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只是我的猜測,但我認爲,和事實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出入。

賙濟牽了牽嘴角,朝着我露出了劫後餘生的笑容,“楚大師,我們的運氣還真不錯,這地震產生的深淵正下方是個湖泊,倒是救了我們一命,不然,我們生還的機率絕對是一個小到恐怖的機率……”

賙濟的話說的很委婉,其實我心裏明白,如果不是因爲我們下墜的地方還有一片小湖,我們三個全都得摔死在這裏!

“風小子,你少說幾句話,先好好休息一會,我給你講一講這裏的環境吧!”張銘言罷,便開始爲了介紹起了四周的景象。

經過了落崖的死裏逃生之後,我們三人已經被困在了山底,甚至是地底!

而且,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無法確定是否存在危險,因爲周遭盡是黑暗,包括我們跌落下來的那道裂縫,也已經被封死了。

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救了我們一命的湖泊……

“風小子,那湖泊面積較大,而且還隱約散發着幽暗的光芒,很奇怪……”張銘一邊說着,一邊指向了我腳下的方向。 奇怪的小湖?

有多奇怪?

我無心多想,我目前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我們所處的環境……

在山底深處,突然出現了這麼一處空曠地帶,那麼,是不是代表,這裏是祖乙大墓中的某條地道?

一想到這裏,我立刻從地上坐了起來,興奮,已經取代了疲憊,重新佔據了我的大腦和身體!

我纔剛坐起來,還沒等我說出心中的猜想,我便看到了四周的地上,擺滿了浸水的裝備。

除了一些經過特殊處理的密封物品之外,我們的所有裝備,差不多都被水浸透了,包括火摺子之類的常規用品,現在也無法再使用了。

當然,我並沒有理會那些浸了水的裝備,因爲,我的目光,已經被那片算是救了我們性命的湖泊,吸引了過去。

就在我望向湖泊之際,這時候,張銘也蹲到了我的身邊,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指着那片湖泊道:“風小子,你看這片湖泊,是不是有些不對勁?”

我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因爲我現在還沒發現這片湖泊到底哪裏不對勁,但我的心中,彷彿有一道聲音,在不斷的告訴我,這裏的一切,都不簡單……

張銘見我不語,便出言道:“我們並沒有火摺子,也沒有打開狼眼手電,上面的出路更是已經被巨石和沙土封死了,也就是說,我們所在的這片空間,稱之爲封閉空間也不爲過,可是,你有沒有發現,我們在這種環境下,都能彼此看到對方,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這片湖泊……”

聽了張銘的提醒,我立刻意識到了問題的關鍵!

距離我們不遠處的那片湖泊,此刻竟然散發着幽暗的光芒……

張銘見我不語,便淡淡的說了一句,道“我和賙濟正準備換上潛水衣,潛入小湖裏一探究竟,這時候,你就醒了!”

我點了點頭,旋即便扭過了頭,卻發現,很久沒有開口的賙濟,已經從他的登山包裏拿出了一身潛水衣,而且他的腳邊,還放着一瓶超小型的壓縮氧氣!

雖然採購裝備的時候,我是和賙濟一起去的,但賙濟到底都採購了一些什麼,我卻早就忘記了。

此時,在這種場合之下,竟然見到了潛水衣和氧氣瓶,我不得不佩服賙濟的豐富經驗和未雨綢繆,這一次下墓帶賙濟來,實在是太明智了!

似乎感覺到了我的目光,賙濟一邊脫掉了身上的衣服,換上潛水衣,一邊朝着我笑道:“我在倒斗的時候,倒是遇見幾處水斗,所以這次行動我纔會準備潛水衣和氧氣瓶,算是有備無患,沒想到還真派上用場了!”

“雖然我們掉入了山底,但卻意外的發現了地下的奇觀,而且我們三人的裝備又沒有丟失,也沒有什麼損壞,算是因禍得福!”張銘爽朗的大笑了起來,“而且,你昏迷的時候,我和賙濟研究過這裏,我們兩個人一致認爲,這裏,很有可能通向石門上雕刻着的那座古城!” “古城……”我的腦中立刻浮現出了石門上的雕刻。

在那幾座山的下面,確實雕刻着一幅類似古城模樣的圖案,按照正常的邏輯分析,我們現在所處的山體內部,還真對應了石雕上山下有古城的圖案,因爲,石雕上的“山下”,很可能就代表真正的“山下”,山的底下,也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

這時候,賙濟已經換好了潛水服,並且將氧氣瓶揹負在了後背上,這纔對我和張銘說道:“銘爺,楚大師,我先下去探查一番,畢竟這種事情我的經驗比較豐富。”

“去吧!”張銘很放心的揮了揮手,並且囑咐賙濟道:“不過,我剛纔掉入湖中的時候,感覺到了很強大的水壓,不然風小子也不可能在湖裏暈過去,所以,你一定要注意湖底的水壓,而且,說不定這湖下面還有暗流存在,你第一次下去探查,不要遊太遠,也不要潛太深!”

“明白!”賙濟遞給了張銘一個眼神,示意張銘放心,他有分寸,旋即,賙濟便緩緩走到了湖邊,然後小心翼翼的朝着湖中走了去。

賙濟很小心,步步爲營那般,大概走了三四分鐘,湖水纔沒過他的胸口。

“我下去了!”賙濟回過頭,朝着我和張銘說了一聲,隨後,他整個人便緩緩的沉入了湖中。

賙濟的身影完全沒入了湖中之後,我和張銘也停止了閒聊,全神貫注的盯着平靜的湖面,甚至連呼吸都下意識的放緩了起來,彷彿生怕會因爲呼吸聲而錯過了一些其他的什麼聲音似的!

足足過了十分鐘,平靜的湖面終於綻放出了一絲漣漪,頓時,我和張銘的臉上都爬上了緊張的神色!

下一刻,賙濟的頭便從湖裏探了出來,緊接着是上身,然後是雙腿!

直到賙濟完好無缺的走上岸邊之時,我和張銘才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

賙濟纔剛剛上岸,便迫不急但的摘掉了氧氣面罩,一臉亢奮的對着我和張銘,語無倫次的說道:“楚大師,銘爺,湖底……湖底……”

“湖底怎麼了?”

一聽賙濟這話,我和張銘的注意力頓時被吸引了過去,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問了起來。

賙濟臉上的亢奮越來越濃郁,也不知道是冷的,還是因爲其他原因,賙濟的身體竟然都開始輕輕的顫抖了起來,“我在湖裏竟然發現了一座不太大的古城,就像是石雕上的古城那般,而且那座古城還散發着光芒!”

我和張銘聞言,相互的對望了一眼,我現在是什麼表情我倒是不知道,但是,我能看到張銘臉上的表情……

震撼,已經不能形容張銘現在的表情了,用驚駭來形容,也只能勉強貼邊!

還有張銘那張嘴,張開的程度簡直能吞下兩顆雞蛋!

可是,這小湖的面積雖然不小,但直徑最多也就三、四十米,容下一座古城,似乎有些太誇張了,除非,我腳下的地面是空的,那座古城是建設在我腳下的地面之中的,而那湖泊,僅僅是古城的出口而已!

“那古城是什麼樣子的?是不是與石雕上的圖案一樣?”張銘的臉,漲的有些發紅,很顯然,他現在很興奮!

“模樣倒是不太一樣,而且……”賙濟皺起了眉頭,略微的頓了頓,彷彿是在整理語言那般,道:“而且,我眼中的古城,在小湖下面很深的地方……不是很深,是非常的深……我有些不敢相信,這片小湖,真的有那麼深嗎?” 賙濟這番話,倒是把我和張銘從水下古城的震撼和興奮之中,拉回到了現實。

雖然我沒看到過水下古城,也不太能體會到賙濟所形容的距離感,但我知道一件事,這種小湖的下面,就算再深,又能深到哪裏?

根本就不可能容下一座古城吧?

更加不可能將那麼一座龐大的水下古城,以“不太大”的視覺效果展現在賙濟的眼中!

旋即,我將我心中的疑問說給了張銘和賙濟聽,聽了我的話之後,二人對那水下古城也產生了一些疑惑……

然而,有關於“不太大”這三個字,賙濟也不知道該從何開始說起,只是沉默了半晌,這才緩緩開口道:“其實,我之所以無法判斷那古城的面積和湖底的深度,完全是因爲,那座古城始終都散發着異樣的光芒,這種光芒再加上水的折射和反射等效果,也導致了我無法分辨水下的一些東西……”

聽了賙濟的解釋,我也是理解的點了點頭,畢竟湖底不是岸上,如果真的如同賙濟所言那般,湖底散發着詭異的光芒,而且還有水橫檔在中間,這種折射加反射的效果,是最能讓雙眼失去判斷力的一種現象!

不論從任何角度來說,這片小湖都充滿了未知的神祕,甚至是許多無法解釋的祕密!

“不管怎麼說,這片小湖,都足以稱之爲一條重要的線索,我們一定要想辦法先將其解開,就算這片小湖之下的古城不是埋葬祖乙的墓室,我相信,那裏也一定是一處神祕未知的世界!”我激動的低喝一聲。

“這湖泊確實值得我們探索,但是,楚大師,這湖泊,絕對不簡單,我們最好還是謹慎一點,畢竟,這座神祕的大墓之中,充滿了太多的未知和危機,就像之前出現的史前巨猿那般……這湖泊,還有湖底的古城,說不定,也會有某種生物在守護!”賙濟嚴肅的對我說道。

賙濟說的話,很有道理,打從我們進入祖乙大墓開始,怪事便接二連三的發生,連史前巨猿這種已經滅絕了的生物都能出現,那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

尤其是我們眼前的湖泊,如果,真的如同賙濟所言的那般,湖底真的有一座古城,那麼,湖底,很有可能會有某種生物鎮守!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們必須要做到步步爲營,因爲,我們根本不知道在這座神祕的大墓之中,下一秒會發生什麼意外……

“不管湖底有什麼東西,我們都要下去一探究竟……湖底古城,我們不能放過這條線索,也不能錯失這次機會!”我堅決的說道。

我的這番話,立刻得到了張銘和賙濟的贊同,二人其實對於湖底的一切,尤其是那座古城,也充滿了好奇。

“咱們不如先吃點東西,補充一下體能,順便在岸邊守一段時間,試試湖底到底有沒有東西守護,如果有,那些東西會不會爬到岸上來,如果那些東西真的從湖底冒出了頭,我們也好有個心理準備!”張銘的話,很有道理,也是目前最穩妥的方法。

當即,我們三人便從地上拿起了一些密封着的壓縮餅乾等食物,一邊吃,一邊商討了起來。

經過了一番商討,最後,我們大家決定,進行這第二次下水,而且,這第二次下水,由張銘和我一起去! 吃完了壓縮餅乾之後,我們三人又交替的睡了一小會,畢竟爬了一天的山,由和巨猿鬥了一場,最後還遇到了山崩,被甩進了地縫之中,如此之多的經歷,對於已經變成了普通人的我們來說,的確消耗了不少的體力,只不過……我並沒有將我的祕密說出來!

我的鬼脈之力並沒有喪失,這是我最後的底牌,我暫時還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張銘……而且,我的鬼脈之力自從覺醒了第二能力之後,體力對於我來說,已經基本不是問題,別人休息一小時,但我只需要休息幾分鐘就可以了,因爲,我的鬼脈之力所覺醒的第二能力,是變態的恢復能力,也包括恢復體力!

爲了不暴露我的底牌,我只能和賙濟還有張銘一起休息了起來。

等到張銘和賙濟的體力恢復的差不多了,我們便開始準備起了第二次潛入湖底……

我和張銘分別穿上了潛水服,又背上了小型氧氣瓶,做了一些簡單的拉抻和熱身,便走向了湖邊。

“風小子,我知道你小時候經常去河邊耍,但潛水,和下河洗澡可不一樣,你行嗎?”張銘有些擔憂的望着我。

誠然,如果不是我打小就在河邊玩,我又怎麼可能見到那鬼童呢?

雖然洗河澡和潛水不是一碼事,但也沒有太大的區別,嗯,我是這麼認爲的!

“銘叔,我的水性雖然一般,但肯定淹不死!”我笑着回了張銘一句,“再說,我們身上還有氧氣瓶,不會有事的!”

“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能衝動行事!”張銘語重心長的囑咐了我一句,言罷,他便戴上了氧氣罩,一個猛子,扎進湖中。

見張銘開始行動,我自然也不廢話,只是囑咐了賙濟一句,讓他注意警戒四周,旋即,我也嫺熟的伸展起了手臂,直接跳進了湖水裏。

說實話,當我的身體完全浸泡在湖水之中的時候,我還真有些小興奮!

醫鬼,渡鬼,捉鬼,除鬼,這些事情我早就已經習以爲常了,可盜墓,卻是人生中的第一次,尤其是面對這種充滿了無盡神祕,彷彿將我帶入了另外一個世界的奇異謎團,更是將我隱藏在骨子裏的好奇心徹底的引爆了!

書歸正傳。

不得不說,這湖水當真是徹骨的冷,我的全身才剛剛沒入湖水之中,便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冷顫!

當即,我沿着張銘遊動的軌跡,先是在湖水上部遊動了一會,待到我們都略微適應了一下湖水的溫度之後,便開始不斷向下潛去……

我和張銘潛的越來越深,但我們潛水的速度卻是很慢,畢竟,我們誰也不知道,這湖底,是否真的會有某種未知的生物存在,所以,還是小心爲上的好!

我甩了甩頭,將腦中的雜念盡數甩了出去,全神貫注的注意着四周的動向,並且緊緊的跟住了身前的張銘。

不知不覺,我和張銘已經潛到了湖中十餘米左右的位置了,緊接着,張銘突然放慢了速度,又圍着這片區域,緩緩的遊動了起來,我知道,張銘是想先在這處位置停留片刻,警惕一下四周,然後再往下潛。

就這樣,我和張銘又在湖水中游動了一番,片刻後,我們的四周,並沒有出現任何異樣,隨之,我和張銘便繼續往下潛……

我和張銘又向下潛了大概十餘米的距離,這時候,我們四周的湖水,突然變得狂暴了起來,那突如其來的高強度水壓,瘋狂的擠壓着我和張銘的身體,在這一瞬間,我和張銘都有些失去平衡,就連身體,都開始有些不受控制了!

暗涌!

我在心中,不斷的告訴自己,要穩住,一旦亂了方寸,那麼,我們就很有可能被這陣暗涌吞噬掉!

經過一番翻滾,我和張銘幾乎是同時的穩住了身體,旋即,我們又開始向下潛去……

沒多久,我眼前的視線突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座古老,沉寂,荒涼,破舊的古代城池,彷彿突然閃現那般,直接映入了我的眼中! 我定了定心神,強壓下了心中的震撼,將目光死死的鎖定在了湖底深處的古城之中……

就如同賙濟所言那般,我的確無法判斷這座古城距離我到底有多遠,也無法判斷這座古城究竟有多大,就好像,在我的護目鏡之前,有一層模糊的,看不見的網,將我的視線遮住了那般!

沒辦法,我不得不全神貫注的盯着那座古城看了起來……

湖底的古城雖然很模糊,但我卻依稀能看到那陳舊,破損的城牆……就和電視中的古代城牆,沒什麼太大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電視中的城牆,巍峨雄偉,而我眼前的城牆,卻是破敗不堪!

我的視線越過城牆,只能勉強看到一部分古代的建築物,而且,那些建築物的風格極其古怪,有秦朝的影子,但卻又有些不一樣……沒錯,我根本就看不出那是什麼朝代的建築物!

最誇張的是,凡是能夠進入我視線中的建築物,好像長的都一樣……我並不是說建築風格,我所說的是,建築物的大校,高矮,長寬,就像是被人複製粘貼之後,再一座座的依次填入古城中那般,詭異無比!

我眼前的這一幕,讓我無比的震撼,甚至於,這些被圈在了圍牆之中,一模一樣的建築物,彷彿有某種魔力那般,將我全部注意力都完全的吸引了過去!

憑空消失,被我們認定爲宇宙交叉點入口的石門……早就滅絕了的史前巨猿……山底之下,不知道蔓延到何處的地下世界……一片充滿了神祕的湖泊……所有建築物,都一模一樣的水下古城……

這幾種狀況之中的任何一種,在普通人的眼中,都算是一大奇觀,如果將之曝光,我敢肯定,絕對會引起世界的震動!

就在這時候,一波澎湃的暗涌突然襲了過來,值得一提的是,這陣暗涌,就像是充滿了彈力的彈簧,直接撞道了毫無防備的我的身上,就在這一瞬間,彷彿一股巨力,直接轟到了我的身上似的,把我的身體,狠狠的朝着上方彈了過去!

還好我有氧氣瓶,忽然的話,就憑這一下突如其來的彈射,絕對能把我的氣息打亂,且不說能不能淹死在湖底,最起碼,嗆上幾口水,是肯定無法避免的了!

我的身體,好像失去了平衡那般,在湖水中不斷的翻滾……我大概被向上彈出了十幾米的距離之後,纔在水中,艱難的穩住了身形。

我還沒回過神來,張銘似乎也經歷了同樣的遭遇,出現在了我的身邊。

我和張銘在水中對視了一眼,隨後,我們二人便齊齊的朝着上面的湖水揚了揚頭……我們自然明白對方想要表達的意思,無非就是,先上岸再說。

當即,我和張銘便飛速的向上遊了去,沒多久,我們便脫離了湖水的束縛,重新回到了岸上。

上岸之後,賙濟便迫不及待的圍了過來,“銘爺,楚大師,有什麼發現?”

我摘下了潛水鏡,拿掉了氧氣瓶,目光凝重的對賙濟說道:“我見到了你說的那座水下古城,而且,我還發現,那座古城之中的所有建築物,都一模一樣!”

“建築物一模一樣這件事,我倒是沒有注意,不過,楚大師,你說,那座古城,會不會就是祖乙的真正墓冢?”賙濟連聲問道。

“如果根據石壁上的石雕來推測的話,湖底的古城,很有可能就是祖乙的墓冢!”

“可是,商朝時期,真的有能力建造出如此規模巨大的墓地嗎?”

“且不說那座古城,單說我們之前遇到的一切,石門,巨猿,地底世界,還有這片詭異的小湖,如此大規模的墓地,恐怕,就是用現代的科技,想要創造出這些,都未必能成功,別說在商朝時期了……”

我好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好像是在向張銘和賙濟詢問似的。

湖底的那座水下古城,,以及我們之前所經歷的一切,早就已經超出了現代科技所能解釋的範疇了,我解釋不出來,也是正常的。

“古人的智慧,我們根本無法想像,尤其是秦朝之前的世界,有記載的文獻更是少之又少,我們根本體會不到幾千年前世界的神祕……”我若有所思的說道:“就比如說商朝時期最出名的青銅器,根據相關資料記載,目前出土的商朝時期的青銅器文物,有一部分青銅器,就連現代社會的高科技都製作不出來,所以,當時商朝的統治者祖乙,未必就建不出這種規模巨大的墓冢!” 我這番話剛剛落地,不論是張銘還是賙濟,都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彷彿在消化我剛纔所說的那番話似的。

足足過了半晌,賙濟纔出言道:“楚大師,雖然我還是不太懂你剛纔所說的那番話,但我知道,咱們剛纔看見的古城,真的很有可能就是祖乙的墓冢!”

“風小子,我認爲,我們應該儘快想辦法進入古城,哪怕那座古城神祕詭異,危機四伏,我們也要進去走一趟!”張銘握着拳頭,臉上隱約泛起了一絲興奮的表情,“不過,湖底的暗流太洶涌了,尤其是我們剛纔碰到的那股暗流,好像彈簧似的,直接把我們彈了上來,如果不能衝過那處地帶,我們根本就無法進入古城……”

“我倒是有個辦法……”我一邊揉着鼻子,一邊說道。

話音剛落,張銘和賙濟二人的目光,便齊刷刷的定格到了我的身上,隨後,我便開口說道:“但是,我們必須要留一個或者兩個人在岸上,,以防有不測發生……”

我的話音還未落地,張銘便立刻出言道:“你和賙濟在岸上警戒,我下去!”

“銘叔!我和你一起下去!”我連忙出言道。

不過,張銘似乎根本就沒打算讓我和他一起下去,聽了我的話之後,便連連擺手,道:“你還是和賙濟留在岸上吧,下面的情況變幻莫測,你如果出了什麼意外,我沒法向二爺交代,也沒法向我自己交代!”

凝視着張銘堅定的雙眼,我微微的嘆了一口氣,張銘這種人就是最典型的老古董,他認定的事情,除了二叔之外,任何人都無法改變,也包括我!

張銘見我不說話,便急不可耐的催促起了我,“別廢話了,趕緊告訴我,用什麼方法潛下去!”

我定了定神,深吸了一口氣之後,便直接在岸邊搗鼓了起來……我將岸邊的碎石等物,不斷的填入登山包之中,逐漸的,登山包便被岸邊的碎石填滿了,我掂了掂份量,最少也得有一百多斤,這才滿意的將那裝滿了碎石的登山包扔到了一邊。

隨後,我把地上的那條,足有三、四十米長的繩索撿了起來,一頭綁在了張銘的腰上,另一頭則是分別纏在了我和賙濟的腰部,以及手臂上。

做完了這一切準備之後,我纔對張銘說道:“銘叔,你這次潛水,就抱着登山包吧!”

張銘是聰明人,一聽我這話,他立刻明白了我所要表達的意思……

湖底的暗流不是很洶涌嗎?

可是,如果張銘增加了自身的重量,那就有機會突破湖底的暗流,繼續向下潛!

“好辦法!”張銘抓起了地上的登山包,笑着說道:“如果我遇到了危險,就直接扔掉登山包,這樣,我的身體就會自動被那股反彈的暗流推上來,如果,湖底真的有什麼生物在守護,萬一那東西對我展開了追擊,你們兩個也能直接把我拉上來,好辦法!”

言罷,張銘便抱着登山包,走到了湖邊,毫不猶豫的跳入了湖水中!

湖水激起了一陣水花,十幾秒鐘之後,便又迴歸到了平靜。

我和賙濟二人都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注視着平靜的湖面,

就在這時候,一條無比巨大的爬行動物的影像,好像憑空出現那般,直接倒映在了湖面之中,甚至於,透過湖水,我都能看清楚它的輪廓…… 那巨大的爬行動物的影像,突兀的出現,着實嚇了我一跳,而且,那東西未免也太過龐大了吧?

我初步的估算了一下,那東西的身體,連同尾巴,最少也有九米長!

世界上會有這種超級巨型的爬行動物嗎?

我的大腦幾乎就在那巨大爬行動物的影像,出現的一瞬間,便開始瘋狂的運轉了起來,在我的記憶中,不斷的搜尋着有關於兩棲爬行動物的記憶……

而這時候,站在我身旁的賙濟,也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雖然賙濟身經百戰,倒斗的經驗無比豐富,但如此詭異的巨大爬行動物,恐怕,賙濟應該連聽都沒聽說過吧?

就在這時候,系在我腰間的繩子,突然鬆緩了起來,而且,連接着水中的那部分,也開始劇烈的晃動了起來!

繩子晃動,就代表,張銘鬆開了登山包,或者……張銘遭遇到了,我所看到的那條巨大爬行動物的攻擊!

當即,我和賙濟幾乎是馬力全開,四隻手臂死死的抓住繩索,不斷的向上拉了起來!

雖然那巨大的爬行動物的影像,還在我的眼前,而且它的影像,還在不斷的動,好像是在晃動似的,但是,此時的我,卻是無心關注它了!

我和賙濟交叉的緊緊抓住繩索,拼命的往上拉!

當我和賙濟快要將繩索完全從水中拉出來的時候,那巨大的爬行動物的影像,竟然在一瞬間又憑空消失了……

我怔怔的盯着已經開始產生餘波的湖面,還沒等我作出任何的反應,張銘便從湖水中躍了出來!

當即,張銘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停留,一邊解着繩索,一邊飛速的朝着我和賙濟這邊奔了過來!

就在這時候,一陣陣“咕嚕咕嚕”的詭異聲音,突然從湖底傳出,緊接着,一團巨大的水花沖天而起,冰冷的湖水好似下雨那般,瘋狂的滴落到了地面上!

不過,這些已經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在湖泊的中心位置,我看到了一條無比巨大的爬行動物,模樣和鱷魚有些相似,但體積,卻是比鱷魚大了好幾倍,尤其是那張血盆大口,估計能直接生吞了一條鱷魚!

“這是……”望着那條已經開始朝着岸邊方向遊動而來的巨大爬行生物,我下意識的驚呼出聲道:“鋸齒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