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李詩姍夾雜著恐懼、不甘、憤怒和絕望的複雜眼神,陳羅武下意識避開了她的直視,低聲道:「我數到三,如果你不『交』出移動硬碟,我就只能對你……」

「給你,不就是想要這個嗎?我給你了,你現在乾脆開槍把我打死算了!」李詩姍壓抑了多日的情緒終於爆發了出來,她將移動硬碟塞進了陳羅武的懷中,緊咬著嘴『唇』說道:「我不想落在這些人的手裡,請你開槍打死我吧!!」

但陳羅武卻並沒有做出這樣的選擇,他只是沉默著把移動硬碟『交』給了一旁早已眼含熱淚的隊員小剛,無聲的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后,這才朝李詩姍說道:「你放心吧,真要到了那個時候,我一定會在我倒下之前,將一顆子彈送進你的腦袋,絕不會讓你落到這些畜生的手裡,我保證!」

說完這句話,陳羅武不再跟李詩姍進行任何的語言『交』流,聽著越來越近的嘈雜腳步聲,陳羅武面『色』凝重地朝隊員小剛說道:「剛子,別讓兄弟們白白犧牲了,拼盡你的全力,將這隻硬碟帶回國內,多餘的話我就不說了,來年清明的時候,記得給哥哥多倒幾杯酒!」

手一拉一推,便將小剛推向了相反的方向,陳羅武從隨身攜帶的背包中取出了兩顆手雷,厲聲道:「不惜一切代價掩護小剛撤退,所有人跟我一起上,跟這幫兔崽子們拼了!!」. ?當羅俊楠趕到巴姆地區這個名叫巴拉瓦特的小鎮時,整個小鎮已經陷入了恐慌當中,密集的槍聲乃至炸彈爆炸的巨響都成了這個小鎮眼下唯一的主旋律。【.】,

站在巴拉瓦特小鎮外的山頭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小鎮中西北方向的『交』火最為『激』烈,槍聲也最為密集。

「這幫小子還真把事情鬧大了。」一路上連口飯都來不及吃的羅俊楠站在山頭上見到這樣的情形,就知道自己今晚不可能再有吃飯的時間了,他下意識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不敢再遲疑下去了,立刻將手中的扳指高高地舉過了頭頂,「汝之神魂在吾掌中,魔神之別一念萬變,曾經追隨蚩尤戰神神州的勇士們啊……聽從吾之召喚,現身吧,彎刀魔兵、巨力魔兵~!」

正當此時,一隊由十四名武裝分子組成,負責在外圍堵截陳羅武等人的士兵經過了羅俊楠所在的小山頭,一個耳尖的士兵隱約聽到了山包上傳來的響動。

他立刻停下了腳步,眼神中閃爍著警惕的光芒,將黑黝黝的槍口對準了山包的頂部,『哇哇』地用當地語言喝問道:「誰在那裡?出來!」

這名士兵剛一有動作,立刻就在這支小隊當中引起了連鎖反應,十四把步槍的槍口都不約而同地對準了山包,但山包上面的聲響卻消失了。

十四名士兵相互間對視了一眼,最後在隊長的指揮下,排成一排,警惕著山包上隨時可能發生的危險,一點一點地往山包上面『摸』了過去。

然而,就在他們行至山包的半山腰處,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二十多個黑『色』的人影忽然間從山包一側跳躍了起來,如閃電般撲向了他們!

十四名士兵被嚇得純粹在本能的驅使下扣動了扳機,但那二十多道人影卻已經在他們開槍之前就已經脫離了他們的攻擊區域。

那是二十多個有著古銅『色』肌膚,身上紋有巨型螳螂圖案,手持月牙形彎刀的神秘戰士,他們手中的彎刀彷彿能夠輕易割開裝甲車的鋼板,在落地的一瞬間,整齊劃一地動作、大相徑庭的冷酷表情,那鋒利的彎刀在空氣中呈弧形橫掃了過去,十四顆人頭在月『色』下同時高高的飛了起來!

鮮血染紅了山腰處的一片草坪,羅俊楠帶著二十三名赤手空拳,身上紋有老虎紋身的巨力魔兵出現在了月『色』當中,和那二十三名彎刀魔兵匯合之後,便如同四十七個幽靈,以閃電般的速度撲向了槍聲連綿不絕的巴拉瓦特小鎮。

彎刀魔兵手中的利刃可以輕易斬斷任何人的脖子,二十三個彎刀魔兵衝殺在最前面,所過之處簡直鮮血飛濺、慘不忍睹!

全力圍剿陳羅武等人的『傑貝巴勒雷茲聯盟』武裝分子根本沒想到自己也會有腹背受敵的時候,當羅俊楠率領四十六名魔神戰士一路殺進小鎮的時候,陳羅武他們幾乎已經到了窮途末路的緊要關頭,如果羅俊楠再慢上那麼幾分鐘,恐怕等羅俊楠找到他們的時候,他們已經是冰冷的屍體了。

子彈打完了,手榴彈扔完了,甚至連最後的一些用來爆破逃生的設備,也都被拿來用作機關進行偷襲了。

小剛沒能跑成,對方很『精』明,就算陳羅武他們悍不畏死地衝上去跟他們拼了老命,吸引了絕大部分的火力,小鎮上卻依然還有一些小股存在的士兵堅守在各個路口嚴防死守,根本已經切斷了小剛任何突圍的希望。

最後,八個人又重新聚在了一起,身上的傷更加嚴重了,陳羅武苦笑道:「我還沒娶媳『婦』呢,這下看來,只能下輩子再說了。」

密集的槍聲漸漸消停了下去,以為是對方已經開始全面進入小巷掃『盪』的八個人都不約而同地拿出了他們特意留下來的,最後的八個手榴彈,陳羅武慘笑一聲,起身說道:「我先去了,死也不能讓這幫畜生好過,能拉幾個墊背的,老子這輩子也算值了!」

這就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了。

但就在陳羅武說完這句話后還沒過三秒鐘呢,一個魁梧壯碩的人影忽然間從天而降,穩穩地落在了陳羅武的身後,抬『腿』就一腳踹在了陳羅武的屁股上,罵道:「沒出息的兔崽子,這就打算放棄了?虧老子一天時間跑了幾千公里過來,你就這麼打算壯烈了?」

熟悉的聲音忽然間在這種近乎絕望的時刻響了起來,包括被羅俊楠踹了一腳的陳羅武在內,所有人都愣住了。

但僅僅片刻之後,蹲在地上的小剛才猛的跳了起來,無比興奮地喊道:「教官好!!」

這一嗓子,可算是驚醒了險些被羅俊楠踹翻在地的陳羅武,他簡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瞠目結舌地轉過身來望著羅俊楠,張大了嘴巴,聲音卻並不響亮,「羅教官……你怎麼來了?」

「老子要是不來的話,你們這幾個兔崽子還不得把老子害死啊?」羅俊楠一想到唐國彬的話,心裡頭就恨得牙痒痒,他瞅了一眼蹲在牆根前有點傻掉的李詩姍,扭頭問道:「她就是這次的任務目標?那個姓李的小『毛』丫頭?」

「對,就是她……」陳羅武點點頭。

羅俊楠則咧嘴一笑,朝她說道:「行了,別哭喪著一張臉了,不想死的趕緊起來,外面有的是車子,趕緊離開這裡吧!」

「可外面都是武裝分子啊……」

「哦?武裝分子啊?都死了。」羅俊楠輕描淡寫地笑了一聲,說道:「估計死得差不多了,沒見到老子身上的衣服都變『色』了嗎?」

被羅俊楠這麼一提醒,陳羅武等人這才把注意力放到了羅俊楠身上的穿著上面,結果那麼定睛一看,好傢夥,整件衣服都快被鮮血染成暗紅『色』了……這得殺多少人才能被濺到這麼多的鮮血啊?

反正,當羅俊楠領著這八個傢伙從小巷子里出來的時候,四十六名魔兵早就已經躲藏了起來,滿大街的屍體彷彿都變成了羅俊楠身上的功勛。

整整三百零九個當地武裝組織的成員倒在了血泊之中,陳羅武和小剛等人全都被眼前如此慘烈的一幕給徹底震住了,天吶……羅俊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傑貝巴勒雷茲聯盟』只是在巴姆地區活躍的一支武裝力量,整個組織也只有四五百號能拉得出去跟人家開火的士兵,結果讓羅俊楠一夜間屠掉了將近七成的人手,經此一役,『傑貝巴勒雷茲聯盟』沒過幾天就被伊琅軍方的部隊給端了老巢,連駐地都被踏成了平地。

而在巴拉瓦特小鎮上,也開始流傳著一個魔鬼襲擊了小鎮的神奇傳說,當地百姓們說,那一晚,來自地獄的魔鬼們揮舞著他們手中的彎刀襲擊了巴拉瓦特小鎮,將巴拉瓦特小鎮上的『傑貝巴勒雷茲聯盟』的武裝分子屠殺的一乾二淨,據說是因為『傑貝巴勒雷茲聯盟』的桑切爾將軍對神靈不敬,從而招惹來了這一次滅頂之災。

反正從那以後,巴拉瓦特小鎮上的居民們就成了虔誠的信徒,教堂經常人滿為患……

有些親眼看到了『魔鬼』現身的當地百姓說,這些魔鬼都光著身子,脖子上、腳踝上、手腕上都帶著類似骨頭串成的邪惡飾品,一個能把魔鬼從地獄召喚上來的邪惡牧師走在魔鬼們中間指使著魔鬼們殺死了『傑貝巴勒雷茲聯盟』的武裝分子……

不管當地將來會流傳出怎樣神奇的傳說,羅俊楠卻已經開著一輛從『傑貝巴勒雷茲聯盟』武裝分子手裡搶來的卡車駛上了伊琅的高速公路,直奔巴基斯鉭而去。

對羅俊楠來說,能把這八個傢伙活著從伊琅帶回去,就是最大的勝利,而這一次意外的救援行動,也給他帶來了豐厚的回報。

在濃郁的血腥氣味刺『激』下,扳指中更多的魔神英靈有了蘇醒的跡象,只要再有兩個魔神的英靈從沉睡當中蘇醒過來,手下的魔兵數量達到五十個,羅俊楠就將踏上真正的,通往世界之巔的道路,而眼下能夠召喚出來的,最低級的魔兵英靈,已經越來越難以滿足羅俊楠的需求了。

「希望,新的魔神儘快蘇醒吧……」羅俊楠一邊開著車賓士在高速公路上,一邊則在心裡頭暗暗的期待著魔神英靈的蘇醒。

離開死亡之地也有將近一年時間了,羅俊楠迫不及待地想要早點回去將那滿地的魔骨從那個鬼地方帶出來,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召喚出更加強大的魔兵,甚至是軍團當中最強的魔神!羅俊楠覺得,自己其實運氣『挺』不錯的…….

當羅俊楠趕到巴姆地區這個名叫巴拉瓦特的小鎮時,整個小鎮已經陷入了恐慌當中,密集的槍聲乃至炸彈爆炸的巨響都成了這個小鎮眼下唯一的主旋律。【.】,

站在巴拉瓦特小鎮外的山頭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小鎮中西北方向的『交』火最為『激』烈,槍聲也最為密集。

「這幫小子還真把事情鬧大了。」一路上連口飯都來不及吃的羅俊楠站在山頭上見到這樣的情形,就知道自己今晚不可能再有吃飯的時間了,他下意識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不敢再遲疑下去了,立刻將手中的扳指高高地舉過了頭頂,「汝之神魂在吾掌中,魔神之別一念萬變,曾經追隨蚩尤戰神神州的勇士們啊……聽從吾之召喚,現身吧,彎刀魔兵、巨力魔兵~!」

正當此時,一隊由十四名武裝分子組成,負責在外圍堵截陳羅武等人的士兵經過了羅俊楠所在的小山頭,一個耳尖的士兵隱約聽到了山包上傳來的響動。

他立刻停下了腳步,眼神中閃爍著警惕的光芒,將黑黝黝的槍口對準了山包的頂部,『哇哇』地用當地語言喝問道:「誰在那裡?出來!」

這名士兵剛一有動作,立刻就在這支小隊當中引起了連鎖反應,十四把步槍的槍口都不約而同地對準了山包,但山包上面的聲響卻消失了。

十四名士兵相互間對視了一眼,最後在隊長的指揮下,排成一排,警惕著山包上隨時可能發生的危險,一點一點地往山包上面『摸』了過去。

然而,就在他們行至山包的半山腰處,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二十多個黑『色』的人影忽然間從山包一側跳躍了起來,如閃電般撲向了他們!

十四名士兵被嚇得純粹在本能的驅使下扣動了扳機,但那二十多道人影卻已經在他們開槍之前就已經脫離了他們的攻擊區域。

那是二十多個有著古銅『色』肌膚,身上紋有巨型螳螂圖案,手持月牙形彎刀的神秘戰士,他們手中的彎刀彷彿能夠輕易割開裝甲車的鋼板,在落地的一瞬間,整齊劃一地動作、大相徑庭的冷酷表情,那鋒利的彎刀在空氣中呈弧形橫掃了過去,十四顆人頭在月『色』下同時高高的飛了起來!

鮮血染紅了山腰處的一片草坪,羅俊楠帶著二十三名赤手空拳,身上紋有老虎紋身的巨力魔兵出現在了月『色』當中,和那二十三名彎刀魔兵匯合之後,便如同四十七個幽靈,以閃電般的速度撲向了槍聲連綿不絕的巴拉瓦特小鎮。

彎刀魔兵手中的利刃可以輕易斬斷任何人的脖子,二十三個彎刀魔兵衝殺在最前面,所過之處簡直鮮血飛濺、慘不忍睹!

全力圍剿陳羅武等人的『傑貝巴勒雷茲聯盟』武裝分子根本沒想到自己也會有腹背受敵的時候,當羅俊楠率領四十六名魔神戰士一路殺進小鎮的時候,陳羅武他們幾乎已經到了窮途末路的緊要關頭,如果羅俊楠再慢上那麼幾分鐘,恐怕等羅俊楠找到他們的時候,他們已經是冰冷的屍體了。

子彈打完了,手榴彈扔完了,甚至連最後的一些用來爆破逃生的設備,也都被拿來用作機關進行偷襲了。

小剛沒能跑成,對方很『精』明,就算陳羅武他們悍不畏死地衝上去跟他們拼了老命,吸引了絕大部分的火力,小鎮上卻依然還有一些小股存在的士兵堅守在各個路口嚴防死守,根本已經切斷了小剛任何突圍的希望。

最後,八個人又重新聚在了一起,身上的傷更加嚴重了,陳羅武苦笑道:「我還沒娶媳『婦』呢,這下看來,只能下輩子再說了。」

密集的槍聲漸漸消停了下去,以為是對方已經開始全面進入小巷掃『盪』的八個人都不約而同地拿出了他們特意留下來的,最後的八個手榴彈,陳羅武慘笑一聲,起身說道:「我先去了,死也不能讓這幫畜生好過,能拉幾個墊背的,老子這輩子也算值了!」

這就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了。

但就在陳羅武說完這句話后還沒過三秒鐘呢,一個魁梧壯碩的人影忽然間從天而降,穩穩地落在了陳羅武的身後,抬『腿』就一腳踹在了陳羅武的屁股上,罵道:「沒出息的兔崽子,這就打算放棄了?虧老子一天時間跑了幾千公里過來,你就這麼打算壯烈了?」

熟悉的聲音忽然間在這種近乎絕望的時刻響了起來,包括被羅俊楠踹了一腳的陳羅武在內,所有人都愣住了。

但僅僅片刻之後,蹲在地上的小剛才猛的跳了起來,無比興奮地喊道:「教官好!!」

這一嗓子,可算是驚醒了險些被羅俊楠踹翻在地的陳羅武,他簡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瞠目結舌地轉過身來望著羅俊楠,張大了嘴巴,聲音卻並不響亮,「羅教官……你怎麼來了?」

「老子要是不來的話,你們這幾個兔崽子還不得把老子害死啊?」羅俊楠一想到唐國彬的話,心裡頭就恨得牙痒痒,他瞅了一眼蹲在牆根前有點傻掉的李詩姍,扭頭問道:「她就是這次的任務目標?那個姓李的小『毛』丫頭?」

「對,就是她……」陳羅武點點頭。

羅俊楠則咧嘴一笑,朝她說道:「行了,別哭喪著一張臉了,不想死的趕緊起來,外面有的是車子,趕緊離開這裡吧!」

「可外面都是武裝分子啊……」

「哦?武裝分子啊?都死了。」羅俊楠輕描淡寫地笑了一聲,說道:「估計死得差不多了,沒見到老子身上的衣服都變『色』了嗎?」

被羅俊楠這麼一提醒,陳羅武等人這才把注意力放到了羅俊楠身上的穿著上面,結果那麼定睛一看,好傢夥,整件衣服都快被鮮血染成暗紅『色』了……這得殺多少人才能被濺到這麼多的鮮血啊?

反正,當羅俊楠領著這八個傢伙從小巷子里出來的時候,四十六名魔兵早就已經躲藏了起來,滿大街的屍體彷彿都變成了羅俊楠身上的功勛。

整整三百零九個當地武裝組織的成員倒在了血泊之中,陳羅武和小剛等人全都被眼前如此慘烈的一幕給徹底震住了,天吶……羅俊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傑貝巴勒雷茲聯盟』只是在巴姆地區活躍的一支武裝力量,整個組織也只有四五百號能拉得出去跟人家開火的士兵,結果讓羅俊楠一夜間屠掉了將近七成的人手,經此一役,『傑貝巴勒雷茲聯盟』沒過幾天就被伊琅軍方的部隊給端了老巢,連駐地都被踏成了平地。

而在巴拉瓦特小鎮上,也開始流傳著一個魔鬼襲擊了小鎮的神奇傳說,當地百姓們說,那一晚,來自地獄的魔鬼們揮舞著他們手中的彎刀襲擊了巴拉瓦特小鎮,將巴拉瓦特小鎮上的『傑貝巴勒雷茲聯盟』的武裝分子屠殺的一乾二淨,據說是因為『傑貝巴勒雷茲聯盟』的桑切爾將軍對神靈不敬,從而招惹來了這一次滅頂之災。

反正從那以後,巴拉瓦特小鎮上的居民們就成了虔誠的信徒,教堂經常人滿為患……

有些親眼看到了『魔鬼』現身的當地百姓說,這些魔鬼都光著身子,脖子上、腳踝上、手腕上都帶著類似骨頭串成的邪惡飾品,一個能把魔鬼從地獄召喚上來的邪惡牧師走在魔鬼們中間指使著魔鬼們殺死了『傑貝巴勒雷茲聯盟』的武裝分子……

不管當地將來會流傳出怎樣神奇的傳說,羅俊楠卻已經開著一輛從『傑貝巴勒雷茲聯盟』武裝分子手裡搶來的卡車駛上了伊琅的高速公路,直奔巴基斯鉭而去。

對羅俊楠來說,能把這八個傢伙活著從伊琅帶回去,就是最大的勝利,而這一次意外的救援行動,也給他帶來了豐厚的回報。

在濃郁的血腥氣味刺『激』下,扳指中更多的魔神英靈有了蘇醒的跡象,只要再有兩個魔神的英靈從沉睡當中蘇醒過來,手下的魔兵數量達到五十個,羅俊楠就將踏上真正的,通往世界之巔的道路,而眼下能夠召喚出來的,最低級的魔兵英靈,已經越來越難以滿足羅俊楠的需求了。

「希望,新的魔神儘快蘇醒吧……」羅俊楠一邊開著車賓士在高速公路上,一邊則在心裡頭暗暗的期待著魔神英靈的蘇醒。

離開死亡之地也有將近一年時間了,羅俊楠迫不及待地想要早點回去將那滿地的魔骨從那個鬼地方帶出來,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召喚出更加強大的魔兵,甚至是軍團當中最強的魔神!羅俊楠覺得,自己其實運氣『挺』不錯的……. ?從『傑貝巴勒雷茲聯盟』武裝分子手裡搶來的軍車基本就被開得快報銷了,羅俊楠踩油『門』可從來不知道輕重,哪怕車速已經飆到了一百七十多公里,他卻仍然死踩著油『門』,用他的話來說,車速跑不快了,聽著發動機空轉的轟鳴聲其實也是個不錯的選擇。【.】レ?レ

但陳羅武他們心中卻非常清楚,羅俊楠要不是見他們個個身上都掛了彩,也不大可能會把一輛軍車開到這樣的速度,因為整輛車都已經在『嘎吱嘎吱』的響了,膽子稍微小一點,或是謹慎一些的人,恐怕都會不自覺地鬆開油『門』,而不是繼續死踩著。

羅俊楠開著車一路狂奔,在戰『亂』頻發的中東地區,根本沒幾個警察敢出來管一輛在高速路上狂奔的軍車,甚至於羅俊楠帶著陳羅武等人把車停在伊琅和巴基斯鉭『交』界的一座山包的山腳下,不遠處就有幾個穿著軍裝,邋裡邋遢的軍人開著一輛皮卡車搖搖晃晃地過去了,都沒下來檢查一下。

一路上順利地有些讓人感到意外,直到大家相互參扶著翻過了這座山包,上了羅俊楠停在一片小樹林中的,掛著巴基斯鉭牌照的軍車,也根本沒有遇到任何的麻煩。

「總算是離開那個該死的地方了!!」前腳剛剛上車,後腳陳羅武就大聲地感慨了起來,這一次任務差點要了他們所有人的小命,恐怕這輩子都不會忘記在伊琅經歷的一切了,同時他們也多了一些能夠用來炫耀自己曾經的談資。

七個尖刀大隊的隊員都在感慨著這一次任務的危險和刺『激』,唯獨李詩姍一個人坐在後面,一雙忽閃忽閃的大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駕駛座上的羅俊楠,毫無疑問,這位天之驕『女』已經對孤身闖虎『穴』的羅俊楠英雄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在李詩姍從小到大的生活圈子裡,像羅俊楠這種人,永遠都只存在於傳說當中。

但李詩姍沒有主動和羅俊楠講過一句話,這些天所經歷的一切,已經讓她感到了強烈的恐懼,這種強烈的不安感時時刻刻影響著她的心情,現在的李詩姍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儘快回到華國,就算現在已經離開了伊琅,她也同樣感受不到太多的安全感。

羅俊楠跟唐國彬下過保證,一定會把陳羅武等人安全地帶回去,按照原有的計劃,羅俊楠會在離開巴基斯鉭西部山區后,將這一消息傳遞給西南軍區司令部。

但就在羅俊楠開著車離開圖爾伯德不久,進入巴基斯鉭西南部一座名叫格拉塞柏的小鎮時,他卻忽然在道路的一旁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雖然這個身影只是在他的視線當中出現了不到兩秒鐘,卻依然引起了羅俊楠的注意,他立刻就把車沿著路旁的路肩停了下來。

副駕駛座上坐著的陳羅武有些奇怪,他問道:「教官,怎麼停車了?」

「我好像看到一個熟人了。」羅俊楠微微皺了皺眉頭,扭頭朝後面的幾個隊員問道:「你們誰還能開車的?」

「報告教官,我可以開!」七人當中受傷最輕的隊員小剛站了起來,但腦袋卻撞在了車頂上,不得不彎著腰給羅俊楠敬了個姿勢古怪的軍禮。

聽到小剛的話,羅俊楠點點頭就開車『門』下了車,說道:「既然你還能開車,那就把車開回去吧,我還有點事情,你們先回軍區,我晚點再去跟你們匯合。」

「啊?」一聽羅俊楠的這句話,陳羅武傻眼了,小剛以及其他五名隊員也都傻眼了,雖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可在這種時候擅自離隊……葛仁秋恐怕會發飆吧?

只可惜,羅俊楠出了國『門』之後,那種肆無忌憚的脾氣是越發的強大了,他根本不會去考慮這個時候離隊會給自己帶來怎樣的影響,沒等陳羅武他們反應過來,羅俊楠就已經很快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當中,連半句多餘的叮嚀都沒有……

小剛直愣愣地望著窗外,好一會兒后他才問道:「現在,我們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你來開車,教官留下了導航儀,儘快回國才是我們該做的事情!」陳羅武說道。

「那教官怎麼辦?」小剛有些遲疑,這人生地不熟的,羅俊楠究竟是看到誰了,能讓他如此不顧後果的,瀟洒無比地撒手就走?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通過衛星定位儀發現陳羅武等人已經離開伊琅邊境到了巴基斯鉭境內的西南軍區尖刀大隊大隊長葛仁秋,也立刻通過衛星電話和陳羅武取得了聯繫,在電話那頭,葛仁秋站在唐國彬的面前,舉著手機十分『激』動的問道:「陳羅武,你們是否已經脫離危險了?目標情況如何,隊員們怎麼樣了?」

在葛仁秋開口詢問的時候,唐國彬也不自覺地豎起了耳朵,在這過去的近二十個小時里,時時刻刻通過屏幕關注著陳羅武等人所處方位的人,除了葛仁秋之外,他這個軍區司令員也是一刻都沒有放鬆,畢竟陳羅武是陳副司令的兒子,他要出了事,唐國彬甚至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對陳副司令解釋,雖然他才是西南軍區的司令員。

當陳羅武等人因為當地武裝組織的圍堵而在巴拉瓦特停留超過一個小時的時候,唐國彬心裡其實就已經做好了為他們送行的準備,因為那個時候,羅俊楠還在巴基斯鉭和伊姆蘭的手下大打出手,在他看來,就算羅俊楠真的有通天的本事,恐怕等他趕到伊琅的時候,陳羅武等人就已經被當地武裝組織打成篩子了。

但讓唐國彬怎麼都沒想到的是,陳羅武等人在巴拉瓦特停留超過六個小時后,居然真的離開了被當地武裝組織重重包圍的小鎮,並以極快的速度朝巴基斯鉭的圖爾伯德『挺』進,如果不是擔心當時打電話詢問情況會影響到他們的脫身,唐國彬恐怕早就已經打電話過去問他們究竟怎麼樣了!

這一份緊張和期待,一直持續到陳羅武等人身上所攜帶的衛星定位儀顯示他們已經離開了伊琅邊境,進入了巴基斯鉭的境內,才總算是有了些稍稍的放鬆。

直到陳羅武他們遠離了邊境線,並且移動的速度也漸漸放緩了之後,唐國彬才示意從兩個小時前開始,就一直在他的辦公室里緊張等待的葛仁秋打電話給陳羅武,與這幾個如同英雄一般凱旋歸來的年輕戰士們取得聯絡,以確定他們目前的狀況。

別看葛仁秋在堅持自己立場的時候,在唐國彬面前表現的無比強硬,但其實稍微懂點人情世故的人,都會知道一旦陳羅武在伊琅犧牲了,壯烈了,陳副司令員從京城回來的第一件事情,恐怕就是找他葛仁秋算賬!如果能圓滿解決這件事情的話,葛仁秋絕對比任何人都要重視!

因此,平日里在隊員們面前不假辭『色』的大隊長,這個時候的情緒也有些稍稍的失控,因為他在屏幕上看到了七個衛星標記,但不確定這七個衛星標記是帶在七個人的身上呢,還是作為遺物,被其中一兩個成功脫險的戰士帶在身上準備作為陪葬品以示紀念?

所以,在陳羅武開口說話前的幾秒鐘時間裡,葛仁秋的心情簡直就跟過山車似地,忽高忽低,緊張地不行。

幸好陳羅武的聲音從電話當中清晰的傳了出來,雖說有些疲憊,語氣也不是那麼的沉穩,但葛仁秋聽見了,一旁的唐國彬也聽見了,陳羅武說:「報告大隊長,我們已經暫時脫離了危險,但仍不確定巴基斯鉭境內是否有攔截我們的美方特工人員,目標情況一切正常,隊員們……都還活著。」

一句『都還活著』,徹底釋放了葛仁秋心中的大部分緊張情緒,他笑了,點著頭連聲道:「好好好……都還活著就好,目標也沒出事?這可太好了!陳羅武,我命令你們馬上回來,不能有片刻的耽誤,在國『門』之外,隨時都有被美方特工攔截襲擊的可能,只有回家了,你們才是真正的安全了!」

「是!」陳羅武猛的提高了音量,大聲地應了下來,但在結束和葛仁秋通話之前,陳羅武也不忘說道:「報告大隊長,有件事情我想解釋一下……」

「什麼事情?你說吧。」葛仁秋心情正好,說起話來也是樂呵呵的語氣,一副萬事好商量的架勢。

陳羅武猶豫了一下后,便開口說道:「報告大隊長,羅副教官在將我們安全送到巴基斯鉭境內后,就下車離開了,羅副教官他說還有件非常非常非常的重要的事情要去處理一下,或許是跟營救我們的事情有關,所以……羅副教官可能沒辦法和我們一起回去,希望大隊長不要追究此事,我們都能證明羅副教官是真的有急事才會中途離隊的……」

「羅俊楠?」一聽陳羅武的這句話,葛仁秋的感覺就像是一鍋鮮美無比的海鮮湯里發現了一顆臭哄哄的老鼠屎!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他問道:「羅俊楠什麼時候去伊琅了?是誰批准他去的?這個沒有紀律意識的『混』蛋,等他回來,看我怎麼收拾……」

「羅俊楠是我派去的,怎麼,你有意見?」沒等葛仁秋把話說完,一直聽著他們對話的唐國彬就有些不滿地站了起來,葛仁秋是越來越讓他感到失望了!.

從『傑貝巴勒雷茲聯盟』武裝分子手裡搶來的軍車基本就被開得快報銷了,羅俊楠踩油『門』可從來不知道輕重,哪怕車速已經飆到了一百七十多公里,他卻仍然死踩著油『門』,用他的話來說,車速跑不快了,聽著發動機空轉的轟鳴聲其實也是個不錯的選擇。【.】レ?レ

但陳羅武他們心中卻非常清楚,羅俊楠要不是見他們個個身上都掛了彩,也不大可能會把一輛軍車開到這樣的速度,因為整輛車都已經在『嘎吱嘎吱』的響了,膽子稍微小一點,或是謹慎一些的人,恐怕都會不自覺地鬆開油『門』,而不是繼續死踩著。

羅俊楠開著車一路狂奔,在戰『亂』頻發的中東地區,根本沒幾個警察敢出來管一輛在高速路上狂奔的軍車,甚至於羅俊楠帶著陳羅武等人把車停在伊琅和巴基斯鉭『交』界的一座山包的山腳下,不遠處就有幾個穿著軍裝,邋裡邋遢的軍人開著一輛皮卡車搖搖晃晃地過去了,都沒下來檢查一下。

一路上順利地有些讓人感到意外,直到大家相互參扶著翻過了這座山包,上了羅俊楠停在一片小樹林中的,掛著巴基斯鉭牌照的軍車,也根本沒有遇到任何的麻煩。

「總算是離開那個該死的地方了!!」前腳剛剛上車,後腳陳羅武就大聲地感慨了起來,這一次任務差點要了他們所有人的小命,恐怕這輩子都不會忘記在伊琅經歷的一切了,同時他們也多了一些能夠用來炫耀自己曾經的談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