高貴的銀髮美女(婦)愛麗絲菲爾,還是站在愛麗絲菲爾身邊不遠處,身上帶有淡淡“王”之氣質的玲瓏美少年(女)saber,這兩人的魅力都是十足的,即使在某個電影明星雲集的酒會派對上,也未必能夠目睹到如此完美的組合吧。

而且不論是愛麗絲菲爾的銀髮,還是saber的金髮,在日本都是極爲罕見的,就算是在cosplay的現場,人們也不可能見到如此美麗的美人和美髮吧。

當這些特殊的地方累積在一起後,就算愛麗絲菲爾和saber不想引人注目,她們也沒法不引起別人的注意。

因此在愛麗絲菲爾踩水玩的五六分鐘裏,她和saber兩人足足遇到了十幾波懷有心思而前來搭訕之人。

在某些方面十分遲鈍的saber在再次板着臉,趕走了幾個前來搭訕的人後總算察覺到了一點原因。

於是察覺到了原因的saber趕緊對着愛麗絲菲爾說道。

“喂,愛麗絲菲爾,我們在這裏好像有點太引人注意了,要不我們先離開這裏吧。”

“唉?啊?那……好吧。”

雖然愛麗絲菲爾平時有點天然呆,對於事情的認識比較慢,但是因爲這麼多人都過來搭訕了,還是讓愛麗絲菲爾感覺到了不對勁,略微思考了一下,她也很快就明白了問題的原因。

因此,愛麗絲菲爾雖然還對於清涼的海水戀戀不捨,但卻也明白,自己現在必須離開了。

愛麗絲菲爾接過saber遞過來的自己的涼鞋,一邊彎腰穿着涼鞋,一邊彷彿自言自語的說道:“冬木海真的很漂亮啊,要是以後有機會能和切嗣與伊莉亞一起來冬木海玩耍的話就好了啊。”

“呵呵,愛麗絲菲爾,等聖盃戰爭結束之後,你的這個願望肯定會實現的。”

聽到了愛麗絲菲爾自言自語的saber對愛麗絲菲爾安慰道:“所以,爲了我們在這場戰爭中取得最後的勝利,你就先稍微的忍耐一下吧。”

“是嗎,如果一切都和saber你說的那樣就好了啊,……ok,鞋穿好了,我們走吧。”

愛麗絲菲爾拉過saber的手,笑着說道。


不過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saber總感覺在愛麗絲菲爾的笑容後面隱藏着一些悲傷一般。

只是這悲傷的表情一閃而逝,saber並不確定,所以也就並沒有多說什麼。

————————————————————————————————————————————

“呼,雖然在這一個小時之內我又修煉了幾次銀河劍訣的循環,但是對實力和修爲的精進都有限的很啊,果然隨着修煉境界的加深,後期的境界突破比前期的要難上很多啊。”

“以我目前單純的修煉速度看來,想要在十年之內突破到凡塵最頂級的築基境界無疑是無望了,就是我想單靠修煉突破到凝真境界的後期,沒有一年的時間怕是也難啊。”

“可惜我身上的劍神系統只能幫助我增強肉體的四維屬性,對於修爲卻不能加點,唉,要是能找到什麼方法來單純的加快修爲的提升就好了。”

放縱的青春

現在他的一身銀河源力需要吸收大量的能量才能突破目前的境界屏障,因此劉零現在需要的不僅是大量的能量,還必須是他可以在短時間內吸收的才行。

雖然劉零手上擁有的高品靈石其中擁有的能量比較精純,奈何以劉零的精神力每一次只能從其中引出一小點而已,這一小點靈石能量對於凝真初期的修煉還十分有效,對於凝真中期就效果平平了。

“看來要麼就得多積攢點潛力點,通過劍神系統的能量池進行修煉的加速,要麼就得尋找一下前世那一個能夠傳送到修真界的傳送陣法,提前前往修真界,在輔助修煉物資豐富的修真界裏快速提升實力了。”

不過前種方法耗費潛力點太快,而劉零在系統內存儲的潛力點並不充足,故而能量池輔助修煉法偶爾的用上一次兩次還可以,多次使用就不行了。

而後種方法的不確定性和危險性都太大,先不提劉零重生後的蝴蝶效應會不會改變那個傳送陣法的位置,光是以劉零現在這微薄的修爲,一旦進入了修真界後根本就談不上能夠自保。

況且那個能夠傳送到修真界的傳送陣法是一個單向傳送陣法,只能由凡塵傳送到修真界,而不能由修真界傳送回來,因此,一旦劉零杯傳送到修真界後想要再傳送回來就麻煩了。

要知道,那些能夠從修真界傳送到凡塵的傳送陣法大多都掌握在一些強大的宗門和勢力之中,這些勢力可不會平白無故的讓你借用他們的傳送陣法的。

“不過我也是有些貪得無厭了,在修煉能量十分貧瘠的凡塵中,我能夠在重生以來的短短時間內將實力恢復到如此地步已經是頗爲不易了,剩下的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劉零起身,用手拍打着被風吹到身上的沙子,突然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周圍的衆人們都用直勾勾的眼神看向沙灘上的同一個地方。

“好奇怪啊,他們都在看什麼呢?”

因爲不少日本男性公民發出的眼神都十分熾熱,充分的勾起了劉零的好奇心理,所以劉零就順着他們的視線,向視線的目標看去。

衆人目光所注視着的地方有着兩個女性的身影,雖然其中一個穿的衣服是黑色男式西服,但劉零那老辣的眼力還是能夠快速的分辨出來對方的真實性別。

“嗯,金色的髮色和銀色的髮色嗎挺奇特啊,而且外表的皮囊長得也挺不錯的,怪不得這麼多人看啊。”

看着那遠處的愛麗絲菲爾和saber,劉零在知道了吸引衆人的原因是兩個魅力不小的女人後,興趣卻沒有不知道的時候那麼強烈了。

這時候,愛麗絲菲爾剛剛穿好自己的涼鞋,用一隻手攬着saber的胳膊,向劉零身後的方向走來。

因爲劉零所處的方向剛好是saber之前停小轎車的地方,所以三個人之間的距離正在慢慢的縮短着。

劉零在看見愛麗絲菲爾和saber向這裏走來時,正要將視線收回,免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只是在有些時候,人們越是不想被牽連到,越是無法逃避。

就如這時候一樣,變故突生。

(未完待續,自從殺劍開了vip章節後,讀者少了好多啊,感覺挺失落的呢,不過我是不會放棄的。今天正好殺劍當寒假了,獻上一更) 就在劉零欲要收回自己視線的時候,有三個身上只穿着游泳褲頭的男人突然從人羣中走了出來。

這三個人的身上都紋着黑色的紋身,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當他們從人羣中走出的時候,正好看見了要離開海灘的愛麗絲菲爾和saber,這兩個美女的身影讓三人的眼前突然一亮。

三人之中站在中間的那一個光頭貌似是三人之中的老大,他在見到了兩女後,邪惡的目光就不停的在兩女身上徘徊着。

尤其是愛麗絲菲爾那楚楚動人的美麗臉蛋與凹凸有致的嬌軀,讓這個光頭紋身男注視的目光越來越火熱。

現在他內心中恨不得馬上就扒光愛麗絲菲爾的衣服,在這個海灘上當着衆人的面就行那苟且之事,品嚐一下這個人間罕見的美色。

在察覺到了三個人的火熱視線後,saber不由的皺着眉頭,幾步走到了愛麗絲菲爾的前面,擋住了他們目光,把愛麗絲菲爾遮在了身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