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霄的話意有所指。

廣仁曦聽言抿了抿唇:「好。」

鴻霄告訴她這些,便是在提醒她,他可能要遇到麻煩了。

廣仁曦並非對夢幻大陸之外的世界半點不知。

早在她被人追殺,由林樂殊護送她回玉仙宗時,入了那名為「靈府」的特殊法寶中,便在其主的指引下,於內的藏書閣知道了夢幻大陸之外的世界。

仙緣大陸……

她肯定是會去的。

………………

鴻霄與廣仁曦同處一室呆的實在太久。

李寧尚且沒有意見不會過於干擾她。

可某個帶著一肚子火氣趕來這裡的藍袍少年卻實在等不下去。

當鴻霄懷抱廣仁曦正在傾訴衷腸時,與鴻霄長得一般無二的少年便大跨步沖了進來,一把將廣仁曦從鴻霄懷中拽出。

閃身消失在了鴻霄的眼前。

「老九!」

鴻霄見狀心中一驚,盯著藍袍少年消失的方向愕然出聲。

可藍袍少年早已消失不見,怎會聽到他的呼叫。

反應過來趕緊奔出房間,看見李寧便迅速開口:

「老九和曦兒積怨已深,不能讓他與曦兒獨處,你快去將老九找回來。」

李寧卻只平靜看著他,沒有任何行動。

「老九的事我自會處理。」

「可在這之前,我們的帳也該好好算一算了。」

細長丹鳳眼一片幽冷之色,李寧看著鴻霄平靜說道,步伐緩慢朝他靠近。

鴻霄聽言眸色一變,面色難看盯著李寧,已然戒備了起來。

「殷黎。」

鴻霄朝李寧身後站著看熱鬧的紅袍面具男子叫了一聲。

紅袍面具男子聽言抬腿朝他走近。

然後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沖李寧說了一聲:「下手輕點,雖然你給的丹藥能讓我迅速恢復正常,可疼,我還是能感受到的。」

紅袍面具男子聲音帶著一絲戲謔之意。

李寧沒有看他,只看著鴻霄冷漠出聲:

「我原先便告訴你,她是我的人,你不要動。」

「如今你趁我不在她身邊入了她的心,一點疼痛,想來你總該是受的住的。」

鴻霄聽到殷黎和李寧的話臉色難看。

殷黎擺明已經被李寧說服。

殷黎若不保他,以他現在普通人的體質,怎麼會是李寧的對手,除了任他報復根本別無它法。

心中嘔血,鴻霄面上卻是不顯:「我之前便對你說過,她,我不可能讓給你。」

「你現在對我說這話,擺明了是趁人之危!」

知道他現在沒有還手之力便想欺凌他。

鴻霄了解李寧。

李寧就是這種嘴上話說的漂亮,背地裡儘是花花腸子的小人。

想欺他還先找這麼一大堆理由,將他歸為過錯方。

也不愧是他們幾個中最能忍最黑心的人。

「我便是趁人之危。」

「你又能如何。」

嘴角輕扯,李寧看著鴻霄的眼神帶著冷嘲之色。

不待鴻霄回話,他便突然握拳,對著鴻霄的肚子猛的出了一拳。

「唔!」

鴻霄瞬間白了臉彎腰捂肚,望著以勢壓他,然後完全靠蠻力攻擊他的李寧,眼中是一片痛恨之色。

「李寧,待我恢復實力,我定要你好看!」

回應他的是李寧沒有一絲變化的臉,和出手越來越狠的動作……

…………

被帶到一無人林地停下。

廣仁曦看著拽著自己手的藍袍少年,上挑弧度驚人的惑人狐狸眼閃過戒備之色。

側頭望了下四周,見四周寂靜無聲,李寧也沒有追過來,不由輕皺起了眉望向少年。

「你又想幹嘛?」

因被鴻霄自殺式的攻擊重傷。

在乾坤國境內的桐城中,少年便對她百般折磨欺凌,如今千里迢迢尋到這來,若還想向那時那般折磨她。

有李寧在,便是殺不了他,她也不會讓他好過。

「見到鴻霄你是一臉愧疚。」

「見到我你便是這般嘴臉。」

「女人,別忘了你在望城是如何對我百般依順的!」

「我助你攻城掠池,為你除去各種危害。」

「在望城中,你在鴻霄面前反咬我一口令我受傷差點沒命,你到現在都沒有半點愧疚之意流露。」

「你憑什麼這麼對我?」

扣著廣仁曦的腰,伸手掰起她的下巴令她仰視著自己。

藍袍少年細長丹鳳眼一片陰冷和壓抑著的殘暴,死死盯著廣仁曦的臉。

「那你要我怎麼對你?」

「需要我說對不起嗎?」

廣仁曦被迫仰望著他,盯著他陰狠的臉,廣仁曦的眸色一片冷然。

「如果我說對不起你便會放過我,那我可以說。」

「如果我的對不起對你沒有任何影響,我也不想浪費口舌。」

廣仁曦聲音清冷。

與少年的事原本便沒有對錯。

一開始便是一施壓一承受。

她不敵於他,在他身下蜿轉承,歡。

后利用他完成自己的目地。

雖然關係牽扯不清,卻從頭到尾都是兩個對立面的人。

他早該想到她會尋了時機報復於他。

便是沒有鴻霄,也會有李寧出手。

對他愧疚?

他也配?

面對藍袍少年推卸責任的責問,廣仁曦除了冷漠鄙夷沒有其它情緒。。 躲在遠處的怪咖和雪納瑞,聽著唐宇口中吐出冷嘲熱諷的話,都有些懵逼了。

這是他們所認識的那個玄醫傳人?

不過,嘲諷的好。

「小子,給老夫去死。」

已經七竅流血栽倒在地的食毒蟲,突然咆哮一聲,臉上浮現病態的紅暈,氣血鼓盪,狀若瘋獅,翻身而起就向著唐宇撲去。

他的肌膚也含有劇毒,只要碰觸到唐宇,唐宇就得給他陪葬。

可唐宇又不是傻子,哧溜一下就拉開距離,而後接連閃身後退,像是遛狗般溜著食毒蟲轉圈圈,「堂堂毒王食毒蟲,竟然燃燒精血,呵呵,很不體面呀。」

食毒蟲剛才瘋狂催動真氣,真氣蘊含的劇毒快速侵蝕他的身體,現在的他已經是真正的皮膚包著骨頭,七竅都不停流出黑色的粘液。

為了拉上唐宇陪葬,他燃燒精血爆發小宇宙,可依然是碰觸不到唐宇。

精血燃燒殆盡,他撲通一聲倒在地上,眼中依然滿是怨毒之色。

噗,噗,噗……

碰觸不到唐宇,他就對著唐宇噴毒血。

只要毒血噴到唐宇身上,哪怕只有一滴,唐宇也會中毒。

唐宇沒想到食毒蟲如此痛恨自己,連忙閃身後退,拉開距離后就握拳做個加油的手勢,鼓勵道:「不愧是毒王,噴血都噴的如此瀟洒,可惜沒噴到我,不過你也別灰心,再努力噴遠點就能噴到我了,加油,加油,毒王加油。」

「哈哈……」

怪咖和雪納瑞終於忍不住的笑出聲了。

他倆之前和唐宇都只接觸過一次,而唐宇給他倆留下的都是沉穩的印象,可他倆現在才發現,唐宇不穩重的時候……真的好賤。

賤的讓人很想鼓掌喝彩。

能賤到這種程度,不愧是玄醫傳人。

撲通……

食毒蟲摔倒在地,身子抽搐幾下就沒了動靜。

「這就死了?」

唐宇眉頭不由得一挑,側耳仔細傾聽片刻,的確聽不到食毒蟲的呼吸聲了,但他並不急著上前驗證,而是從錢夾子里取出個小凳,坐下后喝了幾口水潤潤嗓子。

而後翹起二郎腿,點上根煙吞雲吐霧。

「牛逼!」

怪咖和雪納瑞小跑著過來,滿臉欽佩之色。

賤到這種程度,不欽佩都不行。

「繞著過來,理他遠點。」唐宇連忙提醒。

雖然食毒蟲似乎真的死了,可這種老江湖保不住有假死之法,萬一現在是演戲裝死,等人靠近后暴起傷人呢?所以他一直不靠近食毒蟲。

繞過食毒蟲來到唐宇身旁,雪納瑞豎起大拇指,「能將名震江湖的毒王毒死,恐怕你是第一個,哥們服了。」

「說什麼屁話呢?」怪咖瞥了眼雪納瑞,「毒死的?明明是被氣死的。」

雪納瑞出奇的沒有和怪咖拆台鬥嘴,而是深以為然的點頭道:「此屁有理。」

「……」唐宇。

又等了十多分鐘,食毒蟲依然是一動不動,唐宇這才鬆了口氣,起身收了小凳,還是不靠近食毒蟲,而是轉身看向武村。

九道衝天煙柱依然存在。

只不過中央的那道煙柱變細了,顏色也變深了。

這九道煙柱,應該才是食毒蟲的底牌,不然剛才沒必要一直拖延時間。

唐宇有進村探一探的想法,主要是想收刮戰利品。

這裡是官州的地界,支援也是官州執法隊的捕快,人都來到后一起進村翻出食毒蟲的家底,他可就不好多佔多拿了。

可是留怪咖和雪納瑞這兩個弱雞在這裡,他又有些不放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