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章一看要糟,趕緊陪著笑臉,攔在了兩人中間,向那人討好的勸解道。

「滾一邊去,你特么有個屁的面子!」

那人一把推開馮章,絲毫沒有顧及馮章臉面意思。

這邊動靜,立即引起周圍其他弟子注意,紛紛圍了過來。

沈川也皺眉扭頭,看向了這邊。

那姓張的修士,見沈川望了過來,似乎有意賣弄,表現的越發賣力,推開馮章后,他向楊軒走去,伸手就抓向他的衣領。

「不開眼的小子,沈師兄不跟你一般見識,那是沈師兄大度。我張強可容不得別人小瞧沈師兄,你過去,乖乖向沈師兄磕頭賠禮,否則,今天老子玩死你,你信不信?」

其餘外院弟子見到這一幕,又聽張強這麼說,頓時個個面露冷笑,不屑的看向楊軒。

「居然敢對沈師兄無禮,張師兄,好好教訓他!」

張強的手還沒抓到楊軒衣領,就被楊軒一把捏住。

楊軒皺眉道:「你想巴結別人,我沒意見,把主意打到我身上,那就是找死。」

說著,楊軒微微一用力,張強臉色頓時漲的通紅,發出殺豬般尖叫。

「啊!放手,放手!我殺了你!」

張強的另一隻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寒光閃爍的匕首,直接朝著楊軒胸口捅去。

那匕首是一件低階法器,其上閃爍著一道數尺長靈光,捅出后,靈光已然刺到楊軒胸口!

張強面容扭曲,目中露出猙獰的凶光。

「去死吧!」

但是,下一秒,張強臉上的獰笑就變成了驚恐,他發現自己偷襲的自信一擊,根本沒起到任何的作用。

「怎麼可能?你,你穿了防禦寶甲?」

「心腸如此歹毒,不配留在太玄門,送你上路。」

楊軒面上看不出喜怒,右手輕輕一揮,張強驚恐扭曲的臉,直接被楊軒拍成肉餅,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瞬間死掉。

楊軒像丟破麻袋一樣,把張強的屍體,丟到地上,目光平靜的掃視一圈。

周圍其他太玄門外院弟子,轟的四散而開,全都驚恐的看著楊軒,一臉的戒備。

一個照面,張強這個鍊氣境八重大成的弟子,居然連反抗都辦不到,直接被對方拍成肉餅,這樣強大的實力,頓時嚇住了眾人。

馮章也是一臉駭然的看著楊軒,完全無法把他和自己之前認識的楊軒,聯繫到一起。

沈川同樣被震驚了。

他看了看地上的屍體,又看了看楊軒,忽然哈哈一笑,道:「師兄御下不嚴,導致手下的人不長眼,得罪了楊師弟,殺的好!」

他這麼一說,眾人臉色齊齊一變。

楊軒再次皺眉,仔細看著沈川。

沈川笑道:「楊師弟莫非還在怪師兄的怠慢之罪?」

楊軒搖了搖頭,嘲弄的笑道:「怠慢倒也無所謂,我只是奇怪,這人是因想要討好你被我殺了,難道你就沒點表示?」

沈川勃然變色,道:「楊軒,不要給臉不要臉!我是看你有點實力,才想給你一個機會,別不知好歹!」

「哦?想給我個機會?什麼機會,說來聽聽。」

楊軒笑了笑,雙手抱臂,看著沈川。

沈川以為楊軒被說動,這才自矜的笑著,道:「剛才馮章想必也跟你提到過,我外院沈家,跟內院沈流城沈家有關係。」

「不錯,馮師兄的確說過。」楊軒點了點頭,「那又怎樣?」

「你若肯加入我沈家,在這秘境中,追隨我探險。出去后,我可請家族寫一封推薦信,推舉你去內院,怎麼樣?你可要考慮清楚,不是誰都能得到推薦信進內院的。」

沈川說罷,一臉的自得,傲然看著楊軒,等他屈服,納頭來拜。

他最清楚這些外院弟子想要什麼,自信就憑這番說辭,就能讓楊軒服服帖帖,為自己所用。

周圍其他外院弟子,聽到沈川這些話,一個個頓時羨慕妒忌的向楊軒看去。

就連馮章,也是一臉的震驚和羨慕,他一個勁朝楊軒使眼色。

「楊師弟,如此好的機會,你在猶豫什麼?別人求都求不來的,你還不趕緊答應?」

沈川的這番話,若是在以前不知道內院底細的時候聽到,楊軒或許還會認真考慮。

惡魔前夫認栽吧 現在,在他看來,不過就是個笑話。

別說沈川,只怕就是內院的院長說出這種話,楊軒都不會相信。

想要進內院,只有真正的內院精英修士才有推薦的資格。

其他外院人的推薦,屁都不是。

「你不信我說的?」沈川皺眉,一臉不悅的看著楊軒。

「我還真不信你說的。」楊軒笑了笑,「行了,沒別的事兒,我就先告辭了。」

「你!給臉不要臉!」沈川臉色頓時變得非常難看。

「我不需要你給臉,也沒興趣給你臉,你能怎地?」

楊軒冷冷一笑,也懶得去看臉色難堪的沈川,越過他,朝石柱林外走去。

「站住!」

沈川終於按捺不住,勃然大怒。

楊軒轉身,淡淡看著沈川,道:「怎麼?想動手?你可要想清楚了,我可不會因為你姓沈,出手就會留情。」

沈川面上露出猶豫之色,幾次想要出手,但看到地上張強的屍體,卻又忍住沒敢。

「好,好的很!敢跟我沈家叫板,你等著,出去後有你好看!」

楊軒撇撇嘴,懶得跟這種無情又沒種的人一般見識,扭頭走到石柱林旁,沿著外圍,仔細的觀察起來。

蠱仙奶爸 那群外院弟子,見沈川臉色難看,紛紛聚過去巴結討好,拍著沈川的馬屁。

楊軒可以不在乎沈家的推薦信,他們在乎啊。對這群人無聊的做法,楊軒報以冷笑。

沈川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一點,冷哼著,帶著這群人另選了一個方向,圍著石柱林查看。 楊軒根本沒興趣理會這些無聊的事情,轉眼就把剛才的小插曲拋諸腦後,仔細在石柱林外踱步,觀察了起來。

屏顯切換,通過智能之眼,楊軒漸漸看出了點眉目。

眼前的這片石柱林,還真是一個很特殊的迷陣,不懂路徑的人貿然闖進去,只會被困在石柱林的迷陣中,永遠別想找到傳承神廟所在。

看來,之前在網路上買的消息,說不定還真能用上。

經過觀察,楊軒得到一些結論。

迷陣共計有八個不同的陣門,跟地球古文化傳承中的八陣圖很相似。按照推算,這裡的石柱應該有一百二十八根,分別按照八卦方位豎立。

這種陣圖,在地球很流行,一些大型的主題公園裡,或者一些以古文化為賣點的旅遊景點,都喜歡擺上一些類似的迷陣。

只不過,地球上那些迷陣比較小兒科,根本無法與眼前這真正蘊含天地之力的八陣圖相提並論。

楊軒再次梳理一遍腦海中記憶的線路,結合自己的一些經驗,覺得可以一試。

不過,為了穩妥起見,他還是向系統智靈進行了諮詢。

「這是傳承神廟最常用的考驗法。你所記的路線沒錯,可以進去。」

得到肯定的答覆,楊軒心裡這才好受了一些。

之前被騙著繞了好大一圈,浪費了不少時間,楊軒對那賣消息的人,著實有些惱火。

豪門盛寵:國民老公求抱抱 還好線路可行,不然他出去后,一等突破至煉神境,非要找那傢伙理論一番不可。

按照所記,楊軒選擇了一個陣門,直接走了進去。

「沈師兄,快看,那個不知好歹的小子進去了!」

不遠處,一直尾隨的沈川等一行人,見到楊軒在查看了一圈后,居然大搖大擺的走進陣門中,一個個頓時扭臉看向為首的沈川。

沈川臉色有些難看,猶豫了一下,道:「走,咱們也進去!」

說著,他急不可耐,飛快追了上去,也從那個陣門走進了石柱林中。

眾人生怕落下,紛紛跟著沖了進去。

但是,等他們踏入陣門,下一秒,眼前天地倒轉,景物變幻,一個個頓時驚的大呼小叫。

等心神穩定下來,張目四顧后,眾人全都傻眼了。

眼前哪還有什麼石柱林,居然是一座荒無人煙的小島,除了他們這些人,其他一個人毛都沒見到,更不用說楊軒了。

「沈師兄,這,這裡好像是迷幻陣?咱們下一步該怎麼辦?」

沈川臉色變得越發難看,一巴掌扇在那人臉上,吼道:「你特么問我,我特么問誰去?」

……

楊軒進入迷陣后,起初也受到了迷陣的一些影響。

不過,在智能之眼輔助下,很快就找到了迷陣的一些破綻,隨後按照記憶的線路,一路探索下去,沒過半個小時,便順利穿過迷陣,來到了一座古樸滄桑的殿堂前。

「這錢總算是沒有白花。」

一切順利,楊軒心情大好。

他的目光轉向不遠處的殿堂,心中抑制不住的一陣激動。

系統提示他,已經感應到了源能的氣息,這讓他如何不高興?

「這就是傳承神廟啊,看起來規模似乎並不大啊。」

殿堂雖然古樸滄桑,但規模的確一般,跟尋常道觀寺院里的香火大殿差不多。

「這種級別的仙城,能有這樣規模的神廟,已經很不容易了。」系統智靈道。

大殿的台基建造的比較高,好像是建造在一座圓形的石台上。

出乎所料,這殿堂外,並沒有特殊的禁制存在。

楊軒拾階而上,穿過正門,進到了大殿中。

「嗯?有人?」

楊軒目光在整個大殿內一掃,眼眸立刻一凝,看向了左側石壁。

那裡盤坐著兩名修士,因為面向石壁,楊軒看不見他們的正臉,是以沒辦法見到他們的相貌,不過從他們的穿著,以及身上的氣息判斷,他們都不是太玄門弟子。

楊軒的出現,並未引起兩人關注,他們就那麼靜靜坐在石壁前,目光凝視著面前古老的石壁,一副神遊天外的模樣。

兩人身上爆發著強烈的法力波動和精神力氣息,好像正在竭力的進行著某種感悟。

「似乎比鍊氣境九重大圓滿的氣息,還要強大一些,難道他們屬於半步煉神的修為?」

據楊軒所了解,在太玄門內,就有類似的一些弟子,在鍊氣境九重大圓滿時,就已經能夠把部分氣態的法力,凝鍊為液態法力。

這種修士的實力,穩壓鍊氣境九重大圓滿修士一頭,全力爆發下,甚至能打出煉神境靈極天初期的法術威能,絕對不是鍊氣境修士能夠招惹的存在。

楊軒心中凜然,輕手輕腳,走到了對面的石壁前,抬頭向石壁看了過去。

「這是……」

待看清石壁上銘刻的壁畫,楊軒登時愣住了。

壁畫的內容很簡單,就是一些古老的人類生靈,跟遠古的凶獸搏鬥作戰的各種畫面,一幅幅的畫面,古老,滄桑,磅礴而又悲壯!

那些人類生靈的身軀,遠比凶獸小,卻能夠與凶獸正面搏殺,足見其身體強度,無限接近那些凶獸。

只不過,人類生靈畢竟太弱小,許多人都死在凶獸爪下,或被吞吃,或被撕碎,場面血腥慘烈之極!

哪怕明知這只是壁畫,但透過無盡的歲月,依舊傳達出凄愴而悲壯的情緒。

「這幅壁畫上的傳承,已經被人領悟走了。」

系統智靈的聲音,在楊軒腦海中響起。

楊軒暗暗點頭,不過依舊把這面石壁上所有的壁畫,全都仔細看了一遍,牢牢的記在了腦海中。

隨後,他來到大殿正中的神龕下。

神龕之後的神像,頭顱似乎早在無數年前就破碎倒塌,但從其剩下的軀體看,卻隱約能辨別出,這應該是一具走煉體之路的古修真神祗。

此神像的身軀,有八條手臂,面前有兩臂,左右各有兩臂,肩膀上還有兩臂,八臂的手掌中,各握著不同的神兵,刀槍劍戟,弓箭飛石,看起來極為威武霸氣。

這八臂古神,身軀跟人類一樣,身上披著獸皮,腰間系著一條掛滿各種小袋子的多寶腰帶,跟傳說中的修真者裝備極為相似。

神像後面,似乎也有一幅壁畫,只是大部分都被神像遮擋,看不真切。

楊軒隱約能夠看見,壁畫上漫天飛舞著一蓬蓬各類異蟲。

「難道這是個既擅長煉體,又喜歡養蟲御蟲的修真者?」

想起這青雲仙城中,地下隱藏的各種異蟲,再看那後面的壁畫,楊軒不由暗暗的猜想道。 楊軒在神龕前觀察了一會兒,發現自己並沒什麼收穫,隨後沉吟著走向那兩名修士所在的壁畫前。

「滾開!」

一名修士察覺到有人靠近,頭都沒動,直接伸手朝楊軒的方向打出一掌。

恐怖的法力波動,形成一道道強勁無比的颶風,直接把楊軒吹的騰騰騰倒退出四五步,這才拿樁站穩。

楊軒面色微微一變,深吸一口氣,壓下丹田翻騰的法力,目光深沉的看了那修士幾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