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錦又是心疼又是欣慰,「不用羨慕我,林助理對你同樣的好。」

「他……」提到林均她又是欲言又止。

「洛洛,是不是他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去收拾他。」

一聽顧錦這麼說,譚洛汐連連否認,「不不不,他對我很好。」

「那你為什麼要哭?我看林助理也不是個欺負女人的,好歹他跟著厲霆哥哥這麼多年,他的人品我是可以保證的。」

譚洛汐將之前的事情說了一遍,顧錦這才知道她究竟是生什麼氣。

「我知道了,你是擔心他的身體。」

「是啊,他自己不在乎也就算了,明明都這個樣子了,還不好好休息。」

兩人正說著話,林均從病房裡面追出來。

「洛兒。」

譚洛汐想著他之前還在輸液,他就這麼出來,肯定是直接拔掉了針頭。

有些擔心的朝著他走去,「你怎麼出來了。」

顧錦則是拉住了譚洛汐,她看了一下時間,「林助理,不,林副總。

從我遇到洛洛到你出來,中間耽誤了五分鐘,你要是真的在意洛洛,在她離開的第一時間就應該追出來,這五分鐘的時間你在做什麼?」

譚洛汐的腳步微頓,是哦,他這幾分鐘在幹什麼?

林均一五一十的回答:「太太,我手上還有最後一個報表,我剛剛看完。」

「也就是說在你心中報表比老婆還要重要?」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公司現在也沒有其他人可以做主,報表是必須要看的……」

「報表要看,但你有沒有想過,有可能這五分鐘的時間你就失去洛洛了?」

顧錦看著譚洛汐一臉委屈的表情,「林副總,我知道你很看重帝凰,你一直很感激厲霆哥哥的知遇之恩。

這一次很多人都很驚訝為什麼厲霆哥哥會給你股份,提你當副總。

因為我們比誰都清楚你對帝凰的心,你不是為了利益也不是為了錢,只是因為恩情。

厲霆哥哥唯一的心結就是怕你沉迷工作,找不到媳婦。

現在終於找到媳婦了,你還是沉迷工作,你就不怕媳婦跑了?

報表可以晚點再看,工作也可以晚點再做,你說你都受傷了,就不能安安心心給自己放個假?

就算你自己不在乎自己的身體,那也不在乎旁人對你的擔心嗎?

有些事未必要你親力親為,公司養了那麼多人也不是讓他們吃白飯的。」

顧錦一番話說的林助理啞口無言,「對不起,洛兒。」

這時顧錦才鬆開她的手,譚洛汐著急的跑到他身邊嗔怪道:「誰讓你拔針頭的?」

「你都走了。」

「你也知道我走了?那還要看完了報表來追我?」

顧錦忍俊不禁,真是個奇葩,她幾乎可以想到以後譚洛汐和林均的婚後生活了。

估計吵架吵到一半林均就要去做報表。

「好了,你也擔心他,他也在乎你。

林助理,不是我說你,你沒吃飯的時候洛洛也沒有吃飯一直在等你。

兩人在一起需要互相磨合,忍讓,包容。」

「我知道了,太太,以後我會多花心思在洛兒身上的。」

「這就對了,林副總,你先回去休息吧,洛洛去叫護士重新過來扎針。」

「好。」

林均有些不好意思道:「太太,讓你費心了,你的腿沒事吧?」

「嗯,上次在船上受了槍傷,需要慢慢養,洛洛是個好姑娘,你要珍惜人家。」

「我知道。」

司厲霆緩緩走來,「蘇蘇。」

顧錦見他過來,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厲霆哥哥。」

她的微笑足矣治癒一切,司厲霆輕柔將她抱起來,「我扶你起來走走。」

「好。」

兩人陪林均聊了一會兒,便上樓去了小七的房間。

「不知道小七身體怎麼樣了,我有好多想和她說的話。」

司厲霆溫柔道:「我昨天離開的時候司生說沒有什麼大礙,如果有事護工會通知的。」

「這倒也是。」

見顧錦很開心的樣子,司厲霆慶幸他昨天沒有真的殺了小七,否則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門推開,小七坐在床上畫著畫,見到司厲霆和顧錦進來,她的臉上落滿了陽光。

契約甜妻心尖寵 「錦姐姐,姐夫,你們來了。」

那甜甜的聲音,還有純凈的眼神都讓兩人出乎意料。

本以為小七會借著自己心臟不好來接機司厲霆,並且讓司厲霆做一些事情,如今看來倒是她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小七比他們想象中還要善良和乾淨。

「小七,身體好點了嗎?」「嗯,好多了,錦姐姐,你過來,我畫了一幅畫。」 卡特從來就沒有遇到過這麼倔強的女人,偏偏自己對她的執拗竟然會越來越深,莫名被她眼底的光所吸引。

想要她,瘋狂想要她,這是卡特內心深處最期待的東西。

「瘋女人。」他壓下心中的怒火和慾火,俯身將她抱起。

她的身體單薄,萬一傷口發炎到時候會更加麻煩。

顧錦抓住他胸前的衣襟,這人真的很像司厲霆,可他偏偏就不是。

「卡特,算是我求求你,你放了我好不好?讓我回家,我想他。」

她的每個字都在挑戰他的極限,卡特胸腔之中本來就蘊含滔天的怒火。

「顧錦,你是不是真的以為我不敢動你?」

顧錦不再言語,苦肉計,也是她計劃中的一環。

現在的情況看似比之前好,卡特沒有毛手毛腳,也沒有對她強來。

其實不然,如果說一開始他想要的是顧錦的身體,那麼現在他想要的就是她的心。

所以他才忍著邪念不去碰她,像是戀人的模式和她相處,照顧她,給她溫暖。

這是一顆糖衣炮彈。

他越是如此,就越不可能將她拿去做交換,顧錦真的很怕這樣繼續下去,他會越發執迷不悟,那樣她能見到司厲霆的機會越來越渺茫。

她必須要阻止,硬來肯定是不行的,只有示弱。

否則顧錦不知道這麼下去卡特會變成什麼樣子,他眼中的佔有慾和從前的司厲霆一模一樣。

她知道卡特已經對她動了真心,但她不確定他的心有多深。

顧錦這麼說還有一個目的是為了試探,從他所流露出來的怒氣來看,他對她的情並不淺。

最棘手的事情發生了,他越喜歡越會珍惜,從而將她當成自己的所有物,也就越不可能將她放走。

見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怒氣,顧錦不敢再激怒於他,男人在盛怒之下可是什麼都會做出來的。

任由著他將自己抱回別墅,一路上她安靜不發一言。

好歹她也是一個孩子的媽媽,怎麼會不知道,這種情況下是最不能妄動的,極有可能會引來男人的輕薄。

她渾身都濕透了,裙子緊緊貼在她的身上,勾勒出她窈窕身形。

尤其是回到別墅的燈光下,裡面的風景暴露無遺,她明顯感覺到卡特的呼吸變得濃重,他看著她的目光也發生了一些變化。

完了,顧錦心道不好。

「我要去洗手間。」她趕緊找借口脫離了他的懷抱,然而坐了一整天,一隻腳根本就無法承載她的力氣。

顧錦身體一軟就朝著地上摔去,卡特為了防止她摔倒,特地讓人鋪上兩層厚厚的地毯。

就算是摔下去也不會有事,卡特下意識伸手來拉顧錦,卻因為視線不小心落到她的胸前。

裡面的內衣從白色連衣裙裡面透了出來,他呼吸一頓,就那麼傻傻的和她一起摔了下去。

顧錦悶哼一聲,高大的卡特砸在她身上。

現在要緊的不是卡特將她砸痛了,而是卡特的身體……

女下男上,又是在這樣的情景下。

兩人的身體觸碰,就像是天雷勾動地火,徹底將卡特隱忍的那根弦崩碎。

身體中束縛已久的野獸在此刻掙脫鎖鏈,叫囂著要撕裂而出。

顧錦的臉上還蒙著一層水汽,長長的睫毛上沾著兩顆水珠,因為吃痛微張的小嘴彷彿在邀請他。

「顧錦,給我好不好?」他已經失去了理智,只剩下本能。

顧錦眼中露出一抹恐懼,現在的情況比起之前那次要嚴重得多。

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從心底蔓延開來。

「卡特,你冷靜一點。」

他伸手將她臉頰邊貼著的頭髮撥到耳後,眼眸溫柔。

「顧錦,你真漂亮,你是我見過最好看的東方姑娘。」他的動作溫柔得讓顧錦心驚。

這樣的卡特比起狂躁的卡特更加可怕,她的身體因為恐懼在顫抖著。

如果他真的要硬來,男女體力懸殊,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更不要說她一條腿還不能動。

他的吻落到她的耳垂,有過很多次經驗的卡特當然知道怎麼攻略一個女人。

以前在床上都是女人取悅他,唯獨這一次他想要認真去取悅一個女人。

我家王爺超冷噠 身下的女人輕輕一顫,他知道,每個人這裡都很敏感。

顧錦伸手想要推開他,「卡特,你不要這樣。」

卡特抬起頭,認真著凝視著身下的姑娘。

「顧錦,我突然有個想法。」

「什麼……」

顧錦心驚肉跳,她知道卡特肯定不會有什麼好想法。

為了拖延時間,她必須要將話題岔過去。

卡特手指輕輕拂過她的臉頰,「我想要你成為我的妻子,我想要你完完全全成為我的,我唯一的。」

「卡特,你這樣的想法很危險!我是他的,我們還有孩子,你不能這樣。」

卡特輕輕一笑,「我不介意,你不是第一次我也不是,論起經驗來說我要比你豐富得多。

你只有他一個男人,我卻有過很多女人,不過你是第一個讓我動心的女人。

從今往後我可以不再碰其她人,他能給你的,我也可以給你。

孩子我們再生就是了,你想要生多少都可以。」

卡特的這番歪理讓顧錦有些無言以對,「你是瘋了嗎?以你的身份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

你非要強行將一個有夫之婦留在身邊,對你有什麼好處?你想要被全天下的人罵死?」

「是,我最瘋的就是不應該對你有興趣,然後愛上你。

為了你我放棄唾手可得的股份,他能為你放棄的,我也可以。

論長相我不比他差,論血統我比他更高貴,我們的寶寶會更好看。

顧錦,答應我。」他的眼中只有瘋狂之色。

顧錦皺著眉頭,「難道你要將我一輩子都關在這座小島上?就算這裡再美,能看一輩子?

只要我一離開小島,他就會發現,我敢打賭,他會動用一切資源報復你。

他的性格我最熟悉了,當初不過因為有人調戲我,他就毀了那人的一家。

你要是敢將我拒為所有,你離一無所有也不遠了。

而我心裡永遠只有他一人,但凡有一點機會,我都會從你身邊離開,你確定還要這麼做?你又能得到什麼?」

「你是在提醒我一輩子將你囚禁在這座小島上?顧錦,從小到大,我想要的東西就沒有得不到的,包括你,現在我就要你。

想要將你留在我身邊並不是難事,我可以讓人給你整容,讓你以另外一個身份活下去。

只是你這張臉倒是挺漂亮的,我真的捨不得摧毀呢,不過……聽說你還有兩個妹妹,她們倒是和你長得一模一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