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著他,南宮偃月打算懶一會兒床,她剛剛閉上眼睛,門外便傳來了白卉急促的聲音。

「殿下,殿下,不好了。」

白卉著急地在門外喊到,小手伸出又收回,收回又伸出,反反覆復。

她不敢推門而入,只能喚著,希望殿下可以聽見。

「殿下,府里出人命了啊!」

白卉焦灼不安的聲音落入南宮偃月耳中,讓她眉頭不禁一皺。

出人命了?

出人命了!

是誰呢?

她想著,定了定神,十分鎮定地說道:「召集所有人到大院,本宮一會兒便來。」

白卉聽得吩咐便急忙離去了。

絳榕居里,顧白同南宮偃月一起梳洗完畢,快步朝著堂廳走去。

大約兩刻鐘,二人便步入了院中。

院里整整齊齊站著府中的丫鬟和僕人。

白卉,小平和連枝一同站在一側,等著南宮偃月的指令。

南宮偃月緩緩坐在,白卉準備好的黃花梨雕花扶手椅上,一臉平靜地打量起面前的人。

雖然府中的人很多,但只要是南宮偃月見過的,心裡都有印象。

光這麼一眼瞧去,她便知道,少了個,常與小平和小紅聚在一起的小丫鬟。

她端起茶盞,輕輕品了一口,開口吩咐道:「白卉,死者是誰?又是何人發現的屍體?」

「回殿下,死去的是丫鬟小蓮,發現人是與其同院居住的小花。」

白卉的聲音一出,人群里的小花一瞬間慌張不已。

她急急忙忙站出來跪在南宮偃月面前,臉色蒼白,整個人都在顫抖。

「殿……殿下……小蓮已經連著足足兩天不見蹤影了,奴婢……日日去尋,沒想到……」

她結結巴巴地說著,言語里全是驚恐。

在這份驚訝之中,還帶著深深的悲傷和痛苦。

「沒想到今日,就……就在琉光水榭的湖裡看見了……她漂在水面上……」

小蓮的慘狀似乎就在她眼前,揮散不去,讓她慌張,令她恐懼,更使她感到傷心。

那是她的好朋友,小蓮呀!

誰能想到,前幾日也一起說說笑笑,打打鬧鬧的人,現在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她想著,眼眶就紅了起來,豆大的淚珠滑過臉頰,淋濕了衣襟。

看著小花哭的不成樣子,南宮偃月輕輕揮了揮手,對一旁的小平吩咐道:「小平,將小花帶回房間休養。待她情緒穩定,了解清楚這幾日發生的事情,還有小蓮最後出現的時間。」

「是,殿下。」

小平一邊應著,一邊扶起身子癱軟的小花,小心翼翼地離開了。

瞅著小花離去,連枝懸著的心算是放鬆了一些。

還好,還好小花沒有直接說出來當日的事情,自己還有機會。

若是小花死了,就沒人知道真相了!

她琢磨著,眼神逐漸發狠起來。

。 其實陳龍就是自己騙自己,汪世琪和汪小婧走的路子都是一樣的。但是他寧願接受汪世琪的幫助,也不願意接受汪小婧的幫助,可能這就是男人那該死的自尊心吧。

見到陳龍的話風變了,汪世琪臉上馬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這些消息都是他從汪小婧那打聽到的,當然這也是汪小婧故意透露給他的。

汪小婧知道陳龍不願意接受自己的幫助,就想到通過汪世琪去幫陳龍,既能滿足他所謂的自尊心,又能幫助到他。

「帝都商業銀行的行長是誰,你知道么?」

陳龍白了他一眼,懶得配合他裝比。

「帝都商業銀行五棵松分行行長萬安文,是我三叔汪振邦的小舅子,要不然你以為我三叔哪來那麼多錢開汽車行的。都是我三叔的小舅子給他貸的錢,還都是無息的。

我和他吃過幾次飯,到時候你就大大方方的承認我是你小舅子,就不信他不貸款給你。」

聽了汪世琪的鬼主意,陳龍直咧嘴。也就是他這種人,能想出來這種餿主意來。

陳龍以汪小婧男朋友的身份去貸款,人家給貸下來之後,難道不會去和汪振國確認。甚至人家有可能當場就給汪振國打電話確認,陳龍這不是自尋死路?

「這個不靠譜,人家要是給汪振國打電話確認怎麼辦?」

汪世琪擺了擺手,非常自信的說道:「你在我們汪家還是有些薄名的,那些和我們主家走得比較近的親戚都知道你,但是他們不知道你和我姐到底有沒有什麼。

到時候我陪著你一起演這場戲,還怕他不上鉤么?

至於你說的他給我大伯打電話確認就更不可能了,最多是以後逢年過節見面時候可能問上一句。那會你大樓都蓋起來了,還怕什麼?」。

陳龍知道汪世琪說的話都是扯淡的,但是他確實動心了。建總部大樓需要的時間太久了,那個可是大工程。當初白度大樓施工用了22個月,他和人家在同樣的地方蓋樓,時間上不會相差太多。

開心網下星期就準備正式上線了,手機操作系統的研發他也準備開始著手。這更是一個長久的項目,半年都不一定有結果。

如果幸運的話,在年底手機操作系統的框架能讓他搭建起來,到時候還要招聘一些軟體行業的大佬對手機操作系統進行二次開發。

手機操作系統研發出來以後,還要創建適合他操作系統的編譯器,方便其他公司的人搭載他的操作系統。

這些每一樣都是大工程,每一樣都需要千萬起步的資金。若不是汪世琪這次主動提起,陳龍恐怕憋不了多久,就要求到汪小婧的身上了。現在有一個現成的台階給他下,他不得不抓住這次機會。

「靠譜么?」

汪世琪咧嘴一笑,知道這事基本成了。

「我都叫你姐夫了,你還不相信我么?

對了,你最近是不是真的和我姐好上了,我發現她最近狀態特別好。就連皮膚都比以前光滑水嫩了,你不會是真的要成為我的姐夫了吧!」

「咳。」

陳龍難得的老臉一紅,目光有些閃躲。

……

帝都商業銀行公主墳分行。

兩輛一模一樣的大切諾基停在了銀行的停車位上,緊接著,從車上走下來兩個男人。一個穿著成熟幹練,另一個卻穿了一身休閑裝。

穿著一身休閑裝的男人,下車后,像個狗腿子一般湊到了穿著相對成熟的男人身邊。

「姐夫,我跟萬安文都說好了,你一會就叫他萬叔就行。」

汪世琪下車后,再次交代了陳龍一遍。

而他說的萬安文此時正站在二樓的辦公室,看著樓下的兩人發獃。這兩輛車他自然是知道的,這是過年時候汪振邦送給汪世琪和汪小婧姐弟倆的新年禮物。

他原本以為汪世琪就是想幫自己朋友的忙,打著幫自己『姐夫』的旗號當作幌子。來他這騙點無息貸款,但是他現在有些摸不準了。

汪世琪要真的說假話,他怎麼可能從汪小婧的手中將她的車給騙出來。

很快,陳龍兩人就被一樓的工作人員帶到了二樓的行長辦公室,這是萬安文早就交代好的。

汪世琪顯然不是第一次來這了,一進門就非常熟絡的走向萬安文。

「叔,最近身體怎麼樣啊,我是可想死你了。」

萬安文撇了撇嘴,心想你會想我?

怕是你小子在外面泡妞沒錢的時候才會想起來我吧!

萬安文雖然地位不低,但是他長得卻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穿著一身剪裁得體的西裝,身材保持的也很好,就連頭髮都打理得一絲不苟。

「你個臭小子我還不知道你么?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平時怎麼沒見你想我?這一有事了你就想我了,你這想我想得有些突然啊。」

汪世琪將死皮賴臉進行到底,根本不在乎萬安文怎麼說他。

「萬叔,我姐夫你是知道的,當初可是幫我姐擋過刀的。新上線的那個開心網你知道吧,那就是我姐夫研發的,他老厲害了。

這不是剛在我爸那,給他從上地軟體園那邊批了塊地,他現在缺錢啊。這一缺錢,我這不就想到了身為帝都商業銀行行長的叔叔您么,您可一定要幫幫我姐夫啊。」

汪世琪這一套話,剛才電話中已經講過一遍了。

汪世琪口中的開心網他並不知道,他剛剛特意和樓下的員工諮詢了一下,還真的有人知道。

據說現在開心網,不僅在帝都高校圈非常火,在帝都周邊的幾個省市也開始流行起來了。開心網現在已經向著帝都的白領圈開始擴散,風頭正勁。

萬安文看向陳龍,陳龍雖然穿著很正式,但是卻難掩臉上那股稚氣。

「小婧她知道你要來么?」

陳龍沒想到萬安文會問這麼一句,他原本以為萬安文會問他汪振國知不知道,這倒是令他有些意外。

「其實最早是小婧說要幫我來您這走走路子,或者去三叔那找投資。但是作為一個男人,我不想什麼事情都要靠她的幫助就拒絕了。

但是現在我公司進入了高速發展階段,我還有其他的項目要上線,實在是沒辦法了。正好今天世琪來找我,我才厚著臉皮來您這尋求幫助的。」 收拾完餐桌,我給她畫了一個淡妝,又找了一雙媽媽年輕時穿的高跟鞋,配着旗袍都給田沖換上了,真好看,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田沖真是嫵媚動人!

她自己都覺得自己美的不可方物,對着鏡子來迴轉了好幾圈,先前走幾步,又向後退幾步。不過田沖確定了旗袍的合適程度后就趕緊脫了下來,小心的疊好!

在我執拗的要求下,我們上午去外面買了很多水果準備下午去他家時帶上。

我們準備出門去她家時她抱着給我她的高跟鞋一臉認真的看着我問:「這雙鞋也送給我么?」。

「當然了!」我回答的非常乾脆,我想我已經充分的表達了我的意願。然後我又補充了一句「旗袍只能配高跟鞋,穿件旗袍踩着個運動鞋不倫不類的!」

換過女裝的田沖感覺性格都變得淑女了!竟然還從她嘴裏聽到了句「謝謝」,這個假小子,我給她輔導功課到半夜都沒和我過一個謝字,我今天真算是開了眼了!讓我看到田沖嫵媚動人的一面,又看到了她淑女、婉約的一面。

「等回家穿給爸爸看看,我覺得我這樣穿會把我爸爸嚇到!」然後她就一臉壞笑的把皮鞋和她的衣服都裝進了我拿給她的包里!沒錯,還有這樣可愛的一面!

我們在房間里又等了一會,聽到了樓下的轎車鳴笛我們才套上羽絨服出門。是田沖讓她表哥開車過來接我們,今天除夕,田沖說怕打不到車,可是我覺得這個並不是主要原因,我覺得她就是沒事要折騰一下她的哥哥!否則,絕對不會臉上堆滿了壞笑!

「小光來了!歡迎歡迎啊!」我們才下車,就看見田校董親自迎出別墅的大門!看起來非常的熱情,讓我感覺溫暖了很多!

「校董過年好!」我恭敬的給他行了一禮,田沖和付亮分明就是想看我和校董的笑話!一臉壞笑的從旁邊繞進別墅大門!

果然,校董一愣!趕緊說:「小光啊!好孩子,叫叔叔,別那麼見外,今天這個家裏只有一個歡迎你們的糟老頭!啊,哈哈……

「好好,糟老頭你好!不是不是……我……天啊,我說了什麼?」我已經開始語無倫次了!我瞬間慌張的漲紅了一張臉!

還好,田沖並沒有真的丟下我,她和付亮抱着肚子笑了一陣後向我跑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