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蘭站在門口,朝我笑道:“你們兩個好好聊,我出去一趟。”說完衝我眨眨眼,走出宿舍,順手關門。

他把我腿拿出來,細緻的看着:“在慢慢癒合了。”手中落下一道靈光覆蓋在我的腿上。

我把腿動了兩下,變的靈活很多,也不痛了,笑道:“能不能把夾板猜了。”

“還不能,在固定幾天。”雙手伸到我的腰下,說完準備抱起我。

我趕緊制止道:“別抱我,我好在宿舍裏待着挺好。”

君無邪把我放在牀上,劍眉緊蹙,抿着脣居高臨下的望着我。

我擡着頭和他對視,他黯淡的臉色讓我有些緊張。

我伸出手捏着他黑色襯衫一角,搖了搖,放低姿態,大眼可憐兮兮的:“我住宿舍裏習慣了,在說你又不是每天都回家,我一個人住這麼大的房子,空蕩蕩的,讓我害怕。”

許是我說回家二字讓他高興了,他坐下,白皙冰冷的手輕撫我的臉頰:“好,爲夫以後有空陪你,一定要回家住。”

“嗯。”

我應下,想起鳳子煜出去之前和校長的電話,問道:“君無邪,學校這兩天有流言,說是有人失蹤了。”

“捐贈的那棟那樓可以動工了,校長卻一再而三的推時間,今日過來才知道那棟樓出了事,昨夜有兩對情侶去那約會,然後失蹤。找了整棟空樓都沒找到。”

我驚訝道:“失蹤了?怎麼可能,我看那棟空樓最多五層樓高。”

“共十二層,去年失蹤了兩人,那兩人家庭影響力很大,昨天又失蹤四人,爲夫讓校長先把那些人尋到,尋到了在動工。”

我糾結了,問他:“人尋的到嗎?”

君無邪面色略沉說:“很難。”

“那你還會建那棟樓?”

“會,那棟樓陰氣太重,無論誰建都會撈命傷財,先是有人失蹤,後是兩名工人無故從五樓跌下,摔死。不得已停工,一停就是一年,如果換人建,還會繼續殞命,我把那棟樓研究透,把威脅解除在建。” 聽他一說,基本認定失蹤和那棟半停工的樓有關,我立馬來了興致:“我幫你一起查。”

“不用。”

“用嘛,不是有你在我身邊嗎?我相信你,不會有事的。”我抓着君無邪手臂撒嬌道。

君無邪拿我沒撤,只得答應。

………

下午,君無邪帶着我去校長室,本來校長反對我參與這件事。

君無邪說我是鍾馗第三十二代傳人弟子,結合我非常好的處理過學校女生跳樓事件,校長對我堆滿笑臉,迅速叫祕書給我倒茶,很客氣。

我暗踩了君無邪一腳,我師傅雖姓鍾,不一定是鍾馗天師後人,在說我才入師門一天,什麼都不會,給我帶這樣的高帽,萬一出醜了……

不過,校長很信任君無邪,將學校資料放在我面前,將昨天學生失蹤事件給我解釋一翻。

我翻着學校資料,建校大約有三十多年。六年前,校長剛上任時也有這樣類似的事情發生,有個女孩子失蹤了。無緣無故的消失不見。

後來請了道人做法,第二年就好了,在也沒有出現過類似的事情。

結果,直到前年失蹤兩人,去年失蹤兩人。今年失蹤四人。

這些失蹤的學生,就像憑空消失般,在也沒有找到。

整個事件,說不出的詭異離奇。

那些失蹤的學生,生找不到人,死找不到屍。就像空氣中蒸發一樣。

連校長都說:“請來做法事的道長,說學生們連靈魂都招不回來,憑空消失不見了。”

連人帶魂不見,讓我想起穿越小說來,學校的學生莫不是穿越了?

君無邪斜看了我一眼,似知道我心中懷疑,敲着我的腦袋:“別亂想。”

他站起來,把校長給的質料收到文件夾裏,問道:“校長,你說過那棟樓安裝了監控?”

“裝了,雖然一直沒動工,我叫人安裝了攝像頭。”說完,給臉色略微蒼白的遞給我一個u盤,說道:“你們要查學校的任何資料,在圖書館裏有,我給圖書館打了個電話過去。隨時給你們備着。”

出了校長辦公室,我和君無邪不是去圖書館,而是去了那棟停工的樓裏。

外面還罩着紗網,鋼筋還沒拆掉,我和他走進第一層。

第一層有大致四個單元,一個單元好幾間房,進了其中一個房間,還是毛坯樣子,牆壁什麼的聞不到灰塵味,空氣流通,很乾淨,空間寬敞明亮。

地上丟了很多紙巾,這裏一團,那裏一堆,不用想,都是那些來這裏打野戰的情侶留下的。

四個單元都有紙巾,有的發黃丟很久了,有的剛丟沒多久,君無邪拉着我的手踏樓梯上了二樓,二樓一團紙巾都沒有,不像一樓乾淨,地面上佈滿灰塵。

君無邪蹲在地上,看二樓的灰塵下的腳印,他說:“二樓晚上沒有人上來過,這些腳印都是白天上來的。”

二樓不同一樓,四面漏風,窗戶很大,牆面還沒堵上,即便有人上來也不一定是打炮的情侶,否者從下面往窗戶看,是看得到的。

君無邪拉着我的手,朝樓下走去。

在樓下,君無邪繞着這棟樓走了三圈,每個角落都看了一個遍,最後鎖眉在西南角促立了很久。

我走到他身邊,西南面前左右都有三面建築遮擋,三面不透光的死角,溼氣重,陰氣也大。

站在這裏,我似能感受的從腳底冒出滲人的涼意,儘管現在才下午兩三點左右,四周冷的讓人心裏發滲。風一吹來,像封靈村裏的感覺一樣,涼颼颼,陰森森的。

看出我的不適,君無邪拉着我的手往他車旁走去,67.356

我知道他要帶我去那裏,迅速鬆開他的手:“我不想回家,我想住宿舍。”

他停下來,居高臨下的看着我,深邃的眸子暗藏不喜:“爲何?”

“那有爲什麼,不喜歡就不喜歡嘛。”

那房子太大了,我家以前住的都是小房子,現在雖是兩層樓,也是蠻窄的。我一下沒住習慣。

他沒強求我,拉着我的手走到車前說:“先看錄像。”

我和他進了車子,打開筆記本,把u盤插上,他迅速的把畫面調到昨天晚上。

監控是晚上的,畫面黑漆漆的,沒有聲音,略顯詭異。

監控的畫面是一樓,二樓,四個單元都裝了攝像頭,三四五樓,單元房間沒有裝監控,樓梯都裝上了。

第一對情侶進來,他們在第一層的最後個單元,男生把女生抵在牆上,兩人天雷勾動地火的吻上,男生的手伸進女生衣服裏,女生半推半就的抗拒了一會,男生慢慢把女生的衣服扯下,很快兩人赤身果體。

接着男生把女生的腿擡高,環到自己腰上,另外一隻手將女生手抵在牆上。兩人動了起來。

看到這裏,我臉上火辣辣的,耳朵都紅了,就這麼就做起來,簡直太露骨了。

做了幾分鐘後,那女孩子面容似難受,又似壓抑,更似很爽……她臉上紅霞佈滿,眼睛離迷,紅脣半張着。

從監控角度看,女孩子長的很漂亮,穿着打扮很潮,進來時,手上拿的是某奢侈品牌的包包。

在我看來至少家境不錯。怎麼喜歡在這裏打炮,真是無語了。

不過豔香火辣的場面,我很快就抵不住了,臉熱熱的肯定很紅,心跳也比平時快,耳朵燙燙的。

我偷偷瞄了君無邪,他似乎沒有影響到。

眼睛波瀾不驚的看筆記本,面色白皙如雪,映着日光淡淡華光很耀眼,睫毛卷翹如蝶翼,鳳眸眼梢上翹,幅度很完美,精緻的下巴暈開光線。

好帥——

我對着他完美的容顏嚥了咽口水,迅速扭過頭去,不敢在看。

我怕自己把持不住,對,就是把持不住。我居然有色女的潛質,20年潛心修煉的道行,居然破功了……

“小幽……”君無邪聲音帶着蠱惑的意味。

我雙手覆蓋上自己的臉頰,不敢去看他,只能偷瞄筆記本。 婚愛成劫 “嗯。”了一聲。

“你的耳朵怎麼會這麼紅,發燒了?”

說着,冰冷的手觸碰道我的耳朵上。

我冷的哆嗦了一下,筆記本監控裏又來了一對男女,想進一樓的單元的門口,結果在門口停下來了,不知兩人說了些什麼,大致是知道里面有情侶在辦事,不好打擾他們。

兩人商量着,隨即上了二樓。

可上了樓梯的轉折口卻不見到二樓,三樓的樓梯處監控沒有,四樓樓梯也沒有…… 兩人憑空消失了一般,不見了,真的不見了。

我驚聲尖叫道:“君無邪,倒回去,不見了,兩人上二樓樓梯處不見了。”

君無邪似注意了剛纔那詭異一幕,倒回去一分鐘,畫面在兩人牽手一樓處停下,知道里面有人,商量着上二樓,女孩子點點頭,牽手上二樓樓梯。

就在樓梯轉角處,兩人不見,同時消失。二三樓的樓梯都沒有。

我們兩人反反覆覆看了三次,真的沒有。二樓樓梯轉折口有古怪。我聲音哆嗦的說道:“時間定格在十二點十四分,還有一對人,是不是同一個地方消失的。”

極品貼身家丁 在第一對消失不久後,第二對在門口停住,聽見裏面有人,但兩人轉身往樓下走,順着樓梯一直消失在學校裏。

這兩人沒有消失,而是鑽進了學校的花園的小樹林裏。

第一樓的那對男女變換了姿勢,比剛纔來的還要猛烈。

第三對連門口都不站,由男生帶頭,直接登上樓梯,準備去二樓。同樣是拐角處,同樣的地方,兩人消失不見了。

真的不見了!

我臉色微變,覺得車內四面八方都是冷風,冷的我心裏發涼。以前最少知道作案的兇手是鬼,這回,兩人消失,半個鬼影都沒有。

太離奇詭異了。

君無邪道:“看來一樓上二樓之處有古怪,你看樓梯在西南面,剛纔我查看一翻,陰氣最重的是西南面。”

我訝異道:“你的意思是鬼怪作祟?”

君無邪搖搖頭:“這種情況我從未見過,如果有鬼怪,爲夫不可能看不見,這棟樓有強大陰氣縈繞,不知那裏來的,也不知陰氣具體位置在那裏,爲夫感覺一向不會錯。”

我想起紂絕陰那高深莫測的鬼氣,能將人束縛,捲起,爲所欲爲。

猜想道:“會不會這股子陰氣把兩對情侶拉扯到某處,我們見到不到的地方,比如說瞬移。”

瞬移,是君無邪常用的。

但君無邪卻搖搖頭:“瞬移,冥界除了本王沒人能用。剛纔那陰氣雖強大,但磁場有所不同,或者說不是一個空間次元。到底是出自那裏,晚上親自查查就知道了。”

我眼睛亮晶晶的:“晚上查,好啊,我也去。”

“不行,太危險了。”

我開始耍賴皮:“你讓我跟你一起查把,我好歹是鍾天師入門弟子,保證不拖你後退。指不定你一個人下不去,非得要情侶兩人一起纔可以呢?”

君無邪轉頭看我一眼,鳳眸半眯,帶着皎潔之色,魅惑的笑着問我:“你當真想和爲夫去看。”

“嗯。”我趕緊點頭。

“這幾日將西南角盛大陰氣,這棟樓前前後後出事的人都排查清楚後在去,凡是皆有因果,上二樓樓梯不應該只有這幾對,偏偏這幾對出了事,想必有什麼必然的關聯。”

君無邪說的不錯,我把校長給的資料袋打開,裏面的一張張照片散落出來。

把我照片撿起來看,這棟樓之前是歷史系教學樓,照片還是黑白的,放置年份長久,有些泛黃。

建校初期出過一樁很大離奇的事件,照片上有第一屆歷史系學生的集體合影,最詭異的莫過於這第一屆學生一個班四十八,有四十五個人全部失蹤。

對,是集體失蹤。幾十個人集體失蹤……

我神色凝重的把這份資料給君無邪看。

按照校長資料所查,當天是有個學生生病,在宿舍休息。還有個回家有急事。

另外一個就詭異了,他是在教室上課的。67.356

校長這裏寫着:我查了很多人,當年的宿舍管理,食堂的師傅,宿舍樓下小賣部的老張,都說他在上課。

爲什麼沒出事,爲什麼沒有失蹤。這是爲什麼?

三個爲什麼,表明了校長也很想徹查當年的事情。

生病和回家學生不知情正常,爲何在上課的學生卻不知情。後來他想找那位學生,學生轉學了,不久後出國留學,那年代能出國留學,必定家裏非富即貴。

這件事一直到三十多年後的今天無法查到,成爲凌海市最詭異的案件之一。一直存封在十大詭異案件中。

資料應該是校長私下收集的,涉及很多隱私,收集還不算很全面。建校那幾年校長估計還沒進學校任教,二十年前資料他也找不到。出了這歷史系學生失蹤事件後,很長一段時間歷史系大樓等在封鎖中。

學生越來越多,不得已重新開放歷史系大樓,結果導致開放第一年,一女生失蹤。 荒野幸運神 校長請人做法後,直到前年兩人失蹤,去年兩人失蹤。

軍長老公別亂來 校長沒有封鎖大樓,而是想推翻重建,結果重建時工地兩名工人墜樓身亡,不得不停工,到昨夜失蹤四人。

我沒想到會有這麼離奇的事,我問君無邪:“最近失蹤的學生,是不是和當年的事情相似。”

君無邪寒聲道:“查查失蹤的學生家庭,看當年教室裏四十五個學生有什麼關聯。”

“這麼詳細的資料,得去圖書館查當年的歷史系都有那些學生了。”

君無邪下車,幫我打開車門說道:“走,趁着天色早去歷史系看看。”

我和他來到圖書館大樓前時,他突然停下沒有進去,我奇怪問道:“怎麼不進去?”

“鳳子煜在裏面,你進去查,爲夫不想看見他。”

然後,他轉身瀟灑的離去,把我一個人涼在圖書館門口。

我看着他遠去的背影,腳踩大地。

大聲罵道:“唉,你給我回來啊。”

他停止,回頭看了我一眼,朝我笑道:“我去請你師傅過來一趟,你去問問鳳子煜,他對這件事一定比爲夫知道的多些。”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爲他陰晴不定的毛病又犯了。請我師傅過來也好,畢竟她老人家道行高深,許是知道有什麼內情呢。

他收起笑顏,神色蕭嚴的朝我告誡道:“不許和鳳子煜有什麼接觸,如果爲夫知曉你身上沾染他的味道,定不饒你。”

說完風華萬千的轉身,一步步離去消失在校門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