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的死已經讓夜左很傷心了,而得到了冥帝記憶的夜左就好像冥帝的一切都自己親自經歷過一樣,所有的事情都歷歷在目,特別是冥帝口中的她死去的時候,夜左感覺冥帝承受的痛苦並不比自己現在少。

夜左的眼睛中閃過了一絲冰冷的光芒,釀成這一切的都是因為自己世界是不公平的,因為這個世界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沒有實力在這個世界什麼都不是,想要在這個世界有地位就必須靠實力!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一個被能力扭曲的世界,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一個錯誤的世界!

霹靂異聞之驚鴻雁影 。在夜左的頭頂閃過了一道耀眼的光芒,夜左的實力進一步向上提升著,他突破了九夕不破巔峰的實力,邁入了一個新的境界:神境!

夜左不知道自己是因為得到了四枚太古符印才變成的這樣還是自己實力到達巔峰才這樣,夜左感覺自己現在的一舉一動都有毀滅天地的能力,而在夜左手中提沃貝斯神的靈魂也散發著一道綠色的光芒,源泉符印被夜左召喚了出來,同樣和空靈符印一樣,當那枚源泉符印被召喚出的那一刻,夜左瞬間就把它控制住了。

七枚太古符印夜左已經擁有了五枚!

「你……打算殺了我嗎?」冰落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她看著夜左的目光帶著一絲敬畏,彷彿夜左的一個呼吸都能將她秒殺。

「我自然會殺了你,我會殺了所有的人!」夜左的眼睛中透著一絲冰冷,誰也不知道夜左在想些什麼。

這可是冰落啊!和夜左最好的女人,夜左竟然能對她說出這樣的話,難道夜左被吸收的冥帝的意識蒙蔽了雙眼嗎?

「我知道我已經逃不掉了,可能是我選擇錯了隊伍,不過我不後悔,你畢竟欺騙過了我,我也說過見你一次殺你一次,現在的我已經沒有能力殺死你了,而你殺死我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希望你動手果斷一些吧!」

冰落閉上眼睛,她放棄了一切的反抗。

「那是當然!」

夜左抄起手中的鐮刀一道寒光一閃,冰落的身體上邊浮現出了一道血印!

夜左轉過頭去沒有去看冰落的樣子,他的心中還是很不忍心,他只是不想看到冰落死去的樣子。

冰落已經在他的面前死過一次了!

「我需要改變這個世界,所以,抱歉!」夜左道歉說道,在冰落被殺死的那一刻,夜左毫不留情地將冰落的靈魂吸收到了自己的靈台化為了冥氣。

而此時的小酒館,池七聶冉彥兒他們還在那裡耐心地等著夜左。

「你說夜城主他什麼時候才回來啊?」聶冉一直都耐不住自己的性子,他不停地在屋子裡踱步,看他的樣子根本不可能讓自己安心下來。

「主人反正一定能回來的,我們都相信他才把我們的能力給了他不是嗎?過了兩天了,夜城主應該能解決戰鬥了吧!」彥兒口中雖然說著相信夜左,但是她的心還是在發慌,萬一出了什麼意外,雖然這種萬一彥兒不希望發生,但是萬一有了意外自己以後該怎麼辦呢?

池七看著彥兒和聶冉緊張的樣子,她冷靜的內心也緊張了起來。

的確她也在擔心夜左。

在屋子的中央一個時空的裂縫忽然出現,在這個裂縫中一個身影邁了出來,看到這個身影所有的人都眼前一亮。

「夜城主!」

聶冉說著便笑著迎了上去,看到夜左平安地回來了,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夜左和冥帝對戰的答案,夜左勝利了!


聶冉抱住了夜左的身子就和以前一樣熱情地擁抱夜左。

可是夜左卻擺出了一副冰冷的樣子。

池七看到夜左的眼神心裡一沉,看著夜左的身後,那個和夜左形影不離的魅居然沒有跟著夜左回來,果然這次戰鬥對夜左的打擊也很大啊!

「主人……」

彥兒想要上去和夜左親熱,但是礙於人太多,彥兒還是很不好意思,她想著反正冥帝都已經被殺死了,夜左以後陪著大家的時間就會很多了,以後再和夜左親熱也來得及!

夜左冰冰冷冷地看著所有的人,眼睛中略帶有一絲悲傷,而在門外任澤羽和佳明也來到了這裡,他們看著夜左的表情似乎有點不太對勁。

「夜城主!你這是怎麼了?你的目標不是完成了嗎!咱們大夥一起開心地聚一…….」

「噗!」

聶冉的話還沒有說完,笑著的他忽然瞪大了眼睛,聶冉低下了頭,他看到了一把血紅的匕首插入到了他的胸膛。


鮮血如泉水般湧出,聶冉根本不敢相信這一切發生的是真實的,把自己全部力量都給了夜左的他受了那麼重的傷,根本沒有任何的抵禦能力。

夜左唰地一聲把匕首從聶冉的小腹中抽了出來,紫黑色的腸子從聶冉的傷口中滑出,聶冉面目扭曲地跪在地上,身體不斷地抽搐,沒過去多久,聶冉便停止了心跳和呼吸……

夜左閉上了眼睛吸收掉了聶冉的靈魂,夜左能感受到自己的實力正在飛快地提升。

果然噬辰經是一本被詛咒的功法,修鍊它的人終究不會得到好的下場,唯有殺死自己親近的人才會讓自己的實力進一步提升……

「夜左!你瘋了嗎!」池七吼道,她不知道夜左到底發生了什麼,她總覺得夜左很不對勁,難道他吸收完冥帝之後就回到了之前的那個冷漠無情的夜城主嗎?

「主人……不要……」

彥兒面帶恐懼的後退著,但是她看到的只是步步緊逼的夜左。

「你瘋了嗎?!」任澤羽和佳明看到夜左想要再殺死彥兒異口同聲地喊道,他們分別從背後一人一個胳膊攔住了夜左,但是他們根本沒有看清發生了什麼,他們的頭顱便嘭地一聲落在了地上。

「我希望這一切都結束,不要怪我!」夜左閉上了眼睛,從背後提起了鐮刀。

池七知道夜左已經下定了決心,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現在所有的人都已無法阻止夜左,她只能閉上眼睛等死。

這天的夜晚,月亮散發著紅色的光芒,寂靜的客棧亮著燈火,而就在這個客棧,在夜左的靈台又多出了一枚太古符印:反噬符印!

夜左嘆了一口氣,在他的面前一個空間裂隙被打開,夜左回頭看了一眼被安放好的所有人的屍體,他一腳踏進了空間裂隙中,因為在冥帝的記憶和空靈符印的啟示中,夜左已經知道滅世符印在一萬年後的世界將要出世了,現在夜左打算去一萬年後的世界再收服最後的符印:滅世符印!

鮮血從客棧的門縫中流出,則分不清到底是彥兒的還是池七的,是聶冉的還是任澤羽佳明的,世界靜悄悄的,這似乎是暴風雨即將來臨前的寧靜。

誰都不知道夜左究竟想要做什麼……

(ps:明天沒有意外的話會有加更) 在空靈符印的能力下,夜左已經來到了一萬年以後的那個世界,夜左所熟悉的那個世界,不過當夜左回到這個世界的時候這裡已經是一片戰亂的樣子,而夜左來到的地方正是兩邊交火的中心。

早在夜左出發之前,夜左就已經換上了冥服,那象徵著冥帝身份的黑色風衣,夜左覺得這樣才是最適合自己的裝扮。

兩邊交火的人還吵得火熱,在他們兩邊人的中間一個人的身影忽然顯現了出來,他們本想沖著那個人破口大罵讓那個人不要多管閑事,他們兩邊的人都在懼怕這個人是對方請來的幫手,可是看到那個人真正模樣的時候兩邊的人都由不得大驚失色。

「冥帝?!不對!夜左?!」

「夜左不是已經死了嗎?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夜左抬起冰冷的眸子,墨綠色的眸子在兩邊人的身上掃過,在那兩邊人的後邊還不斷地有戰鬥的爆炸發出,原來這是一場混戰,這兩邊的人只是這場混戰中的其中兩個小隊。

這兩邊的人夜左自然不認識,不過夜左的名字他們不可能不知道,這個世界才是真正屬於夜左的世界!

「告訴我你們在做什麼。」夜左冰冷地問道,語氣不由分說,有種你只要不說出來我就隨時會殺了你的感覺。

「這…….」夜左看著的那個人稍微猶豫了一下,周圍的人還沒有弄清怎麼回事,那個人的身上便燃燒起了黑色的不滅之火,周圍的人大驚失色,要知道黑色的火焰只有傳說中的涅槃之火才會是這樣啊!

難道夜左已經得到了涅槃符印?!

夜左看著的那個人很快便在不滅之火中化為了一堆焦炭,他的實力並不是很強,六夕聖元的實力,這樣的實力在夜左的涅槃之火中連幾秒都不能堅持!

「我們說我們說!據說今天是滅世符印出世的日子,所有知道消息的人都來到了這裡打算爭奪滅世符印!我們也是抱著僥倖心理才來這裡試一試的,那些有實力的門派都還沒有來,誰都不知道滅世符印到底什麼時候出世!」

「哦?」夜左慵懶地回應道,看著這裡的人,夜左有種俯視眾生的感覺,這才是一個強者應有的感覺!

可惜這樣的感覺已經不長了……

「夜左!」一聲嬌嚓從夜左的背後發出,夜左閉上眼睛輕輕地一躲,一把利劍沿著夜左的耳邊刺了過去。

這樣的攻擊在夜左的眼中簡直就是小兒科,即使這樣的攻擊打到夜左,夜左也會當做自己是被蚊子叮咬了一下。

先不說元虛符印的元虛的能力,無論是源泉符印的恢復能力也好,還是反噬符印的能力也好,即使夜左受了傷夜左還能用涅槃符印的能力將自己的身體修復,在戰鬥中夜左幾乎已經達到了沒有損傷就能擊敗對手的能力。

當然了除非對手擁有審判之力,不過夜左的審判之雷也並非好欺負的,況且夜左的實力已經突破到了人類的極限,邁入了一個所有的人都不曾踏入的境界,如果夜左不會大意的話夜左根本無法被人擊敗。

夜左懶散地轉過頭,手輕輕地在那把利劍上彈了一下,只聽當的一聲,那把利劍便被夜左懶腰彈斷。

看著身後的那個陌生的女子,夜左回憶著自己貌似並不認識一個這樣的女子,可是這個女子看起來卻非常的眼熟好像自己在哪裡見過。

「一萬年了,我等了你一萬年!今天我終於等到你了!沒想到你竟然還想奢望滅世符印,為了自己的力量殺死了所有的人,你到底是不是人?你到底有沒有人性!我爺爺的死,我現在已經明白了,現在我就要為所有的人報仇!」

那個陌生的女子說著又從自己的腰間拔出一把劍,她沖著夜左用力地刺了過去。

聽到那個女子的話,夜左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對,沒錯,當時自己並沒有殺死客棧里所有的人,一個人被夜左忽略了,那就是小書綾!

當時夜左只是殺死了那些給自己力量的人,他忽略掉了小書綾的存在,當時小書綾好像也沒有在客棧裡面,夜左走的太突然,他忘記了小書綾的存在!


難道說這個女子是小書綾?

可是這不可能啊!她是怎麼從一萬年活到現在的!

小書綾根本沒有給夜左思考的機會,她直接將手中的利刃刺入到了夜左的小腹!

「夜左竟然會受傷?」

旁邊的人驚呼道,在他的概念中夜左根本是無法被擊敗的。


不是夜左不想閃躲,小書綾的攻擊在夜左的眼中根本構不成威脅,他只是覺得自己不能躲開這個攻擊,畢竟夜左有愧於小書綾,白河畢竟是在夜左的眼前死去的,他也是因為夜左幫助焚寂而死的,夜左一直沒有給小書綾一個好的答覆,所以夜左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再傷到小書綾了。

畢竟在夜左失去記憶的那段時間,沒有小書綾和白河的話,夜左肯定會死在那條河邊,夜左把白河害死夜左已經很後悔了,所以讓小書綾傷到自己,或許能讓小書綾好受一些。

「為什麼不反擊?為什麼不躲開!」

小書綾抽出夜左小腹中的利刃眼睛中帶著兇狠的目光。

經過一萬年的時間,小書綾已經徹底恨上了夜左,夜左知道仇恨這種東西只會隨著時間越增越多,現在的小書綾已經不是夜左認識的那個單純內向的小蘿莉了。

「你不是想殺死我嗎?」

夜左嘆了一口氣,小書綾經過一萬年的修鍊也只是三夕至尊的實力,這樣的實力如果夜左沒有去一萬年前的世界擊敗冥帝,經歷那麼多事情的話,夜左根本無法在小書綾的利刃下活下去。

可惜,夜左的實力遠不是小書綾能比擬的,突破了不破之境,夜左根本無法在這種單純的攻擊下受傷。

源泉的力量和涅槃的力量在小書綾利刃抽出的那一刻便把夜左的傷口修復了。

「沒錯!我真是要殺死你!我等了你一萬年,我等的就是這一天!」

小書綾再次提起手中的利刃,但是一個身影忽然落在了小書綾的身後拉住了小書綾的身體,小書綾掙脫了一下沒有從那個人的手中掙脫開。

夜左看了眼那個人的衣服,原來這個人是青晝門的。

青晝門看來沒有在夜左和焚寂的攻擊下完全解散,他們貌似又成了一個新的勢力。

「書綾!現在可不是和這樣的小人物爭鬥的時…….」說話的那個人話還沒有說完,他忽然看清了小書綾想要殺的那個人的面孔格外的熟悉。


「夜左?!」

和之前的人同樣吃驚的表情,那個人明顯非常懼怕夜左,夜左感受了一下那個人的實力,六夕至尊的巔峰,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個人應該是青晝門新的盟主吧?

這個人的年齡也就五十多歲,如果修鍊到原來青晝門教主的年齡的話,或許他的實力還能超越之前的教主。

「呦?竟然那麼多人認識我,真是榮幸啊!沒想到你們青晝門也想得到滅世符印。」夜左若無其事地掏了掏耳朵,完全沒有把那個人放在眼裡。

「我當然認識你,十年前將青晝門滅門的那個罪人!雖然我青晝門被擊敗了,但是現在的青晝門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你的實力雖然強,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只要青晝門有一個人活著,我們青晝門就會與你夜左為敵!」

「原來在那之後已經過去了十年,妖界的妖皇沒有反攻人界,看來這裡還算和平啊,沒想到你們竟然會為了一個滅世符印那麼多人想在這裡送死,真是可笑啊!」夜左笑了笑,他感覺在這裡的人愚昧無知。

滅世符印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一旦滅世符印出世,這個世界就會進入毀滅的倒計時,如果沒有人有能力收服滅世符印的話,這個世界就會被滅世符印毀滅,就像是第一次符印大戰的時候那樣。

第一次符印大戰,冥界,人界,天界都參與了戰鬥,而最終勝利的是人界的天界。

天界已經很久沒有消息了,不過他們並沒有消失,那道劈向夜左的審判之雷就是證明他們存在的證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