驀地,滿寶突然抬起手來:「娘親你看,那個人是不是陶宛如?」

陶知意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呦呵,還真是,後面那個跟着的,好像是王氏。

她倆沒事過來幹啥?陶宛如不為了跟賀景蕭的婚事發愁,這會兒過來珍寶閣湊啥熱鬧?

「還真是。」

「這倆人來這幹啥?」

季容琛抬頭淡淡的瞥了一眼,「除了來淘點寶貝,還能幹啥。」

「這女的沒安好心!過來弄東西也未必是好的。」

滿寶這話說完,陶知意點了點頭,這話說的對,陶宛如和王氏都不是啥好東西。

「先看看這倆人要啥,抬高物價!」

???

這不就有矛盾了嗎?

陶知意心裏到底想的啥?

他為啥現在還是看不懂……

滿寶點點頭。

陶知意看了季容琛一眼,若無其事的開口:「等下看重什麼直接開口,無論什麼東西,我都能給你拍下來。」

話音一落,陶知意也不看季容琛,扭過頭去看着陶宛如與王氏的動作,然而前半場下來陶宛如和王氏都沒出手。

上面主理人大手一揮,「接下來,是我們第一鑄器師鑄造的清酒劍!採用天然的玄鐵歷經七七四十九天!注入心頭血與之融合,短時間內能發揮出比自己強兩段的實力!並且此兵器劍柄佩戴音玉,靜置的時間裏,能吸收周圍靈力元素,以滋養主人的實力!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物!起拍價三萬靈核!」

此言一出,眾人迅速討論。

「第一鑄器師啊!那可是很少出現在離火盟以外的位置!」

「這一次珍寶閣能拿到第一鑄器師的東西在背後肯定是付出了不少代價。」

而旁邊的一些小家族眼裏失落,這東西出來,就算是不帶着第一鑄器師的名頭,也會被人搶瘋了的。

果不其然,主理人話音一落,不少人頓時就開口競價了。

短時間內竟然從三萬靈核飆升十萬靈核,競價最狠的當屬陶宛如和寧南候府的小世子。

呦呵!

虞七瑾不在家,還能在這裏干正事。

陶知意眼裏立馬露出了興趣。

然而這情景落在季容琛眼裏,季容琛心裏滿滿的都是醋意。

憑啥!

他身為陶知意的夫君都沒有享受過陶知意這種看法,憑啥那個混小子就行!?

不行!

必須得給這個混小子上一課!

「十萬五千靈核!」

陶宛如一咬牙,怨恨的看了一眼虞七瑾所在的位置,正要舉手的時候,王氏一把拉住了陶宛如的胳膊低聲道:「十萬靈核已經是極限了,家裏還有另外一個人,娘就算認識許多人,也不可能在三天之內湊出這麼多的靈核來!宛如,三思啊!」

陶宛如好容易才遇到這麼一個厲害的法器,自然不肯輕而易舉的放棄。

陶知意看的快樂,舉手出價:「十二萬靈核!」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一下漲了一萬五的靈核啊!這人是瘋了嗎!?

聽到熟悉的聲音,陶宛如恍然扭頭,看到陶知意端坐在那邊,臉上笑意明顯。

她在這等著呢!在這等著呢!

她就是故意要讓她難堪!

故意的!

父親能出這麼多靈核,她也需要!

陶知意不都已經是滿靈體了嗎?還在乎這些幹什麼!?

也有好事者順着陶宛如的目光看過去,就看到了陶知意的臉。

他忽的扭過頭去低聲議論:「那可是最近才回候府的陶知意啊!竟然跟陶宛如幹上了!」

「她倆不是姐妹么?咋還干出這種事了!?」

「你懂什麼,這些大家族裏的人都是有小矛盾的,尤其是這種現在的侯夫人是後來的,不是陶知意親娘的這種,事兒更多。咱們還是別摻和了,不好。」

虞七瑾沒想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馬上要到嘴邊了,竟然被人給拿走了,當即探出頭來,就看到陶知意和滿寶一臉笑吟吟的,對面一直爭搶的是陶宛如。

想到當時在候府看陶知意和陶宛如之間的關係的時候,他就已經看出不對勁來了,好傢夥,現在這個不更刺激么?

王氏悄咪咪走到陶知意身邊,「你就非要跟你妹妹搶這個東西么?你已經是滿靈體了!你妹妹還不是,你就這麼狠心看着你妹妹修為停滯不前嗎!?」

好傢夥!年度大戲啊!

眾人的目光登時就過來了。

陶宛如面色通紅,娘這是幹什麼?

主理人看了場下一眼,漠不關心繼續道:「十二萬靈核,還有沒有更多的?」

就連陶知意都知道這個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自己已經差陶知意好多修為了,若是這個東西還不能到手,那之前的所有不都是笑話嗎?

陶宛如咬咬牙,將王氏的叮囑拋之腦後,舉手出牌子:「十二萬五千!」

眾人低聲討論。

「第一鑄器師的東西是挺厲害的,但是十二萬以上靈核就有點不值了。」

「是啊,這兩姐妹沒必要這麼較真啊,都是一家人,誰要不是要?幹嘛分的這麼清楚啊。」

「不過這做姐姐的也是,怎麼就不知道讓著妹妹一些?我看陶家二小姐也不容易,有了這把清酒劍也是如虎添翼,修為好一些倆姐妹一起在京城成為姐妹花不行嗎?」

滿寶冷眼看着。

誰願意跟那個虛偽的人一起組隊就去!別扯上他娘親!

看着王氏在眼前,陶知意微微一笑:「我也希望能夠儘快提升修鍊的速度,清酒劍對於我而言也是如虎添翼的,夫人,珍寶閣有珍寶閣的規矩,咱們別壞了規矩,你說呢?」

王氏氣的牙疼。

這說的什麼話!?

「她是你妹妹!你就這麼見不得你妹妹好!?你非要讓人看笑話么!?候府沒有那麼多靈核出來給你用!」

換而言之,你拍了,到手了,自己掏錢!

沒人給陶知意買單。

陶知意冷笑一聲,不是說她跟陶宛如是姐妹嗎?怎麼現在就變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當我靠在他跟前時,我微笑看向他,緩緩開口道。

「師兄。」

「嗯?」

就在正月初二張開嘴的那一瞬間,我將魂丹一把塞進了他的口中。

等他反應過來時,我已經在他後背幫他一把拍了下去。

「三十?」

正月初二發愣的看着我,我笑了笑,對他道。

「魂丹,具體有沒有效果我也不知道,但當時看你拿到它的時候,臉色很鄭重,我想應該多少有點作用。」

等我這句話說完時,正月初二的表情已經徹底僵住了,我心中一震,難道這東西不是魂門的丹藥?

反觀二長老,臉上則是一臉驚喜的表情,緊接着他的臉色,便又沉了下來,看着我道。

「魂丹——你還有沒有。」

「沒有了,」我搖搖頭。

聽到我這話,他的臉色瞬間一變,立即彎腰,一把將我扛在了他的後背。

「走!回魂門!」

我整個人一愣,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時,正月初二的聲音響起。

「等等,二長老!」

扛着我的二長老,身形的猛地一頓,轉身看向正月初二。

「我還有一顆魂丹。」

二長老整個人一驚,「在哪裏?」

正月初二說着,從懷裏拿出那個和我一模一樣的那個小瓶子。

二長老見狀,立刻將我放在地上,衝過去將瓶子拿了過來。

「快吃掉!」

他說着已經將丹藥遞在了我的手心,我也沒多做思考,一把就吞了下去。

看着我將丹藥吞葯吞下去之後,二長老的臉色終於緩和了下來。

「好了,沒事了!」

他說着長出了一口氣道。

「走吧,我們回去。」

看二長老的模樣,我心中有些發疑,「沒事了?」

不過,緊接着,心裏忽然傳來的一股暖洋洋的感覺,讓我打消了疑慮!

等一路回到酒店后,我的身體,竟然已經全部好了起來,絲毫沒有中了蠱毒的跡象!

我心中不由暗嘆起來,魂門還真是厲害,看起來極其普通的一顆丹藥,竟能解掉如此劇毒,要知道先前我和正月初二所中的可是五毒絕命蠱!

相傳只要中了這種蠱毒,可是從來都沒有人能活下來,不是無葯可解,而是這蠱毒發作時間實在是太快,根本就沒有時間去尋找解藥!

而現在,魂門隨便獎賞的一顆丹藥,竟然就解掉了這種蠱毒!

二長老沒有讓我們先回房間,而是直接到了另外一個房間,等我們進去之後,我一眼就看見了坐在窗戶邊上,正翹著腿抽煙的正月初三!

除他之外,還有另外四個魂門弟子坐在一起談論着什麼。

他見我們進來之後,懶洋洋起身,帶着冷笑看了我一眼,然後對二長老拱手道。

「二長老。」

「二長老!」其餘四人也站了起來,恭敬道。

二長老擺了擺手,看了我們所有人一眼,沉聲說。

「我們這次來天海市的目的,相信你們應該有所耳聞,但具體情況,有的人,應該還不知道。」

「現在,我給你們說說,時間緊急,這兩天你們要全部做好準備,都給我打起十二分精神!」

我心中一動,趕緊集中精神聽了起來,不過,我想應該和正月初二所說差不了多少!

果然,他看着我們所有人,嚴肅的說。

「天海市出現了幾百年難得一見的龍泉,龍泉是什麼,我不用多說,你們都有所耳聞。」

「我們這次所來的目的,就是不顧一切代價,拿到龍泉所孕育的東西!」

「都給我記住了!是不顧一切代價,無論出現什麼情況,都必須拿到!」

二長老說着,目光冷冽的看着我們,所有人都神情肅穆的應道。

「是!」

緊接着,他繼續道。

「龍泉每次的出現,都是可遇而不可求!這次,它出現的時間很久,如今已經徹底孕育成型,這樣的機會,更是千年難得一遇!」

「我們魂門,暗中保護了這個地方兩年,為的就是等待龍泉徹底孕育完成,現在,就是我們收取果實的時候!」

「後天,就是八月十五,也是龍泉消失的時刻!」

「這兩天,你們只要做一件事,那就是,任何敢靠近龍泉之人,殺無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