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如今我已經擁有了強大的戰力,但我也是清晰的認識到了如今的自己決然不是眼前淵的對手,更何況還有那代表着邪惡力量的遠古天魔。

兒子告訴我他之所以會選擇輪迴大陣甦醒,並且將身上的古咒術完全的過度到我的身上,便是因爲在這個世界只有我纔是那個能夠承載純淨之軀的人,而真正的陰陽少爺,只有承載了純淨之軀才能徹底的甦醒。

凡兒並沒有告訴我,究竟我,或者他纔是真正的陰陽少爺轉世。

凡兒只是告訴我,現在我們應該做!

那便是融合整個大陣,將整個大陣完全的融入大陣之中,聯盟之城如今可謂是元氣大傷,想要進一步的強大,只有通過輪迴大陣之中的靈海來造就更多的強者,而我現如今還必須要做的一件事便是救出葬,因爲只有葬才能找到當年那具純淨之軀。

事到如今我也已經完全的明白了當年背後的故事。

身子一閃,我並沒有多說便帶着小蝶消失在了聯盟之城。

有兒子在,輪迴大陣我絲毫不用關心,現在我和兒子兵分兩路,兒子徹底的將整個聯盟之城融入輪迴大陣之中,而我則是去尋找葬。

天雷之海!

便是天界關押葬的地方,這個地方傳聞有是天界最神祕的囚牢,在這個囚牢之中關押的人都是天界最大的犯人,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的,整個天雷之海關押的衆多高手都已經不堪折磨完全的消失了,現如今的天雷之海只有一個幾乎就要快被遺忘的高手,那便是曾經叱吒風雲的葬。

這個道的兒子,由生到葬,不過短短九日。

當年一代的傳奇人物,沒有人知道,但是現如今卻是被永遠的囚禁在了幽暗的世界之中,在這片幽暗的世界裏葬看到了無數

的前世今生,看到了無數的聚散離合。

這個世界有着太多的不公,世人該如何面對。

天地之間究竟應該有着如何規則。

……

我不知道葬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但是在我印象之中葬作爲一個上古的強者,在他的身上至少有着自己永遠也不可超越的東西,在我的心中其實很早就已經想要見到葬,看看葬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葬!

我在心中默唸,身子已經飛躍了無數的天際空間,如今的我恐怕出了淵親自來恐怕誰也不能攔得住我,我攬着小蝶身子緩緩的降落在了一片滾滾雷霆的海洋之中,一觸到地面我便能夠清晰的感知到一道道的雷電瘋狂的竄進我的身軀之中的,整個空間之中雷電的光芒在我走到了十步的時候開始越發的密集起來了。

“相公,我們要不要這樣硬闖進去!”

小蝶眉頭微皺,顯然在面對天界的時候小蝶的心中依然還是有些畏懼,竟管如今的小蝶也是可以隨便的碾殺天君般的人物,但是在面對眼前這恐怖的而強大的對手的時候,還是逃不過那種先天的畏懼。

原本我還想用符咒之力直接進入,但是看到小蝶此刻的樣子,我頓時點點,一隻手緊緊抱着小蝶,一隻手猛地一掌拍出頓時在我的手上出現了一柄古咒長劍,無數的古咒符文在此刻纏繞着我手上的長劍。

轟隆!

一聲巨響眼前的空間瞬間碎裂,那滾滾的雷霆剎那之間猶如狂風暴雨一般的朝着我襲來,就在這一刻我身體周圍瞬間出現了一道結界,接着小蝶身子一步踏出,他迎空一揮手,剎那之間那滾滾雷霆竟然被他的長髮直接遮蓋。

“相公,快,我能夠感覺到葬的氣息!”

那一刻我笑了,其實我早已感知到了葬的氣息,在這片雷霆之海的深處,雖然不知道我往前走還會遇到什麼,但是那一刻我已經義無反顧,哪怕此刻遇到了淵我也要不惜一戰,因爲如今的我淵決然殺不了我,這便是我最大的依仗。

我身子一閃,便已經沒入了整個雷霆之海,雷霆之海無比的浩瀚,在我視野所能看到的空間之中,我只能看到一片紫色,這便是雷霆之海,漫天的雷霆化作了液體,我身體周圍無數的符文都被這樣的雷霆直接消化。

我身子猛地一閃,下一刻我已經站在了一片浩瀚的地下宮殿。

眼前是一扇巨大的石門,石門上刻着一頭巨大的靈蟒,還有一頭巨大的烏龜。

不用看我也知道這是什麼,這便是上古的神獸,不過現如今早已經被天界煉化成了天界的奴僕。

當即眉心一顫,劇毒古咒瞬間飛出,體內輪迴之力瘋狂的顫抖,下一刻整個空間嘶吼起來那滾滾的雷霆之海開始瘋狂的顫抖起來,無數的雷霆開始在水下開始瘋狂的嘶吼起來。

我冷哼一聲,封印古咒瞬間飛出,從我的身軀周圍瞬間飛旋而上,剎那之間無數的空間開始泛起了一個個巨大的漩渦,我伸手便朝着那從巨大石門之中飛出的靈蟒抓去。

這一刻,繞

算你是上古神獸,在我的面前也不過是小蟲小蟻。

一把將靈蟒抓在了手上,我幾步便走到了石門的面前,一腳便蹬在了石門之上。

轟隆一聲,靈蟒嘶吼連連,那巨大的身軀被我抓住竟然不能有絲毫的動彈,劇毒古咒在輪迴之力的催動之下,開始化作了一條巨龍一口便咬住了靈蟒的身軀,將這個鎮守在此處無數年的上古神獸瞬間咔嚓一聲從中撕斷。

而一邊的巨龜大吼一身,瞬間整個身軀化作了一道龜殼結界,將整個石門遮住,無數的空間這一刻都開始崩塌,整個雷霆之海開始化作無窮的雷電奔騰在天地之間,滾滾雷霆此刻瘋狂朝着我轟來,但是每次還沒有靠近我便瞬間被一股龐大的力量瞬間纏繞化爲了粉碎。

我看了一眼那站在虛空白衣勝雪的小蝶,我猛地一拳落在了那巨大的龜殼結界之上。

吼吼!

就在我一拳落在那龜殼結界之上的時候,那巨大的龜殼結界突然瘋狂的顫抖起了,一道道水波散開,將四周的雷霆之力完全的崩碎。

這一刻我渾身都是紫色的骨甲,隨着無數的雷霆之力轟擊在我的身上,我竟然開始感覺自己的身軀已經在開始凝結這一點點的雷電之力,這些雷霆之力開始進入我的身軀之中慢慢的進入了我的骨骸之中。

轟隆!

我又是猛地一拳落在眼前的龜殼結界之上,下一刻這一片結界之上便出現了撕裂。

“破!”

乘勝追擊,我怒喝一聲,雙手之間凝結出了一道符文長劍,靈魂古咒更是化作了滾滾的長槍漂浮在我的頭頂。

轟!

我一拳落下,接着雙手緊握長劍猛地刺在那被轟開的豁口處。

嘔嘔!

下一刻整個巨龜瞬間開始顫抖起來,整個龜殼結界瞬間炸開,這巨龜剛要反抗,當即便被我的靈魂之槍瞬間洞穿。

下一刻眼前的這道石門瞬間炸開。

滾滾的雷霆突然在石門之中爆出,兩個渾身紫色的雷人在我衝進去的瞬間朝着我便是一拳爆出。

這一刻我根本就躲閃不及,當即便被震飛了足足十幾米。

身後那滾滾雷霆轟然落在我的身上。

“相公,你沒事吧?”

就在我剛剛被震飛,頓時小蝶關懷的聲音便傳了出來,我當即身子一閃,飛快的後退。

“小蝶,沒事,你在堅持片刻!”

“嗯!”

耳邊傳來了小蝶的應答聲,我猛地踩在那滾滾的雷霆之中,渾身八大古咒飛出,此刻化作了無數道我的身影,而我則是身子一閃,雙拳在剎那之間爆出。

嘭!

嘭!

兩個聲音幾乎同時響起,那兩個攻擊我的紫色雷霆巨人便已經被我洞穿了身軀,靈魂剎那之間被我捏碎。

我一步踏出整個大殿之中,便看到了不遠處有着十道雷電光柱。

小媽咪:首席總裁的逃妻 四周一片昏暗,幾乎看不見任何的事物,但是我能夠感受到在那十道雷電光柱裏面的人便是葬!

(本章完) 這個幽暗的大殿,乃是一個完全被雷霆巨像完全包裹的空間。

一走入這個空間我便能夠感覺到天地之間最兇殘的雷霆完全匯聚於此。之所以叫做雷霆之海,聽聞在數年之前,天界還未大一統的時候,這個雷霆之海便存在了,因爲這裏完全處於一個封閉的空間,而且有着無數恐怖的雷鳴閃電,久而久之便成了一個禁地,等到天界完全的統一之後,這裏便開始成爲天界的囚牢,這一座囚牢之中有着無盡的雷霆整日劈砍,所以但凡被關入這裏的人都早已被變成了呆傻之人,哪怕你曾經是天界的風雲人物,哪怕你曾經是一域之主,在進入了這片雷霆之海之中都將成爲一尊枯骨,身死道消。

此刻我站在那幽暗的空間之中,一眼我便能夠看到眼前的十幾根巨大的雷霆光柱,雖然整個空間都是幽暗,在這裏甚至我都不能看到眼前的事物,這裏絕對有着無數的結界疊加在一起形成了這樣的空間。

我一伸手,頓時在我的身前出現了道道結界,無數道凌厲的光芒不斷的閃爍起來,但是這些光芒都是烏黑的顏色,隨着因果古咒的滲入,我能夠感知到在其中那個人的氣息。

氣息龐大,但是他的身軀卻是如被抽乾的大海,沒有一絲兒力氣。

葬!

這一刻我確定葬一定在裏面,四周那滾滾的雷霆光束,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網子一般將葬完全的困在了其中,這一刻我身子一閃,一掌便已經落在我眼前的結界之上。

有了之前以因果古咒的滲透,現如今的我已經完全能夠感知到那恐怖的氣息,而且現如今我已經能夠感知到整個空間都在劇烈的顫抖,無數的光芒閃爍之間的,我的眼前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古字。

封!

冷哼一聲,一掌蓋在那古字之上。

封印古咒化作了一條條血色的鎖鏈完全的將這個古字纏住。

嗡!

就在洞穿古字的瞬間,便聽到了不遠處那空間之中的一聲悶響,在我眼前的十幾根光柱開始瘋狂的顫抖起來,每一根似乎都代表這一種力量,這些力量形成了一個詭祕的大陣,將葬困在了其中。

而且這些雷霆光柱應該是吞噬了葬體內的力量,所以才能在這些結界的重圍之下依舊能夠發出如此耀眼的光芒。

我雙手疊加出了一個個的手印。

每一個手印都代表着我用體內的輪迴之力凝結成的第二個自己,幾乎在剎那之間在我的身邊便形成了無數的自己,每一個自己渾身都纏繞着滾滾的古咒符文鎖鏈。

站在這片結界面前,我身子一閃,頓時那用輪迴之力凝結而出的自己幾乎在片刻之間便完完全全的飛竄而出,雖然每一個人一觸到結界便瞬間破碎,但是周圍那無數的結界空間卻是在這一刻完全的土崩瓦解。

就在我站在那十幾個光柱組成的空間之前。

一個龐大的力量涌出,有些落寞,有些悲嘆,那種感覺有種英雄末路的味道。

我知道在這個時候能夠給我這樣感覺的人,只有一人,那便是曾經叱吒風雲的葬!

站在那光柱的面前,我沒有任何的猶豫,伸手就要去觸碰那些光柱。

“回去吧,這裏的雷霆之柱吞噬了我太多的

力量,現在已經成了超越真正天君的高手,雖然現如今沒有任何的意識,但卻是能夠反擊對他輸入力量的修者,能夠看到你,我已心滿意足!”

“前輩……”

我叫了一聲,幽暗的空間之中我根本就看不見葬,聽聲音彷彿顯得格外的滄桑、無力、沙啞。

“回去吧,我在這裏無人能夠傷到,就算那遠古天魔也不能靠近我!”

蒼老的聲音再一次傳出,帶着不甘,卻又是無奈。

近距離的看着那十幾個光柱,我自然是感覺到了自己的身軀之中那股輪迴之力瞬間都被調動了起來,身軀周圍更是凝結出了一層紫色的骨甲,但是這一刻我清晰的感覺到了自己的身軀周圍似乎有着一股龐大的威壓朝着我壓來,我所以不畏懼任何的威壓,但是在面對如此恐怖的威壓的時候,心中還充滿着擔心。

我身子一閃,也不管那龐大的威壓,一把便抓住了就近的那一根光柱。

頃刻之間我感覺頭腦一片空白,瞬間滾滾的雷霆巨響直接落在了我的身上,不但如此,這一刻還有着一片滾滾的力量直接沒入了我的身軀之中,那種力量幾乎是瞬間便將我的一切淹沒。

果然強悍!

我猛地一震,古咒凝結成了一隻巨大的手臂再一次朝着另一個光柱抓去。

轟隆!

整個大殿開始猛烈的顫抖起來的,我冷哼一聲,猛地一抓,那光柱之上開始出現了撕裂的痕跡。

這一刻我看到了盤膝坐在那幽暗空間之中的葬。

那應該是一個怎樣的人。

此刻在那一股幽暗的光芒之中顯出了一個模糊的身影,一身灰白的長袍,有些破舊,滿頭的長髮早已將整個臉部都遮掩,但是我能夠感受葬的痛苦。

在他的身軀之中每一秒似乎都有着滾滾的雷霆竄過,而且在這麼多年的雷霆吞噬之後,葬的身軀之中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力量,我只要微微一感知便能清晰的看到葬身軀之中那條條幹涸的經脈,空空蕩蕩的身軀現如今只剩下一個空殼罷了。

可想而知這麼多年,葬是靠着什麼樣的毅力活下來的。

放眼四周,在我的身體周圍有着無數的屍骨,這些屍骨每一具曾經都是天地之間最強大的存在,我甚至能夠看到在不遠處一尊盤膝而坐的古佛,渾身金光雖然已經散去,但是那具骨骸讓我完全可以想象到這尊古佛當年盤膝而坐等待死亡來臨那一刻的淡然。

感知到了我手抓住的那滾滾的雷霆光束開始瘋狂的顫抖,我當即怒喝一聲,體內隨即幾道古咒飛快的飛出,特別是代表着劇毒和吞噬的劇毒古咒幾乎在剎那之間化作了一條巨龍嘶吼連連,瘋狂的纏繞着這十幾根雷霆光柱。

嗤嗤嗤嗤!

雖然我幾乎能夠親眼看到劇毒古咒所化作的巨龍一點點的被消融成了一灘毒水,但是我依然能夠感知到劇毒古咒已經完全的滲透進入了這一根根的光柱之中。

“前輩,你放心,我今日來就一定會救你出去!”

“有心了!”

蒼老的聲音之中看似毫無波瀾,但是我卻是聽出了一絲驚喜。

其實這並不難理解,如今的葬身軀之中早已經是空空如也,根本就沒有任

何的力量再與這些雷霆之力對抗,而且我還發現似乎咋葬的身軀之中有着一道恐怖的封印,這一道封印雖然如今的我能夠輕易的解除,但是我卻不能那樣做,因爲在葬的身軀之中我同樣感知到了一股我尚且不知道爲何物的力量,我感覺正是那一股力量支撐着葬活到了現在。

轟轟!

就在那劇毒古咒所化的毒龍被這雷霆光柱完全煉化的時候,我一步上前,一掌便落在了我眼前那根巨大的雷霆光柱之上。

嘭!

一聲巨響,手上那滾滾輪迴之力幾乎在剎那之間便瘋狂的涌入了我眼前那根光柱之中,其中那被吞噬的毒龍身軀之中的劇毒符咒,一時之間直接漲破了整個雷霆光柱,接着我又是一掌落在臨近的一根光柱之上。

嘭的一聲那根光柱瞬間碎開。

下一刻我身子一閃,便已經進入了這片幽暗的空間之中,就在進入這片空間的瞬間,突然在黑暗之中深處了一隻巨大的手掌,這隻手掌烏黑巨大,似乎一掌便能將我完全的抓住。

武道危途 “破!”

伸手之間我的手上便已經抓住了一把符文和古咒凝結而成的長劍,轟隆一聲長劍瞬間破開了眼前的空間,那烏黑的大手在我一劍之下化爲了齏粉。

這一刻我眼前的視野瞬間亮了起來,也是這一刻我才第一次真正清晰的看到了葬的面容。

眼前的葬完全是一個年邁的老人,滿臉的溝壑縱橫,一雙眼睛之中充滿了洞徹天機的指揮,但同時充滿了無奈和落寞。

雖然葬盤膝而坐,但是他的身軀之中卻是充斥着一股龐大的煞氣,這股煞氣是我進入之後斬破了那黑色的手掌之後纔有的。

“不要靠近!”

就在我樣上前一步的時候,頓時被葬阻止住了。

“雖然你現在已經在掌握了八千的古咒符文,但你的身軀尚且不是純淨之軀,所以你現在根本就不能靠近這些煞氣!”

我眉頭一挑,難道這些煞氣真的有葬說的這般恐怖。

這個時候我纔看到了在葬的身後有着無數的孔洞,這每一個孔洞之中便沸騰出一股煞氣,這裏的煞氣和我們平日見到的不同,這種煞氣參合着無數的天地規則,而且隱約我還能感覺到在那一面牆壁之中似乎隱藏着一個巨大古字。

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