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松鼠還沒有學會回馬槍這個手段。

下一次,可以想象的是,松鼠對於自身身體的掌控,肯定更強了,而且那種詭異的進化速度,很難說它會沒有新的手段出來。

但是菲爾也沒有太過擔心,因為這一次,他終於記住了那個符文!

手指在空中畫了一道,一個圖案漸漸顯露出來,方方正正的,看起來卻像某種象形文字。

他現在經常有空的時候就會描繪練習,等完全熟練了就可以把這枚符文融入身體里。這是基因血脈巫術的一種手段,這也是這個巫術的發展道路。從那位學長設計的無數發展道路中,就是要求他把一枚枚涉及到生物基因本源的符文融入身體里。

放下符文的事,菲爾回頭看了看火山口。

剛才在裡面的時候,他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好像有一條無形的溪流從他身體旁流過一般,非常詭異。

這個火山口……

菲爾搖搖頭,現在他還想不太明白,另外選擇了一個洞穴走了進去。

才走了幾分鐘,就忽然踢到了一個東西。

撿起來,倒是十分的熟悉。

那是一塊片狀金屬,只不過比菲爾之前撿到的要新很多,上面甚至還沾染有皮膚的角質物,菲爾還找到一縷毛髮。

是松鼠的毛髮……

之前他完全沒有注意到,他撿到的那些片狀金屬,似乎,和松鼠脫落下來的這些鱗甲,一模一樣? 菲爾立刻從布包中數塊片狀金屬,仔細對比了一下。

完全一樣!

為什麼那時候撿到的片狀金屬,居然和最近松鼠才脫落的鱗甲一模一樣?

那個時候,松鼠還未成長起來,鱗甲為什麼先它一步出現了?

他回想著進入這個世界的遺迹后的種種,明白這就是這個遺迹的真正秘密。

這個遺迹,似乎具有攪亂時空的能力。

眸光閃爍,菲爾收起發現的鱗甲,消失在洞穴中。

某個洞穴中段。

菲爾盤腿坐在地上,身體不由自主的發抖,就連思維都有些渙散,但他依舊強撐下來,忍受著身體里洶湧襲來的劇痛。

在他胸口上,一個焦黑的符文正一筆一劃地顯現。

他正在開啟基因血脈巫術,與這個符文交聯在一起。

他已經這樣進行了七次,不過都在最後一個階段失敗,也就是說,同樣的痛楚他已經承受了七次。

現在,正是劇痛浪潮最高峰的時候,有一絲差錯他就要像之前一樣重來。

若是平時,他還可以休息一兩天再重新開始,但是在這裡,每失敗一次,離被松鼠發現就近一點。

最後一筆……

焦黑的痕迹緩緩出現,在最後一步豎下!

成了!

「嗡——」

一個震動后,焦黑的符文隱入他的身體中,之後便化作一道黑色的紋身顯露在皮膚外。

菲爾立刻就能夠感受到,一股奇特的波動正在由他的胸口向身體各處擴散,一會兒后,波動由身體角落傳回來。

十分清楚的,他立刻就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正在發生非常多的變化,每一份變化,都在顯示著他的力量又增長了一份。

這個過程,劇痛再次襲來!

「啊……」菲爾忍不住呻吟了一聲,卻馬上忍住了,因為接下來,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隨著他的身體劇烈變化,他的精神力也跟著翻湧!

猶如驚濤駭浪一般,菲爾忍不住握拳,一拳一拳地擊打在地上,利用這樣的動作來分擔痛苦。

這期間,讓菲爾有一陣恍惚,朦朧間他以為自己回到了那個巫術世界的山腰上,重新攀爬那些藤蔓。

菲爾估計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那段經歷。

這樣持續了半個小時后,一切都終於結束。

「呼。」

他呼出一口氣,眼睛隨即一亮。

一等巫師學徒!

是的,在刻畫符文的同時,他選擇激增精神力,成功晉級一等巫師學徒。

現在,雖然晉級結束了,但還是有事要做。

他將注意轉入精神海中。因為剛剛晉陞,此刻這裡已經擴張了數倍,原本這裡就比常人要大,現在完全像一個看不見邊界的海洋了。

菲爾同時發現了四周的黑暗中懸浮了無數的靈光,不過他並沒有多加理會。

而是開始全心全意構建精神力模型。

是的,他已經選好要用的控制巫術。

這是一個名為鏡中夢的幻境巫術,主要能力就是把敵人精神拉入巫術幻境之中,然後利用其間的幻境迷惑對方,而同時,巫術釋放者也會隨之一起進入,然後控制鏡中幻境消滅敵人。

這個巫術的前置準備是,需要用到一塊鏡子,還需要菲爾在鏡子中構建幻境。這個環境必須十分真實,要盡量避免常識性錯誤,不然當敵人發現某個錯誤時,就會脫離幻境。

另外,這個鏡中夢巫術是隨著釋放者的實力而提升的,主要就是精神海越大,他就能夠構建更強大的幻境,鏡中夢的威力就越大。

構建精神力模型並不是多困難的事,現在的菲爾還不至於出現構建失敗的可能,只不過鐫刻符文帶來的痛楚極大地削弱了他的精神,因此最後還是多花了一點時間。

就在他完成的一刻,精神海中漂浮的靈光全部匯聚在鏡中夢巫術的精神力模型上,一點點靈光融入其中,每一點都會讓它更穩固一點,顯最後整個精神力模型全是光芒,一下子就壓過了其他的精神力模型。

這是晉陞一等巫師學徒時的唯一一次提升精神力模型的機會。

而就在這一瞬間,菲爾精神力海的深處,忽然傳出一股波動,菲爾一陣恍惚,再睜眼時,自身已經不在洞穴原地。

他發現自己身處於一片無邊無際的幽冥之中。

前後左右上下都是黑暗,而他彷彿一枚飄在空中的羽毛,隨處飄蕩,四周慢慢出現黑霧繚繞,有些極微小的粒子亮起了微薄的光芒,並緩緩飄入菲爾的身體里。

這、這裡,不正是他深度冥想時出現的地方嗎?

菲爾看向四周,確實如此,如果這裡就是那裡,那麼等一會兒就會有……

「啦啦啦……」

一陣奇怪的歌聲,聽不見歌詞,可是卻十分美妙猶如天籟。

沒錯了,只是,為什麼完成一個幻境巫術的精神力模型構建,他就會出現在這裡?

這種情況,他好像在圖書館的書中看到過。

又是一陣恍惚,他的思維渙散,下意識地想要追尋歌聲的來源,於是他四處飄飛,最後發現歌聲好像在迷霧之外。

他走進迷霧,卻只能原地踏步,怎麼也走不出去。

忽然一聲巨響從上方傳來,菲爾發現自己不知何時站立在一座山上,四周儘是破碎的大地,而頭頂黑雲密布,緩緩有一個巨大的恐懼壓下來,劈開了整個天空。

下一刻,他就回到了洞穴之中。

菲爾低頭思索,一個念頭忽然在他腦海閃過。

上古、上古冥想法?!

難道,但丁巫師交給他的竟然是上古冥想法?

要知道,上古冥想法已經銷聲匿跡了很久,現如今,所有的巫師學院使用的都是新創造的,相比於上古冥想法,這些冥想法更通用於巫師學徒。

菲爾記得在某本書上看到過,上古冥想法有很多種,他們大多會有一定偏向,而在冥想時出現的畫面,就與巫師學徒本人的巫師天賦有關,也就是說,冥想時出現的畫面於是著他更適合學習哪種巫術。

菲爾想到了自己的巫師天賦,還有詭異的冥想速度……

也就是說,自己其實更適合上古冥想法,這也是他的冥想速度一直不低於米蘭達、托馬斯這些人的原因。

那麼,鏡中夢幻境巫術激發了冥想畫面,就是說,他更適合這一類巫術嗎? 米蘭達的巫術天賦屬火,所以她才不怕寒冷,所以她的火系巫術才會如此厲害。

平時見到一些人,在特定巫術上的學習總是飛快,也就是這個原因吧?

那麼,菲爾的巫術天賦就在幻境巫術上嗎?

剛才的那一幕似乎諭示了這一點,只不過他總覺得不會那麼簡單。

他的這個巫術,是在黑索要塞地下四層的雜貨市場內,利用仙人球晶元撿漏獲得的,這裡滿是一些巫師學徒從各個遺迹中獲得,然後沒錢開店,看起來也沒有特地售賣給商店的價值的雜物。

這個鏡中夢幻境巫術就藏在一個破舊的鏡子里,當初那個買主還以為自己的鏡子是什麼巫器殘件,還想賣個高價,結果方向完全搞錯,被菲爾一頓指出后,低價處理了。

或許幻境巫術就自己的巫師天賦之一,就是發現得有些遲了,若是一開始就知道自己的天賦,或許一切都將不同。

不過,誰讓他沒有正式巫師來專門指導呢?當然了,上古冥想法,就算現在的正式巫師也沒有多少個能理解的。

想當初他還為自己學習的冥想法與學院教的不一樣,有些擔心,現在看來,深深感受到了自己那時的見識和學識上的淺顯。

其他幻境巫術,都是在在現實中選取幻境節點,然後不知不覺中讓敵人陷入自己的臨時幻境,比較方便快捷。而菲爾的鏡中夢幻境巫術,還要事先準備幻境,比別人的好一點的時,他的幻境很難逃脫。

這一切的前提是,他構建的幻境足夠真實。

這個真實,當然不是指與現實一模一樣,而是指構造毫無破綻,使得敵人無法離開幻境。

而在這一點上,擁有仙人球晶元的菲爾,有絕對的自信。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他才會選擇這個巫術。

精神力模型已經完成了,現在要做的就是構建幻境。

幻境的選擇,完全是自由的,也因此,就算同樣學習鏡中夢幻境巫術的人,這個巫術的實力也不是相等的。構建怎樣的幻境是這個巫術的重中之重。

在構建精神力模型之前,他也早有準備。

「仙人球,以真實幻境為基礎,構建鏡中幻境。」他拿出一塊鏡子,雙手按在上面,向仙人球晶元命令,

精神力立刻湧入鏡子之中,而仙人球晶元也在總結真實幻境的要素,在鏡子中開始構建。

選擇真實幻境,是菲爾考慮許久的結果,這也是以他目前的精神力能夠構建出最完善的幻境了。

當然,菲爾的這個幻境與真實幻境還是有差別的,首先是時間上,他沒有那種能力把那麼長的時間壓縮在一瞬之中,其次,他也無法讓敵人的各個分身都擁有各種天賦。當然,就算他能夠坐到也不會讓仙人球晶元讓幻境擁有這個能力。

菲爾現在的精神力還不能讓他製作更強大的幻境,因此,選擇最為複雜的真實幻境是最好的結果。

在這個幻境中,敵人想要逃脫的話,就必須讓他的最初分身吸收全部記憶,然後他的最終分身殺死其他記憶,最後由他本身殺死最初分身,再與最終分身融合在一起,這樣,才能逃脫出來。

在這個幻境中,就算菲爾不插手,敵人也很難在短時間內理清頭緒。更何況菲爾還能夠插手,那樣的話,只要這個環境巫術施展成功,那他就基本上無解了。

當然,敵人也可以一力破萬法,但那樣的話,菲爾能不能把對方拉入幻境中還兩說。

只是,這個幻境巫術施展起來也比其他的要複雜,要成功地把敵人拉入幻境中,就算敵人與自己同等實力,也有很多限制。

仙人球晶元在構建幻境的過程中,菲爾剛剛鐫刻的符文也在發揮作用。

他已經探測到,這枚符文的能力是成長,這就是松鼠吃了那麼多蜘蛛后變成如今這副模樣的原因,因此,菲爾選擇把它鐫刻在胸口的位置,這裡最靠近他全身氣血的流轉起點心臟,他可以把成長符文的能力擴散到整個身體之中。

在鐫刻符文和構建精神力模型后,菲爾的實力正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增長著。

又是數個小時。

菲爾起身,他原先所坐的地方已經留下一層死皮和一灘汗水,他必須換一個地方,這裡留下的氣味一時間很難驅除,氣味彌散出去,因此很容易被松鼠發現。

他現在還沒有完全整合自己的實力,還不是與松鼠戰鬥的時候。

他身形一閃,便離開原地,出現在十米開外。

「好快……」

菲爾微微吃驚,雖然知道成長符文鐫刻后的短時間內,就會給身體帶來巨大進益,但他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大的進步,剛才只是隨意一動,卻已經幾乎有之前開啟基因血脈巫術后的速度,若是全力施展,絕對還能快上很多。

他抬起手,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在身體里流轉,身體里蜘蛛肉的殘留正在全速消化。

「嘭!」

菲爾用力在打在洞壁上,頓時碎石飛濺,拳頭已經深入洞壁少許。

抽出拳頭,看了看,上面除了一層塵埃外,連皮都沒有擦破,而這僅是他的肉體力量。

還不知道,再度施展基因血脈巫術後會變成什麼模樣,增加了一個符文,對它的提升也是非常巨大的。

想到便做,菲爾立刻激發了基因血脈巫術,霎時間,他的身子立刻擴大了數圈,變成了兩米多高,身上的衣服頓時發出極其細微的聲音,彷彿隨時都會被撐爆,就算如此,也仍舊能夠看到在衣服下,他那變得猙獰恐怖的肌肉塊。

他低吼了一手,再次握拳砸在洞壁之上。

「轟!」

一個大洞出現在原處,把手拔出來,又是一堆隨時滑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