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曉曉扭頭,看到小誦穿着颯爽的保安制服從電影院裏跑了出來,她衝到黎曉曉身邊一把扯住他的胳膊往旁邊拽,“快走快走!那隕石就要砸下來了!”

可是拽了幾下,小誦卻發現自己根本拽不動黎曉曉,感覺自己不像是在拽一個大活人,而是在拽路邊的電線杆……

黎曉曉衝小誦友好的笑笑,“沒事,砸不到這裏,你先走吧,我還有點事。”

這個女孩子雖然有點暴力,但心地真是沒話說,人美心也美的類型。

看到她黎曉曉就有一種想要戀愛的感覺,但是可惜,這只是個電影世界的NPC。

“什麼事比命更重要?!”小誦不滿黎曉曉的說辭,繼續拽着他,“快走啊!”

轟——

隕石拖着火光,從天而降,在小誦驚恐的眼神中越來越近!

黎曉曉用餘光瞄了一眼隕石降落的方位,一把拉住小誦摟在懷裏,背對着隕石落地的方向……

他剛剛想起來,他們玩家的身體素質都很強悍,那飛行倉落地的震盪對他們來說只是小意思,但對小誦這樣的普通人來說,可能會造成不可逆的生理傷害。

所以,黎曉曉用自己的身體當盾牌替小誦擋住了震盪,同時放出靈力包裹着小誦,讓她免於受到震傷。

“轟隆——”飛行倉落地了——降落在電影院側面的小廣場上。

小誦被這巨大的聲響轟的頭暈眼花,但因爲有黎曉曉的保護,她並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待一切平息之後,黎曉曉才放開了小誦,轉頭看着飛行倉砸出的那個大坑。

一個熟悉的人影從坑裏走了出來,遮住身形的衣袍、白色的面具……

“黎曉曉!怎麼又是你?!”

“無面!怎麼又是你?!”

倆人在看到對方的一瞬間同時喊出一句話,然後陷入了尷尬的沉默。

“呵呵呵呵……”黎曉曉尬笑,“這說明我們有緣啊……”

“呵呵呵呵呵……”無面也發出意義不明的笑聲…… 都是老熟人了,一點點的尷尬很快過去,然後就聊得熱火朝天了……嗯,是黎曉曉單方面的熱火朝天。

黎曉曉:“無面,怎麼每次系統出問題都派你過來啊,是不是這遊戲其實就你一個GM啊!”

無面:“兩個。”

無面的回答依舊精闢,兩個字就蘊含了許多的信息,黎曉曉也瞬間明白了,無面是想跟他說:其實有兩個GM你見到我的機率是50%這個機率還是蠻大的所以你不必大驚小怪。

黎曉曉:“無面,我聽你的建議去打了寂靜嶺副本結果差點栽在了心魔手裏,你怎麼不提醒我心魔那麼厲害啊!要不是我運氣好你以後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無面:“碰瓷?”

黎曉曉明白,無面的意思是:你的心魔什麼德行你自己心裏沒點B數嗎竟然想要甩鍋到我頭上這是在強行碰瓷嗎?

黎曉曉:“沒有沒有!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幹嘛不等我打完了心魔再把我的魂玉收走,沒了魂玉我戰鬥力下降了不少呢,不然纔不會讓那個心魔那麼張狂!”

這次無面多說了幾個字,“那樣你死的更快。”

無面一解釋黎曉曉就明白了,如果帶着魂玉,恐怕在寂靜嶺副本里魂玉就會成爲心魔的法寶,而他黎曉曉可能死在自己的寶貝之下。

“是因爲被污染的緣故嗎?”黎曉曉問,“那什麼時候才能淨化好,都好多天了。”

無面冷漠道,“你當是把髒衣服拿去幹洗呢?”

乾洗再慢三四天也就拿到了,可這魂玉的淨化可複雜的多,根本不可能那麼快。

黎曉曉訕訕一笑,“那多久能好啊?”

“到時候我會找你。”無面沒有正面回答黎曉曉的問題,轉身朝電影院走去,“我要做事了,你別來煩我。”

“大佬慢走!”黎曉曉揮手相送。

目送無面進了電影院,黎曉曉一回頭,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小誦還在旁邊。

此時她目瞪狗呆,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黎曉曉,“你……不是地球人?”

黎曉曉:????

反應了好幾秒,黎曉曉纔想明白小誦的腦洞開到了哪個方向。

然後,黎曉曉嚴肅的點點頭,“被你發現了,我的確不是地球人,我和剛剛那個面具人都是從遙遠的起點星系而來,目的是爲了追蹤一個逃犯,如果任由那個逃犯在地球爲非作歹,你們的世界將非常危險。”

小誦很配合的捂住了嘴,用不可思議的眼神望着黎曉曉,眼神裏充滿了小星星。

黎曉曉繼續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我們的文明是一個比地球高級的多的文明,我們其中的大多數人都擁有以萬年計的悠長生命,我們的知識無比淵博,每個人都聰明、睿智、充滿才華,最重要的是,我們人人都有你們所說的超!能!力!”

小誦驚歎一聲,露出崇拜和嚮往的神色。

“不過,雖然地球在我們眼裏就跟你們眼中的原始人一樣落後,但地球卻有一樣我們沒有的東西。”黎曉曉目光灼灼的看着小誦。

果然,小誦順着就好奇的問,“那是什麼?”

黎曉曉笑了,用專注的眼神注視着小誦,一字一字的說,“我們的星系裏,可沒有你這樣漂流可愛的女孩子。”

小誦的臉刷的紅了,低下頭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的腳尖,低聲呢喃,“怎麼可能呢,你一定是在逗我,你們那麼高級的文明,會有基因技術什麼的,每個人的外貌都會很完美,所有的女孩子都比我漂亮可愛一百倍吧!”

“不不不!”黎曉曉搖頭否認,“那種技術在我看來不過是一種高級的整容術而已,一個人的長相毫無缺陷,也就代表着毫無特點,即使漂亮,也跟沒有靈氣的完美雕像一樣,讓人連看的興趣都沒有,而你——”

黎曉曉深情的注視着小誦,“那麼美麗,還那麼善良,你是我走遍宇宙見過的最美麗的女性!”

小誦的眼神左右閃爍,腦子裏一團亂麻,都不敢正視黎曉曉了,更是緊張的說不出一句話來。

這種反應很正常。

就好像是,你只是一個社會底層普通的女孩,甚至連灰姑娘都不如——好歹灰姑娘的爹也是個貴族啊!可你祖上往上數三代都沒出過任何大人物,就是最普通的普通人。

但你某天忽然遇到一個只在電視新聞裏見過的大人物,這個大人物英俊帥氣、學富五車、富可敵國……然後這個如小說中霸道總裁一般的大人物,一邊用深情的眼神看着你一邊對你說“你是我見過的最美麗的女性。”

臥槽!哪個少女能招架得住!

小誦瞬間淪陷了。

黎曉曉得意洋洋。

既然無面都來了,那我肯定馬上就要離開這個電影世界了,既然來了一趟,不留點什麼豈不是辜負了這段旅程?

留下一段情,定然是極好的。

反正小謙那樣的渣男不配有女朋友!反正拆散一對是一對哈哈哈哈……

萬年單身狗的靈魂深處傳來恐怖的笑聲,然而小誦卻無法聽見,只能淪陷在黎曉曉無恥的謊言當中……

黎曉曉摟着小誦,慢慢靠近她的嘴脣,慢慢靠近……

馬上,就要親到的時候……

“你在幹什麼?”一道沒有感情的冷漠聲音忽然從黎曉曉背後傳來,嚇得黎曉曉差點小便失禁!

“臥槽!”黎曉曉扭頭看着無面,按住砰砰直跳的心臟,“嚇死寶寶了!你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

“不這麼快出來,怎麼能看到這場好戲?”無面饒有興趣的看着黎曉曉,“沒想到你還挺會撩妹的啊,那爲什麼一直都找不到女朋友?”

“我那不是……”黎曉曉說着,忽然頓住,瞪眼瞧着無面,“你怎麼知道我沒有女朋友?”

無面沒有絲毫慌張,慢吞吞的說着,“你媽媽見人就拉着問別人有沒有女兒侄女外甥女,到處吼着要給你介紹女朋友……你沒有女朋友的事兒,大概整個雲城的上流圈子都知道吧!”

黎曉曉:……

嘿!這可真是我親媽啊…… 無面顯然沒有和黎曉曉多聊的打算,調侃了黎曉曉一句後,就朝飛行倉走去。

哎?

黎曉曉懵了一下,大聲問,“喂!你不開傳送門讓我們走嗎?”

無面回頭瞟了黎曉曉一眼,“這次問題不大,已經修好了,副本也恢復正常運轉,你們可以繼續。”

說完也不等黎曉曉應聲,便跳到坑裏鑽進了飛行倉。

片刻之後,飛行倉起飛,向着天際呼嘯而去,動靜跟來時一樣大,把暹羅人民紮紮實實的又驚嚇了一次……

黎曉曉摟着小誦,一邊安撫她一邊目送無面的飛行倉消失在天空,然後笑着說,“我的事情辦完了,我們也走吧!”

爲了讓小誦感受一下自己的“超能力”,黎曉曉將小誦背在背上,“抓緊,我們要出發了。”

“哎?哎?”

黎曉曉抓着小誦的腿,用力一蹬地,飛快的衝了出去!猝不及防的小誦一個後仰差點摔下去,下意識的使勁勒住黎曉曉的脖子固定身體,將黎曉曉勒的直吐舌頭……

不過人的適應力都是很強大的,沒過多久,小誦就適應了這風馳電掣的感覺,能很好的穩定自己的身體了,甚至還可以貼在黎曉曉耳邊跟他說悄悄話。

黎曉曉並沒有用自己最快的速度來奔跑,但也比路面上的汽車快許多,看着一輛輛被黎曉曉甩在身後的汽車,小誦激動的滿臉通紅,貼着黎曉曉的耳朵說,“哇,真是太刺激了!”

“哈哈,以後還會有更刺激的!”

“以後……”小誦忽然安靜下來,頓了一會兒說道,“剛剛你那個同伴離開了,你也會離開的對嗎?在完成你的使命之後。”

黎曉曉笑起來,“我是會離開,但我還會回來看你的。”

在山村老屍副本中,黎曉曉認識了奸商黃天師,而後面在回魂夜副本中,黎曉曉再次遇到了黃天師,而此時的黃天師竟然也認出了他,這代表什麼?

即使是不同的電影,只要電影類型和發生的地點相同,裏面的NPC很大可能是通用的。

也就是說,如果黎曉曉以後再進入一個以這座暹羅城市爲背景的恐怖片,那麼還是有很大可能找到小誦的,而那時候的小誦應該也記得他。

那麼,暹羅的恐怖片多嗎?

呵呵,不要太多好嗎?恐怖片可是暹羅電影的支柱類型啊!!

所以黎曉曉覺得自己也不算是在欺騙小誦,我的確有可能很快來看你啊!說不定下次排本就又排到了暹羅恐怖片呢!

聽了黎曉曉的話,小誦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問,“那可以帶我走嗎?”

哎?

黎曉曉驚訝了一下,旋即又瞭然。

小誦的人生絕對稱不上美好,她家庭條件不怎麼好,沒什麼高學歷和特殊才能只能在電影院當保安,有一個不務正業的哥哥,還有一個很不靠譜的前男友……

真沒什麼好留戀的。

而且小誦並不是那種膽小懦弱的女孩子,可以說是一個漂亮善良的女漢子,這樣的一個女孩,驟然知道這個平庸的世界背後還有一個魔幻的圈子存在,肯定是心生嚮往的,會向黎曉曉提出這個要求一點兒都不奇怪。

而且,如果可以的話,黎曉曉真想立馬答應下來,把她帶出副本發展成女朋友……

只可惜,

對於能帶出副本的東西,系統是有嚴格的限制的,別說人了,你想帶個貓子狗子都是不行的!

嗯……其實還是有辦法的,比如把小誦殺死,把她的靈魂存入儲存靈魂的道具然後帶出去,把道具具現化,就能將小誦帶到現實了。

但她也只能是個靈魂。

所以黎曉曉拒絕。

如果交女朋友不能一起睡覺……那還有何意義?!

對於那種柏拉圖式的戀愛,黎曉曉只想說一句,“在下俗人,告辭!”

所以,黎曉曉只能歉意的回答,“抱歉啊小誦,你的身體太弱小了,即使我想,也無法帶你走的。”

“果然……”小誦有點兒沮喪,但很快又振作起來,“那你以後一定要來看我啊!”

“一定一定……”

黎曉曉的目的地是拍攝公司所在地,他不擔心田熙珉會被厲鬼幹掉,畢竟王瀟南他們已經過去了,但他擔心他們漏掉了最重要的東西,導致任務無法完成。

不過事實證明黎曉曉想的太多了,就在他剛剛能看到那間擁有一個獨立院子的小樓時,便收到了主線任務完成的提示。

只不過,評分很低,獎勵總共只有十萬靈幣,四個人分一分,少的可憐。

黎曉曉將小誦放下來,牽着她的手走到院門,而此時王瀟南、師無一、柯鴻宇、田熙珉還有男主角小謙,一行人恰好也從樓裏出來,和黎曉曉打了個照面。

他們看到手拉手一副情侶範兒的黎曉曉和小誦,俱是一愣。

特別是男主角小謙,一副哀莫大於心死的表情,看着他黎曉曉就彷彿聽到一顆脆弱的玻璃心掉在地上摔的稀碎髮出的美妙叮噹聲。

嘿嘿……

黎曉曉乾脆一把把小誦摟在懷裏,看也不看小謙,深情的對小誦說,“我和我的同伴就要離開了,你好好保重!”

說着黎曉曉將手伸進了襠裏。

小誦:哎哎???!!!

然後黎曉曉從襠裏掏出一個黑色的運動揹包,遞給了小誦。

小誦下意識的接過,滿臉懵逼,哎哎???!!!

“保重,再見!”

黎曉曉鬆開小誦後退了幾步,微笑着擺手,然後,一陣空間波動後,他和王瀟南幾人的身影驟然消失無蹤,留下小謙和小誦二臉懵逼。

小誦下意識的拉開運動揹包的拉鍊,往裏面看了一眼,頓時發出一聲驚呼!

裏面塞得滿滿的,全是一卷一卷的美鈔!!

這是黎曉曉留下的打破小謙和小誦關係的最後一擊!

“黎……”小誦擡頭,愣愣看着空蕩蕩的院子,心情複雜。

這時候,玻璃心碎了一地的小謙蹭了過來,站在小誦面前,喃喃,“小誦,你和那個人……”

“不關你的事!”小誦硬邦邦的回了一句,然後扭頭就走。

劇情被黎曉曉幾個人插了一腳,小謙雖然保住了命,但也徹底失去了女朋友…… 王瀟南把一顆儲存靈魂的靈魂球遞給黎曉曉,“我覺得你可能需要這個,就給你帶出來了。”

黎曉曉接過一查探,便知道了這是什麼,這是扶桑搜的靈魂。

旋即愣了一下,“不是殺死了嗎?爲什麼還在?”

王瀟南笑笑,“扶桑嫂的情況比較特殊,她有許多個分身,而且每個分身的法力都是一樣的,本體被殺死了,這只是個分身。在殺死本體之前被我封印了,所以沒一起死。”

“你可真會鑽系統的空子。”黎曉曉拿着靈魂球,讚歎了一句。

沒能親手殺死扶桑嫂,是這個副本最大的遺憾,畢竟那個傢伙竟然敢幻化成他死去的親生母親,實在是不可饒恕!

不過好在王瀟南這個人足夠貼心,竟然給他帶出個分身來,讓他能好好的炮製一下這個厲鬼,以解心頭之恨!

“謝謝啦王瀟南!”

“不客氣。”王瀟南笑起來。

而那邊,柯鴻宇則是繪聲繪色的將這次的副本經歷講了一遍,當然,消滅厲鬼都是次要的,着重點放在了黎曉曉泡到了電影女主角這件事上面。

而得知黎曉曉所作所爲的郝帥立即大呼小叫起來:“黎曉曉,你的良心真是大大的壞了,竟然去泡電影女主角!”

黎曉曉翻白眼,“我這可是見義勇爲!不能讓純潔善良的女主角落入渣男的手中!”

“所以你就許下虛假的諾言,讓人家等你一輩子?”郝帥做了個滑稽臉的表情,“你也是個渣男!”

“滾!你沒資格說我渣!”黎曉曉一菸灰缸砸過去。

兩個人鬧成一團。

大家哈哈大笑,但是一向愛鬧的張斐然卻反常的安靜,抱着一個日記本很認真的在寫着什麼。

“小姑娘怎麼了?”王瀟南笑着問驢哥。

驢哥看了一眼張斐然,哭笑不得,“斐然說她從今天起也要寫日記,等到了未來的某一天說不定也能靠着日記回到過去改變人生的遺憾……”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