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絕殤的眼眸沉了沉,「我沒事,抓緊時間」,不用說,他都知道自己的後背是什麼情況,肯定血跡斑斑,更重要的是,身後的空間肯定變得凌亂。

哪怕是石頭放進去,肯定都被這扭曲的空間碾壓成塵埃。

饕餮一頓,將雲絕殤甩到他身上,使出吃奶的力量往前奔跑,但是身後那強大的力量使得這周圍的空間變得極其不穩定起來。

「賭一把!要不然將會被困在這空間內再也出不去」,饕餮咬咬牙,嘴裡凝聚出力量。

雲絕殤的眼神微斂,伸出手放在饕餮的後背上,輸出他的靈力,「就靠你了」。

他的這句話好像給饕餮無邊的自信,口中的力量狠狠的砸在某處,饕餮跑過去,張開爪子和嘴巴,狠狠的對著無形的地方就是一撕。

頓時,一個扭曲動蕩的空洞出現在他們的面前,隱約好像還能看到一片綠地,雲絕殤的臉色蒼白,咽了下口水,「走!」。

饕餮帶著他,一下子跳進去,但是緊跟而來的便是身後那些爆炸的靈力狠狠的砸向兩人。

「主人小心啊」,饕餮一聲大喊,兩人噗通噗通掉入水裡,原本是陸地的,但是空間這一扭曲一下子又道別的地方,好巧不巧,兩人砸進一個小湖中。

旁邊一個小廝正在洗衣裳,被濺起的水給弄濕了衣裳,忍不住查起腰桿,惡狠狠的等著湖中,「你丫的是誰啊,沒看到我在洗衣服么?」。

雲絕殤和變小的饕餮從湖中站起,捏著幽冥劍,身形一閃,便出現在小廝的面前。

看著渾身凌厲的煞氣,這小廝一下子傻眼,半天說不出話來。 「你,你你是誰?」,這個美得不像人的男人是誰,為何這麼恐怖,這小廝磕磕巴巴的說不出話,雙腿發抖。

就在這個時候,走廊那裡走來一個人,「小豆豆,出什麼事兒了,怎麼這麼大的動靜,是不是那些人又來找茬了?」。

雲絕殤眼神一閃,將視線看向那裡。

這小廝也不知道怎麼想的,一下子抱住雲絕殤的一隻腳,大聲喊叫,「公子快跑啊,這殺手很厲害的,你打不過!」。

那邊的少年一看,頓時傻眼,還不等他有所動作,雲絕殤一腳踹開這小廝,一下子站到男子的面前,冷言看著他。

「這裡是哪?」。

那邊的小廝急忙起身,準備過來救主,一聽這問題直接傻眼,愣在當地,「咦?不是殺手?」,也對,要是殺手,怎麼可能落到湖中。

而且,他若是沒有記錯的話,好像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吧,下意識的,他抬頭看著天空,啥都沒有。

「這裡是夜洛城,你是誰?」,這男子面色平靜的看著雲絕殤,身後捏著一排小小的刀片,隨時準備出手。

雲絕殤的眼眸眯了下,唇角勾起一抹陰冷的微笑,「收起你手中的東西,若我要殺你,你連上一句話都沒有機會說」。

這男子一頓,下意識的捏了捏手中的暗器,「你不是來殺我的?」。

「沒那個興趣,這裡是哪裡?空幽大陸?」。

「空幽大陸?你這人真是奇怪,告訴你詳細的地名不要,非要問這個東西」,那小廝快速的跑到這男子的前面,一副警惕的樣子。

還好,沒有跑錯地方,雲絕殤的眼神閃了閃,收起幽冥劍,轉身就要離開。

這男子一頓,看到了雲絕殤後背流血不止,且剛才站立的地方,站著一些血,下意識開口,「你受傷了」。

「不關你的事」,雲絕殤揮手,拿出一件披風披上,緩緩向前走去。

「你……」這男子還想要說什麼的時候,被自家小廝一下子捂住嘴巴。

「公子,你該不是想要幫他吧,你難道忘了上一次你救的人就是要來殺你的人」,這小廝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男子眼珠子轉了轉,任憑雲絕殤就這麼離開,「我沒說要救,就是提醒他,那邊有很多機關,不要走那裡……」。

他的話音剛落,便傳來一陣兵器落地的聲音,忍不住眉頭皺了皺,「去看看,萬一傷了人就不好了」。

這不過去還好,一過去,才發現雲絕殤站在原地,周圍打出來的暗器全被他給抵擋搭在牆上,還完全沒入。

「好厲害!」,看到這個場景這少年忍不住驚嘆起來。

雲絕殤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意,下一刻已經來到這少年的面前,一把扣住少年的脖子,「你想殺我?」。

「咳咳,不是,你剛才走太快,我本想提醒你的,我這是為了防止有人進入這裡設下的機關」,男子無奈的擺擺手,嘆了口氣道。

「放開我家少爺,是你都不聽清楚就跑的,不能怪我們」,那小廝走上來,想要揍雲絕殤的,最後有點怕,改為幫自家少爺掙脫他的鉗制。 這少年瞪了自家小廝一眼,他才看到那手並未用力,不過是鉗制住他而已,撇撇嘴,只好焦急的站在一邊。

雲絕殤眯了眯眼睛,心中暗自計較:這屋內好像就只有這兩個人,並無其他,而且這機關是提前設置,想必不是為了對付他。

而且,他的確是自己走的這邊,那會這男子似乎也想要說什麼。

「主人,我看著兩人也不是什麼壞人,這裡也挺僻靜的,不如咱們先收拾一下你的傷口在做打算」,一旁抖了都身上水漬的饕餮神識和雲絕殤交流。

「姑且信你」,雲絕殤緊抿的唇緩緩說出這幾句話,隨後鬆開了這男子的手。

男子微微往後退了一步,看著完全被面前這個男人的靈力打進牆壁的暗器,一臉心疼,「我回頭要是挖出來,得費多大的力氣啊,哎」。

雲絕殤深邃的眸子掃了一眼,抬起袖子,一揮,牆上地上的那些暗器全被他的靈力給捲起來,一拉扯,那些東西全部掉在地上。

「還給你」。

看著地上的暗器,這人直接傻眼,瞪大眸子看著雲絕殤,「你,你是靈尊,好強啊!」。

雲絕殤忽然捏著這人的肩膀,眼中閃過一絲訝異,「奇怪,你的靈力怎麼會被封」,少說這人也是靈帝修為的,竟然被封印得更普通人一樣。

若不是剛才捏著他脖子感受到靈力,他還不知道。

這小廝眼前一亮,看著雲絕殤,「靈尊哎,那時候有能力幫我家少爺解開封印了?太好了,這樣就不用冒險出門了」。

男子掃了一眼那小廝,「咳咳,那什麼,你別聽他胡說,後門在那邊你出去的時候小心點,免得被人當成我的同夥,他們追殺你」。

雲絕殤挑眉,追殺?僅僅只是因為從這個院子出去,這倒是有趣了,直覺告訴他,面前這人身上好像隱藏著什麼秘密。

「我不走」,雲絕殤淡漠的開口。

這小廝臉上露出笑容,「不走好啊,不打不相識,不如住幾天好了」,到時候他一定要想辦法讓這個男人幫他們家少爺解除封印。

這樣一來,就不用如此被動的一直困在這裡,哪裡都去不了,在這樣下去,公子肯定會被逼妥協便成他們奴役的人。

男子有些詫異的看著雲絕殤,「嗯?那什麼,不走?你的實力,那些人不會隨意對付你的,你不用擔心,回頭你說不認識我,誤入這裡就成」。

「養傷」,雲絕殤那雙寒眸微斂,掃了一眼這兩人。

男子頓時明白,原來是想要找個地方打理傷口,也罷,面前這個強大的男人他是沒辦法趕走的,不如隨他好了。

反正看他的樣子,也不是隨意嗜殺的人,便點點頭,「那你跟我來吧」。

但是雲絕殤不動,眼神看著這男子,男子會意,走在前方,「這邊」。

饕餮舔了下毛髮跟在雲絕殤的身後,警覺的看著周圍,可不要再隨便冒出什麼機關了,很煩的。

「你個小狗狗,別擋路」,那小廝急著往前走,卻差點踩到饕餮,連忙開口呵斥。 饕餮轉過頭,眼神嗜殺的看著這小廝,「你才小狗狗,信不信本獸一口吃了你」。

饕餮這一出聲,立馬將這小廝嚇傻,顫抖的扶著一旁的柱子,一隻手發抖的指著饕餮,「你你你,聖獸還是神獸?」。

「夠了」,雲絕殤側過臉,眼神掃了一下饕餮,它立馬樂顛樂顛的走過去,不再理會這小廝。

走在前面的那那你心中一愣,能夠口吐人言的,也得是偽聖獸以上,看這魔獸的氣勢,肯定不小,興許是神獸也說不定。

有的魔獸他們不喜歡幻化成人形,便會一直保持獸形,萬一面前這真是一隻神獸,那這個男子來歷真的很不簡單。

身上那種高高在上睥睨的氣息,令他下意識的不敢與之抗衡。

「小豆豆,別多嘴」,這男子停住,有些不悅的掃了一眼那顫顫發抖的小廝,小廝哭喪著臉,他不是故意的,太可怕了。

隨後,他有些歉意的看著雲絕殤,「抱歉抱歉,下人不懂禮數,還請公子你不要計較」。

雲絕殤頷首不語,這件事算是揭過。

很快,這男子帶著雲絕殤來到一個整潔的房間,這裡面到處放著鐵塊木頭等東西,桌子上還有斧頭砍刀之類的。

地上放著一些奇怪的弓箭,雲絕殤看了之後猜測出這些東西應該就是男子製作暗器的地方。

「你等等,我去給你找止血療傷的丹藥」,這男子說著,走到一旁的牆壁上,按了下某個地方,頓時這面槍斃翻轉過來,上面有一排排的瓶子。

瓶子上寫滿了細小的字條,看樣子是各種丹藥的註釋,「止血丹,嗯,找到了」。

等他一回頭的時候發現屋內多了一名身穿紫金色長衫的男子,俊逸非凡,正站在雲絕殤的身側,給他清理傷口。

「你,你是誰,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的」,原本這男子是準備放出手中的暗器的,但是看到他離雲絕殤那麼近,他也沒說話才收起東西。

龍傲掃了一眼這男子,「我叫龍傲,幸會」,說著將雲絕殤被弄傷的後背衣服全部撕掉,露出傷口。

此刻雲絕殤的後背,因為那些自爆的力量全部被他抵擋,此刻血肉模糊不說,似乎還能夠看到骨頭,一整塊血紅色。

可雲絕殤卻臉眉頭都不皺一下,可見這男人的忍耐力有多麼的強。

看著龍傲和雲絕殤桌子上一排的丹藥,這男子嘴角微抽,有些尷尬的將丹藥收起來,敢情他這是自家太熱情過頭了。

想想也是,他是有點事想要請面前這個男人幫幫忙,而且看龍傲修為鐵定也在靈尊級別,他這封印解開應該有望了。

「麻煩你端盆水過來,謝謝」,這傷口上有些灰塵,加之來這邊的時候落了誰,有不少髒東西沾上去,要好好清理才上藥。

「水來了」,小豆豆端著一盆熱水快速的站到門口,再看到龍傲的時候,「呀」了一聲,嚇的鬆手,辛虧那水盆被龍傲的靈力給拿住。

他挑眉看著這男子,「你這小廝毛毛躁躁的,你竟然還留著」,換做他,這麼笨的手下早就被他扔了。 小豆豆無比委屈,「我這不是被驚訝到的么……」。

雲絕殤眼眸微閃,一句話都沒說,早就看出來了,他落水的時候,這傢伙一陣鬼哭狼嚎的,想必是發出聲音,讓他主子做好準備的意思,倒是挺護主的。

龍傲無奈的搖頭,快速的拿著帕子將雲絕殤的傷口清理出來,然後撒上藥粉,抬眸看了一眼這兩人,「我們出去等」。

看這陣勢應該是要換衣服,男子會意點頭,和龍傲三人走到門口等著,至於饕餮,則是靠在邊上的椅子半瞌著眼睛睡大覺。

少頃,雲絕殤換了一聲趕緊的衣裳走出來,至於那盆髒水,已經空了,看樣子云絕殤他自己已經處理乾淨,小豆豆和這男子也沒問。

男子的眼眸閃了一下,「這樣吧,兩位這邊請,小豆豆倒茶伺候」。

小豆豆喊了一聲,然後迅速的離開,至於雲絕殤則是和龍傲好男子轉到另一頭的客廳中坐著。

雲絕殤的眼眸掃了一眼,緩緩開口,「這裡竟然沒有設下機關?」。

「你錯了」,男子勾唇一笑,腳尖輕輕敲打地面,「機關在這下面」。

「我倒是想要試試這機關的厲害」,龍傲挑眉,一副好奇的模樣。

男子臉色一黑,「別,這機關要是開啟,我這房間都廢了,要修很久的」,而且那些人也沒能走到這裡,這玩意可是終極武器。

雲絕殤俊美邪氣的臉龐上露出一抹淡漠的笑容看著這男子,「短時間內,我會待在這裡,作為報答,有人侵犯我會替你殺掉」。

就在剛才,他的神識擴展出去之後,發現這個院落外有一幫人守著,看樣子就是小豆豆說的,那些來找死的人。

而這個男人之所以設下機關,想必是為了對付那些人。

「不不,對付他們,我還不怕,我是想要讓你幫我解除封印,可能辦到,作為報答,我也會答應你們三個條件,外加幫你們製作一個大型的機關,籠罩整個院子不在話下」。

這男子的眼眸閃了閃看著雲絕殤緩緩開口道,他想明白了,有機關的能力在,但若是沒有靈力很難繼續保護自己。

機關利用的是各種暗器外物,沒有那些東西,他自保能力減低很多。

龍傲抬眸看著雲絕殤,解除封印這種事情很簡單,來到這人生地不熟的空幽大陸,的確需要一個熟人,帶他們儘快的了解這個世界。

「解除你的封印,靈尊不一定辦得到,我想你應該清楚,你那手下並不了解真實情況」,雲絕殤抿唇道。

男子一頓,隨後點頭,「沒錯,但是我想請兩位試試,畢竟我出去找有靈尊修為的人,有些麻煩」,其實他找過,對方沒那個能力,而且還連累他被風煙會追殺,遠遠離開了這裡。

「我有辦法解開,條件是效忠於我,如何?」,雲絕殤這話一出,龍傲愣了,就這樣收攏一個菜認識的人,恐怕不妥吧。

但是一想到他製作機關暗器的玄妙,龍傲便明白了什麼。

現在他們猜到這個世界,組建勢力就要收攏各種人才,而這個男人的暗器倒是使得不錯。 男子一愣,這不是趁火打劫么,跟他去效忠風煙會有什麼不同,不,有不同,風煙會是被逼的,這個他可以選擇。

龍傲的眼眸一眨,那張俊美邪氣的臉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我說兄弟,我主人想要收攏你成為手下,那可是多少人都求不來的機會,你確定不要?」。

「這…….容我考慮考慮」,男子微微皺眉,面前這個男人強大他是知道的,但是他向來自由慣了,不喜歡被人束縛的感覺。

更何況,若是成為別人的手下,還有其他自由的時間讓他研究這些暗器之類的么,肯定會被派去做各種任務,這是他不願意的。

「你是不是怕效忠我主人沒有你自由的時間?」。

男子一頓,驚訝的看著龍傲,「你怎麼猜到的?」。

龍傲的臉上不屑,「隨便一猜不就知道了,你喜歡研究浙西古古怪怪的東西,我們主人正是看出了你的天賦,怎麼要不要加入我們」。

「要不是看你還有點特別,我主人一般是看不上你這樣的人」,饕餮蹲再一張椅子上,伸出爪子,打哈欠道。

雲絕殤的眼眸閃了閃,緩緩開口,「你可以拒絕」。

男子頓時糾結了,這男人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若是加入他們的勢力,比風煙會還要厲害的話,也未嘗不可,只不過他會的這些暗器,真的能有用么。

一般那些自詡正派的人士不是很討厭這種暗器之類偷襲的東西么,能夠對他感興趣的,也就是風煙會這種臭名昭著的勢力。

但是面前這兩人也不像那種大奸大惡之人,也挺講原則的,而且舉手投足之間貴氣盡顯,這男子有些猶豫的皺眉。

「我……你能有完全的把握將我的封印解除,並且對付那些風煙會的人?」,男子猶豫了下決定,他是時候找個實力依靠了。

以前的時候,有勢力對他打壓,希望他加入,他就會帶著小豆豆離開,直到來到夜洛城中,被風煙會的人算計,他才知道,自己一個人的力量還是太單薄和渺小。

雲絕殤挑眉,掃了一眼這男子,「給你下封印的人他有沒有說過,三個月內,你若是無法解開,就會靈氣消散直到死亡?」。

男子有些詫異的看著雲絕殤,「你怎麼知道的,他不僅說了,還說除非找靈尊以上的修鍊者才有辦法」。

只可惜,這夜洛城中靈尊修為的沒有幾個,有的都是風煙會的人,僅有的人都沒辦法幫他,還被打壓逃離了這裡。

「這就對了,哪怕是靈尊也沒辦法解開你的封印」,雲絕殤勾唇冷笑,沒想到這個大陸竟然也有這個東西,真是有趣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