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村雖然是個小村,但我也見過蓋房子的,只是這上城的房子要大了一些,不過原理都差不多少,無非都是在地上先挖地基,然後在基礎上面蓋房子,可是這個深坑卻顯得十分奇特。

五米見方的深坑深邃無比,窟窿就在地下室的底板上,周圍都是水,可是這深坑附近竟然冒着熱氣,十分乾燥。

我把這些警察分好了位置,形成了五帝君的形狀,然後用符咒把洞口給封死了,這樣如果無臉鬼逃出來就會撞到五帝君的法陣,他一定逃不出去。

“表弟,你小心點,要不然表姐跟你一起進去算了。”表姐擔心的說道。

我心中一陣酸楚,還真是血濃於水,除了表姐竟然沒有一個人主動獻身。

“等等!我也跟你進去,我不怕殭屍,沒什麼大不了的。”苗素素說道。

兩個女人跟着我,小心翼翼的跳下了深坑。

深坑中伸手不見五指,我胡亂的摸着,忽然聽到苗素素的驚叫,我的手心也好像抓到了兩團*。

“你……你怎麼摸我的胸?你好惡心。”苗素素說道。

我一愣,原來黑暗中我摸錯了地方,剛想解釋,啪的一下,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

我趕緊向後躲,身後又傳來了一陣*。

“喂!別擠我的肚子好嗎?我是你表姐。”

我嚇得更是一哆嗦,表姐打人從來都不留情,可是出乎意料,這次她並沒有打我,而是狠狠的掐了我一下。

兩個女人顯然都很討厭我,她們遠遠的跟在我後面。

陣陣冷風忽然從洞穴中吹了過來,我吃驚的發現,在洞穴中有幾個綠色的人影!

這些人影十分縹緲,不用問都是死鬼,我趕緊抓了幾張符咒飛過去,綠色的鬼魂瞬間炸裂變成了雲煙。

表姐高興的說道:“怎麼會這麼好對付?不是吧?”

我知道這些只不過是先頭部隊,說道:“你們小心點就是了,不要大意。”

我正焦急的看着前方,頭頂忽然落下了一塊巨大的石頭,巨石猛的向下砸,正巧把我們身後的的洞口給堵死了,嘩啦啦的碎石飛濺到了四周,我趕緊用雙手捂住了口鼻。

一陣煙塵過後,我的眼睛適應了黑暗,可是等我緩過神來才發現表姐和苗素素全都不見了,兩個人憑空消失!

不好!難道是無臉鬼所爲,想到這我趕緊往前奔跑,一陣陰冷的笑聲傳了出來。

“你終於來了,沒想到你還真有膽量,敢找上我,十年前的毀身之仇,今日必將你碎屍萬段,死無葬身之地。”那聲音十分熟悉,陰冷中透着狠毒,正是無臉鬼。

一個黑色的身影飛了過來,她身後正站着表姐和苗素素,不過兩個人好像失去了意識,全都昏了過去。

仇人相見分外眼明,我覺得自己精神了百倍,手中的黑皇劍也不自覺發出了強烈的震動。

終於找到無臉鬼了,他打傷過方一修,搶走了苗素素的妖丹,還害的我家裏雞犬不寧,這筆舊賬總算該有個瞭解了。

“無臉鬼,你快點放了我表姐和媳婦,不然我要滅了你!”我怒道。

無臉鬼卻狂笑不止,他的兩隻手抓着表姐和苗素素的脖子,一副傲慢無比的表情。

“小子!你可真是太囂張了,現在你最親的人就在我的手上,你竟然敢跟我談條件?說這句話的人應該是我纔對!”

無臉鬼的身體被黑煙包裹,他的身體卻有些異樣,胸前有一顆綠色的珠子若隱若現,身體上的綠色正在向胸口的珠子聚集着,似乎那珠子要吸收陰魂的能量。

我明白了,上次無臉鬼跑掉受了重傷,他現在害死這麼多人就是要用陰靈幻化肉身,而現在正是他幻化的關鍵時刻,難道他的心臟就是弱點所在!

我看出了無臉鬼的破綻,心中狂喜。

“破魔法印,天雷訣!”

我大聲吼出了法決,右手掌心冒出了青光,一道閃電直接猛擊無臉鬼的胸口,可是他竟然用手擋住了,炙熱的閃電在他手心打出了焦糊的味道,可是瞬間,那黑色的焦糊竟然完全消失了,他的手又恢復成了剛纔的樣子。

“呵呵,你小子十年不見道行不淺了,不過方一修都滅不了我,你能奈我何?”無臉鬼猖狂的說道。

我猛然間想起來了,師父並不是打不過他,上次若不是師父爲了救我豈能中了無臉鬼的招數?

“既然你急着相死那我成全你,受死!”

我大喝一聲,黑皇劍立刻揮動了起來,五枚銅錢直接飛到了劍身,我右手一揮,五枚銅錢直接飛到了空中,擺成了一個五行陣法,念着咒語:

“太上道君,五方帝王,驅魔降妖,急急如律令!” 五枚銅錢在空中幻化出了虛影,那虛影正是五方帝君的身形,每個帝君都冒着金光,渾身上下透着威能。

“無臉鬼,你的死期到了!”

我發出了一聲怒吼,念起咒語,五方帝君同時發動了攻擊,這五個神像的額頭同時發出了金光,金光一起對着無臉鬼的胸口猛擊了過去。

無臉鬼的破綻就在胸口,那個發着綠光的石頭,或許是我的法力大增他竟然沒躲開,五方帝君的電光直接命中了目標。

一聲慘叫想起,無臉鬼捂着胸口的綠光,他的面目開始變得猙獰,金光刺入了他的胸口似乎快把他的心臟挖了出來。

“不可能……你何時有這道行?今日就放你一馬,不過你等着,我一定會殺了你!”

無臉鬼的胸口發出了灼熱的紅火,那正是五方帝君的電光所致,我正用盡全力操控黑皇劍,可是擡頭一看才發現無臉鬼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心中大驚,如果被這個傢伙跑了豈能找到苗素素的妖丹?心中焦灼無比,萬念俱灰……素素……難道我吳一真這麼沒用,我不能幫你奪回妖丹嗎?

正在心焦的時候忽然看見地上冒着綠光,我定睛一看,腳下還真有一個怪東西,那個圓球跟乒乓球大小差不多,亮溜溜的在地上還轉着圈子,瑩瑩的綠光直鬧眼睛,我一低頭把它攥在了手中。

咦?這綠球不是剛纔在無臉鬼胸口的東西嗎,到底是什麼?難道是他的心臟?可是沒了心臟他怎麼還能走,真是奇怪!

我心中懊喪,沒想到拼盡了全力也沒能把無臉鬼消滅,只好悻悻的離開了洞穴。

走出了黑暗的通道,外面卻是大亮的天,幾十個警察都在門口站着愣愣的看着我。

表姐第一個跑了過來,她擔心的看着我。

“吳一,那個傢伙哪裏去了?我怎麼沒看見他出來?”表姐焦急的問道。

我唯唯諾諾的說道:“表姐……我……我失手了讓他跑了。”

原本以爲表姐會劈頭蓋腦罵我一頓,可是表姐卻莞爾一笑。

“你小子還挺能耐呢?竟然還能活着回來,我們都以爲你已經死了,跑了就跑了,你能把他打跑也算是厲害,我們加在一起也沒敢上。”表姐安慰口氣說道。

陳隊長和苗素素也靠了過來,兩個人的眼中透着讚許的神色。

“我看這小子是在吹牛吧?我怎麼什麼都沒看見,口口聲聲說自己遇到了什麼大怪物,用來騙騙小女生還可以,騙我還嫩了點。”袁浩歪着脖子看着我,他抱着肩膀,滿臉的悠然自得。

我心中升騰起了一股怒火,不過這麼多人在眼前,我還是忍了下去。

苗素素忽然走到了我身邊,她的身子好像受到了什麼影響,一下子癱軟了下去,不動了。

我吃了一驚趕緊把她抱了起來,焦急的喊着她的名字,可是喊了半天她還是沒醒。

陳隊長皺起了眉頭,說道:“好了,我們趕緊把素素送到醫院去,她或許是受到了什麼驚嚇,事不宜遲,我們趕緊走吧……袁浩,你不是不怕鬼嗎?你自己留在洞口這守着,要是有什麼怪物出來了你好給我們打電話!”

袁浩張大了嘴,結結巴巴的說道:“可是……陳隊長……我……我剛纔是在說大話,你饒了我吧。”

陳隊長怒道:“你口口聲聲說沒有怪物,那你怕什麼?膽子小就別當警察!”

袁浩無奈只得留在了洞口,我回頭一看,他渾身哆嗦着,好像待宰羔羊一般。

陳隊長把苗素素送到了醫院,我和表姐也跟着去了,醫生檢查過了她的身體可是什麼都沒查出來,只是說她的身子太虛,需要多調息一段時間才行。

苗素素絕對不能出事,否則我腸子都要悔青了,本來是想幫助苗素素拿回妖丹,可是卻得到了一個不倫不類的東西,讓我十分懊惱。

我記得沒錯,苗素素的妖丹並不是綠色,而是發黃的珠子,這綠珠子在無臉鬼身上說不定是什麼,我覺得沒什麼用就放到了桌子上。

表姐和我在病房裏守着苗素素,她還是沒有醒過來,一直到了傍晚時分。

“表姐,你在這裏看着苗素素,我出去買點飯咱們兩個吃,好不好?”我說完話把綠珠子放到了桌子上。

表姐沒有看我,只是隨便點了兩樣吃的東西。

我肚子早就餓得咕咕叫了,拿着表姐的錢到了樓下,很快買了點吃的回來。

砰,我推開了醫院房門,只見表姐的嘴裏正含着一個圓球,那個圓球好像還在發着綠光!

我嚇了一跳,那冒着綠光的球子不正是無臉鬼身上的東西嗎?她怎麼給吃了?

表姐看到了我,她笑着說道:“吳一,你買的棒棒糖真難吃,怎麼味道怪怪的。”

不能吃!那不是棒棒糖!

我大喝一聲撲到了表姐身上,剛想去用手去挖表姐嘴裏的綠球,或許是我的力氣太大,表姐嚇了一跳,那綠球竟然直接卡到了表姐的嗓子眼裏,咕嚕,表姐一伸脖子直接給嚥了下去。

我和表姐都蒙了,她用一種要撕碎我的眼神盯着我。

“吳一,你……你真是小氣啊,平常白疼你了,我吃你的棒棒糖至於嗎,我的肚子怎麼忽然好痛,怎麼回事?”

表姐忽然捂着肚子疼了起來,她滿頭大汗,臉也漲得通紅。

不妙,這綠球是無臉鬼身上的邪物,說不定是什麼怪東西,如果表姐吃了會不會有危險?看來現在只能把它拿出來了。

表姐十分痛苦,她捂着肚子在抽搐着。

“吳一,快去幫我拿點藥來,我肚子好疼。”表姐痛苦的說道,她的聲音近乎哀求,可見那種焦灼的感受。

我趕緊拿出了五枚銅錢,這銅錢可是純陽之物,放在表姐的肚皮上跟裏面的綠球遙相呼應,銅錢竟然直接隔着表姐的肚子跟綠球緊緊的吸引着。

“表姐,你忍着點疼,我馬上幫你吸出來。”我焦急萬分的說道。

表姐的臉又羞又紅,她*連連的說道:“你……你一直往上邊吸我豈不是走光了?你敢?”

“表姐你放心,我絕對不看你的身子,我閉上眼睛,你要相信我。”我緊張的說道。

表姐猶豫了會最終還是打開了她的衣襟,我把手慢慢伸到了她的肚皮上,兩隻手拿着銅錢開始慢慢挪動,表姐痛的叫苦連天,不過還好,我終於把綠球從她的嘴裏吸了出來。

綠珠子掉到了我的手心上,我驚訝的發現它竟然變了顏色,似乎被表姐的血染黃了。

“這不是苗素素的妖丹嗎?黃色的珠子好透着黑煙,沒錯!就是妖丹!”我驚訝的喊了出來。

表姐擦着嘴角的鮮血,她竟然忘了拉好拉鍊,雪白的肚皮和胸脯竟然全都被我看到了,幸好她穿着內衣不然真的走光了。

“吳一,這就是苗素素的妖丹,既然得到了還不趕緊給她吃掉?”表姐說道。

我拿着妖丹剛要放到苗素素嘴裏,可是卻猶豫了,因爲我想起了一件事,妖丹拿了回來是不假,可是要想跟苗素素的身體結合可沒這麼容易,《降魔師法典》裏面描述過,要想妖丹歸位還需要純陽血引路,而我正是一個純陽人!

現在不能在猶豫了,我立刻拿出了黑皇劍,寶劍對着自己的手腕輕輕一劃,雪白的皮肉直接割開了一道口子,鮮血直接滴在了黃色的妖丹上,妖丹被陽血淨化了,上邊的綠色完全消失,它竟然直接漂浮到了半空正對着苗素素的頭頂。

我剛要伸手去抓妖丹把它方進去,可是眼前一黑,好像站不住了。

“表弟……表弟……”

表姐的驚呼在我耳邊響着,我卻全然覺得是在做夢,眼前一黑終於昏了過去。

我好像做了一個夢,我又回到了以前的青山村,我躺在老爸身邊,他在炕上抽菸,而苗素素卻在院子裏餵雞,她竟然還挺着大肚子,滿臉的甜笑。

“吳一……吳一,我感覺肚子好疼,我想我要生了,好疼……吳一,你快過來,快啊。”

一聲聲的呼喊讓我焦急萬分,我猛的坐了起來,擡起頭卻發現喊我名字的正是苗素素,她此時變了一副模樣,渾身雪白的長毛,兩隻金黃色的眼睛正冒着亮光。

苗素素見我醒了立刻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她的臉頰上透着嬌羞。

“吳一,你醒了,我全都想起來了,要不是你救了我……”苗素素紅着臉說道。

我吃驚的抱住了苗素素的肩膀,用力的搖晃着,她的肩膀非常柔軟,還熱乎乎的。

“素素,你想起來了,我是你夫君吳一,你是我的媳婦,你想起來了?”

我一激動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雙手把她直接摟在懷中,生怕她會再次丟了,苗素素也留下了眼淚,她的身子在我懷中不停的抽動着。

“我想起來了,七歲那年所發生一切,剛纔要不是你流了那麼多血化解了妖丹的煞氣,我也不會這麼順利恢復,謝謝你,吳一。”苗素素語氣柔和說道。

我喜極而泣,一下子抱緊了苗素素。 “素素,你還叫我吳一干嘛,是不是要改變下稱呼?”我開玩笑的說道。

苗素素忽然推開了我的身子,她的臉上掛着緋紅,她的羞怯讓我覺得更加可愛了。

“吳一,你想的美,我雖然是你媳婦,不過你可別忘了,方一修是我的奶奶仇人,我發過誓,除非幫我奶奶報仇雪恨,不然我是不會嫁給你,你會幫我嗎?”苗素素表情認真說道。

我吃了一驚,如果我現在幫苗素素報仇,那豈不是要殺了方一修,殺了我自己的親師傅?

我焦急的抱着苗素素的肩膀,說道:“素素,你別這麼決絕好嗎,這都過去多長時間了,方一修早就有了悔過之意,再說這次救你也都是他的功勞,若不是他教給我這麼多法術,我怎麼能打得過無臉鬼呢?

我想竭盡所能化解前輩的冤仇,可是我知道無濟於事,苗素素雖然不說話,可是她卻歪着脖子看着旁邊,她的眼圈紅紅的,兩行熱淚也流了下來。

我心中不是滋味,原本恢復了苗素素的記憶以爲一切都過去了,可是沒想到又勾起了苗素素對方一修的恨,難道這世界上就沒有片刻的安寧?

表姐看到我和苗素素不說話,她趕緊過來調節氣氛。

“吳一,你真是太不像話了,看你把素素給氣的,我現在不打你。”表姐給我使了個眼色,她立刻撲到了我的身上,兩隻手輪流在我的頭上猛敲,我本來以爲表姐是要裝裝樣子看,可是沒想到她竟然來真的,不到片刻我的頭頂被敲出了無數個大包。

我痛的不敢叫,苗素素忽然轉過了身子,她伸出了纖纖玉手一下子拉住了表姐。

“表姐,別打了,這不是吳一的錯,都是過去的事了,我奶奶現在也不可能活過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筆賬我先記着,等見到了方一修再說,跟吳一沒關係。”苗素素邊說邊擦乾了眼淚,她慢慢停止了哭泣。

我心中暗喜,剛纔表姐批頭蓋腦的打我,她竟然心疼了?看來苗素素完全恢復了記憶,我在她遵守曾經的約定。

苗素素忽然站了起來,她滿臉愁容,冰冷的表情十分凝重,似乎還咬着嘴脣。

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趕緊拉住了苗素素的胳膊。

“素素,你到底怎麼了?恢復了記憶就只懷着仇恨嗎?”我擔心的說道。

如果她總是要方一修死早晚會出事,他們兩個人我失去一個都不可能,這讓我左右爲難。

苗素素長嘆了一口氣,她忽然轉過頭對着我笑了一下。

“吳一,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去找方一修,十多年了,我沒去拜祭過我的奶奶,我要回到青山村去祭拜她,以盡孝心!”

苗素素淺笑了一下,我心的石頭總算是落了地。

“素素,現在無臉鬼跑掉了,他還沒死,你可不要輕敵,萬一遇到了他可十分危險。”我說道。

苗素素卻一副全然無懼的表情,她笑着說道:“吳一,你不用擔心了,他現在受了重傷,又丟了保命的妖丹,他還需要去找別的妖丹去代替保命丹,不然他就會在七天之內死掉,他是絕對不會出來害人的,起碼這幾天不會。”

“好吧,那你快去快回,你可別忘了我在這裏等着你。”我說道。

苗素素暗暗點頭,她衝着我微笑,一轉身走了。

我心裏激動萬分,想不到陰差陽錯這麼快就找到了苗素素的妖丹,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

表姐跟我回到了家中,她立刻開始忙活了起來。

這幾天我們都在忙着辦案,屋子裏亂糟糟的,表姐開始洗衣服,然後把屋子裏的衛生打掃了一番,我突然覺得我是個多餘的人,心裏卻只想着苗素素能儘快回到我身邊來。

表姐忙的不可開交,她沒時間搭理我。

出來那麼久,得找份工作賺錢生計,不然老賴在表姐家白吃白喝說不過去。

一想想老爸還在種田爲生,我的心就有些慚愧,自從苗素素失蹤之後我就老是想着她,對老家的情況都不知道具體。

我特意洗了把臉,推開了房門走了出去。

上城還真是不小,我看着大街小巷的風光到處覺得新奇,湍流不息的車子彷彿是不斷的河流,黑壓壓的人頭來回攢動,我才發覺自己是多麼的渺小,一個讓人無法直視的鄉下小子!

走到了一個地鐵口旁邊,我還從來沒坐過地鐵,更不知道地鐵跟毛驢車有什麼區別,正在張頭張腦的看着,忽然一個女生竄了出來,她穿着一身牛仔服,渾身那個緊緻,翹起來的屁股似乎快把牛仔褲撐破了。

“帥哥!要不要免費瑜伽?我看你身材不錯,要不要練練?”女生說道。

我愣住了,結結巴巴的問道:“什麼家?什麼魚?好吃的還是好玩的?”

我真沒聽明白,可是那女孩卻仍然不放手,她拉着我的胳膊似乎十分火熱。

“我說帥哥,看你的皮膚這麼黝黑,一定經常鍛鍊身體,來我們瑜伽會館體驗一下吧,免費體驗絕對不花錢!”女孩說道。

這個女孩長得還挺漂亮,帶着一幅眼鏡,不過怎麼看都覺得她怪怪的,至於哪裏不對卻說不出來。

魚家?難道是個燉魚的飯館?還免費吃!

我拍了拍空牢牢的肚子,說道:“就怕你們的店太小了。”

女孩聽我說完愣了一下,她笑着臉說道:“帥哥謝謝你了,加上你一個,我今天的客戶就夠了,我能提前下班了。”

我好奇的問道:“妹子!你們帶免費的客戶還有任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