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曼寧甩開了手,輕笑地對監看慕初笛的人道:「讓慕小姐好好欣賞她父親是怎樣死去的!慕小姐,可別連殺父仇人都認錯哦!」

顧曼寧一聲令下,那幾個綁架慕初笛過來的男人快速走動,原本看監控的屏幕內容變了,變成一個事視頻,視頻很清晰,角度是從高空拍攝的。

血,滿屏幕都是血!

父親被一個又一個小混混用西瓜刀劈下來,血賤四方!

而那些人卻並不滿足,用盡各種方法凌虐父親!

慕初笛並不知道,父親承受過這些!新聞,警察那邊都沒有這些視頻!

被人特意抹掉了!

慕初笛有種不祥的預感,呼吸越發急促!

畫面突然變了! 一張清秀的臉出現在屏幕里,那是周助理。

周助理正給公安局局長下命令,要抹掉慕睿死亡的大部分消息,甚至連嫌疑人都不允許調查。

新聞媒體那邊收到的電話內容幾乎也一樣。

一切,都被絕對的權力給壓了下來。

真相,如同被綁上巨石,落入茫茫大海,一去不回。

竟然是周助理!

周助理背後代表的是誰,簡直是呼之欲出。

慕初笛挺拔的脊背,無力地靠在椅子上,在看到周助理的模樣后,她最後的力氣都被抽走。

舒漫那囂張堅定的話語在耳邊迴響。

霍驍護著我,那是因為我是宋唯晴在意的人。

在霍驍心中,沒有人比宋唯晴更重要!

慕初笛以為這些話,她早就拋之腦後,卻沒想到,一直印在腦海里,只是自己拒絕相信,拒絕回憶而已。

指甲死死地掐入掌心,用疼痛來提醒自己。

也許,這是周助理善作主張呢?

拍賣小寵妻:爹地,媽咪要改嫁! 喬助理不也是因為這個而被霍驍送到國外嗎?

慕初笛不想相信,因為她知道,只要相信了這件事,那麼她就很難跟霍驍走在一起。

她的堅持如同泡沫,絢麗而脆弱。

隨後,顧曼寧在她耳邊說出一串數字,慕初笛臉色聚變,這串數字,是她深深印在心裡的數字。

霍驍的手機密碼。

他說,那是他們之間的秘密。

為什麼顧曼寧會知道。

「很驚訝?宋唯晴的死忌而已!」

這一刻,慕初笛再也堅持不下去,面如死灰。

原來,他們之間的秘密是宋唯晴的死忌。

多麼的諷刺!

見慕初笛這崩潰的樣子,顧曼寧笑了,笑得那個燦爛。

愛情,還真是脆弱!

看到自己喜歡看的戲碼,顧曼寧邁著輕鬆的步伐離開。

顧曼寧離開后,保鏢並沒有鬆開她,屏幕繼續循環播放,再一次回到父親死亡前。

血,伴隨著絕望,如同一張巨網,把她牢牢地鎖住。

心理診所

呯的一聲,東西砸碎的聲音。

「人呢?」

陰冷的聲音在寂靜的室內尤為駭人。

「對不起少爺,是我疏忽!」

「不過我們已經找到少夫人所在的位置,現在我帶隊馬上去找,一定會把少夫人帶回來!」

「帶不回來,你也不用回來!」

不用回來,所代表的意思可不只是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

小張會直接被派去千刃的黑手黨,從最低最難的事情做起,重新往上爬。

他爬到今天這個位置,花了十年,重新再來,不知道還得花多少年。

「是。」

小張領著人便前往查到的位置。

出門的時候與周助理擦肩而過。

站在門外都能感受到霍驍的怒氣,周助理心提了上來,警惕起來。

室內的氣溫下降不少,一走進來,周助理恍若置身於冰天雪地之中。

神色肅穆起來。

「霍總,你讓我辦的事已經處理好!」

諸天之主 「已經安排了十幾個預產時間與慕小姐一樣的孕婦,簽好保密協議,現正養在我們的地方。醫生也準備好催生劑,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出錯。」 霍驍肯簽下那樣的協議,早就做好萬全之策。

狸貓換太子而已!

「嗯。」

霍驍冷冷的應了一聲,他現在的心思都放在慕初笛的安危上,對周助理彙報的這些,並不怎麼上心。

越等越發急躁,霍驍不想再等下去。

他要親自去找她!

周助理遲疑著,不知道要不要提出心裡的擔憂。

見霍驍想要離開,他知道現在不提就沒有機會。

周助理連忙問道,「霍總,這次子宮的事情也不告訴慕小姐?與舒漫那次一樣?」

舒漫那次,周助理一直都在擔心。

特別是看到霍驍與慕初笛關係越來越密切,他的擔憂就越重。

「嗯,有問題?」

室內充斥著男人薄涼的聲音。

小張離開得很沖忙,大門並沒有關上。

小小的細縫,沒有發現,一道纖細的身影就在門外。

慕初笛無力地靠在牆邊,心裡那道名為信任的城牆,崩分離性,變成粉碎。

在包廂里,她受到極大的精神摧殘,雖然明知道支撐她相信霍驍的理由是那樣的薄弱,她依然想要相信。

她拖著疲憊的身體回來,回來卻聽到周助理追問霍驍,還要不要隱瞞她。

原來顧曼寧和舒漫說的那些,是真的。

現在,霍驍親自把她的信任摧毀,一點都不留!

我相信他!

當初對池南拋下的誓言,此時是那樣的諷刺。

他沒有護著她!

宋唯晴回來,他真的放棄她了!

顧及宋唯晴的舊情,他竟然連父親的事情都抹掉,任由殺害父親的兇手逍遙自在。

一切對未來美好的構想,終於如同泡沫,一戳就破。

聽到急促的腳步聲,慕初笛快速躲了起來。

霍驍正欲出門,在庭院里,便發現緩緩走來的慕初笛。

她身上沒有傷,看上去好好的。

霍驍快步向前,一把拉她入懷中。

菲薄的唇在柔軟的髮絲上親了親,「抱歉,沒能護好你!」

慕初笛被他壓在懷裡,聽著他撲騰撲騰狂跳的心臟,嘴角勾出一道冷笑。

看,男人最是會裝。

連心跳聲都能裝成緊張擔心她那樣,加快跳動的頻率。

他不是沒有護好她,而是根本沒想把她護好而已!

慕初笛伸手環抱著他,感受到男人身體的顫抖。

「這麼擔心我不回來?」

是不回來,而不是回不來!

婚途漫漫 然而擔心她安危的霍驍,並沒注意到這點。

卻因為慕初笛這句話,加大了擁抱她的力度。

慕初笛被他勒得有些難受,呼吸都困難起來。

他就這麼擔心她不回來,沒有子宮跟孩子去跟顧曼寧交換,換不回他的宋大校是吧!

男人熾熱的體溫,溫暖的懷抱,卻使她冷得如同墜落冰天雪地。

心,一點一滴地變得寒冷!

當天,回到江岸夢庭后,霍驍那裡都沒有去,一直陪在慕初笛身邊。

她在床上玩手機,他在工作台上工作。

以前,那是非常和諧而溫馨的一幕。

可現在,在慕初笛眼中,卻變了味道。

她用手機搜索宋唯晴的資料,果然,百度百科上記錄宋唯晴死亡的日期,與霍驍手機的密碼一模一樣。 還不死心嗎?

手機屏幕慢慢變得黑屏,烏黑澄清的眸子也變得隱晦不明。

似乎察覺到慕初笛的變化,忙碌中的霍驍稍稍抬眸,看了她一眼。

「怎麼了?」

她的臉色不太對勁。

慕初笛緊握著手機,沉默了片刻,心理琢磨了許久,終於下定決心。

抬頭看向霍驍,小手被被子蓋住,五指掐得沒有血色。

「最近一個人呆在家有點悶,我能不能讓冉冉過來陪我?」

「她知道我們的關係了!」

夏冉冉知道慕初笛與霍驍在一起,他們的夫妻關係,慕初笛並沒有跟她說,不過小張之前也在夏冉冉面前喊她做少夫人,也許夏冉冉也猜測到了吧。

不過這對現在沒有任何影響。

霍驍並沒有第一時間答應,他在衡量。

夏冉冉,他早就派人調查過,與慕初笛是閨蜜,真心對慕初笛好,為了她不惜放棄自己的前途。

這樣的人,霍驍是放心的。

而且,慕初笛的精神狀態不太好,老是呆在家的話,的確很容易加重病情。

夏冉冉過來還能陪慕初笛聊聊,還不錯。

「好。」

他答應了!

慕初笛提著的心終於放鬆下來,同時,隱隱有種不舍。

她輕輕晃了晃腦袋,有什麼好不舍的。

為了寶寶,她不能夠婦人之仁!

寶寶是她的一切,為了寶寶,她什麼都可以犧牲!

當晚,霍驍特別的纏人,與她纏綿了許久,雖然沒有做到最後一步,可該親的,該碰的,全都碰了。

他很是溫柔,然而那一絲絲的溫柔,並不能點燃她的熱情!

翌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