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逸伸手摸了摸雲舒的腦袋:「沒發燒啊,你怎麼凈說胡話?」

雲舒躲開了他的手:「哥,我說的是真的。」

雲逸臉色驟變:「真的?」

雲舒頷首,絲毫不為之所動:「哥,我知道你很反對我加入黑沙,但我有自己的想法,你放心,這件事我會保密也不會影響到學習的。」

「這是影響學習的事兒?」

雲逸直接炸了:「雲舒,你現在可真是出息了,我沒想到我妹妹還是個天才!」

「哥,你小點聲。」

「你去報名的時候你怎麼不小點聲?你現在讓我小點聲,你好意思嗎?」

雲逸磨牙:「這傅南璟是怎麼辦事的?怎麼還讓你通過面試了呢?」

這不是把他妹妹往火坑裏推嗎?

他早就知道,那個狗男人不是個好東西!

雲舒扶額:「哥,你冷靜點。」

「我想加入黑沙是想證明自己的能力,這件事和二哥沒什麼關係。」

沒關係?

雲逸冷嗤一聲:「沒有他,你會想這些事情?」

雲舒哽了一下。

確實,如果沒有二哥,她可能也不會想要參加黑沙。

見她沉默,雲逸哪還能猜不出她的心思?

氣急敗壞的磨牙:「傅南璟就是個紅顏禍水,都快把你勾引走了!」

「哥,你冷靜點,黑沙沒有你想的那麼危險,我保證不會讓自己置身於險境,好嗎?」

雲逸磨牙,好半晌退了一步:「算了,你是成年人了,你想做什麼都是你的自由,隨便你吧。」

話落,他轉身離開。

雲舒張了張嘴,什麼話都沒說出來。

清晨。

雲舒早早起床,卻沒有想到雲逸早就出差去了國外。

她看着空蕩蕩的位置,知道她還在生氣,嘆了一口氣。

算了。

等哥哥氣消了,再解釋吧。

好幾天沒去學校,雲舒剛一走進教室,就看到眾人正在議論著上周的模擬考試。

上周她缺席了考試,所以並不在意這件事。

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李佳楠立刻湊了過來:「老大,有個消息,不知道你想不想知道。」

「不想。」

要說就說,搞那麼多花里胡哨的,有何用?

李佳楠嘴角一抽:「老大,你可真是沒有一點八卦細胞。」

雲舒清淡的看了她一眼,後者背脊一涼。

「好好好,上周周考,第一名是隔壁班的林悄悄,她在眾人面前放下豪言,下次一定會超過你。」

雲舒挑眉:「有志氣。」

「可這次要不是你缺席考試,她能考上第一?」

李佳楠癟嘴,對於自家老大的實力,他太清楚了。

雲舒打開書,開始溫習。

李佳楠看了他一眼,默默地退開了,學霸的世界她不懂。

上午的課程結束之後,雲舒被班主任叫到了辦公室。

偌大的辦公室里做了好幾個老師,其中不乏有班上的任課老師。

雲舒站在原地,低垂著眉眼。

班主任嘆了一口氣:「雲舒,這次找你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問你,你有沒有興趣參加物理競賽?」

「物理競賽?」

「是的,月底有一次物理競賽,如果成績好,可能會直接保送帝都大學。」

最近幾次考試,雲舒的表現都很不錯。

尤其是理科知識,更是十分紮實,所以他才會把這個機會給了雲舒。

一來可以得到鍛煉,二來萬一得到了名次,國際中學也有臉面。

「可以。」

雲舒頷首,物理不算難,加上這一世她在學習上用了不少功夫,參加一次競賽應該也不算什麼難事。

見她答應了,班主任鬆了一口氣:「好,從今天開始,我會把你和其他幾位要參加物理競賽的同學召集在一起集中訓練,你要好好發揮。」

下午六點。

雲舒前往物理教室,剛走到門口,迎面看到站在門口的少女。

一席白色長裙,扎著高馬尾,雙手環胸。

「雲舒,你也要參加物理競賽?」

「不會吧,你學習成績這麼好,為什麼還要參加物理競賽?這不是想要走偏門?」

「上周的模擬考你怎麼缺席了?難道是知道自己考不過悄悄,所以故意缺席?」

林悄悄聞言,眉眼一深:「雲舒,我勸你還是省省心,我從小到大物理都很好,參加過很多物理競賽——」

雲舒擰眉,淡漠得開口:「你哪位?」 寰宇就算再痛心於修仙者的互相殘殺,身處魔族煉獄孤城勢單力薄又要隱藏身份,所以無法保全任何人。但兩天兩夜的殺戮他已經是滿懷負罪,已無法在對任何人出手。被浩軒拉住后他原地設了一個陣法,並將煥奕、孟義和那日在茶攤遇見的五人中唯一一個倖存者張海洋救入陣中。

那人早已身負重傷,寰宇忙為其止血並將一顆百花丹送予他療傷,寰宇問道:「張大哥,你現在怎麼樣?」

張海洋見兩天兩夜的廝殺四人只有一人受了點輕傷,其他三人完好無損一般在陣中休息,不免有些吃驚,隨之轉念一想,心理「哼」了一聲,暗自說道:「他們是仙門貴族出身,修為高深自在情理之中,沒有什麼好驚奇的。」

「張大哥」寰宇又叫了一聲。這是張海洋才緩過神來,說道:「無礙,多謝四位相救,但不好奇我們非但並無交情,還有幾分不愉快,你們為何要救我。」

寰宇道:「什麼不愉快,這叫不打不相識。我們本都是龍舟一族,現在身處魔族,自然為一家。只可惜我們不能救下更多的人。」

張海洋道:「不用可惜,這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既然來參加王者大賽,誰沒有做好死的準備呢,對我們來說,無非就是兩條路,要嘛是死要嘛重生。闖鍊獄場時我聽說了,你們破了鬼葉陣,血蝠陣,並幫助很多參賽者通過黑暗沼澤,但這並不能改變什麼,換來的無非是更殘忍的同道之人的相互廝殺,這對大多數人來說還不如死在煉獄場,起碼不會有被親人、同門背棄的失望、無情殘殺的絕望和對死亡的恐懼。」

煥奕見其間接性指責寰宇自然不願意,說道:「喂,你別狗咬呂洞賓,我們救你們時也不知道接下來你們還是要面對被殺呀,可不管怎麼樣起碼還幫你們多活幾天呢?」

張海洋道:「這就是你們高高在上的名門正派對我們這些不入流的小門小家的憐憫嗎?」張海洋此句話一出,眼中更是悲憤和仇視。

寰宇想起之前見面也是這樣他們不明其由的對自己的仇視,如今又是這樣,猜想其中肯定有什麼緣由,連忙解釋說道:「張大哥,想必我們之間有什麼誤會,我們並沒有憐憫,而是真的不知道王者大賽最後只有二十人能活,本以為可以救一下同伴,卻沒想到讓大家陷入相互殘殺之中。」

寰宇誠懇客氣的態度讓張海洋臉色也變得緩和,他忽然想到剛下這個叫莫寰宇的人曾起身跟三皇提議留下現在倖存的四十人,看來他是真的不想讓大家相互殘殺,也可能真的不了解比賽規則,又想到他們第一次見面,這五人竟然連王者大賽在哪裡舉辦都不知道,也就相信了寰宇的話。他看幾人的儀容氣度,也絕非是名門正派的棄徒。豐富的見識和縝密的思維令他猜測出四人之所以參加王者大賽,肯定另有所圖。於是問道:「如果猜的不錯,你們來這裡並不是為了參加王者大賽,而是另有所圖吧。」

他這一問,浩軒等四人瞬間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寰宇憑直覺告訴自己眼前這個張大哥是一個可以值得信賴之人,於是坦誠的說道:「是,實不相瞞,我們乃是五大門派的之人,來魔族想查探兩樁舊案和兩樁新案,並查探一下魔族是否有開啟滅世黑蓮,進攻魔族的謀划。」

「二哥」「莫公子」煥奕和孟義見寰宇如此坦誠,都有幾分擔心,唯有浩軒無動於衷。

張海洋道:「如此坦誠,就不怕我揭露你們?」

寰宇堅定地道:「張大哥你絕非那種詭詐陰險之徒更不是忘恩負義之人,我相信你。寰宇有幾件事不明白,想請教一下張大哥?」

張海洋道:「你說吧,我一定知無不言?」

寰宇說道:「冒昧問一句為何你們知道要加入魔族,明知前路兇險,可能九死一生?」

張海洋嘆氣道:「因為龍舟大地並沒有我們的立於之地,你們這些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名門正派永遠不知道我們這些無名無勢之人要修仙有多麼的艱難。投身名門學習修行需要高昂的拜師費,就算勉強入門也會被瞧不起。我們根本沒有資格參加仙門的任何儀式或者比賽,拿仙門問道來說,參加者不過是五大門派和八十世家的子弟。而一旦修仙家中妻兒更是無法自足。但如魔族不同,他們不分種族和出身,只要通過王者大賽加入其中,變會有高深修為為師親自指導,還會每年為家中妻兒定時送銀兩,保障其生活。所以王者大賽對我們來說要嘛是死亡要嘛是重生,就為了那一絲絲重生的機會,我們願意冒險生命危險為之一試。」說道這裡,張海洋黯然傷懷,幾欲落淚。

而一直生居五大門派,享受各種優越條件的四人,同來沒有想到那些底層修仙者的心酸和無助,聽完張海洋此言,不由的心生同情可慚愧之情。他們瞬間理解為何張海洋等人會對他們四人無緣無故的仇視。寰宇說道:「對不起,是我們不好,沒有體察到同族之人修仙的難處,我以玄機派第五代宗主的身份發誓,一定盡我所能幫助所有修仙者修行,玄機派以後傳道受業遵循有教無類,一律平等原則,面向所有龍舟族人開放。」

浩軒說道:「既然寰宇都如此說了,我以蒼穹派第五代掌門身份發誓,以後蒼穹派收徒不分等級出身、貧富貴賤,立足本派,面向龍舟。」

煥奕和孟義看了一眼說道:「我們青松派也是如此,決不能因為這些所謂的等級之分把自己的族人逼向魔族來冒險。」

寰宇補充道:「對,玄冥教亦是如此。」

張海洋眼前一亮,他猜想到前言這四人出生不凡,但竟然不知有兩位年輕的掌門,心中不免震撼,他更是為幾人的誓言所感動,他聲音顫抖的說道:「你們,你們說的是真的嗎?這可是造福千百萬窮困百姓的好事,這一趟就算死我也無憾了。」

寰宇說道:「張大哥,你可不能死,你要看著我們幾人如何實現若言的。」

張海洋感動的說道:「之前我們也不對,沒有試著和你們還有仙門溝通。」

寰宇的陣法已設立,很多參賽者群起而破陣,但經過兩番嘗試后發覺此陣固若金湯,絕非等閑之輩可以破的,與其浪費時間破陣還不如殺掉身邊的重傷者自己活下來。於是便又開始了殘殺。

同時寰宇這舉動令鬼蝠皇氣憤不已,見參賽者無人能破此陣,更是生氣,說道:「臭小子,公開挑戰賽制,當我是吃素的嗎」然後展開後背黑紅色色血蝙蝠騰空飛起,一招「血魔蝠翼」,只見兩個巨大的蝙蝠翅膀如兩柄盤旋的彎月刀旋轉而出,一擊破了陣法。由於此擊力量雄厚,速度更是驚人,另寰宇一個措手不及,反受破陣的力道反噬,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寰宇」浩軒連忙扶住寰宇,而陣法一破,數名參賽者朝他們五人殺來,浩軒將寰宇推向煥奕,說道:「煥奕,照顧好你二哥。」接著浩軒拔出蒼龍刀一招「六龍御兮神將升」六條寒霜巨龍騰空飛出將圍攻他們的幾人一舉消滅。浩軒周身肅寒之氣另其他人望而生畏,各個心生忌憚。也就是這一招同時殺死六人,參賽者只剩十九人,結束了兩天兩夜的混亂廝殺。

浩軒一招「六龍御兮神將升」之後,三皇同時起身而立,驚愕的看著浩軒,鬼魘皇道:「小小年紀竟有如此修為,日後成就定在我們之上。」

鬼蠱皇說道:「不愧是玄冥教的大公子,宇文丞的後人。」

鬼蝠皇雖然同樣震驚,但必須保持應有的淡定,厲聲說道:「好了,比賽結束,你們先回到各自的住所,我會派人為你們療傷,明日為你們頒發王者手牌和入魔族儀式,以後我們便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大家一同修行,共同進步。」

場下之人聽到這個消息各個激動的掩面流淚,還有一些人握住躺在地上同伴的手說道:「我終於成功了,你放心,你的家人,我一定好好照顧。」有些人則是不斷跟同伴懺悔道歉:「對不起,我也是被逼無奈才向你出手的。」還有一些人望著遍地的屍體心中湧出陣陣心酸,之後紛紛離開,回道自己的住所。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只剩一人歸,心中無限焦灼,才體會到原來煉獄孤城的王者是如此的孤獨和寂寥。

張海洋不同的翻看王者賽場的屍體,或查看手臂,或摘下面具,此時他一心想找到同伴的屍體,然後將其入土為安。查看了十幾具屍體都沒有找到那四個一同前來的兄弟,心中旣愧疚又焦躁。正在焦躁之時卻被守衛攔住道:「參賽死者屍體不允許翻查,還請先回去。」對張海洋來說,這無疑又是一個巨大的打擊,他驚恐的問道:「為什麼?我只是想帶我的兄弟們出去,入土為安。」

守衛道:「沒有為什麼,這是規矩,這些死者的屍體將留給日後你們修鍊用,由煉獄孤城統一保管。你先回去吧,明日之後,自會知曉。」

浩軒、寰宇等人一直惡狠狠的瞪著殿上的三皇許久,直到所有人都離開,他們還是目不轉睛的看著上面,而殿上三皇同樣毫不避諱的而看著他們幾人,迎接著浩軒等人眼神的挑釁。他們一方似乎在說:「你們等著,我早晚滅了你們三皇。」一方則在回應:「有本事就放馬過來,害怕你們幾個黃毛小子不成。」

聽到張海洋與人發生爭執才回過神來,寰宇走近拉過張海洋道:「張大哥,我們先走,回去再說。」他和浩軒便強行拽走了張海洋。 第593章

聽到豪言壯語,無人不心動。

擊殺天刀之王,那的確是不可不多得的壯舉!

可陳天選終究是陳天選,不是一般人能對付的。

功勞大,風險也大。

所有人望着王權,緊張而又嚴肅。突然,有人哈哈大笑起來:「王權,我說你他媽可真不要臉!毀掉陳天選道心,哪有那麼容易!如果真有那麼容易,當時海神殿就直接滅掉他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