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殤看著凌長青,妖異的睦子中閃爍著寒光,隨後開口道:「這武神玄鐵的出現純屬是一個意外,也算是一個誘餌,就是不知道究竟是誰拋出的誘餌,你這次的任務是最後一樣東西,而武神玄鐵雖然珍貴,但是和最後一樣東西比起來還是差了一些,但是我們倒是可以利用這一點來減少一些對手。」說完魂殤的眼睛中散發出了一股自信。

「少主的意思是?」凌長青有些不解。

「依照現在的情況看來,其他勢力對著武神玄鐵非常感興趣,甚至已經出現了爭奪,而最後一件物品是我們所有勢力的目標,但是這武神玄鐵的出現卻是打亂了我們所有人,但是武神玄鐵價值異常,至少不會少於五塊聖品靈石,而我們要做的就是讓對方大出血,至少可以在這一回合先解決掉一個敵人,將武神玄鐵的價格太高,然後……屆時,在最後一樣物品的拍賣中,我們的資源就要比他們多一點,但是這一招是損敵一千自傷八百的做法,因為為了防止抬價,要抽取叫價費用,所以我們需要把握好時機。」魂殤說道。

而一旁的凌長青聞言也是點了點頭,同意了魂殤的做法,而此刻在其他幾大勢力的包廂之中也是發生著相差不多的事情,看來他們都想要在以武神玄鐵為契機,解決掉最後一回合的對手,由此可見,五大勢力是為了最後一件物品而來的。

當然這一個情況趙曉飛卻是不知道,而後當趙曉飛看向水晶屏幕的時候卻是發現了一絲不對勁,因為水晶屏幕上的數字變化實在是有些讓人匪夷所思,趙曉飛緊緊地盯著水晶屏幕,隨後趙曉飛的嘴角處發出了一絲微笑,經過大腦的驗算,他終於發現了其中的問題。

「看來有四股勢力在抬價啊!嘻嘻,雖然不知道你們的目的是什麼?但是武神玄鐵既然前輩都讓我買下來了,那麼我就陪你們玩到最後好了,既然你們那麼喜歡抬價,那我就讓你們血本無歸。」趙曉飛說完,便在旁邊的按鍵上打出了價格。

隨著趙曉飛的出價,其他幾大勢力完全沒有反應,因為他們只是在計算他們競爭對手的出價,對於趙曉飛的出價,他們渾然不在意,其實以趙曉飛的計算能力,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覺,他們想發現都難,這是一場智慧的戰鬥,完全是用數字,數字永遠是個神奇的東西。

而不知過了多久,當武神玄鐵的價格提升到了五塊聖品靈石之後,其他的勢力似乎也發現了一絲不對勁,因為他們通過計算髮現,若是再次繼續加價,若是無法拍賣到武神玄鐵,那麼他們的損失是非常巨大的,而且還不能完美地解決掉一個競爭對手,這一發現,讓他們聯想到了從剛才開始就出現的奇怪競價,隨後他們卻是從中找到了一個驚人的發現,而隨著這個發現,他們才知道剛開始他們究竟是多麼愚蠢。

隨後,一股勢力就退出了競價,而隨著這股勢力的退出,水晶屏幕上的數字也開始變緩,而這一刻,所有的修鍊者都是緊盯著水晶屏幕,因為他們知道結果就要出來了。

雖然他們這些修鍊者並沒有爭奪這武神玄鐵的資格,畢竟這塊武神玄鐵現在已經接近六塊聖品靈石了,以他們這些人的勢力根本就沒有那麼多財力,但是即使如此,他們也非常想要知道,這武神玄鐵最後究竟會以一個怎樣的價格被買走,而對於最後一件物品,他們更是充滿了期待,比武神玄鐵更具價值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看著水晶屏幕上的數字,趙曉飛露出了一絲冷笑,雖然已經有一股勢力退出了爭奪,但是即便是退出了,在前面的一番爭奪當中,對方也是損失巨大,因為趙曉飛精密的計算,對方早已落入陷阱,而這一番爭奪下來,對方已經損失了接近一塊聖品靈石。

而武神玄鐵就算拍賣到現在也就只有接近六塊聖品靈石,但是趙曉飛卻是硬生生地讓對方在叫價上損失了接近一塊聖品靈石,而加上另外三股勢力,加起來則是有四塊聖品靈石,這次主辦方也算是賺到了,當然趙曉飛這樣做也是看對方不爽,本來這武神玄鐵既然孫殤戀都說了拍賣下來。

這些人居然還敢玩,那麼自己也就玩玩咯,反正輪財力,恐怕女傑族絕對是屬於當世第一,作為原本五大勢力之首的女傑族雖然已經隱退,但是卻依舊遠不是其他四大勢力可以比的,而且現在女傑族已經隱約有了要出世的跡象,因為趙曉飛已經被選作了女傑族的第十二代守護之魂。

而後隨著第一股勢力的退出,其他三股勢力的加價也有所緩慢,看來他們還沒有打算徹底放棄,但是對此,趙曉飛並不在意,自己手中的靈石非常充足,這也算是外婆給自己的禮物吧!作為女傑族的守護之魂,沒有一點靈石怎麼說得過去。

而後又是一輪加價,終於,其他三股勢力也頂不住壓力放棄了,趙曉飛最後以七塊聖品靈石五百二十塊極品靈石的價格將武神玄鐵拍賣到手,雖然和自己料想的價格有些差距,但是最後武神玄鐵依舊在自己手中,所以也不算吃虧。

而後終於輪到了最後一件拍賣品出場了,而所有的會場也安靜了下來,雖然不知道是何人將武神玄鐵拍賣了去,但是沒想到武神玄鐵的價值居然達到了七塊聖品靈石,他們也算是開了眼界。

而後彤雲說道:「各位,接下來即將拍賣的將是這次修鍊大會物品交易拍賣會的最後一件商品,這件商品將為這次修鍊大會物品交流拍賣大會畫下一個完美的句號,相信大家都一定對這件物品有著極大的好奇,作為這次最後的一件物品,我相信這件物品絕對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那麼請我們的工作人員將物品拿上來吧!」在彤雲的安排之下,一個工作人員將一個用純金打造的盒子拿了出來,暫且不論盒子中的物品是什麼?光是這個盒子恐怕就價值不菲,因為上面居然鑲嵌了不下於百顆的水晶,而且上面的水晶根據位置還形成了一個小型的天罡地煞陣,光是這一點,就可以看出這盒子中的東西絕非凡品。

「各位,在這個盒子中便是這次物品交易拍賣大會的最後一件商品了,那麼我現在便來揭曉吧。」隨後彤雲緩緩地將盒子打開,之間裡面裝著一塊白色的物質,細看之下,居然是一節頭骨,森然的寒氣瞬間便從盒子中四散而開,隨後又是一道金光劃過,整個頭骨之間散發著金色的光芒,神聖而不可侵犯,而且從頭骨中所散發的氣勢非常駭人,就算是入道強者都無法發揮出那樣的氣勢,而且那也只是一塊頭骨而已。

「這便是這次物品交易拍賣會的最後一件物品,一塊仙骨。」彤雲的聲音不大,但是當所有人聽到物品的名稱之後,幾乎所有人都是站起身來,一臉不可思議地看向水晶屏幕,就算是其他的頂級勢力也是如此。

武神玄鐵珍貴異常,因為他是最強大的仙人的銳甲碎片,蘊含仙人之威,但是這塊仙骨卻是仙人之骨,傳說仙人不死不滅,已經萬古長存,但是現在卻是出現了仙人之骨,這作何解釋?

難道仙人也不過紅粉骷髏,就算飛升成仙也最終逃離不脫輪迴之苦嗎?這一刻,趙曉飛的心開始動搖了,因為他所追求的是武道的巔峰,而武道的巔峰是什麼?不就是羽化登仙,最後成就仙人之舉,最後萬古長存,逍遙自在嗎?但是現在,仙人遺骨的出現,趙曉飛對於仙人已經開始懷疑了,難道仙並不是萬古長存的,不過也是比凡人更強大而已嗎?那究竟怎樣才可萬古長存?

而這一刻,趙曉飛著道了,他的心迷茫了,見此,旁邊的孫殤戀立刻暗道要遭,對武道的迷惑是最為可怕的,因為對武道的迷惑也是對道心的不穩,道心不穩,何以談道,若是趙曉飛無法走出困惑,那麼趙曉飛的武道生涯也就止步於此了。

而現在,孫殤戀也無法幫助到趙曉飛,趙曉飛的心在問:「道,究竟什麼是道,道之一字,何以解?雖然我只修鍊半年有餘,但卻已然凝聚道心,但奈何,天道不公,傳說仙人不死不滅,但為何會有仙人遺骨,仙人究竟是什麼?何為仙?難道所有修鍊者最後的路只有死亡嗎?」

「不,我不甘心,若是仙人不是萬古長存,那我便要超越仙人,直到真正瀕臨武道巔峰,成為不死不滅存在,既然仙有遺骨,那我就要超越仙人。」瞬間,趙曉飛心境通明,他想通了,他明悟了,雖然這並不能帶給他實力的提升,但是對於道的領悟卻是更加深刻了,而且他的道已經不再是成仙,而是超越仙。

而這次的領悟,更是讓趙曉飛能夠在武道之路上走得更遠,因為他的心更加堅固,見此,旁邊的孫殤戀算是緩過了一口氣,看來趙曉飛已經從困惑中解脫了,趙曉飛也不愧是天才人物。

而在場的其他觀眾卻是不一樣了,因為仙骨的出現,許多修鍊者都陷入了困惑之中,幾乎所有的修鍊者都是為了達到不死不滅的存在,成就仙人,羽化登仙,但是仙人遺骨給他們的衝擊過大,一些道心不穩之人恐怕一輩子也走不出困惑。

而能夠走出困惑之人,今後在武道之路上將會走得更遠,而在水晶屏幕里的彤雲似乎早就知道了這一幕,因為她在第一次見到仙人遺骨之時,同樣是疑惑了,很可惜,她並沒有走出來,所以她的修為也就止步於此,無法再走得更遠了,而這第二次見到仙人遺骨,她也依舊忘不了。

旁邊的孫殤戀的眼神有些陰沉,似乎在想著什麼事情,隨後她也是靜靜地看著水晶屏幕不再言語,似乎正在思考著什麼?這一點,趙曉飛三人是無法發現的。

而項雲天和於玲卻是沒有受到影響,項雲天乃是西楚項氏一族的後裔,一切都是碾壓,在心境上,就算是宇宙毀滅,恐怕都無法對其造成任何影響,而於玲,似乎是因為她的雙眼,她始終是非常平靜地看著一切。 仙人遺骨的出現,不僅僅是讓在場的各位道心有所動搖,而且仙人遺骨所帶來的影響是前所未有的,許多修鍊者的道心都產生了動搖,就算是頂級勢力當中的一些長老或是掌門,心也已經動搖,而這些人他們恐怕已經無緣羽化登仙了。

而有些有著大毅力、大智慧之人,則是很快從這道困惑中走了出來,而這個時候,這些人的氣勢也是有所改變,這些人都是資質聰慧之輩,而可以相信的是,這些人在今後的武道之路上將會走得很遠。

「少主,你沒事吧!」凌長青看到魂殤身上的氣勢有所改變,也知道這仙人遺骨所帶來的困惑,雖然他們早就得到消息,這次物品交易拍賣會的最後一件物品便是仙人遺骨,但是真當看見的時候,才是真正的震驚了。

而凌長青本身就是已經走上了聖級強者的路,所以他的道心穩固,這仙人遺骨對他的影響不是非常大,很快就可以從困惑中走出來,但是魂殤卻是不一樣,因為魂殤的修為只有先天神氣境界巔峰,而仙人遺骨的出現,他和趙曉飛出現了相同的情況,所以一時間,凌長青有些擔心。

但是下一刻,魂殤的嘴角上浮現出了一絲冷笑:「哈哈哈,我的道心豈是那麼容易破碎的,既然仙人依舊無法長存,那我便要超越仙人,我的意志是不屈,我的意志是不服,我的意志是不死,哈哈哈。」說完,魂殤的笑聲驚天動地,很顯然,他的瓶頸開始出現了裂痕,不出意外,他即將入道。

而見此,凌長青的臉上充滿了笑意,沒想到少主居然在這樣的條件下修為有所精進,看來少主不愧是魔魂谷千年以來的第一天才,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可以坦然處之,道心穩固,這樣的一位天才,在即將到來的時代絕對會站穩腳跟。

而同時,出現相同情況的還有姜朝,他和魂殤一樣為先天神氣巔峰之境,仙人遺骨對他的影響也頗大,但是很快他就走出了困惑,同時在他的身上,一股磅礴的戰意出現,作為炎族千年以來的第一天才,他有著絕對穩固的道心。

趙曉飛、姜朝、魂殤三人都有著過人之處,除了他們三人之外,其他兩大勢力也是同樣如此,和他們一個等級的天才都紛紛戰意濃厚,因為他們知道仙人不是極限,他們要做到的是超越仙人,同時這一刻,也是出現了許許多多天才人物,他們曾經或許資質欠缺,但是在今天見到仙人遺骨之時,卻是心血澎湃,他們都是沒有凝聚道心之人,但是現在,在機緣巧合之下,卻是凝聚了自己的道心,而且他們的目標和趙曉飛他們一樣,同樣是超越仙人,沒想到一塊仙人遺骨所帶來的居然是如此變化。

這一刻,許許多多的修鍊者都受到了仙人遺骨的影響,能夠走出來的,那麼武道之路將會走得很遠,而無法走出來的,將止步於此,所謂一步天堂、一步地獄,這就是武道。

五大勢力當中,除了趙曉飛的女傑族之外,恐怕其他四大勢力都是沖著這次的仙人遺骨而來,也不知道這仙人遺骨的主人究竟是誰?而誰又有那樣的本身而得到仙人遺骨。

仙人本來就是已經羽化登仙,飛升仙界之人,只存在仙界之中,所以只有傳說中的仙界才有仙人遺骨,而能夠得到仙人遺骨之人,那麼可不可以說這個人已經羽化登仙了。

這當然只是趙曉飛的個人猜想而已,對於這仙人遺骨,趙曉飛並沒有佔有的慾望,因為就算得到仙人遺骨,對於自己來說不一定是好事,因為仙人遺骨無法對自己有著任何幫助,或許對其他聖級強者來說,這仙人遺骨有可能讓他們窺得仙道,但是趙曉飛的修鍊功法為自創,他的路只能由他的腳走下去。

至於仙人遺骨究竟從何而來,現在還是個迷,但是大家似乎對這個迷沒有絲毫興趣,他們只對眼前的仙人遺骨感興趣,人類就是這樣,往往只會想眼前的事情,所以無法看穿事情的本質,但是趙曉飛在這裡始終都只是一個旁觀者,所以他能看清一切,洞察一切。

而後,趙曉飛也沒有了絲毫的興趣待下去了,他不管仙人遺骨所帶來的影響,他只知道,自己道心已穩,再待下去也不會得到任何東西,而後趙曉飛將武神玄鐵付完帳后便帶著項雲天和於玲走出了包廂。

見此,孫殤戀微微一笑,她知道趙曉飛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武神玄鐵了,因為武神玄鐵是孫殤戀讓他買下的,既然如此,趙曉飛可不會認為孫殤戀只是興趣使然,而是這武神玄鐵之中的秘密,或許孫殤戀知道一些。

趙曉飛走後,會場中便出現了另一種情況,為了得到仙人遺骨,幾乎各大勢力都進入了搶奪之中,恐怕沒有人希望仙人遺骨落在其他勢力的手上,因為仙人遺骨雖然只是仙人的骨骼,但是不要忘了,仙人在成仙之時,會到化仙池洗去凡人之軀。

而經過化仙池的洗禮,仙人無論是皮肉、筋骨亦或是頭髮汗毛,都將徹底改變,傳聞仙人的一根髮絲便可毀滅山河,有著莫大威能,更何況是仙人遺骨,仙人骨骼中所蘊含的力量絕對是驚人的。

而且仙人遺骨中所蘊含的仙威可是聖級強者都眼饞的東西,只要能夠領悟仙人之威,那麼聖級強者距離成仙便多了一分把握,也多了一分希望,所以仙人遺骨所帶來的吸引力之巨大,這也就難怪除了女傑族之外,其他四大勢力都是為了這仙人遺骨而來。

趙曉飛回到房間之後,孫殤戀便在這裡設下了一個結界,而這個結界恐怕除了殺戮公之外,沒有人可以突破吧!如今的孫殤戀雖然只是靈魂狀態,但是在貪吃鬼的幫助下,孫殤戀的魂體已經凝實了不少,要不是為了能夠恢復生前巔峰的實力,孫殤戀恐怕早就轉修鬼修了,在貪吃鬼的幫助下,轉修鬼修絕對不會出現問題。 「曉飛,我想你現在一定很想知道我為什麼要你買下這塊武神玄鐵吧!」孫殤戀說道。

「恩」趙曉飛點了點頭,也不多說。

「其實世人只知武神玄鐵,但是卻不知它究竟有何妙用,武神玄鐵並非只是武神的銳甲碎片。」孫殤戀說道。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趙曉飛問道。

「其實武神玄鐵只是一個統稱,所謂武神玄鐵乃是集天地精華,由仙界之中一種名為武魂之精經過千萬年形成的,之所以名為武神玄鐵,正是因為當年的武神用這武魂之精所打造的兵器和銳甲而得名。」孫殤戀說道。

「原來如此,那就是說這塊武神玄鐵也不一定就是武神的銳甲殘片了。」趙曉飛問道。

「的確,這塊武神玄鐵,在我看來應該是剛剛孕育而生的,只是不知何種原因而遺落凡間,武魂之精乃仙界之物。」孫殤戀解釋道:「而武神玄鐵對於你來說卻是有著極大的作用。」

「前輩,你為何如此了解這武神玄鐵?」趙曉飛沒想到孫殤戀居然對武神玄鐵如此了解,恐怕就算是一個仙界之人也沒有孫殤戀了解這麼多吧!

「呵呵,其實殺戮公便是武神玄鐵所鑄的。」說道殺戮公,孫殤戀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默然,看來殺戮公的離去對於孫殤戀來說打擊有些大了,畢竟是陪伴了多年,還是有著深厚的感情,雖然殺戮公是一把劍,但是現在卻是已經領悟自己之道,和修鍊者無疑了。

而聽到殺戮公居然就是武神玄鐵所鑄,趙曉飛也是吃了一驚,這也難怪孫殤戀會對這武神玄鐵如此了解,而後道:「那這塊武神玄鐵究竟對我有何用?」

「這武神玄鐵乃是鍛造神兵的好材料,而且現在的這塊武神玄鐵乃是剛剛孕育而生的,若是孕育非常之久的武神玄鐵,沒有武仙之境是無法鍛造的,而這剛剛孕育而生的武神玄鐵正好適合你用來鍛造神兵。」孫殤戀說道。

「武仙之境?」對於武神玄鐵的作用,趙曉飛倒不在意,但是他卻在孫殤戀的話語中聽到了武仙之境,難道說聖級強者飛升成仙之後便是武仙之境?那麼傳說中的仙界也是真的存在了?

「武仙之境便是傳說中的仙人之境,現在你也不用多想,以你的資質遲早是要走到那一步的,而現在你的任務便是在這次的青年比武大會中脫穎而出,但是以你現在的實力卻是做不到,其他四大勢力的子弟非常強大,因為你修行時間尚短,所以想要得到勝利,只有一個辦法。」孫殤戀說完,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

但是從孫殤戀的話語中,趙曉飛卻是得到了許多信息,那就是這次的青年比武大會絕對不會像表面上那麼簡單,新時代的來臨,以及孫殤戀對這次青年比武大會的關注,這一切的一切都讓趙曉飛想到了很多,看來這次的青年比武大會不僅僅是年輕一輩的最強,裡面還有著許多深層次的含義,但是這些趙曉飛都不知道,而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實力。

按照孫殤戀的說法,這次的比武大會,自己肯定不是最強的,因為五大勢力都來參加了這次的比武大會,那麼這次的比武大會將會是一場龍爭虎鬥,而現在自己得到的武神玄鐵也只有放在一邊了,突然之間,趙曉飛感覺到了自己的時間不是很多了。

「前輩,究竟有什麼樣的方法可以讓我的實力提升?」趙曉飛問道,在他看來,孫殤戀一定知道方法。

「曉飛,想要提升實力而且不會影響武道之路,那麼要付出的就要很多了,你應該知道,用天材地寶提升實力,那麼其武道道心之上就會留下不可磨滅的傷痕,在武道之路上就更加艱難了,而想要快速提升實力而不影響自身的道,那所要付出的代價……」說道這裡孫殤戀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趙曉飛也明白孫殤戀的意思,隨後趙曉飛的眼神堅定道:「前輩,你說吧!」這句話就已經表明了趙曉飛的決心,因為他知道這次的青年比武大會以自己現在的實力絕對不會得到冠軍,因為他有種感覺,就拿姜朝和魂殤兩人來說,現在趙曉飛突破到了先天精氣後期巔峰之後才發現自己不是他們的對手。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告訴你吧!這是女傑族的秘密,你要保守,在女傑族的聖地當中,也就是我所居住的無極神洞中,在第二層,那裡是女傑族的禁地,魂冥之幽,裡面是一片無的天地,只要你能穿過魂冥之幽,你的實力會得到很大的提升,但是若是你穿不過,那麼你就會永遠困在裡面,再也出不來了。」

「魂冥之幽?」趙曉飛並不知道魂冥之幽究竟是什麼?但是依照孫殤戀的說法,這魂冥之幽乃是一個女傑族的禁地,走得出來便可以提升實力,而走不出來,也就身死道消,被困在裡面,和死了沒有任何區別。

「魂冥之幽乃是女傑族的禁地,只有經過各大長老的同意之後才能進去,你已經得到同意了,只是當時我並沒有讓你進去,因為若是當時你進去之後就算出來也不過達到先天精氣巔峰,可謂是浪費,每個人一生只能進去一次。」孫殤戀說道:「從我女傑族自古以來,進去的人無數,而困在裡面沒有出來的人也無數,這就是為什麼被稱為禁地的原因。」

「我去。」趙曉飛沒有多說,短短的兩個字就表現出了他的決心,他要進去,所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趙曉飛從來就不懼怕什麼?

「你可要想清楚,出不來,你便永遠困在裡面。」孫殤戀凝重的看著趙曉飛說道。

「呵呵,作為一個修鍊者,我有何懼,若我一直畏畏縮縮,這也不敢,那也不敢,那我究竟修的是什麼?」趙曉飛說道。

「好,不愧是我女傑族第十三代守護之魂,我們現在就去無極神洞,距離青年比武大會還有十天的時間,我想時間應該夠了,這次我就在你身上賭上一把,這武神玄鐵我先幫你留著,等你出來之後再說,只要你能從裡面走出來,青年比武大會冠軍,便是你囊中之物。」孫殤戀說完便帶著趙曉飛三人直接朝著女傑族走去,但是卻沒人能夠發現得了,這就是聖級強者,孫殤戀的實力,就算只是靈魂體也是強悍如斯。 孫殤戀帶著趙曉飛出了天山幻境,隨後一路朝著女傑族的族地前行,其速度之快,就算是普通聖級強者恐怕也沒有這樣快的速度,而孫殤戀雖然生前為聖級強者,但是現在也不過是靈魂體,而且在世俗界中她的魂魄也會受到影響。

但是她卻在這樣的情況下發揮出這樣的實力,可以知道,當初的孫殤戀是何其強大,難怪憑藉孫殤戀一人之力便可對抗其他四大勢力的絕世強者,看來女傑族的守護之魂的確不是浪得虛名。

如今距離青年比武大會還有十幾天的時間,這段時間也足夠了,若是趙曉飛無法從女傑族的禁忌之地走出來,那麼只能說明趙曉飛自身潛力不足,那就永遠待在禁忌之地吧!

女傑族從古至今雖然大部分的人進入禁忌之地之後都得到了很大的收穫出來,但是也有著一些人被永遠地困在了裡面,這就是所謂的命吧!若是無法做到死的覺悟,那還不如做個一世凡人。

孫殤戀帶著趙曉飛來到了女傑族的聖地入口處,這次趙曉飛並沒有去找自己的外婆,而是被孫殤戀直接帶到了女傑族聖地的入口,再次來到這裡,趙曉飛頗為感慨。

記得自己第一次到來這裡的時候,自己不過剛剛步入入聖境界,而且還在這聖地牌匾上領悟出了三式劍訣,雖然上面的三式劍訣自己從未用過,但是那一次對於趙曉飛來說也是有著一絲感悟。

而在此來到這裡,自己的實力已然先天精氣巔峰,短短几月的時間,就像是度過了許久一樣。

「走吧!」隨後孫殤戀直接就帶趙曉飛來到了女傑族的聖地之中,這次趙曉飛進入之後看到的可不是森林,而是一個很大的海洋,海洋上面有著許多零碎的小島,而在大海中則是一隻只靈獸。

這些靈獸大都以水系生物為主,還有就是天空中的飛翔的海鷗,但是仔細一看之下,這哪是什麼海鷗,分明就是一隻靈獸,光是從氣勢上就可以判斷,這海鷗的實力絕對有著先天境界。

想來這裡便是女傑族聖地中的水域了,女傑族聖地分為六域,除了中域之外,其他分別以五行命名,這水域正是其中之一,而且看這裡生活的靈獸都是以水係為主,看來女傑族的聖地之中還有著頗多秘密,上次遇到的那個先天級植物妖,毫無疑問已經快要入道,不過卻依舊生活在聖地之中。

就是不知道這裡的妖獸和女傑族之間究竟有著怎樣的關係,當然趙曉飛也不會多問,他知道遲早外婆會告訴他的,而現在最重要的是進入無極神洞第二層。

隨後,孫殤戀帶著趙曉飛直接掠過了這片海洋,朝著中域前行,六域之中,中域的天地靈氣是最平衡的,其他五域都是以金木水火土五行靈氣為主,可以說非常適合在那裡的靈獸生存。

不知多久,趙曉飛終於被帶到了無極之塔之外,看到無極之塔,趙曉飛想到這次想要進入無極神洞不會也要先進入無極之塔試煉,達到要求才能進入吧!

但是下一刻,孫殤戀卻是直接帶著趙曉飛便朝著無極之塔的頂部飛去,其速度之快,就是趙曉飛都感覺到一股強烈的風勁刮在自己的臉上有些生疼,可以想象孫殤戀這次的速度是有多快。

大約飛了七千米的距離,趙曉飛都感覺到了空氣有些稀薄,雖然這對於修鍊者來說並沒有什麼,但是終究還是有些影響,而這個時候趙曉飛卻是發現孫殤戀突然停了下來,隨後空中一劃,頓時一個陣法出現,傳送陣,沒想到這裡居然有著一個傳送陣,想來這裡就是進入無極神洞的入口了,隨後孫殤戀和趙曉飛消失在了陣法之外,而陣法也是消失不見。

再次來到無極神洞,趙曉飛還有些悸動,畢竟這裡可是和孫殤戀第一次見面的地方,而且還是自己凝聚道心的地方,想到當時殺戮公那滔天的殺氣,趙曉飛都不覺有些寒顫,因為殺戮公的殺氣實在是太強大,恐怕就是一般的聖級巔峰都沒有那樣的殺氣。

趙曉飛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下凝聚道心,可以預見,趙曉飛的資質巨大,而且還有著一顆不服的心,也就是這樣,趙曉飛的道心才會是為了守護而殺戮,不屈不服之意志。

「走吧。」孫殤戀帶著趙曉飛朝著無極神洞的第一層走了進去,無極神洞第二層的入口在無極神洞第一層的底部,想要上第二層就必須要走完第一層,而這個時候,趙曉飛才知道這無極神洞究竟有多大。

上次孫殤戀所處的位置也不過三分之一不到,看著周圍一個個傳承的牌位,趙曉飛也是非常激動,這些牌位都是女傑族的強者的牌位,她們為了找到自己的傳承者,無數年來都是一直孤獨地守在這裡,哪怕她們只是一縷殘魂。

上次趙曉飛來的時候並沒有看到這些牌位,因為上次孫殤戀已經看中了趙曉飛,所以其他牌位也不會顯現在趙曉飛的面前,而現在,趙曉飛既然已經得到守護之魂的傳承,那麼這些牌位自然也就看得見。

終於,趙曉飛和孫殤戀走到了無極神洞的洞底,而這裡有著一個直達第二層的螺旋狀階梯,想也沒想,趙曉飛就走了上去,而孫殤戀卻是道:「曉飛,你有十天的時間從裡面走出來,我在出口等你。」說完孫殤戀便消失不見了。

在這無極神洞中,這裡都是女傑族歷代強者的安息之地,孫殤戀來到這裡,實力自然也達到了一個極致,雖然和生前有所區別,但是之間的差距卻是小了許多,也就原來的十分之一吧!可以想象,孫殤戀生前的實力是何其強大。

趙曉飛凝重地點了點頭,隨後便朝著無極神洞第二層走去,那裡便是女傑族的禁忌之地:魂冥之幽。

來到第二層,趙曉飛看向前面,只見一個接近三米高,四米寬的洞口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在洞口的上面,用古字寫著:「魂冥之幽。」看到這幾個古字,趙曉飛的心神不由一震,似乎是一種死亡的感覺,但是趙曉飛知道這幾個古字絕對不簡單,也不知道究竟是誰寫上去的,居然能夠用字就可以震懾靈魂,看來這魂冥之幽之行很艱辛了,不過趙曉飛卻絕對不會後退,因為他有著絕對不能後退的理由,他的道心不允許他後退。

隨後,趙曉飛踏出了他的第一步,隨後第二步,最後趙曉飛消失在了魂冥之幽的洞口處,裡面漆黑得就像是死亡的世界。(到現在才發現章節錯誤,對不起啦,馬上改) 當趙曉飛踏入魂冥之幽后,並未感覺到有任何奇怪之處,只是四周一片漆黑,沒有任何東西,眼前有的也只是黑暗,看不見,沒有任何猶豫,趙曉飛直接朝著魂冥之幽最裡面走了過去。

魂冥之幽是一條筆直的通道,因為這裡的一切都看不見,而且也感覺不到四周,為了避免撞在牆上所以只能筆直地朝前走去,否則就會失去方向,就這樣,趙曉飛慢慢地朝著魂冥之幽的深處走去。

不知多久,趙曉飛似乎覺得有些不對勁了,因為一路走來,似乎四周的一切除了黑暗之外就沒有任何東西了,難道說魂冥之幽只是一個黑暗的世界,但是從這裡走出去,怎麼能夠成就強大的實力?趙曉飛想不明白。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趙曉飛自言自語道,而就在這時,他突然神經一蹦,隨後道:「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聽不見了,等等,現在我是在說話還是心裡在想著說話,怎麼會這樣?」

這時趙曉飛終於發現了自己的不同尋常,因為他已經聽不見自己說話了,就算是他的知覺都在慢慢消失著,他似乎感覺不到自己的心跳聲,他無法斷定自己究竟是在說話還是在心裏面想著,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他感受到了一股彷徨。

「為什麼,我的聽覺,我的知覺,我的感覺,似乎我的五覺都不存在了,我現在是否還活著,啊~」想到自己似乎還活著,趙曉飛心中充滿了恐懼,因為在這片黑暗的世界中他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甚至覺得這裡就是死後的世界。

……

無極神洞第二層的出口,此刻,孫殤戀靜靜地站在這裡,看向魂冥之幽的出口,孫殤戀道:「已經進去一天了,魂冥之幽,奪五感的暗之世界,在裡面的人都會被剝奪五感,讓人心中產生彷徨,最後無法承受壓力而徹底失去方向,最後永遠地停留在了暗之世界,曉飛,希望你能夠承受住這樣的壓力,只要承受住了,將會是你靈魂上的升華,從此之後才能真正成就武道之路。」

……

女傑族族地,孫鳳依舊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而就在這一剎那,突然間,孫鳳雙眼猛然一睜,隨後道:「難道你也覺得是時候了嗎?曉飛,你的時間不多了,唉~強者的時代即將到來了,他們也該回來了,這是終究無法避免的,我女傑族也是時候展現在世人的眼中了。」

……

「我真的是已經死了嗎?還是說這一切都是幻覺,等等,幻覺,對了,我這是在魂冥之幽,我還沒有死,難道魂冥之幽所謂的試煉就是這剝奪五感嗎?這樣的場景似乎在哪裡遇見過啊!想想,好好想想,這裡的感覺在哪裡遇見過?」趙曉飛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他始終覺得這樣的情況似乎在哪裡遇見過一樣?

「對了,這裡不正是和動漫通靈王中麻倉家的山洞一樣嗎?原來如此,看來動漫中的東西不一定都是忽悠人的,至少到目前為止,我所看過的動漫都是需要依照一定的憑據才能夠有的東西,任何能力的來源都是需要一定的定律的,否則就算我在怎麼強大也不可能具現出不存在的東西。」

「所以動漫中的能力都是有理有據的,看來這次還真是被這些動漫給救了一命呢?既然這裡是和麻倉家的山洞一樣,那麼想要出去並不是很難,只需要保持一顆平常的心就好。」隨後趙曉飛露出了一絲微笑,雖然他現在已經失去了五感,就算是嘴想要笑都是奢望,但是他的心裡卻是笑了,因為他終於知道怎麼出去了。

而且也明白了為什麼說從這裡走出去就會獲得強大的力量,在五感都被剝奪的情況下,保持一顆平常的心,是磨練自己的意志,任何一個強大的人都需要一個強大的意志支撐自己,這才是一個真正的武者。

……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今天是青年比武大會的第一天,此刻,在天山幻境之中,眾王殿前已經人滿為患,這些都是來自各大勢力的人,也有無數散修,總之今天各大勢力齊聚一堂,為的就是今天的這場青年比武大會。

青年比武大會不僅僅是年輕一輩的比武較量,更是可以看出一方勢力對於後輩的培養,更能夠體現將來各大勢力所能夠擔當的角色,不管如何,今後的天下終究是會傳給下一代的,所以青年比武大會更是將來各大勢力管理者的較量。

此次參加青年比武大會的年輕一輩武者都是在三十歲以下的人,以武者的年紀推算,武者在三十歲之前都算是年輕一輩,而這次參加青年比武大會的武者很大一部分都是二十歲到三十歲之間的,很少有十七歲以下的,因為十七歲的人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達到修為非常高,當然也除了幾個另類的**,就好比姜潮和魂殤兩人。

兩人一出場就引起了各大勢力的關注,因為兩人並沒有刻意遮掩自己的氣息,所以兩人的修為在各大勢力強者面前顯露無疑,就是坐在眾王殿前的那些頂級勢力的一門之主都是驚愕不已:「這個是,入道初期,沒想到如今這個末法時代,還有如此了得的天才妖孽之輩,就是不知這兩人究竟是何門何派的,居然能夠以這樣年紀就進入了入道初期。」

「你們看,那邊的那位女子,修為也不弱於兩人。」就在這時,不知是誰說了句,隨後眾人一望,只見在一個毫不起眼的地方,一個身材高挑的蒙面女子靜靜地站立其中,但是在她的四周卻是無一人敢靠近,原因無他,這位女子的實力居然是入道初期,又是一個妖孽級的人物。

「嘿嘿,姜朝,你看見那邊沒,是帝神道的聖女耶,嘖嘖,要是能夠和她結為連理,不知道受不受得了啊!」魂殤對著姜朝笑道。

「哼,你要是想的話,不如我去和他說說,到時候你們武界的帝神道和魔魂谷結成親家,一正一邪,到時候說不定會發生很有趣的事情。」姜朝一副欲走過去的樣子。

「哎,別啊!我開玩笑的,姜兄,留步啊!……」 而就在眾人將目光看向三人的時候,突然又是飛來了九個身穿各色衣服的少年少女,這一下全場徹底沸騰了,因為這九個少年少女的實力居然也是堪堪入道境界,而且年紀和姜朝等人相同。

這下在眾王殿前的各大勢力強者都快要坐不住了,這十二人雖然年紀大約有二十左右,但是實力卻是已經入道,可謂是天才中的天才,或許一下子出現一兩個也算正常,但是這一下子卻是出現了十二個,那些頂級勢力的強者如何坐得住。

「這些人究竟是哪方勢力的年輕一輩,從來沒有聽說過那個勢力年輕一輩有著這樣的實力。」神武門門主非常驚嘆於這十二人的實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