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葬之棺在我意識的牽引之下,瞬間朝着鬼域的結界衝去,這一刻剎那之間鬼域出現了無數的奔雷閃電,黑色的鬼域

閃電不斷的朝着我身軀劈來。

我揮舞着手上的長矛,這一次我感覺到了自己似乎有種窺測天機的感覺,身軀之中三大古咒,不斷的開始飛出自己的眉心,圍繞着我的身軀。

空間之大佬的農家妻 那一刻我站在陰陽大轉盤之上,滾滾鬼氣在我的身軀之後匯聚成漩渦,進入我的身軀。

“小友既然不說出自己的名號,那老朽只有攔下小友再問了!”

那白衣老者突然出手,就在老者出手的瞬間。

鬼域之中的無數高手都紛紛的退開。

我冷笑一聲,早已經知道這個老者必然會出手,畢竟這樣的強者原本就心性高傲,被人藐視之後,絕對不能忍受,而我需要的正是他的不能忍受,畢竟如果整個鬼域的人都來攻擊我的話,我或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機會逃走,但是隻有一個人的話,那就不好說了!

一步踏出,手上的長矛在空中劃出了一道縫隙。

鬼域之地,天地都佈滿了鬼氣,而這鬼氣其實便是人域的靈氣一般,故而是我最好的補給。

“天地之術,萬龍朝拜!”

老者一掌朝着我拍下,那一隻巨掌完全是龍氣凝結而成,這一掌下來,不要說我,恐怕我身下的祭壇都要瞬間破碎。

“遠古沉睡的龍魂啊,都醒來吧!”

我低吟淺唱之間,腳下的祭壇一時之間顫抖得越發厲害了,可以說在一瞬間我自己都難以想象,整個祭壇在那那狂暴的龍魂大手降臨下來的瞬間,突然碎裂。

重生之萬界天尊 一聲龍吟穿破層層空間,我站在陰陽轉盤之上,臉上露出了點點欣喜之色。

兒子在我的識海之中也是笑了。

“古咒鎖鏈,出!”

剎那之間,那朝着我拍下的龍魂大手被這樣的力道完全的衝碎了,整個祭壇瞬間破碎,一條足足四五十米的通體佛光的神龍衝出了整個祭壇。

嗤嗤嗤!

就在這條神龍衝出祭壇的瞬間,祭壇周圍那遠古的陣法陡然之間碎裂,那原本佈置在周圍的八十一個柱子完全的炸開。

但就是在這條神龍衝出祭壇的剎那,陰陽二氣從我的腳下直接飛出,陰陽二氣完全纏繞住了這條佛龍,就在陰陽二氣纏繞住佛龍的瞬間,佛光璀璨。

走!

兒子提醒我一聲,我運轉周身的靈力,一閃之間已經出現在了佛龍的身前。

如此近距離的時候我才能感覺到那一股來自心底深處的壓力。

柯南之從聊天群開始 但也就在此刻,那原本纏繞住我身軀的三道古咒,化作了三條血色的鏈條,瞬間洞穿了眼前這佛龍的頭顱。

嘔嘔……

那一刻佛龍嘶吼連連,瘋狂的沖天而起,但是又被濃濃鬼氣條件反射性的逼退了下來。

“啊!”

這一刻我的那三條血紅色的符文鏈條幾乎是從我的眉心射出,一時之間我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識海之中瞬間一股龐大的龍氣凝結成了一個虛影。

是一個通體佛光的小人。

“你放開我!”

而這一刻這個小人不斷的嘶吼着。

兒子

身子瞬間出現在了識海,看到這樣的一幕我完全的震驚了,不過我在土門村的時候,我也和奶奶學過冥想之法,其實非常的簡單,便是自己的靈魂出竅,進入自己的身體之中,而冥想之法便是錘鍊精神力最好的一個方法。

“放開你,可以,你必須臣服我父親,不然的話,我現在就將你的神魂捏碎,直接煉化你的軀體!”

說話之間兒子一把抓住這條佛龍的身軀,那已經凝成了一個小人的佛龍瞬間一臉的驚慌。

似乎是因爲被困在了大陣之中數年,現如今的佛龍力量和身軀等各方面都已經遠遠不能和之前比了。

“臣服你父親?”

這個時候我也是一步步走向了這個小人,不過我沒有像兒子一樣,而是輕聲道:“我們救了你,而且現如今你也沒有去處,如果你願意跟着我們,我一定不會限制你的自由!”

說話之間我便揮手示意兒子將它放開。

兒子放開了這個通體佛光的小人,然後一臉殺氣道:“父親,我就說過了,這些靈獸沒有任何的情誼,不如讓凡兒吞噬了,這樣還能讓凡兒恢復幾成功力!”

兒子說話之間便一眼虎視眈眈的看着眼前這個通體佛光的小人。

“兒子,看你把他嚇的!”

豪門甜寵:周少的試用期女友 說話之間我幾步走到了這條佛龍小人的身邊,然後將他託在手上輕聲道:“你可以不臣服我,我可以帶你去找佛域的高手,並且帶你離開你鬼域!”

“真的?”

我點點頭!

之所以我會這樣說,我便是在之前一眼便已經看出來了,似乎這條佛龍尚且年幼,並沒有多少心思,如果能夠加以利用的話,將來絕對是一員猛將。

至於佛域的高手,我自然暫時沒有任何的頭緒,不過既然小蝶的身上有着一盞上古的佛燈,或許還能僞裝一下。

而且我發現之所以這條佛龍能夠完全掙脫祭壇的束縛,不光光是因爲我和兒子的咒術或者靈魂的牽引,絕對還有着小蝶那佛燈對它的牽引力。

那小人將小手放在嘴裏,然後仰頭思考了半天,最後點點頭。

“好!反正你現在用三大古咒符文鎖着我的頭顱,我也跑不了,我畏懼這些鬼氣,你只要幫我將這些鬼氣完全搞定,我就能帶着你們衝出去……”

兒子看向我,露出了只有我們父子纔看得懂笑容。

此時我一把伸手便抓住那已經在滾滾龍氣之下凝結而成的屍體符文鎖鏈,那三條血色的符文鎖鏈這個時候就如是拴住神龍的繮繩一般,我猛地一扯,頓時佛龍便沖天而起。

煞穴!

開!

在我眼前的鬼氣幾乎是眨眼之間完全進入了我的手心之中,一時之間我幾乎是被那滾滾的鬼氣澆灌得感覺有些眩暈。

嗷嗷!

一聲嘶吼,佛光普照,整個鬼域無數朝着我們飛來的陰魂瞬間魂飛魄散。

“在我的面前,竟然還想逃!”

那白衣老者渾身一顫,一時之間化作了一條雪白的長龍,嘶吼一聲便朝着我身下的佛龍撕咬而來……

(本章完) 衝!

我低喝一聲,是提醒自己也是命令佛龍。

我猛地一拉三條古咒符文所化的鎖鏈,這個時候佛龍似乎是因爲劇痛瘋狂的嘶吼起來。

嗷嗷……

一聲嘶吼這一刻我身下的佛龍瞬間瘋狂的朝着虛空而去,恐怖的力道一時之間幾乎將整個空間的鬼氣都完全的衝破。

在我的身前是那恐怖的鬼氣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這個漩渦之中茫茫鬼氣旋轉,最後完全的進入了我的煞穴之中。

我們的身後,是一條通體銀白色的長龍,這條長龍怒目圓睜滿眼的殺氣。

這一刻整個鬼域之中的空間結界都在不斷的破碎,也是這一刻我才知道原來每一個世界之中都有着無數的空間結界,這一點就算是人域也是雷同的,要不然天界之中的無數的高手便能輕易的降臨到四域,看來天界的人想要下屆,除了一個最大的規則限制之外,還有就是這些恐怖的結界的阻擋。

這一刻佛龍嘶吼連連,因爲在我們的眼前也是遇到了這樣的問題,無數的空間都在不斷的顫抖着,層層疊疊,將我們完全的阻擋住了,就算有着佛龍不斷釋放出周身的佛光,甚至我還不斷的揮舞着長矛捅破眼前的空間,都會被這些力道完全的阻隔回來。

一時之間,我怒喝一聲。

“佛龍,不顧一切衝過去!”

而跟在我身後的那條白龍已經瘋狂的一嘴咬住了此刻我身下佛龍的尾巴,那種力道完全超過了我的認識。

“父親,抓緊了!”

凡兒提醒我抓緊。

此時此刻我渾身一顫,整個身軀幾乎是被這樣的力道完全的甩飛。

原本在身下的佛龍不斷的嘶吼着。

就在那白龍又一次咬上來的時候,佛龍突然轉身對着那咬上來的佛龍便是一句浩瀚的佛音。

在佛音之中還帶着一張張古咒符文。

那白衣老者所化的佛龍被這樣的符文直接逼退。

趁着此刻的機會,我猛地一掌拍出,當然這是藉助了兒子的力量,這一掌下去,在我們眼前的結界直接碎裂,露出了鬼域空間的最終結界牆壁。

嗡!

一聲悶響。

我身下的佛龍嘶吼一聲,瞬間從這個被直接撕開的空間衝了出去。

而在我們的身後一隻巨大的鬼氣大手朝着我的我們抓來。

破!

我回頭一矛,頃刻之間便直接洞穿那朝着我們抓來大手,隨即右手伸出對着虛空之中的滾滾鬼氣猛地一抓。

嗤嗤嗤嗤!

一時之間那濃郁的鬼氣完全被我吸收進入了自己的煞穴之中,原本的消耗在一次被完全的補充。

“父親,要小心!”

兒子話音剛落,頓時便感覺到了我在的頭頂出現了一條巨大的白龍,白龍足足有八九十米。

大嘴一張,幾乎是眨眼之間便吐出了一個銀白色的光球,直接朝着我轟來!

“佛龍,閃!”

佛龍嘶吼一聲,現在的情況下,這麼短的距離根本就不能躲閃,我身下的佛龍身子猛地一沉,飛快的下墜,同時周身佛光閃現,將我完全的包裹在了其中。

此時正好是凌晨,天還沒有亮,整個神州大地也是一片肅靜。

要不是在

雲貴高原的深處,我絕對會心有餘悸。

重生之激蕩年華 在那佛龍不斷下墜的瞬間,我聽到了那白龍的聲音。

“沒想到你的身上竟然有上古龍族的氣息,看來這次我的出現是絕對的值得的。上古神龍的氣息,如果我能夠得到並且煉化的話,我就能蛻變成陣陣的龍組血統!”

說話之間那白龍又是長嘯一聲,然後猛地朝着我吐出了一個銀白色的光球。

“佛龍,朝着海邊跑!入海!”

看了一眼那那距離我們還有四五十米的龐然大物,我趴在佛龍的身軀上道。

佛龍也是長嘯一聲,似乎是表達聽懂了我的話。

在身子就要靠近的瞬間,猛地朝着遠處竄去。

轟隆!

在我的身後巨大的龍氣匯聚而成的銀白色的光彈,直接將一片山脈完全的毀掉了。

“父親,據我觀察,和之前這條白龍的表現,我能夠感覺到這個老者並非真正的龍域的人,龍域的人身上都有着一種神龍的血統,雖然血統有着高低貴賤之分,但是身後的這條白龍血統太雜了,根本和我們身下的這條佛龍不是一個檔次的。”

陰陽二氣不斷的纏繞着我的身軀,佛龍的速度瞬間提升到了極致,不斷的沿着雲貴高原的山脈,朝着最南面的海域而去。

這一刻在我們周圍無數原本自然鬼斧神工所造就的空間結界都完全的破碎了,兩條神龍,一條淡金色的佛光普照大地,一條通體銀白的白龍。一前一後,打破了夜的原本的平和。

穿過了層層山脈,天地已經開始一片暮白。

無數的山體都因爲這場你追我逐中完全的被毀掉了,一排排的古樹倒塌。

“下水!”

在穿過了一片有些蕭瑟的山脈之後,我便駕着佛龍來到了一片水域,而且目測還十分的寬廣,於是乎我便低喝一聲,告訴佛龍下水。

嘭!

佛龍似乎也是早就有了下水之意,在我說完之後,瞬間穿過了兩塊巨大的石頭,然後一頭扎入水中,並開始不斷的往前衝,探尋比較深的水域。

那條白龍在我們的身後一直跟着。

陰陽二氣在我的身體周圍凝集成了一道結界,就如一個巨大的燈籠一般將我籠罩在了其中,我幾乎能夠看到水中的一切。

等到佛龍被逼得再一次躍出水面的時候,天已經亮了,我不過我們早已到了深海區,方圓數千米都是無際海水。

嗷嗷……

白龍嘶吼一聲,也是猛地衝出水面,張開了大嘴瘋狂的朝着我撕咬而來,企圖將我吞入他的腹中。

吼吼!

這一刻佛龍轉過身,猛地和白龍撞在一起,怒喝一聲,又是瞬間衝入了海底。這場追逐遊戲一直進行了足足一天,等到這一天又一次快黑的時候我才感覺到了雙方都已經是體力不支了。

這一刻兒子飛出了我的身軀,太極陰陽圓盤被他踩在腳下,我手上的長矛也是跟着他飛了出去。

兒子告訴我,這一次他一定要將這條龍擊殺,因爲龍丹對任何一個修煉者都是極品的補藥,而且現如今佛龍極度的虛弱已經幾乎失去了戰鬥力。

我必須呆在這裏保護佛龍,深海之中必然存在着一些神祕的生物,比如海妖等等。

我點點頭,站在那裏,打出一

股靈氣凝結成的結界符文,暫時的保護自己,不過在海底四周的壓強實在太大了,我明顯的感知到了吃力。

而不遠處我已經看到了兒子和那白色的神龍交上手了,只見那陰陽大轉盤之上出現了一直巨大的手掌,抓住那長矛猛地一揮,長矛瞬間朝着那白龍刺去,不但如此兒子更是一步踏出,一腳便踩在了那白龍的頭上,那巨大的龍頭竟然在兒子不斷的踩踏之下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可以說是任人宰割。

嘔嘔……

白龍不斷的嘶吼着,渾身都開始蛻變,開始變得短小,並且周身覆蓋着一層銀白色的晶狀體鱗甲。

“萬龍歸巢!”

白龍瞬間化作了一個老者,此刻的老者滿嘴血跡,渾身都是銀白色的鎧甲,然後怒喝一聲,便開始瘋狂的反攻。不過此刻這個老者已經是強弩之末,在養精蓄銳的凡兒面前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兒子伸手一把將他頭顱抓住,然後冷冷道:“原本想要饒你一命,沒想到你進入肝貪心不足,想要謀害我父親,找死!”

話音剛落,兒子就要捏碎這個老者的脖子。

嗷嗷……

啊啊啊!

就在兒子出手的瞬間,這個老者嘶吼一聲化作了一條白龍沖天而起,這一刻瘋狂的朝着水面鑽。

而在我這一邊也是遇到了難題,因爲我看到了有幾條鯊魚正在快速的朝着我飛奔來,這完全是個死局。

“掙扎也沒用,死吧!”

我在聽到兒子怒喝一聲的同時,那幾條鯊魚已經游到了我的身邊,我當即凌空打出了數道結界符文,將已經癱軟無力的佛龍罩住。

嘔嘔嘔嘔……

就在這時,在我不遠處一條足足幾十米長,渾身銀白色的神龍屍體直接的墜落到了地上,而接踵而至的兒子手上已經抓了兩樣東西,一個是銀白色的頭顱大小的石頭,另一個是一個血紅色的球體,似乎有着一股龐大的力量在其中游動一般。

那幾條鯊魚看到這一幕瘋狂的朝着兒子他們游去。

兒子一口便咬在那頭顱大小的石頭上,而且這一刻我感覺到了一股龐大的召喚力,似乎在不遠處的海域深處。

這種召喚力讓我幾乎是瞬間渾身緊繃起來。

畢竟在水下有很多種未知神祕的生物存在,更何況就如奶奶曾經說的,這是生活在一個無數人努力的超級大時代,所以有着太多的隱世強者,而隱世在水裏更是一些當初的牛人,他們一心想要突破自己的桎梏,成就巔峯,度過命劫,踏入天界。

兒子將那血淋淋的內丹遞給我道:“父親你趕快服下這枚龍丹,然後吸收其中的力量,直接衝出海域,回到現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