霎時間,霧氣升騰,幾人幾乎同時出手,就連石天生,都沒拖後腿。

四道法術,在霧氣的加持下,同時向雲篆封殺而出。

「轟隆」「轟隆」的爆炸聲,頓時在鎖鏈內響成一片。

爆炸中,寧溪抬起頭,目光堅定,毫不猶豫的向著眾多,拍向自己腦門的雲篆中,其中一個小小,最不起眼的雲篆按了下去。 大黃牙剛覺得哪裏不對,有些驚訝,他萬萬沒想到這一切只是開始。

幾秒鐘后,躺在床上假裝昏迷的患者臉色猛然扭的不成樣子,像是麵糰一樣,看上去有些猙獰。

轉瞬,咕嚕咕嚕聲不斷從被子裏傳出來。

這是怎麼了?患者忽然肚子餓?但也不至於被餓成這種表情不是,大黃牙整個人都傻了,看着病床上假裝昏迷的患者發獃。

那名患者倒也是條漢子,即便不舒服,他也強行忍耐。

可是某些生理反射不是人為能控制住的,像是心跳、像是腸道蠕動、像是營養吸收都是如此。

鐵打的漢子也有認慫的時候,那人強忍了不到三十秒,大黃牙猛然聽到「噗嗤」的聲音,一股子惡臭味道開始迅速彌散。

這下子裝昏迷的患者忍不住了,他猛然從床上跳起來,胡亂抓起一把手紙奪門而逃。

「……」

大黃牙對葉凡直接變成崇拜。

如果說之前是因為鄭大年的威脅,大黃牙迫不得已,這回他已經心服口服。

他親眼看見那名患者一邊跑,黃色的糞便一邊從褲腿里往出冒……

要不是親眼看見,大黃牙肯定不會相信。

這特么的是拉褲子了!

難怪之前患者會一臉猙獰的表情,原來是要拉屎。

都說好漢架不住三泡稀,想強忍着,忍到拉褲子……那患者也是個硬漢!

連大黃牙都從心底佩服那人。

跟在身後大黃牙的「團隊」把這些都如實記錄下來,甚至他們不嫌噁心,一直跟著錄像,跟到了衛生間。

「喏,就是這麼簡單。」葉凡淡淡一笑,轉身離去。

大黃牙佩服的五體投地,狗腿子一樣跟在葉凡身後,問道,「葉先生,我能問一下您用的什麼手段么?」

葉凡看了大黃牙一眼,笑了笑,「一般醫生遇到這種情況怎麼辦?」

大黃牙想了想,「我在急診科蹲過一段時間,遇到普通醫生,會不去管,反正是患者與對方的事情,和他們沒關係。

要是遇到脾氣暴躁點的醫生,會給患者推一支速尿。反正也沒什麼事兒,人有三急么。」

葉凡對大黃牙刮目相看。

這貨還真是專業,連醫療行業下面一些遊走在光明與黑暗之間的小手段都知道。

「我也想過,還特殊和這裏的醫生說明情況。」

「你怎麼說的?」

「我告訴他們,每一支葯我都要知道用的是什麼。畢竟是打官司的患者,醫生用藥很謹慎,加上我盯着,沒人敢用速尿。」大黃牙說着,一呲牙,焦黃焦黃的一片。

他伸出右手,豎起拇指,「葉先生,您是真牛!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速尿是臨床常用藥物,怎麼用就不跟你詳細說了,反正醫生用它的時候,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是為了患者好。我剛剛用的小手段也是這樣,就是促進胃腸道蠕動,對便秘的患者有奇效。」

大黃牙咂舌。

便秘,這玩意說起來簡單,可誰要是真得了頑固性便秘的話那種難受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看患者的狀態,大黃牙開始遐想連篇。

馬上就能排便,要是自己會這手,一輩子吃喝都不愁,榮華富貴不說,至少能掙個幾千萬。

葉先生真心是厲害,隨便露一手就能讓自己驚訝到如此程度。

「接下來看你的了。」葉凡道。

「好,兩個小時之內,我解決這件事。」大黃牙很肯定的說道,「一定讓您滿意。」

葉凡忽然來了興緻,「你知道我要什麼?」

大黃牙知道這是葉凡考校自己,很慎重的說道,「葉先生,我要是沒猜錯的話,您是一名醫生。」

這是一句廢話,正確的廢話。

但葉凡沒有呵斥大黃牙,而是笑了笑。

「我之前就聽說蔡麗麗蔡院長在醫院裏吆五喝六的,拿醫生不當人。從前讓護士給患者洗腳、剪腳趾甲,您說說,這都特么是什麼事兒。」

「來醫院,是為了治病,不是為了洗腳、剪腳趾甲的。都是揚州師傅么,要不要剜雞眼。」

「後來蔡院長說不讓醫生戴口罩,因為醫生都要微笑服務。我是干醫療周邊產業的,多少有些了解。」

葉凡聽大黃牙說自己是干醫療周邊產業的,他苦笑了一下。

這倒算是周邊產業,可這麼說也太古怪了。

「醫生戴口罩,那是為了衛生,好多病菌、傳染病,涉及到院內感染。蔡院長瞎弄,我想她怨恨您,再加上之前的衝突都應該和這些有關係吧。」

大黃牙這人長得難看,但心思卻玲瓏剔透,葉凡有些欣賞他。

見葉凡沒有否認,大黃牙笑了,他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打吳乃實,打患者,打患者家屬,都不算是打蛇打七寸,一定要打在蔡麗麗的身上。」大黃牙右手握拳,敲在左手上。

葉凡點了點頭,「我在外面等你,兩個小時的時間,辦的好了以後你有事可以找我。」

大黃牙全身一激靈,魂魄差點沒飛出去。

葉先生說的清淡,只說有事可以找。但大黃牙知道這是自己走了狗屎運,把壞事變成好事!

「葉先生,您放心!我一定給您辦的妥妥噹噹。」

出了住院部,大黃牙跑去辦事情。

兩個小時的時間,是很短的,想要葉凡滿意,大黃牙沒時間客套。

說一萬句馬屁話,不如把事情辦的乾淨利索,漂漂亮亮,這一點大黃牙心裏清楚。

「葉先生,我覺得您很欣賞他?」助理小沫問道。

「還行,挺聰明的,說話不累。」

「能猜到您的心思,這人真是不簡單。老爺經常說華夏大地,藏龍卧虎,還真是這樣。」小沫掩嘴偷笑。

葉凡找了一個僻靜、視線比較好的地方隨意坐下,從帆布書包里摸出一根煙。

小沫也隨身帶着火機,給葉凡點燃。

過了會,李紫涵也來了,兩個姑娘小聲耳語,不時偷笑,葉凡估計說的是裝昏迷的患者拉褲子的事情。

兩個小時眨眼即逝。

快到時間,一輛車開到機關樓門口,蔡麗麗臉色白的嚇人,搖搖晃晃的從車上下來,好像是家裏死了人一樣。

。 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林森早早出門鍛煉,隨後帶著買好的早餐,回到李萌家中。

一進門,就見李萌披著睡衣,扶著牆磨磨蹭蹭的從卧室出來。

「你都請假了,不好好在床上躺著,出來幹嘛?」林森放下早餐,急步走到李萌身邊。

迎接林森的是李萌有氣無力的白眼。

「我不出來,難道尿床上不成。」

「說的你昨晚好像沒尿………。」林森偷偷嘀咕了一句。

「你說什麼呢,那能怪我?要不是你……。」李萌氣的臉都紅了,抬手就給了林森一套組合拳。

「好好好,怪我怪我,咱不說這個了,我抱你去吧。」林森一把將李萌抱到懷裡,輕輕鬆鬆的去了洗手間。

要說,這女人第一次,確實不夠打,都收著力了,還這副模樣。

你看人宋倩,雖然說戰鬥力不行,但是恢復的快。再看看楊曉芸,雖然戰鬥力也不行,但好歹還能自己回家。

幫著李萌解決完私事,林森又將她抱回卧室,順便喂著她吃完早飯,這才安心離開。

說起了也麻煩,就為了那一哆嗦,憑空生出多少事來。

上午日常聽課開小差,中午給李萌喂飯,下午繼續聽課開小差,晚上依舊給李萌喂飯。

好在喂飯的時候,林森也順便犒勞了自己的雙手,可以說是不虧,甚至還有賺頭。

男人的快樂就是這麼簡單直接樸實無華。

周幽王為了女人,把國家都送出去了。這個事情告訴我們一個道理,學周幽王是不行的,還是魏武帝的那套靠譜。

只要自己牛逼了,搶也好騙也罷,總歸是有機會的,要是把自己都玩沒了,那還艹個嘚,日鬼去吧,那還得鬼能看的上你。

…………

「楊曉芸,咱都好幾天沒親熱了,你看今天我下班也挺早,要不今天關門早一些,咱們先回。」向南舔了舔嘴唇,靠在楊曉芸的店門口,有些騷氣的說道。

「你過來。」楊曉芸先是皺了皺眉頭,隨後有想到了什麼,勾了勾手指,讓向南站到她面前。

這是在楊曉芸的店裡,她是賣一些家居裝飾的,兩人身前隔著一個桌子,楊曉芸將手放到桌子下面。

「曉……曉芸,店裡還有人呢,不……不好吧!」向南有些激動的顫聲說到。

楊曉芸面無表情的掃了他一眼,轉而將視線轉到店裡,手上的動作卻沒停止。

店裡確實還有一個服務員,原本有兩個來,可以生意越來差,只好減員。

說是服務員,其實主要是干一些打掃衛生的活,是個五十多歲的阿姨,沒什麼文化,之所以被選中,主要是因為要的錢少。

大概十來秒種的時間,向南突然深吸一口冷氣,在楊曉芸鄙夷的目光中,腳步虛浮的走出店裡。

而楊曉芸則低頭繼續看著賬本,這男人以前還得直接接觸,現在隔著衣服就投降,在過兩年,怕是一個眼神就得完蛋。

想到這裡,楊曉芸有些煩躁的推開賬本,她想林森了,飄飄欲仙的快樂,只有林森才能給她。

可惜,那天一戰之後,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再等等吧,必須保持在巔峰狀態,才能迎接挑戰。

不然她怕被挑死………

對於楊曉芸,林森可沒什麼憐惜的想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