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星兒喃喃自語,看向陸離帶著一絲感激與真摯。

炎岳之中,金藍色的能量奔騰狂涌,最終歸入青星兒體內,消散無形,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大殿之中又恢復了平靜。眾人看著他都暗自輸了一口氣,還好只是六層,然而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們也不禁一陣苦笑,六層,那是他們難以企及的高度。

就在青星兒收手的同時,身子一軟,緊繃的精神立時崩潰,倒了下去。

「呼。。。」

陸離身形一動,出現在了青星兒身邊,輕輕撫摸著她的額頭,用著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淡然道:「你做的很好,睡吧,睡吧。」 陸離抱著青星兒轉身離去。

「老身久出深山,卻不知天下英雄輩出,人族之中什麼時候除了如此俊傑,真是後生可畏啊。」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傳來,在大殿之中回蕩。

陸離面色一滯,身形停了下來,緩緩轉身,眉頭不禁皺了起來,他目光如刀,看向前方,瞳孔遽然收縮,彷彿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

只見一個老嫗緩緩走來,白髮飄舞,面容卻猶如四十歲的少婦一般,一身青衫羅裙彷彿天上的雲霞,緩緩飄舞卻不沾染半點煙火。

「高手!」

陸離心頭震動,眼前這個女子雖然保持著青春的容顏,然而他卻可以感受到對方身上的滄桑,至少是幾百年的老妖怪了,實力更是恐怖的嚇人,自己精神一轉,便可以模糊的感知到,這老嫗的氣息甚至還在那日魔君傳人之上。

「見過前輩。」陸離不敢怠慢,連忙施禮,將青星兒交給了一旁的明流蘇。

「劉姥!」

林祭涯看見這個女子也是吃了一驚,連忙上來行禮,顯然這老嫗是狐族中的大人物,地位還在林不群這個長老之上。

「好精純的神魂之力啊,非但精純,而且恢弘磅礴,蘊藏不世神韻,想不到人族之中竟然又有絕代人物出世。」老嫗嘖嘖稱奇,眼中泛起光澤。

陸離心頭一秉,他已經收斂氣息,將神魂之力聚成一團納入體內,卻還是被對方堪破,不說其他,就單單這份眼力就稱得上恐怖二字。

「今年的仙狐祭倒是出了幾個好苗子。」

老嫗目光微移不在看他,眼睛轉了轉,似乎在青星兒的身上停留了一會兒,一抹不易察覺的哀嘆一閃而過。

「依照規矩,凡是達到五品以上者可以請進入亂流海,不過今年我要破一回例。」

「亂流海!?」

陸離心頭一動,那可是虛空神殿禁地,不過聽榮雪雲說,那地方非同一般,有著天大來歷,藉助這元陽界,縱然是其他勢力,若有機緣也可入內。

這似乎是虛空神殿與各大勢力的一種默契,聽說,就算是魔道高手都曾有人入內,獲得了天大的機緣。

正想著,老嫗目光投來,看著陸離淡然道:「你和這虛空神殿的女娃娃也可以一同入內。」

話音剛落,大殿之內頓時炸開了鍋,彷彿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就連林祭涯都站不住了,臉上露出了一絲焦躁的驚色。

「劉姥。。。這恐怕不符合規矩。。。亂流海乃是。。。」

話未說完,老嫗身形一頓冷冷道:「在這裡,我就是規矩。」

此話一出,整個大殿頓時安靜了下來,沒有人敢在說什麼。

老嫗的身份實在太高,這裡不要說反駁,就連能夠有資格跟她提意見的人都沒有,既然做出了決定,誰敢懷有異議。

倒是陸離站在那裡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卻也可以感受到周圍那一道道不善且帶有明顯嫉妒的目光。

老嫗似乎看出陸離疑惑,開口道:「年輕人,你解了元陽狐族的滅族之危,我狐族自然不會虧待於你,亂流海乃是古之禁地,雖然被虛空神殿佔了去,不過我狐族每年都還有一些名額,一般不對外人開放,不過這次卻可以破例讓你進入。」

陸離聞言,露出恍若之色,難怪那林祭涯會提出異議。

「這女娃娃本就是虛空神殿弟子,又是命輪境的高手,若是進去,倒也不會多佔個名額。」老嫗緩緩說道,目光掃來,在看到榮雪雲的時候頓了頓,似乎閃過一絲奇怪的光澤。

「請先祖法相。」

突然整個大殿為之一顫,在大殿中央一道金芒乍起,猶如黑夜中的一輪明日,刺破蒼穹,驅趕黑暗,浩蕩的氣息撲面而來,一股神聖莊嚴的味道瀰漫在周圍。

「那。。。那是。。。」

陸離睜開雙眼,神魂之力灌注其中,臉上露出一抹驚駭之色,看清楚了那道金芒的虛實。

那是一幅畫像,一片深山大澤,樹木參天,群山古樸,一股蒼涼氣派,而就在這片無垠古老的天地之間一道身影盎然矗立,彷彿九天的神王,主宰著世間的一切。

「九尾妖狐。。。」

陸離大駭終於看清楚了畫像上的身影,那是一頭狐狸,毛髮雪白,猶如寒冬卧雪,一雙猩紅的眼眸好像天上的星辰。

這是一頭白狐,更為奇特的是這頭白狐身後有著九根尾巴,搖曳身姿,幻化無形,玄奧的法義在揮舞之中充塞在天地之間,這樣的韻味簡直難以形容。

「雲丘狐族真正的面目乃是妖界大族,與上古青丘狐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傳聞他們的先祖是一頭白狐,難道就是這頭九尾妖狐?」

「啟陣!」

老嫗一聲令下,只見身後那幅古畫瑟瑟抖動,璀璨的光華不斷聚集攢動,衍變為玄奧的符文。

這些符文跳動閃爍,漸漸練成一片,彷彿是天神鑄造的鎖鏈一般,無盡的力量和狂亂的氣息從那鎖鏈之中散發出來,驚動人心,鎮壓靈元。

大殿內一片寂靜,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帶著畏懼和震驚,下意識地向後退去。

「好手筆!」

陸離不禁心中狂吼,這副古畫乃是一件無上至寶,竟然溝通無名,通往另外一個空間,就如同元陽界一般。

「進陣!」

老嫗一聲低喝,只見林靜玄站在了金光畫像之下,無盡的流光緩緩落下,秘紋在其周身交織泛濫。

「嗡。。。」

突然大殿劇烈抖動,仙狐刻紋呈現不規則的躍動,與此同時,林靜玄的身影也隨之渙散,彷彿鏡中水月一般,越發顯得不真實。

周圍的元氣震蕩不息,體現出一種玄奧來,大殿內的溫度都升高了許多。

陸離心頭一動,只覺得這裡的靈氣在那副古畫的干預下竟然變得更為純正渾厚,輕輕一吸,化入體內,只感覺到無比的舒暢,全身的毛孔都漸漸打開,發出動人的歡愉。

「轟。。。」

巨浪滔天,祥光隱耀,天空中一道黑色門戶突然敞開,豪光垂落直下。

林靜玄身形一顫,突然炸開化為元氣嗖地一聲,便被吸入黑色門戶之中。 「啵。。。。」

黑色門戶緩緩消失,古老的氣息揮之不去,秘紋鎖鏈交織泛濫,在金光古畫背後形成了一道道光暈,彷彿天帝的神環,細數之下共有九道。

「進陣!」

陸離若有所悟,剛想開口問些什麼,突然一聲喝令傳來,他心頭咯噔一下,神色稍緩,從人群後面向前走去。

此時青星兒也醒了過來,猶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啟陣!」

老嫗看了陸離一眼,開口喝道,半空中古畫背後的光暈緩緩消失,那又玄奧符文交織而成的神異鎖鏈再次顯化,剎那間光華四溢,猶如水銀一般傾斜而來,璀璨奪目,讓人難以無法直視。

陸離駐足不動,體內熱血沸騰,不知為何,自從這座古畫被催動之後,他心緒澎湃幾乎難以克制,那是源自靈魂深處的一種鳴動。

「嗡。。。」

天音如劍,橫掃而過,引得大殿瑟瑟作響,無盡的秘紋泛濫涌動,衍化出繁奧的波動。

陸離身處金芒炎浪之下,沐浴在寶光之中,只覺得渾身血脈膨脹,彷彿受到激化一般,血液轟鳴滾動發出擂鼓之聲,筋骨嘎嘣作響。

一時間陸離整個人彷彿受到牽引,細微到全身法力都開始依據某種頻率震蕩起來。

「原來如此,這幅古畫溝通人體,引導肉身震蕩,不但可以洗滌念頭,磨練精神,就連肉身都可以得到淬鍊。」

陸離心中瞭然,肉身鼓動,澎湃的力量蟄伏在光澤如絲的皮膚之氣,法力涌動,充斥著全身。

剎那間無匹的力量在陸離全身蔓延,震蕩的頻率越來越高,神魂之力再次增長,心頭有說不出的舒暢感。

突然,天空中古畫一顫,那畫中的九尾妖狐豁然而動,九條尾巴彷彿諸天星辰劃出的光路一般,玄奧莫測,細看之下,精神都被吸附其中,幾乎難以自拔,而九尾妖狐的一雙眸子此時也綻放出了玄異的光澤。

「嗡。。。。」

寶氣衝天,霞光萬道,一道清音響徹四方。

老嫗臉色大變,看著那座古畫,只見一道道繁複的符文出現在了上面,也不知道是什麼文字。

然而這些符文剛一出現,凌厲的氣息便從上面傳了出來,於頃刻之間瀰漫在了整座大殿之中。

所有人盡都向後退去,臉上湧現出一抹震驚之色。

這股氣息太過恐怖,暴亂非常,猶如沉睡萬載的凶獸一般,讓人心驚,若是身處其中必定即便是靈脈九重境的高手也必定會被碾為粉末。

「怎麼回事?為何發生了異變?」

老嫗目光一沉,看著空中古畫喃喃自語。

就在眾人還未緩過神來之時,天空中黑色的門戶在此顯現,豪光垂落猶如銀瀑鋪灑。

「天地為妖,萬古稱王!」

陸離神色木然,彷彿耳邊有私語響起。

就在此時,只聽砰地一聲,陸離等人在眾人的注視下轟然炸裂化為絲絲元氣被那黑色的門戶吸入。

幽暗的世界一片蒼涼,如同宇宙星空,星辰風暴如寒刀劍芒,漫過一望無際的山川與戈壁。

天空中一輪圓月孤懸,發的淡紅色的光芒,照射在大地之上,陰冷的月華似如冰海寒潭。

這是一處絕地,不同於現實世界,無盡的空間之力扭曲變形,終於發生了質變形成了另一種力量。

天空中一道門戶湧現,幽暗的光澤帶動著絲絲元氣,降臨在這死寂的世界,剎那間三道人影顯現。

豪光亮起,那三人剛一出現,便將神魂之力輻散了出去。

這個世界極為特殊,似乎存在著一種力量,對體內真氣有一種難以想象的壓製作用,法力的壓制稍微小一些,唯有神魂之力似乎不受限制,彷彿使用的越多受到的滋補就越強盛。

「這就是亂流海?」陸離感受著這片天地的偉岸與神異喃喃自語。

這個世界有著一股奇特的力量,時空似乎每時每刻都在不斷變化之中,時間與空間的力量在這個世界變得無比清晰,這與麒麟殿那片古老天地的規則有些相似。

陸離深吸了口氣,感受著天地間充沛的靈氣,一吸入體,濃烈的法力奔騰不息,只一瞬間的功夫便將其徹底煉化,而就在這一瞬間他的精神似乎充沛了不少,念頭更加通達。

「果然是個寶地。」陸離舔了舔嘴角,眼中精芒大盛,充滿了瘋狂和期待。

「沒想到這麼輕易就進來了,還以為要經過重重慘烈廝殺呢!」榮雪雲愣愣出神。

「陸大哥。。。」

就在此時,青星兒的聲音傳了過來,陸離轉頭一看,只見後者俏媚的臉龐沒有一絲血色,蒼白的皮膚猶如紙帛一般。

「此地乃是虛空神殿禁地,對你來說可是一生的機緣,你要好好珍惜。」

陸離大手一揮,神魂之力散發出去倒是沒有護住青星兒,而是調動起後者體內的生機和血氣,用來適應這新的環境。

青星兒聞言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絲堅定之色,對於陸離,她有著無比的信賴,可以說這時候就算是陸離開口要她的命,她都會毫不猶豫的獻上。

「聽說虛空神殿的寶庫,經閣還有天牢都在這亂流海之中,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陸離轉頭問道。

「不錯!」榮雪雲點了點頭:「虛空神殿對於亂流海至少有七成的控制權,在這秘境的深處有著三處禁制,外人根本無法靠近,那便是虛空神殿的根本。」

「我聽說就連虛空神殿第一秘典,無上古經,神明至法,《虛空古經》都藏在那裡,用來鎮壓經閣。」

榮雪雲畢竟是核心弟子,對於虛空神殿的許多秘辛都知道的極為詳細。

那部《虛空古經》陸離也曾聽說過,裡面記載有成神之法,乃是虛空神殿最高的秘密。

事實上,無論仙道十大宗門,還是魔道諸多道統,都有至高聖法。

據傳在許久之前,魔道還未分裂,有一部古經,名為《魔典》,上面記載了魔道最大的秘密,只是後來遺失人間,成為魔道分裂的導火索。

這麼多年了,仙魔兩道一直再有高手苦苦追尋這部古經的蹤跡。 世間傳言,五千年來第一高手虛神通,年少之時曾經得到半部《魔典》,因而貫通仙魔兩道神通,修為齊天,無敵世間。

不過這些都是傳說,虛神通的一生太神秘了,充斥著諸多謎團,比如他的師承,身後之事,還有他的來歷。

陸離對於《虛空古經》並不是太感興趣,到了他這個境界,任何前任的經驗只能借鑒,況且荒脈一道極為特別,感天地,分陰陽,參悟歲月,明辨混沌,從而踏出自己的路,創出自己的法。

這亂流海之中,唯有一樣東西是他迫切想要得到的,那就是荒印碎片。

那裡面有荒脈本源,歷代祖師的道與理,若是得到,他便能在極端時間內參悟其中奧秘,從而突破境界。

現在的陸離雖然已經踏入命輪境,不過這個境界,又分為虛輪,實輪,真輪三個小境界。

孕化元神,操持命輪,此為虛境。命輪顯聖於外,溝通天地,虛空加持,此為實。

融合天地之力,元神命輪合二為一,從此不分彼此,物外神遊,造化由心,此為真。

像陸離現在不過堪堪凝成元神,操持命輪,還處於命輪虛境,包括榮雪雲也處在這個境,事實上,虛空神殿,幾乎所有核心弟子都處於這個境界。

要知道踏入命輪之後,便已超脫,領悟天地之命,逆天而行,哪怕踏出一小步都極其艱難,遠遠超過從淬體境達到靈脈九重境。

所以如果突破到命輪實境就算得上是各中高手,在虛空神殿之中足以晉陞為真傳弟子。

而那魔君傳人的境界很有可能已經達到了命輪真境,悟天命,掌虛空,得真我,已經足以參悟世界之秘了。

陸離修鍊的乃是荒脈,法力超絕,威能齊天,能夠橫掃諸雄同輩,不過突破起來卻無比艱難,需要極其深厚的底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