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溪有個特點,那就是不管說什麼話,永遠是及其認真的語氣和表情,現在也是。

“差點忘記還有一個,多謝。”我對韓溪說了句,回身就壓在了男人身上,男人雙眼猩紅,眼睛怒目而睜,這是被鬼上身的特徵。

“韓溪,幫我按着他。”我說。

“好的,主人。”韓溪會答應一句,過來直接將男人按在了地上,我站起身來,剛準備把血滴在他身上,他瞪着我開口說話了,“信不信我們馬上殺了他?”

這男人沒有半點法術的基礎,只要是鬼上身,他就沒有了反抗能力,而且,現在他身上所上的,不止是一個鬼魂。

我收回了手,說:“你們是被血玉吸引過來的吧?”

男人開口說:“血玉可以讓人起死回生,你把血玉交給我們,我們就放了這個男人。”

仙桃村首富 我樂了,這些鬼魂想要復活的心也太濃烈了,難怪說血玉可以招納鬼魂,合着是用起死回生來引誘他們的,血玉里面被封了一個女鬼,剛纔我所做的,無疑已經得罪了那個女鬼,要是被他們給放出來的話,恐怕會馬上找上我來。

就說:“血玉並不能起死回生,那都是人謬傳的,況且你們連身體都沒有,就算進了血玉里面,難不成血玉還會給你們憑空長出一個身體來?”

“總要試一試。”只有做了鬼,才知道做人的好,現在一個個都想要做人了,可生死輪迴,是天地綱常,是無法跳出去的。

我要是現在硬來的話,他們會把這個男人害死,跟我的初衷有很大的出入,想了會兒,拿出了陽間巡邏人的任令書,說:“你們壽元已經結束了,在陰司的生死簿上已經被劃去了名字,就算藉助血玉活了過來,能躲得過陰司的追捕?我可以幫助你們。”

“說!”他們冷冷說。

我回應:“你們先從他身體出來,我帶你們去陰司,從陰司的陽關道走一遭,從那裏出來之後,改頭換面,重新用另外一個身份出現,到時候陰司的生死簿上你們名字會重新出現,你們只需要在陽間找到幾具身體就可以了。”

這確實是個方法,我這算是教唆犯罪了。

他們也心動了,不過卻有懷疑:“別想糊弄跟我們,你不過只是一個陽間巡邏人,給陰司打工的而已,你有什麼本事帶我們從陽關道走?”

早就知道他們要這麼問了,說:“按住你們的這個人叫韓溪,是我從閻王殿帶出來的,我能從閻王殿帶人出來,你們還會擔心走不出陽關道?我只給你們一次機會,我雖然想要救這個男人,但是你們一味爲難我的話,我可以不顧他的死活,他跟我素不相識而已,現在給你們三秒鐘的時間,願意跟我走的,就出來,三秒之後,我會對這個男人身體裏面的鬼魂進行清洗,你們自己選擇。”

我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被人要挾算怎麼回事兒?別人罵我,我也要罵回去,別人欺負我,我也要欺負回去。別人要挾我,我就要佔據主動。

我不像老人處世那麼圓滑,做人活得開心纔是最重要的。

“一……”

“二……”

我數到二的時候,韓溪眼睛變爲了灰色,我將胖小子也放了出來,虎視眈眈看着男人,我停頓了一下:“胖小子,韓溪,數完三之後,他們要是還不出來的話,就吃了他們。”

胖小子滿臉貪婪:“好久沒有吃過人了,好期待。”

這話把裏面的鬼魂給嚇到了,唰唰唰全都跑了出來,我一看,竟然有七個鬼魂進入了男人的身體裏面。

數完三,還有最後一個鬼魂躲在男人身體裏面沒出來,我忙伸出帶血的手指,按住了男人的兩邊太陽穴,往外一拉,將男人身體裏面的鬼魂給拉了出來,丟到了一旁。

胖小子牙齒一咧,撲上去就將那個鬼魂給吞入了口中,然後跟喝了酒似的,如癡如醉。

其他鬼魂發出了吸涼氣的聲音。

我在屋子四處看了看,說:“韓溪,謝嵐,胖小子,你們去屋子裏檢查一下,要是還有鬼魂的話,殺了他們。”

他們三人馬上就行動了起來,出來的這幾個鬼魂瞪着我,有些害怕,我說:“我幫助陰司在陽間巡邏,你們私自上活人身體,還欲禍害活人,按理說我應該直接殺了你們,不過我答應了你們一些事情,卻並不能做到,這算是欠你們一些,所以,我不殺你們……”

他們聽出來了,一個男鬼齜牙說:“你沒打算帶我們從陽關道過路?”

“我是防止陰魂害人的,還會幫着你們害人?別開玩笑了,現在你們可以反抗,反抗的下場是死。如果不反抗,我馬上召來陰差,你們跟陰差走,該受刑的受刑,該投胎的投胎,想要起死回生,投

胎纔是正道。”我說。

這些鬼魂十分憤怒,但是卻敢怒不敢言。

我就騙你們這麼樣,我還沒嫌麻煩呢。

之後並起手指念動了法咒,不一會兒就召來好幾個陰差,等這會兒的功夫,把男人和小孩兒安頓好了,張嫣他們都回到了我身邊。

陰差到後,往屋子裏一看,看見屋子裏這麼多的陰魂,愣了一下,然後把目光看在了我身上。

陰差是很瞧不起陽間巡邏人的,在他們眼裏,我們就是想要保命,而出賣自己的人格給陰司打工的人,我們被瞧不起也很正常,他們過來說:“這些個陰魂,都是你找來的?”

我點了點頭:“還麻煩幾位帶他們去陰司。”

其中一個陰差嘀咕了一句:“多管閒事。”

我幫他們找到了鬼魂,他們就得多一件事情,很多陰差不願意跟陽間巡邏人打交道,就是這個道理。

我笑了笑,不多說。

一共來了五個陰差,他們上前鎖住了那些個陰魂,我以爲他們要走了,沒想到他們卻直接拿着鐵鏈往謝嵐和胖小子,以及代文文她們走了過去,甩過鐵鏈就將謝嵐給鎖住了。

謝嵐肩胛骨位置被洞穿,皺起眉頭通呼一聲:“好痛。”

“你們做什麼?”我們馬上圍了上去。

這幾個陰差說:“是你通知我們來拿銀魂的,她們也在我們捉拿範圍內。”

我說:“放了她,她是我的護身鬼魂。”

陰差樂了:“你別說這些個鬼魂都是你的護身鬼魂。”

“他們都是。”我說。

陰差可不買漲:“好你個陽間巡邏人,區區一個陽間巡邏人,敢利用職務的便利招納這麼多的護身鬼魂,已經觸犯了陰司律,我們不僅要拿這些鬼魂,還要拿了你。”

說完就甩着鐵鏈上來了。

但是馬上就愣住了,張嫣、代文文、韓溪眼睛變爲灰色,胖小子眼睛變爲了白色,看了皺着眉頭的謝嵐一眼,再轉化爲青色。

“你們……”這些陰差充其量就是白眼級別的,張嫣一個人就能把他們玩兒得死死的,現在這些人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抵抗的。

“放了她,帶着那幾個陰魂滾,我不追究。以後讓你們陰差長點眼,要是敢動我的人,我就算殺了你們,也沒人說什麼。”我冷聲說,“陽間巡邏人跟陰司是合作的關係,而不是你們的奴隸,少給我擺臉色,老子在閻羅殿鬧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兒呢。”

反正吹牛又不要錢,嚇嚇他們也好,以後再見了陰差,說話也有底氣一些。

(本章完) 陰差也是欺軟怕硬的傢伙,三言兩語後帶着那些陰魂走了,胖小子學着我的模樣,在謝嵐肩膀上搓了起來,裝得有模有樣,不過沒有效果。

我上去按着謝嵐肩膀唸了起來,完畢後,謝嵐看着我說:“謝謝哥哥。”

“真乖。”我颳了她鼻子一下。

這屋子檢查了一遍,我帶着血玉離開這裏,快速返回屋子裏,纔剛到門口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門是虛掩着的,張東離現在很謹慎,一個人在這裏是不會虛掩着門的。

打開門進入其中,卻見屋子裏空空蕩蕩不見一人,四處尋找一圈,電視還開着,屋子裏的燈也還開着,唯獨不見人。

忙撥通張東離電話,撥通電話,電話那頭傳來的確實歡快的嗩吶聲音,然後就是鞭炮聲音,電話是在很喧鬧的地方接通的,湊近問了句:“喂?”

吱……啊……

電話那頭突然傳來淒厲至極的聲音,我忙遠離了手機,手機隨後被掛掉,胖小子和謝嵐早早進入屋子裏,這會兒拿着手機走了出來,正是張東離的,我差異問:“這手機你們是從哪兒拿來的?”

剛纔電話分明已經被接通了,而且電話那頭傳來了不小的聲音,怎麼可能還會在屋子裏。

胖小子指了指臥房:“就在屋子裏呀,剛纔在牀上亮了,我看沒人就拿出來玩玩。”

“剛纔聲音,是你們弄出來的?”我問。

胖小子和謝嵐連連搖頭:“我們看見就拿出來給你看了。”

我讓胖小子把手機放在了沙發上,我繼續撥通了這個電話,電話屏幕亮起來,周邊都沒人,過了幾秒鐘,電話竟然被接通了,我走過去看張東離電話屏幕,上面是正常顯示通話中,我再問了句:“喂?”

啊……

有是淒厲的叫聲,然後啪地一聲,手機被掛掉。

這太奇怪了,我說:“先別動手機。”

我進屋子裏,翻出了陳文的書,還有我爺爺留下的書,張嫣記憶力比較好,我問她:“你有看到過類似的記載嗎?”

張嫣伸手過來翻閱了一陣,落在其中一頁紙張上,我看了看,這上面寫着‘鬼磁場’兩個字,不過我看了很久,都沒看懂寫的是什麼東西,只能打電話給陳文請教他,接通後陳文聽了之後說:“你認爲陰司是怎麼存在的?”

我想了會兒,這個問題要怎麼回答?地上是陽間,地下是陰司,但是我們好像去陰司,不是往地下走的,而是通過一些特定的渠道才能過去。

就說:“不知道。”

星紀元戀愛學院 陳文回答說:“整個世界都在一個磁場裏面。當初在農村,我們所看見你祖母被玷污,就是另外一個小磁場,準確來說,陰司就是在另外一個跟陽間有差異的磁場裏面,磁場頻率不同,肉眼能捕捉到的也不同。”

我聽得迷迷糊糊,不過有些人天生能看見鬼,小孩兒和狗也都能看見過,應該就是眼睛捕捉到磁場頻率不同的問題。

不再問這個,而是將剛纔那通電話出現的怪異跟陳文說,陳文聽後跟我解釋說:“你可能把電話打入另外一個磁場去了,這沒什麼好奇怪的。不過,你說另外一個電話就在你家裏?在周圍沒人的情況下被接通了?”

“恩。”我說。

陳文思索一會兒,突然想起什麼:“快離開屋子,馬上走。”

我沒多問,馬上讓所有人出了這屋子,然後才問:“怎麼了?”

“有鬼磁場和你屋子裏的磁場重疊了。”

“你的意思是,我四娘進入那個磁場我們捕捉不到的磁場裏面去了?”

“很可能是的,按照你所說的,那磁場裏面的事情正在發生,你們繼續呆在裏面,很可能跟張東離一樣,被帶入裏面去。”

總感覺這跟幻境一樣。

陳文現在在忙別的事情,讓我先別處理這事兒,我們退出房子後,在貓眼位置看了看,看見屋子裏面空空蕩蕩並沒什麼怪異的地方。

繼續撥打電話,電話依舊被接通了,我聽着裏面的聲音,好久之後才判斷出來,裏面嗩吶的聲音一擊鞭炮的聲音,似乎是有人在結婚。

可以這樣說,跟這個屋子同樣存在的一個空間裏面,這會兒正在結婚。

接通不一會兒,裏面發出了淒厲的喊聲,我們鎖好屋子離開這裏,暫時幫不上什麼忙,九爺見多識廣,我直接找他去了。

到的時候,九爺正和猴子玩樂呢,我跟他表明了我所見所聞,他笑了笑:“這不奇怪,你們村子的老祖宅子下面,就是這樣一個磁場,聽說你身邊還有個女鬼進入過那個磁場?”

可以這麼解釋,我問:“之前爲什麼沒有出現過?”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這事兒還得看機緣,機緣到了才能進去。”九爺呵呵笑了笑,“不過現在結婚,哪兒還有嗩吶的聲音,那應該是以前發生的事情吧。”

“以前發生的事情,怎麼會在現在出現?”我問。

九爺說:“磁場就是一個大光盤,可以記錄下來的,

我有個辦法可以讓你們看見那個磁場裏面的東西,要不要試一試?不過很危險。”

有方法,自然願意一試,問:“什麼方法?”

九爺讓我撥通了那個電話,接通之後,裏面人傳來了尖叫聲音,他馬上把手機給了他身邊的猴子巧妞,猴子認認真真聽了起來。

九爺說:“這些記錄下來的東西是世界最初始的力量,人類在進化中,漸漸失去了洞察世界另外一面的能力。猴子很接近古人猿,它能聽出一些端倪。”

猴子嘴巴掄圓,聽完之後竟然再撥了一遍,每次都聽到對方掛掉爲止,如此重複三四遍後,猴子手機啪就丟在了地上,我馬上不樂意:“你這臭猴子。”

彎腰撿起來,幸好沒摔壞,猴子爬到九爺肩膀上,吱吱吱叫嚷起了起來,九爺連連點頭,然後對我們說:“巧妞說,你們能和那個地方通話,是因爲你們身上有那個地方的氣息,只要找出那個東西,巧妞就可以幫你們想辦法了。”

我都不知道那個地方是什麼地方,怎麼可能會有那個地方的東西,說:“我身上有?”

巧妞一下跳到了我的身上,胡亂在我身上摸了起來,然後拿出了我包着血玉的東西,我忙說:“別亂動。”

猴子只把包血玉的絲巾給抽走了,血玉還給了我,在我面前晃了晃,表示就是這個:“這是一塊絲帕而已!”

猴子拿給九爺看了看,九爺放在鼻子上嗅了嗅,說:“這哪兒是絲帕,分明就是新娘子的紅蓋頭。”

絲巾是婦女的,她哪兒去弄這東西的?

不多想,巧妞讓九爺站起身,跟我們一同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那裏,到了出租屋外,巧妞爬在九爺胳膊上,透過貓眼往屋子裏看,臉上寫着的是精彩,它肯定看見了我們看不見的那世界。

“我們要怎麼才能看得見?”

九爺跟我說:“這跟普通磁場不一樣,普通磁場不會陷進去,你們要是看見了,就會陷入那個世界裏面,到時候能找出來嗎?要是你們死在裏面了,也永遠不能出現了。”

危險是有的,不過好奇害死貓,我還是想要試試,表達我的意願後,巧妞突然到我身上,啪啪對着我的眼睛就拍了起來,眼睛都快要被拍爆了,將猴子丟了出去。

九爺心疼不已:“它在幫你呢。”

我尷尬一笑:“我還以爲它打我玩兒呢。”

我從貓眼往裏面一看,頓時驚呆了,這裏面哪裏是我的屋子,分明就是以前的奉川縣城吶。

(本章完) 九爺對我說:“你要記住門這裏的位置,最好一路過去都做標記,要不然真的可能走不出來了。”

我恩了聲,帶上一些東西后,推門走了進去。

這是磁場記錄下來的影像,進去看見的是一處小山丘,遠遠看去,驚奇不已:“這就是奉川縣?”

奉川縣本在山中,但是前方一古樸縣城,比現在的奉川縣平整多了,我左右看了看,見路邊不少鞭炮碎屑,應該就是剛纔打電話時結婚的那些人留下的。

四娘接通電話時能聽見鞭炮聲音,說明她也在這裏來過,我沒動腳步,回身看,見一小土地廟,那就是我進入這裏的門,跟陽間進入陰司的門是一樣的。

“看樣子,應該是民國時期。”

將軍夫人的當家日記 奉川縣在長江邊,這個時期奉川縣縣城還在山腳位置,之後三峽大壩蓄水,縣城往山上搬,纔會形成我們之後所見的那個模樣。

按照九爺的說法,因爲所在的磁場不同,在電話裏面說話,轉化出來的聲音也就不同,我們在電話裏面聽到的尖叫聲,其實是有人在正常說話,到了我們耳朵裏,就成了尖叫,現在我也進來了,說明在一個磁場了,可以正常交流。

感覺自己像是一個穿越者,竟然可以進入民國時期留下的磁場裏面。

萌妻不乖:危險首席勿靠近 做下標記後,從這裏過,到了馮川縣城外,擡頭看,這裏碩大的城樓古樸得很,感慨不已:“原來以前的奉川這麼繁華。”

車水馬龍,行人各色,我邁步進城,卻被幾個持槍的晉綏軍人給攔了下來,說:“你什麼人?”

隱隱有些激動,這可是上百年前的人,竟然在跟我說話,不過一想他們都是已經死了很久的人了,只是大自然的力量才讓他們暫時保存了下來,只是曇花一現而已,有些感慨,人類太渺小了,說:“我是奉川縣……”

又見我現在身上的衣服跟他們的衣服對比起來,簡直格格不入,馬上改口:“我是留洋歸來的學生,家住奉川縣,回來看看。”

這幾個大兵說:“幸好你是今天回來了,這幾日正值多事之秋,但凡古怪的人,都不讓進城。”

“那今天怎麼又例外了呢?”我問。

大兵說:“我們司令今日成婚,特別下令,今天全城不戒嚴。”

我在奉川呆了這麼久,沒聽說過奉川出過司令,就問:“哪個司令?”

“咱們陳靖陳司令呀。”大兵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