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大猙獰的鬼差揮起長鞭,那本該迅猛的動作竟然慢得離譜,好像那鬼差在演戲一般,要過一段時間才會動彈一下,

「時間亂流, 鶯妃後傳之鳳引江山 ,」許濤吃驚之餘,只能這麼想道,

這地府的時間亂流界域,越是靠近輪迴天池,時間流速越是飛快,就好像許濤等人在三界內過了一呼吸的時間,在這時間亂流界域內就過去十個呼吸的時間,甚至百千個呼吸的時間,

在這時間亂流界域內,亡靈們感覺不到絲毫異常,好像就和外界一樣,只有當他們回頭看去,見到酆都城外奇異的一幕才會吃驚,這就是時間亂流的神奇,

而且,這地府內的時間亂流界域還是三界自然孕育形成的,孟婆正好位於時間亂流中心,那是時間流速最快的一個地方,

試想,如果輪迴天池與外界時間流速一致,那一瞬息的時間三界內就有無數生命誕生又該如何解釋呢,

所以,其實輪迴天池的時間流速比外界的時間流速要快很多, 時間亂流,這是一個三界強者共識的概念,這種地方比三界內正常時間流速或快或慢,

快者,如地府這時間亂流界域,慢者,如許濤曾通過「界外遊離時空陣」到達的「界外時空」,


玉鳳帶著許濤和趙彌虹與青風戰神幾人進入時間亂流界域后,外界只是過了一眨眼的時間,他們便就到了冥界的中心,,輪迴天池,

趕在無數亡靈之前,許濤看到了那所謂轉世投胎之地的真正面目,

在朦朦霧氣繚繞的六口丈許寬的池水周圍,環繞著一條溺水河,

溺水河,與生俱來擁有最神奇的力量,無論你是顯聖真仙還是大羅金仙,都無法直接從溺水河上飛過,甚至游過都不可能,

而通往那看似尋常的六口丈許寬的池水的唯一途徑,就是架在溺水河上唯一的一座橋,,孟婆橋,

只是,要想走過孟婆橋必先喝下一碗孟婆湯,

否則就是有滔天法力的強者都無法踏上孟婆橋半步,

這溺水河與孟婆橋都是三界誕生之初,天道之力自然孕育出的奇物,它們所蘊含的道理卻是誰也無法參透的,

無盡歲月以來,三界亡靈們只能遵從這三界至高的規則,才能進行轉世投胎,

孟婆橋下,便是三界最古老的一位生靈,真正永生不死,一直守候在孟婆橋旁施捨孟婆湯的老婦人,,孟婆,

孟婆之能,三界無人可比,

曾有一罪惡滔天的仙人妄圖毀滅六道輪迴,摧毀三界秩序,可是,當他真正向六道輪迴發動攻擊的瞬間,就被老婦人孟婆翻掌間抹滅了……

從那以後,三界再沒有人膽敢褻瀆六道輪迴,就是浩地魔君,萬妖之祖那等三界至高的存在,都表示十分尊敬六道輪迴,

輪迴,乃是泱泱三界,芸芸眾生繁衍生息之根本,若是輪迴毀滅,那三界秩序必將大亂,

所以,就算是超脫輪迴,長生久望的仙人們都還是無比敬畏六道輪迴的,

在玉鳳強大的法力包裹中,許濤看見,那衣著樸素,白髮蒼蒼,臉上總帶著一絲笑意的老婦人正拿出一碗碗湯水,遞給那些想要通過孟婆橋,到達輪迴天池轉世投胎的亡靈們,

孟婆是一位看似很普通的老婦人,可看得越久,許濤越能從她身上感受到無盡祥和,

玉鳳帶著許濤二人落向孟婆身邊,同時青風戰神幾人也紛紛落下,

許濤和玉鳳一眾人都看見了孟婆,可孟婆卻好像根本看不到他們似的,只顧微笑著,拿出一碗碗湯水遞給那些靠近她的亡靈們,

「你們去吧,只要走到孟婆面前,就能得到一碗孟婆湯,喝下孟婆湯,忘卻此生紅塵哀樂后,你們就能通過孟婆橋,到達輪迴天池,進行轉世投胎……」青風戰神輕嘆道,

聞言,許濤和趙彌虹正看向那位祥和的老婦人,孟婆,

「忘卻此生紅塵哀樂嗎,」許濤和趙彌虹都聽說過,喝下孟婆湯是會忘掉今生記憶的,

「哈哈哈,罷了,我這一生本就是一場悲劇,痛苦的回憶太多太多了……」趙彌虹笑著笑著,留下了眼淚,

「忘就忘吧……」趙彌虹呢喃著,趕在許濤和一眾亡靈之前從孟婆手中接過了一碗孟婆湯,

「許濤,來生,我先走一步了,」趙彌虹最後對許濤說道,

見狀,許濤卻是十分錯愕,他本以為趙彌虹會和他一樣猶豫不決,沒想到趙彌虹竟然如此乾脆,

「嗯……」許濤看著視死如歸的趙彌虹,哽咽著點了點頭,

咕嚕,

隨即,趙彌虹猛的一口飲盡了碗中的孟婆湯,

或許,他在喝下孟婆湯的同時,心裡念叨的,念念不忘的,還是那個善良的少女吧,

「欣兒,我們來生再見了……」

趙彌虹喝掉了孟婆湯,隨即他複雜的眼神變得澄清無比,好似初生的嬰兒,

這時候的趙彌虹就好像已經沒有了自主意識,完完全全變成了另一個人,

隨後,在那冥冥中自有的一股牽引之力接引下,趙彌虹跟著一眾亡靈們,緩慢的走向了那孟婆橋后的輪迴天池……

目送著已不再熟悉的趙彌虹離開,許濤不知不覺間已經淚流滿面,

現實為何總是這麼殘酷,連這小小的奢望都不讓我實現……

我只是想見他們最後一面啊……

「各位,既然我們此生緣分已盡,那就來世再見吧……」

想著想著,許濤也釋然了……

噗通,許濤突然跪在了一臉錯愕的炎無雙面前,

「師父……」許濤的聲音都哽咽了,

當年炎無雙是在青龍院內收許濤為徒的,因為那時許濤和炎無雙又是師生關係,所以許濤一直都是稱炎無雙為「炎老師」,很少稱「師父」,

現在,許濤跪在炎無雙面前,又鄭重的叫了他一聲「師父」,不可謂不情真意切,

「弟子不孝,如今未能報答師父教誨之恩便要先離陽世了,懇請師父諒解……」許濤含著淚水,哽咽著說道,

在許濤心裡,炎無雙一直是他最感激的那個人,相處多年,許濤已然是把他當成了自己的父親一般,

可是,如今晴天霹靂……許濤就要赴死,卻都沒有報答炎無雙往日的恩情……

為此,許濤很是愧疚,縱然許濤已經釋然了身死,卻還是有太多的牽挂……

見到許濤竟然向自己下跪,還稱自己為師父,炎無雙已是感動不已,

為人師長,最渴望的莫過於自己的弟子尊師重道,且學藝有成,

而許濤的修為實力曾一度遠超炎無雙,早就學藝有成,那時炎無雙就已經高興無比,現在,許濤跪在炎無雙面前,才最是讓炎無雙感動高興,

畢竟,在師父們心中,最可貴的還是「尊師重道」,

「為師不怪你,起來吧,」炎無雙縱然已是成年之人,此時卻也壓不住自己的感情,聲音都哽咽了,

玉鳳幾人在一旁看著,儘管很想催促許濤趕緊轉世投胎去,也一時難以啟齒了,

聞言,許濤並沒有立即起身,而是向炎無雙磕了一個響頭,才道:「師父,縱然你不怪弟子,弟子也難以安心,」

「弟子死局已定,此生亦再無機會報答師父了,還請師父千萬保重,」說著,許濤又磕了一個響頭,


見狀,炎無雙終於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另外,還請師父代弟子轉告段子楚師父,弟子不能回去向他學習鍛造技藝了,懇請他諒解,也請他老人家千萬保重,」說完,許濤又磕一頭,

三磕頭后,許濤才站起身形,


「各位前輩,縱然許濤最後沒有如願,也還是欠各位前輩的,」說著,許濤恭敬向玉鳳幾人鞠了一躬,

「許濤,你的心意我們明白,幫你,也是我們甘心所為,你不必挂念,還是快些轉世投胎去吧,」玉鳳點頭說道,

翠龍也道:「三界生靈,命運周轉,冥冥中自有定數,你不必耿懷,去吧,」

「是,」許濤點頭,


這時,青風戰神也悄然流下了淚水,他和許濤相識多日,無論是究於他與紫雲戰神的關係,還是究於他對許濤的感情,青風戰神此時都難以割捨,

「許濤,我本答應要讓你如願的,但奈何造物弄人……」青風戰神嘆息道:「你放心的去吧,我一定確保你朋友們的亡靈都安全進入六道輪迴,」

青風戰神的話很堅定,這也是他的承諾,

「謝謝,那我許濤便真的無憾了……」

許濤說無憾是假的,他的牽挂還太多太多了……

他是多麼想再見朋友們一面,又多少想再回青龍院走一遭……那些熟悉而溫馨的回憶,一時間一發不可收拾的在許濤腦海里流轉,讓他久久不能平靜……

還有許濤對如今破敗不堪的人界的挂念,對人界凡塵親人們的思念,都是那麼的難捨,

許濤感覺好不舍,好痛苦,

但一切都無法挽回了,許濤必須去投胎,沒有其他選擇,因為強大的玉鳳等人決不允許許濤被南靈王抓住,折磨無數歲月,永不超生……

儘管許濤內心猶如翻江倒海,但他還是緩緩走向了祥和的老婦人,孟婆,

許濤甚至沒有去看孟婆的臉,就從她手中接過了一碗孟婆湯,

「喝了它,我就能忘記一切,不再痛苦……」許濤自嘲般的對自己說道,

「喝了吧,喝了吧,」神奇的孟婆湯好像具有誘惑力一般,讓把它拿在手中的許濤一陣又一陣的產生衝動想把它喝掉,

「罷了,既然天要亡我,我便隨它去吧,」許濤呢喃道,

許濤真的很不舍,很不舍,有太多的牽挂和思念,但事到如今,他又能如何呢,

沒有真正直面死亡的人是不會明白此刻許濤的心情的,那種痛苦,那種不甘,那種被命運捉弄卻無力回天的感覺……

太難熬了,

最終,許濤還是將那碗孟婆湯連同自己的淚水一起飲盡了……

或許,他在喝下孟婆湯,淚流而下時,心裡最難忘的,還是那一刻女孩側臉回眸的微笑吧……

一瞬間,許濤已經不再是許濤,而他所擁有的一切,都也不再屬於他了,

隨著連綿不斷的轉世亡靈們的身影,許濤也受到了冥冥中那一股力量的牽引,緩緩走上孟婆橋,走向那神奇無比的輪迴天池……

玉鳳和青風戰神幾人都默默的看著,直到許濤的身影消失在孟婆橋上……

「我們走吧,」玉鳳說了一聲,而後便帶著翠龍和血虎施展神通消失不見了,

隨即,青風戰神也壓下心頭泛濫的感情,帶著炎無雙離開了這輪迴轉世之地,

就在眾人都離開的時候,許濤已經走到了孟婆橋的盡頭,

忽然,六口輪迴天池中的一個感應到了許濤,旋即就釋放出了強大的吸引之力,把已經不再是許濤的許濤給吸引了進去,

就好像是許濤自己一頭栽進了那口池水之中, 在南淮川身死之地,冬延侯與那兩百餘名冥神衛,一眾鬼差士兵正守護著,

此時,冬延侯也深知自己即將大禍臨頭,所以他哪也沒有去,就等著南靈王到來,

儘管冬延侯知道殺害南淮川的兇手就是許濤二人,但當玉鳳將他們強行帶走時,冬延侯卻也沒有阻攔,因為冬延侯明白,即使將兇手許濤二人交給南靈王,南靈王也不會放過自己,況且憑冬延侯的本事,還左右不了玉鳳的決定,


最讓冬延侯氣結的是,到最後竟然連青風戰神也是幫助許濤的,試問,他冬延侯一個怎敢阻攔玉鳳把許濤二人強行帶去輪迴天池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