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楔子咬着牙道,“我最後再勸你一次,不要插手這件事情。”

身後的風陽子此時忍不住大罵起來,“小雜種你別猖狂!今天你死定了!”,然後不顧風楔子的阻攔,猛地衝上前來。

蕭宇天淡淡地站在原地,只是一掌,風陽子頭上憑空出現了一道手臂粗的霹靂,轟的一聲炸鳴,風陽子頓時成了一堆焦灰。

風楔子大驚,一臉橫肉立馬橫了起來,痛心地大喝一聲,“動手!”,然後手中寶劍狂舞,目標對準了蕭宇天,一道道凌厲的劍芒朝着蕭宇天氣勢洶洶地劈去。

蕭宇天渾身一股霸道的火焰猛地升起,手中霹靂喚雷劍開啓三十六道彎刃,花費極大的消耗劈出兩劍,鋪天蓋地的劍芒蘊含着極大的威力落在了聖輝傭兵團的人羣當中,劍芒如同下雨一般砸下,然後基地爆發出一片片漂亮的火焰,聖輝傭兵團兩三百人如同任人踩踏的螞蟻一般,只是眨眼間,死傷過半。

緊接着,蕭宇天身上的強化鳳源之火猛地涌動起來,風楔子甚至來不及抵擋,被這霸道的火焰一燒,一臉囂張的氣焰頓時變得萎靡,被瞬間重傷,大罵一聲,果斷地將手中飛劍自爆開來,咬着牙噴出一口精血,拿出不知一個什麼東西往後一扔,頓時猛地爆開,威力十分巨大,並且能夠阻擋靈魂之力,還冒出濃濃的黑煙,阻擋人的視線。

等黑煙散去,風楔子已經沒了人影,蕭宇天低罵了一句,沒有斬草除根,日後還會有麻煩。

基地剩下的聖輝傭兵團的人盡數被刀芒的爆炸扯入強勁的爆炸氣流當中,身受重傷,倒成了一片,基地裏到處都是斷胳膊斷腳,鮮血長流,空氣中瀰漫着濃濃的血腥味和刺鼻的煙味。

這場戰鬥根本不是戰鬥,而是屠殺。

硬漢傭兵團的人一個個目瞪口呆地看着蕭宇天,其眼中熾熱崇拜的目光讓蕭宇天感到渾身燥熱,有些無奈。

隨即,在蕭宇天的一個眼神下,基地裏傳出一陣震耳欲聾的歡呼聲,然後一個個如同飢餓的老虎一般,眼中帶着仇恨和喜悅衝向了殘餘的聖輝傭兵團的人,隨即基地裏傳出了殺豬般的慘叫聲。


擎剛上前抱拳謝道,“多謝蕭公子解難之恩,我硬漢傭兵團是有恩必報的人,蕭公子若是有什麼事情用得上我們,只要一聲令下,我們全團的人上刀山下火海絕不猶豫!”

蕭宇天客氣地笑了笑,還了一禮,“這些事情我也有責任,如此打擾團內,自然要做些事情,團長不必客氣。”

一旁的擎刁卻是滿懷怨氣地道,“這下打得好,那風楔子定是去米家搬救兵了,硬漢傭兵團是別想好過了,我看還是趕緊搬走吧,等米家的人來了想走就走不了了!”

擎剛皺起了眉頭,雖然擎刁說的是事實,但是如果今日沒有蕭宇天出手,下場也是一樣,怎麼能夠這樣跟客人說話呢,而且他竟然還想放棄這傭兵團的基業,真是不像話,厲聲對擎刁道,“擎刁!你是個團長,難道也不懂事嗎?怎麼跟蕭公子說話呢!搬走,這裏是硬漢傭兵團的根,就是人全死了,也不能搬!”

擎刁更加不滿起來,用充滿怨氣的眼神瞪了蕭宇天一眼,道,“我說的不是事實嗎?聖輝傭兵團的人再猖狂也不敢肆意將我們殺光,那米家可就不一樣了,說殺就殺了,他們可不怕柳家。現在要是不搬,就是活活找死!”

擎刁這麼一說,人羣當中竟然有幾個人跟着起了哄,大概有四五個人大嚷道,“就是!副團說的對!這小子就是一個禍害,他沒來的時候我們頂多只是受受欺負,等團長恢復了就沒事了,可是自從這個小子來了,大家看看,把我們基地搞成什麼樣子了,天天都有人來找麻煩,我們天天都要提心吊膽地過,這爛日子老子不想過了!趁早搬了吧!等米家人來了就走不了了!”

說着又有兩三個跟着大嚷起來,不過全團的人都用憤怒的眼光看着這幾個人,彷彿看敵人一般,大吼道,“你他嗎的是不是娘養的,蕭公子三番五次地救我們,你不但不知恩圖報,還他嗎挑起刺來了,你是不是想過爽快日子啊!告訴你!你他嗎再敢說老子現在就滅了你!”

那幾人有副團撐腰,他們還不敢真的動手,雖然絲毫不懼,但是也非常心虛。擎刁此時的傷有些涌動,一不注意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心中更加不爽,怨氣濃濃。

擎剛暴喝一聲,“都給我閉嘴!我們硬漢傭兵團跟聖輝傭兵團的恩怨你們都清楚,沒有蕭公子也會是今天這種結果,要是沒有蕭公子三番五次地出手相救,你們的小命早丟了!蕭公子如此強者屈尊留在我們硬漢傭兵團,已經是莫大的榮耀,誰不服的,害怕了,怕死,現在趕緊走!硬漢傭兵團不留軟骨頭!”

基地內安靜了片刻。

蕭宇天心裏有些愧疚,靜靜地看着硬漢傭兵團起了內訌的人。確實,自己給硬漢傭兵團惹了不少麻煩,那米家的人就是衝自己來的。


片刻的安靜後,一個不耐的聲音打斷了這種安靜,擎刁將手中一塊石頭往地上猛地一摔,暴喝道,“不想死的跟我走!”。

剛纔起鬨的那幾人立即站了出來,站到擎刁的身後。

屋裏的氣氛針鋒相對,全團的人眼中都冒着一團怒火,憤怒地看着這幾個貪生怕死的人。

擎刁身後的幾人被全團憤怒的目光看着,漸漸有些心虛,低下了頭,眼神在地上掃來掃去,但是沒有一絲回去的意思。

這時候,擎止猖大罵起來,“二哥!你今天要是踏出了硬漢傭兵團的大門,以後你就不是我兄弟!”

然後擎蒼也跟着說了一句,隨即團中姓擎的七兄弟全部都憤怒地跟着大喝了一句,“你今天要是走了,我們就是仇人!”

擎刁氣血涌動,再次猛地噴出一口鮮血,露出沾滿鮮血的牙齒憤憤道,“明知道米家一定會來,你們難道都願意在這裏等死嗎!逞強就都是硬漢嗎!我們七兄弟爲什麼要分開呢!你們也跟我走吧!我們到其他地方去發展,離開這他嗎鳥柳家,天下之大,哪裏不能去呢?”

擎剛怒氣騰騰,還有些痛心,頭上青筋一爆,暴喝道,“擎刁你要走就走!不要在這裏廢話!”

擎刁狠狠地瞪了蕭宇天一眼,對着人羣大喝一聲,“誰願意跟我走的趕緊出來!我帶你們去闖蕩天下!”

人羣之中,有十來個膽顫心驚的人心虛地站了出來,趕緊跑到擎刁的身後,低着頭,眼睛只敢盯着地下。

再次等候了片刻,沒有人再站出來,擎刁再次惡狠狠地瞪了蕭宇天一眼,跟團裏的人撂下了一句話,“你們會後悔的!”,然後踏着大步子邁向外面。

全團的人頓時齊聲暴吼,“你他嗎趕緊滾!”,氣勢洶洶,震耳欲聾,讓幾人如同被攆的老鼠一般,一臉怒氣地灰溜溜走了。 擎刁幾人走後,硬漢傭兵團沉默了下來。

半晌,擎剛痛心疾首地仰天暴吼,猛捶自己的胸膛,“我擎剛這是造的什麼孽呀…咳咳”,話還沒說完,一口鮮血猛地噴了出來,劇烈地咳了起來,痛苦地用力齜着嘴,潔白的牙齒上沾滿了鮮紅的血液,從縫隙中流出了嘴角。

擎蒼跟擎止猖趕緊上前將其扶住,然後輸入真元力平穩傷勢,擎剛這麼一氣,再加上一捶,還未痊癒的舊傷復發,而且比以前更加嚴重了。

擎蒼跟擎止猖臉上也滿是痛心,他們擎家七兄弟出來闖蕩的時候,說好了要生死與共,沒想到這就走了一個二哥。

留在這裏的,都是有血性的人,在場的硬漢傭兵團的人們都是一臉的憤怒,要是再看到那幾個怕死的人,肯定會上前不顧一切地將其暴打一番。

基地的氣氛很壓抑,很沉悶,天氣也變得很沉悶,空氣中瀰漫着一股令人煩躁的氣味。

擎剛頭上青筋暴起,咬着滿是血污的牙齒忍着傷勢暴吼道,“現在可還有要走的人!要走就趕緊走!今日若是不走,以後我發現還有想走的人,我親自將他五馬分屍!”

在場的沒有一個人說話,都是用一副堅定的眼神看着擎剛,在場留下的每一個人都是真正團結的兄弟,絕對不會輕言離去。

看到這些堅定的眼神,擎剛心裏好受了一點,擎蒼跟擎止猖將其扶進了僅剩的幾間屋子。

蕭宇天看着這一片廢墟,有些愧疚,好在硬漢傭兵團的人都是些硬漢子,跑鏢跑慣了,把這些廢墟清理了一下,晚上直接在地上住。

蕭宇天將廢墟中堆中的煉器材料全部拿了出來,用真元力拖着朝魔獸山脈飛去。

魔獸山脈的一線天小路後面有很多巨大無比的山峯,那裏沒有人會打擾,用來煉器再好不過了。而且那裏修煉雷元力也方便,如果打雷了直接就可以吸收雷霆之力。

蕭宇天在一座巨大無比的山峯中探了一圈,找了一個山洞。

離拍賣會還有兩天時間,連今天就是三天時間,煉製萬把飛劍沒有任何問題。不過,蕭宇天想要將這些飛劍的等級儘可能地提高,順便也提升自己的煉器水平。

蕭宇天站在山洞中,一身強化鳳源之火猛地升騰起來,十分霸氣,然後渾身躍躍跳動的火焰分出了一股,以手爲鼎,取五百份材料置於了火焰當中。

在強化鳳源之火的煉化下,五百份材料很快就完全融化,然後被剔去了其中的雜質。

蕭宇天在造型的時候按照霹靂喚雷劍的樣子做了出來,感覺很霸氣,蕭宇天就喜歡這種感覺。然後在製造其中走勢的時候刻意非常仔細,花費的時間都要長了一些。

總共半個小時,第一批,五百把飛劍成功出爐,品質在玄階八品,這材料只是煉製黃階一品的材料,生生提高了兩個等級,蕭宇天比較滿意了,不過,還不滿足,還要更加高。蕭宇天再次拿起五百份材料。

這一次,仍舊是在製造走勢的時候非常講究,但是煉製出來的飛劍品質沒有任何提高,蕭宇天心中有些不滿。

再次拿起五百份材料,花費了很長時間來製造走勢,整個煉製的時間都被生生延長了十分鐘。

但是,煉製出的飛劍品質仍舊沒有任何的提升。

蕭宇天有些疑惑了,難道走勢不是重點?

那什麼是重點,融化?融化只分快慢吧,再怎麼融,都是把材料融成液態,對品質怎麼會有改變呢?

那是,剔除雜質?

突然,蕭宇天來了靈感,以前一直沒有將剔除雜質當回事,只是簡單地剔除了一下。這個材料當中的雜質如果剔得更加乾淨,是不是品質就會提升呢?

蕭宇天拿起一把飛劍,做實驗不能太浪費了。然後將煉製的重點放在了剔除雜質上,花費了大時間精力來剔除材料之中的雜質。

不過,這個雜質好像不好剔除,強化鳳源之火雖然溫度非常高,但是材料之中的雜質不是光靠高溫就能一下子全煉出來的,要慢慢地。

蕭宇天耐着性子,花了近一個小時來煉出了這把劍,果然,品質提升了,直接提升到了玄階七品。

這等進步很讓人興奮,蕭宇天再次拿起一把飛劍,花費了更多的時間來剔除雜質,總共花費了一個多小時,煉出了這把飛劍。但是,飛劍的品質只有很少的一點進步,非常小的一點進步。

難道剔除雜質也不是最重要的?

蕭宇天繼續排查,下一個步驟是造型,飛劍的外型怎麼會對其品質有改變呢?再下一個,製造走勢,已經試過了,並不能有效提升飛劍的品質。

看來這些需要慢慢體會,慢慢領悟其經驗,蕭宇天沒有太急於求成,拿起五百份材料,開始煉製。

這一次,花了大約四十分鐘,這批飛劍成功出爐,品質是玄階七品。

蕭宇天試了一下同時煉製六百把飛劍,可以是可以,但是明顯沒有那麼得心應手了。七百把飛劍,還能應付。八百把飛劍,勉強。九百把飛劍,品質隱隱有下降的趨勢了。一千把,只能勉強保持等級不下降,到達極限了。

這一番試驗下來,一天已經過去了,九千五百份材料已經全部成了山洞外面的一座小山。除了剛開始的一千五百把飛劍是玄階八品,其餘全是玄階七品,中間的品質要差一些,後面的慢慢地越來越好。

這九千五百把飛劍每一把都是跟霹靂喚雷劍一個樣子,不過縮小了一倍,其中的霹靂紋路沒有,看起來也比普通寶劍霸氣多了。

蕭宇天縱身一躍,躺在了自己的成果之上,雖然硌得慌,但是心裏覺得特踏實,樂滋滋地。

看着天上的明月,蕭宇天想起了自己的啓蒙老師,還有傳授自己一身本事的天老,漆黑的眸子當中涌現一股堅定,“老祖,天老,蕭宇天在這兒混得還不錯,不會給你們丟臉的!”

然後想了想,又道,“雪瑤,你放心,我一定儘快變強,找到畢葉,把你救出來!還有那誰…向雲欣,你也順便救出來吧,還說是我連累了你!”

這般想着,蕭宇天漸漸有些困,閉上了眼睛。

半晚,蕭宇天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到了自己被二十個明寂期高手瘋狂地追殺,自己就這麼逃到了雲中城,參加了拍賣會。

突然,蕭宇天猛地睜開了眼睛,猛地坐了起來。

“我要學習一個什麼強大的對敵招式才行!”

蕭宇天進入戒指,翻來翻去找,找到了一本劍法跟一本劍招,三千雷幻劍法,玄階三品雷屬性劍法。三千雷幻斬,玄階三品雷屬性祕籍。

不過,蕭宇天想要的是火屬性祕籍,但是天老的戒指裏面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是跟雷有關的,沒辦法,將就着用吧,沒準哪天把雷靈找到了,這些就都能派上用場了。

蕭宇天看了看體內獨霸下丹田的灰白氣體,灰白氣體五分之一的面積染上了一層顯眼的紅色,蕭宇天有種強烈的好奇心,將五行之靈全部吞噬之後,這灰白氣體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這種變化,一定很逆天… 天已經矇矇亮了,蕭宇天到米家給米貞元祛了毒,然後回到了一線天山脈。

蕭宇天打開三千雷幻劍法,開始學習。

三千雷幻劍法,玄階三品祕籍,大成之後身輕如燕,腳步輕盈,手拿寶劍在上百個敵人當中穿梭而不會被打到,並且劍法玄妙,以速度爲優勢,以極短的時間來從每一個方面下手,擊敗敵人。

這三千雷幻劍法如果要學習,還得先學習三千雷幻劍法中自帶的三千雷幻身法,這三千雷幻身法就是三千雷幻劍法的步法,將步法學習以後才能夠學習劍法。

學習三千雷幻身法需要用特殊的方式,三千雷幻身法最主要的就是要速度,所以需要在身上穿上一件極重的玄鐵鎧甲,不能用真元力抵抗,然後穿着這個跑步,練習左右躲閃等。

最後一條,蕭宇天有些鬱悶,竟然還說要感受空氣阻力的存在,要將空氣的阻力化爲前進或者轉身的動力,爲了感受空氣阻力,需要找一座山峯,站在山頂之上往下跳…爲了避免受傷,可以在快落地的時候使用真元力,但是在半途需要好好感受空氣阻力,不能用真元力。

這種訓練方法真他嗎…

蕭宇天低罵了一句,若是讓他做個其他什麼東西還行,無論多苦都可以,但是讓他去不停地跳崖,這個…有點…

沒辦法,硬着頭皮上吧,爲了玄階三品祕籍,拼了!

蕭宇天找了一大堆普通的凡品玄鐵,玄鐵本身非常重,蕭宇天將其煉成了一件鎧甲,穿在身上,收起熾焰雷元力,頓時差點被壓得彎了腰,太重了…

然後蕭宇天又煉製了兩個綁腿,四個綁腿,大腿小腿全綁了,手上也綁了兩個護腕,一身的重量至少得有五百斤,蕭宇天虧得是出竅後期的身體,勉強能夠承受得住,要是再重上一點,就是那根壓死駱駝的稻草了。

深吸一口氣,憋了憋,一口氣跑下山坡,到了山谷之中,然後順着山谷狂奔。


才跑了三分鐘不到,蕭宇天渾身就軟了,實在沒力氣了,但是蕭宇天硬撐着沒有倒下,如果倒了就爬不起來了。

蕭宇天兩手撐着坐在石頭上,頭上豆大的汗珠一顆顆地往下掉,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這訓練強度太大了,是個磨練人的好機會!”

蕭宇天歇了三分鐘,一咬牙,站了起來,狂吼一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然後再次狂奔在山谷當中。

跑三分鐘,歇三分鐘,蕭宇天這般訓練。

到了晚上,已經精疲力盡,天黑以後,直接倒在山谷當中的一塊岩石上睡了過去。

今天蕭宇天跑了一整天,開始的時候還是跑多久休息多久,後來就是跑十分鐘,休息五分鐘,再然後,跑十分鐘,休息三分鐘,休息的時間越來越少,體力越來越強了。

狂奔了一天,蕭宇天已經能夠堅持跑上二十分鐘不歇氣,比起剛開始的跑三分鐘就要坐下來歇三分鐘強了近十倍。

汗水的結晶呀…

睡了大概有一個小時,蕭宇天突然又猛地坐了起來,“不行,晚上用來睡覺多浪費,訓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