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香殿大門打開,沈丹靈走了出來,她看去林逍與之對視中,能看到對方眼中的冷漠。

自己是掌座,為何會對一個弟子的神色如此在意?

並且,他怎麼敢對身為掌座的自己使出這種眼神?

沈丹靈覺得自己有必要做些什麼挽回氣勢,假如說說那一日為何自己沒有出手……

可,林逍沒有給沈丹靈任何的機會,恭敬的抱拳一拜,道:「掌座,找我何事?」

「老祖找你有事,進去吧。」最終,沈丹靈說道。

林逍聽聞,思索這個老祖是誰時,和沈丹靈走了進去。

只見,在大殿之上此刻坐著一個林逍熟悉的青衣老者。

只是這青衣老者,褪去了平常的凡俗之氣,在這一刻有著無盡的威嚴在這青衣老者身上散開……

那種氣息,讓林逍瞳孔微微一縮。

「至少道靈境強者以上。」林逍心中暗道,在何如雪口中了解到事實后,對於這青衣老者還是彼為尊重的。

此刻抱拳一拜,道:「林逍,拜見上青長老。」

上青長老哈哈一笑,滿意的看著林逍點了點頭,隨後看去沈丹靈,道:「丹靈,你先退下吧。」

「是,師尊。」沈丹靈退了下去。

「真是奇才,怪不得沈丹靈這妮子對你那麼上心。」上青老者笑道。

林逍立即有些尷尬了,不過依舊冷漠道:「晚輩不明白上青長老的意思。」

「你可知這一次出手殺葉天是誰出手?」上青長老問道。

「是上青長老您。」林逍說道。

「那你可知這一次,是沈丹靈求我出手的么?」

此話一出,林逍心神微微一顫,真的是掌座為自己求情的?

可,為什麼?

「不用想這個太多,你只需沈丹靈是個……罷了,還是說說今日主要找你的事情吧。」青衣老者眉毛舒展,笑道。

「晚輩知此次為靈霄宗惹上事,但弟子保證靈霄宗絕不會因為此事而覆滅!」

林逍眼牟之中閃爍堅定的異芒,看去上青長老說道。

本來,上青長老還想以這件事來引出接下來的事情,可萬萬沒想到這小子竟然直接抖出來。

「臭小子……清風王朝的事情我已經幫你壓下了,對外不會有傳言,不過這件事倒是讓我很心痛啊。」上青老者意味深長的看去林逍,說道。

林逍頓時一愣,他沒想到上青長老竟然會幫他擺平這件事。

如果這件事要自己擺平,的確可以。

但是會引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或許會因為這些麻煩,造成自己的危機。

林逍何等聰慧,一下子看出了上青長老的意思,立即單膝跪下,道:「還請上青長老收晚輩為徒!」

林逍在丹道,的確需要一位明師。

上青老者立即眼牟一亮,大笑一聲:「為何?」

「晚輩想學習煉丹之術。」林逍說道,無比誠懇。

這個拜師,林逍並沒有覺得有任何的別捏,哪怕他真實的身份比這些人高很多,但在這方面林逍是不會擺任何的架子。

至於李瑤,恨不得自己集百家之長。

在煉丹上面,一念仙尊是個虛無的師傅,哪怕自己有念力相輔,但也是需要一位明師。

「好好好。」上青長老大笑道,話鋒一轉,卻是說道:「不過,在此之前你要去參拜一下你的師伯。」

話語中,上青長老拿出了一幅畫。

林逍心神震動,上青師尊的師傅,是什麼存在?

哪怕曾經身為魔帝,可來到仙界,對於這裡的境界林逍還是彼為感興趣的。

可接下來,林逍就是錯愕的看到,在上青師尊的那幅畫中,竟然畫著一株沒有任何顏色的草。

一株草!

可很快,林逍就是察覺到這一株草中所蘊含的強大力量。

這力量林逍僅僅是看一眼,他就是驚愕察覺到自己的煉丹造詣在增長。

並且,靠著念力去看時,林逍心神轟鳴,他發現了在這一副圖畫中,所蘊含的大道。

此道,林逍說不明道不清,可卻讓林逍久久不能回過頭來。

上青長老看到林逍竟然沒有多大的事,並且臉色上還露出一種領悟了什麼的神色,頓時有些欣慰起來。

「弟子林逍,拜見師伯!」

林逍深呼吸了口氣,鄭重的朝著這幅畫深深的一拜。

他發覺,這一株草的來歷非常不簡單,哪怕是十大帝……不,或許超越了十大帝的存在。

(PS:這裡的拜師對後面劇情有所鋪墊,而上青跟沈丹靈都不是簡單人物,加上煉丹這方面,也因為如此所以林逍拜師。這個要是仔細看一下前面回想一下劇情就是知道了,最後求票票~~~) 這一拜,冥冥中似乎牽引了什麼。

那副畫「嗡」的一聲飛了起來,朝著林逍周圍飛了幾圈。

最後,吐出了一條絲線落入林逍的身體之中。

剛開始,林逍還有些驚慌,可很快他便是瞪大了眼睛。

因為他發現,平思他有很多不懂得煉丹造詣,紛紛在此刻直接上升。

剎那間就是踏入了三階煉丹師,並且直接巔峰!

至於那四階,林逍因煉器接觸過真氣銘文,所以此刻一樣有著感受。

而這,並不是林逍最為震撼的。

下一刻,林逍只感覺自己的修為,再也不受自己控制,飽滿中直接突破到了玄靈境大圓滿!

一股強悍的氣息,轟然爆發。

咆哮之中,十頭蠻象之身,也是轟然出現,而這十頭蠻象也是在快速模糊,竟是有著要融合的狀態。

上青見到這一幕,眼神之中還是彼為驚愕的,笑道:「看來師尊他對這個徒孫,還是挺滿意的。」

短短几息時間,林逍就是突破到了玄靈境大圓滿,並且達到了三階煉丹師巔峰。

這,哪怕是林逍的定力,都難以置信。

「這幾日,你就在此修鍊吧。」上青說道。

林逍一聽,立即搖了搖頭,道:「我還要去風魔島,和秦飛他們約定好了。」

上青頓時被氣樂了,留下來得到的好處不言而喻,這小子竟然說要去風魔島。

「師尊,我答應過他們的。」林逍立即說道,似乎不容置疑。

上青哭笑不得,道:「這幾天你就別想出去了,現在你們要去風魔島也是要五六日的路程,況且最近魔教出入頻繁……」

看到林逍那執著的眼神,上青無奈。

「這樣吧,五日後,我親自送你們幾個過去如何?」

「你的那幾個朋友,我會叫人去通知的。」

林逍思索了一下,終於是點了點頭,走到了那副畫面前。

「怎麼搞得像我求他一樣了?」上青長老自己都覺得有些迷糊了。

走到外面,就是碰見了沈丹靈。

「師尊,他…」沈丹靈開口。

「從此你們是師姐和師弟關係,至於這關係如何經營,為師希望你自己好好想明白。」上青意味深長的拍了拍沈丹靈香肩,如同鬼魅一般消失。

「關係…」沈丹靈看去大門,許久她抿嘴一笑,道:「不過是個小屁孩罷了,再怎麼樣我也是你師姐。」

「以後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調戲你了。」

……

這五日時間,註定是林逍的巨大機緣。

眼前這幅畫,林逍能感覺到其中所蘊含的力量,非常恐怖。

恐怖到,哪怕林逍曾經身為魔帝,都為之忌憚的一股力量。

但是,這股力量卻不屬於尊者力量。

「到底是什麼?」林逍不由上前,想仔細查看這幅畫。

可在這時,這幅畫出現了一股極為強大的扭曲力量,林逍一驚中,自己竟然…被拉扯了進去!

剛開始,林逍只感覺頭暈目眩,當他漸漸恢復過來后,就是察覺到自己身處於一片驚異的世界之中。

這世界里,有著無數的花草,確切的說,是無數的草藥。

這些草藥每一株,林逍都是瞪大了眼睛,不由驚道:「四階草藥龍鬚草,鳳尾花…五階草藥十靈果,天水根……」

「六階草藥……」

「七階草藥……」

「八階草藥……」

「九階……竟然連九階靈藥都有!」林逍震驚了,他雖不是煉丹師,可卻見識多廣,這草藥林園,分別就是一處絕世之地!

並且,這只是附近的,而要是往遠處看,或許還有。

而在林逍面前,有著一個黑色的丹爐。

「難不成我可以在這裡煉藥?」

林逍腦中閃出這個想法,他可沒自大到可以把這些草藥帶出去。

但要是真的可以在這裡煉藥,那麼此地簡直可以說逆天!

草藥隨便揮霍,並且還可以嘗試在自己念力里,解析的其他丹方。

頓時,林逍如同忘我一般,第一次感覺到煉丹是那麼愉快的事情。

這一次煉丹,林逍不知過去了多久,總之他經過幾百次的嘗試后,徹底的穩定了三階丹藥的熟悉度。

之後,林逍並沒有去嘗試四階丹藥,因為自己可還要去風魔島。

這一次對林逍的收穫是巨大的,可在丹藥收穫巨大的同時,林逍還感覺到自身其他方面的提升。

這個提升很小,林逍暫時還沒察覺到。

「多謝師伯,晚輩現在要離去。」林逍抱拳一拜,朝著四周傳音而去。

半響,只見這世界開始模糊中,林逍回到了大殿之中。

可就在這時,林逍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腦海中裝入了一階草藥至四階草藥的世界畫面!

也就是說,林逍可以隨時閉目冥想進入這種狀態。

若是讓上青知道,恐怕會嚇得不清。

隨時進入煉丹冥想,這……妖孽吧。

林逍也是知道自己受到了多大的恩惠,他目光堅定,雖然眼前的一幅畫中是一株無色彩的草。

可現在,林逍卻是對這一株草非常感激。

緊接著,這幅畫消失。

放下心緒,林逍開始走出去外面,微微皺起眉頭。

也不知現在過去了多少日?

不過他走出去時,就是立即看到上青師尊和胖子幾人在外等著自己。

胖子,徐菲月,秦飛,何如雪四人,都用著極為羨慕的眼光看去林逍,不由看去周圍的大殿。

「小師弟啊,要出去了嗎?來,看師姐給你帶的好東西。」忽然,沈丹靈笑著走了上來,手中有著一件紫色戰甲。

林逍知道事實后,也是對沈丹靈的怒氣消了不少。

「師弟?掌座你認錯人了吧?他是林逍。」何如雪微微皺眉,連忙靠近林逍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