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曉曉毫不猶豫的點選了“創建盟會”。

立刻又蹦出一個窗口。

這次窗口裏只有一幅圖,那是一個類似魔法陣的圖案,整體是一個圓環內套了個八角形,每個角上的三角形區域都是高亮顯示,下面一行文字提示:

“八個盟友分別在魔法陣八個角按下血印,即可創建盟會。”

好吧,這個系統創建盟會和網絡遊戲不一樣,不要錢,但要八個玩家……我上哪兒找八個玩家去?!

黎曉曉掰着指頭算了算,他自己、任天、張斐然、還有任天發展的下線,加起來也就四個人而已,而且,除了他自己,其他三個人都沒達到加入盟會的等級呢!

黎曉曉只好鬱悶的叉掉了窗口。

看來這建立盟會的門檻兒還挺高,先想辦法湊齊八個人再說吧!

黎曉曉又看了看留言,任天給他留言說已經到了雲城安頓了下來,問新工作啥時候去面試下。

黎曉曉想了想,“就今天晚上吧!”

發完之後黎曉曉又把貓吧的地址給任天發了過去,“晚上八點到這兒碰頭。”

天色還早,黎曉曉看着外頭陽光挺好的,就牽着Lily出去遛花兒了。

小區裏轉了一大圈,每次看到個頭和無面差不多高的女人,黎曉曉都會仔細的瞅一瞅,企圖分辨出究竟誰是無面!

但,看來看去也沒個準數兒——不是因爲誰都不像,而是因爲:黎曉曉看誰都特麼像無面!

完了,真的要神經病了! 師無一出現在自己的臥室裏,臉上有些鬱郁。

這幾次副本運氣都不怎麼好,第一次參加派對副本竟然拿了個零分!

其實,他就打了個醬油,啥也沒幹就拿了一萬靈幣的基礎獎勵他應該高興纔是,但想想黎曉曉的99%貢獻度和獲得的五十萬靈幣,他就一點兒都高興不起來。

人比人氣死人啊!

更氣人的是他這個毛都沒分到一根的人,還欠着那個幾乎包攬了所有獎勵的傢伙一筆二十萬靈幣的鉅款。

想想就覺得心裏堵得慌。

真想劫富濟貧一下。

嘆了一口氣,師無一走到了地下室入口處,看到大敞的門,愣了一下,飛也似的衝進了地下密室。

密室裏空無一人,哪裏還有那倆鬼的影子?

師無一身子一晃,感覺自己想要暈倒。

屋漏偏逢連夜雨。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真倒黴起來喝涼水都塞牙。

越擔心什麼越來什麼。

非洲人,

非洲酋長……

師無一恍惚覺得,彷彿就像是一部自己主演的電影前,觀衆們正在拼命在屏幕上刷出類似這些的字眼,讓他有種想流淚的衝動……

師無一抹了抹眼睛,覺得現在絕望還有點早,也許能做點什麼補救一下。

剛拿出手機,一條新聞推送就跳了出來:【柯家少爺“死而復生”,誰纔是冒牌貨?!】

新聞圖片是一張柯鴻宇的照片。

師無一瞪大眼,拿着手機的手哆嗦起來。

……

……

黎曉曉扯着Lily第二次轉到小區門口車道上的時候,看到自家的賓利開過來,在他身邊停下。

黎城降下車窗笑看着黎曉曉,“最近你經常夜不歸宿啊!”

“……”黎曉曉無語了一下,然後說,“今天晚上我可能也不回來了。”

今天要去安頓任天,肯定也要在酒吧陪任天呆着,等結束說不定就半夜了,還要去任天安頓的地方看看,所以註定又是一個夜不歸宿的夜晚。

看來搬出去住是個迫在眉睫的事兒啊!

只是……沒工作沒收入呢……總不能跟父母要房租吧,太那啥了。

黎曉曉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勉爲其難的去上個班。

“爸,你這是去哪兒?”黎曉曉問,看能不能搭個順風車。

“去上班啊!”黎城理所當然的說着。

“……”黎曉曉擡頭看看天色,心想你這是上的什麼班?

這個不重要,黎曉曉抱着Lily拉開車門鑽進副駕駛,很自覺的繫上安全帶,“捎我一程唄,我去貓吧。”

黎城點點頭,發動了車子,本來想跟黎曉曉說郝帥要他回家後回電話,但聽他說要去貓吧,以爲黎曉曉已經聯繫過郝帥了,到嘴邊的話也就沒說出來。

開了一段路,黎曉曉看到路邊的商家促銷廣告牌才後知後覺的記起來今天是星期天。

“爸,是不是又有什麼大案子?”黎曉曉好奇的問。

一般沒有案子的話,黎城肯定是每週五天每天八小時按時上下班的,只有有案子的時候纔會佔用休息日。

黎城點點頭,也沒隱瞞,“你今天沒看新聞吧!咱們雲城可是出了一樁奇事。”

“啥奇事?”黎曉曉好奇起來,能驚動黎城這個部門的,肯定不是啥小事吧!

“柯家你知道吧,開婚紗店的那個,你媽媽的婚紗就是在他家定製的。”黎城說。

黎曉曉點點頭,“知道啊,前陣子我還和柯鴻宇一起漂流來着。”

財迷妻:老公太霸道 “呵呵,這可就巧了,這事兒就出在柯鴻宇身上,就那次漂流,他不是出意外淹死了嗎?柯家就領了屍體回去給他在家裏辦葬禮,雲城有頭有臉的人去了不少。”

黎曉曉聽到這裏心裏一咯噔。

那天他去找柯鴻宇的時候,怎麼都找不到,意外他被其他玩家給除魔衛道了呢就沒再管,難道……

“然後葬禮的時候,忽然又跑出來一個活蹦亂跳柯鴻宇,大吼着棺材裏那個是冒牌貨,他纔是真的……你說警察局都確認過死者身份的,NDA都在資料庫對比過,怎麼可能會弄錯死者身份?”

“柯家夫婦當然是不信啦,以爲這個是個和他們兒子長得很像的人故意來搗亂的,悲怒交加,直接揍了一頓給送警察局了。”

“你以爲到這裏就結束了嗎?離奇的還在後頭!”黎城笑了笑,接着八卦:

“可這個冒牌貨堅持自己是真的柯鴻宇,還說出了許多隻有柯鴻宇纔會知道的事情,鬧的柯家夫婦都相信他的確是真的柯鴻宇了,結果,謹慎起見驗了個DNA之後,發現這傢伙果然是個冒牌貨!”

DNA當然不同了,他已經是個鬼了啊……就算重塑了身體,也是鬼體,DNA怎麼可能和活人一樣……

“冒牌貨和柯鴻宇長得一模一樣,而且對柯家的一切都十分熟悉,一些隱私事情也能說的頭頭是道,但DNA就是不一樣!簡直就像是柯鴻宇的靈魂附到了另一個一模一樣的人身上一樣,你說離奇不離奇?”

“柯家是亂成了一鍋粥啊!你媽媽和他們家有點交情,就求到我頭上來了,這不,我只能去加班幫他們了,不過說實話,我也沒什麼信心能處理好這種‘靈異事件’。”

黎曉曉:“……”

要不要去一鍋子把柯鴻宇那個‘妖魔鬼怪’給收了呢?

黎曉曉掏出手機,打開未接來電,便看到一連排的未接來電,來自同一個人,張可蒙。

數了數,有28通。

諸天萬域爭霸 黎曉曉心虛的擦了擦汗,點在回撥上,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按下去,問:

“爸,這事兒有沒有連累到張可蒙?”

“張可蒙?”黎城笑了一下,“當然連累了。”

“那天柯家夫婦將這個活的柯鴻宇扭送到警察局的時候,家裏的那具遺體已經按照制定好的流程送到火葬場燒了。”

“後來柯家夫婦又覺得這個活的柯鴻宇纔是他們的兒子,想重新驗一下屍體的DNA,但屍體又沒了,直接就是死無對證。”

“那個活的柯鴻宇嚷嚷着說是警察局弄錯了他的DNA,事情鬧大了,張可蒙就被暫時停職了,也算是無妄之災吧!”

黎城說話的口氣十分愉快,好像有點幸災樂禍的意思……大概是,上次張可蒙把黎曉曉抓起來他表面上沒什麼,心裏還是對張可蒙很不滿的吧……

黎曉曉又擦擦汗。

可憐的張可蒙。 貓吧剛剛開門,一個客人都沒有,幾個服務生正在打掃整理。

шωш▪тt kǎn▪C〇

黎曉曉坐在吧檯前,斟酌着給張可蒙發了條信息:“張隊長,這次的事情是我的失誤,你放心,我一定儘快補救。”

發完這條信息之後,黎曉曉迅速的把張可蒙的手機號拉到了黑名單裏……

假裝張可蒙已經和顏悅色的與他達成了共識。

拿出手機玩了一會兒吃雞,結果一連三把都落地成盒,氣的黎曉曉又想摔手機。

這時身後傳來親切的喊聲,“黎哥!”

最強山賊系統 黎曉曉轉身,便看到了憨態可掬的任天,他身旁跟着一個健壯的中年人,熟人。

“驢哥?!”黎曉曉驚訝的迎上去。

“黎曉曉?!”驢哥也是驚訝萬分,驚訝過後,不知道該在臉上做出什麼表情。

他萬萬沒想到,任天口中的“黎哥”,竟然是黎曉曉……

這叫什麼事兒啊……驢哥臉部肌肉抽抽着,一時間真沒辦法把大楓山上那個漂流菜鳥和“高手玩家”這個詞聯繫在一起。

任天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撓撓頭,“你們認識啊……”

黎曉曉倒是沒什麼尷尬,熱情的拉着驢哥到卡座坐下,“原來任天說的新夥伴就是驢哥您啊,咱們還真是有緣,今天要好好的喝兩杯。”

點了兩瓶好酒,仨人喝了兩輪之後也就熟絡了。

驢哥這個人的口碑挺好,還經過了任天的‘考驗’,有他當隊友沒什麼不放心的。

黎曉曉也就沒把他當外人,幾句之後說出了自己打算建立盟會的事情。

“是不是就跟遊戲裏的公會一樣?”任天一聽興奮起來,“我要當副會長。”

“行啊!”黎曉曉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不過建立盟會需要八個人,咱們算上斐然也就四個,還差四個人呢!而且,你們的等級都太低了,咱們要制定一個升級計劃,不能在悶頭胡亂打副本了。”

“行!”任天使勁點頭,“黎哥你說讓我咋升級吧!”

黎曉曉獲得傳承後腦子裏多了很多這方面的知識,這會兒任天問起,他一點兒也不禿嚕的就說出來了,“你是道脈,升級的方式當然是最爲正統的修真方式了。”

“修真?就像是修仙小說裏那樣嗎?”任天問。

“差不多。”黎曉曉點點頭,“你目前的實力,放在修真小說裏就是最低級的練氣階段,成功築基纔算是真正跨入了修真的門檻,你或者抽獎或者購買,弄一套修真功法練起來,大姐大也說了,練到築基的水準不難,而且加入盟會最低也需要築基水平,這是區分普通玩家和資深玩家的分界線。”

“行,我晚上回去就抽獎!”任天毫不猶豫道。

歐皇還需要高價買東西?不存在的。

黑金狩獵者 黎曉曉嘴角抽了抽,看向驢哥,“驢哥你修習的是巫術,這算是西方系統的職業了,我不是很清楚,明天我就幫你問問教廷的神父。”

驢哥哭笑不得,“曉曉,教廷和巫師好像是敵對的關係啊……”

“所以問神父啊,畢竟最瞭解你的就是你的敵人嘛!沒毛病!”黎曉曉理直氣壯。

驢哥:……

對對對,你說的都對!

“對了,斐然是什麼血統?”黎曉曉問任天。

“盜聖血統。”任天樂呵呵的回答,“我幫她抽到的,這個屬於特殊血統,黎哥你就不用操心了,這個血統自帶技能和升級方法,斐然她實力提升的很快。”

黎曉曉:……

“對了黎哥,那咱們缺的四個人怎麼辦?”任天問,“是打副本的時候繼續拉人入夥嗎?”

“這個慢慢來,也不能什麼人都拉進來,必須靠得住才行。”黎曉曉喝了口酒,“我倒是有個目標,先想辦法把他拉進來吧!”

“哦……”

黎曉曉說的“目標”當然是師無一了,師無一和他等級差不多,也到了可以加入盟會的標準,而且他副本經驗更加豐富,人品也靠得住,可以說是目前拉入夥的最佳人選了。

不過……師無一似乎對他有些“小誤會”,如果不是有特別大的好處的話,師無一肯定不會加入他的團隊。

要說到好處……血脈傳承夠不夠?

雖然黎曉曉沒有無面那種能給人“傳輸開啓血脈傳承密匙”的能力,但他已經獲得了夜叉神的血脈傳承啊!

而師無一,也是夜叉血脈。

這是他無法拒絕的誘惑!

一想到師無一明明很不情願與他爲伍卻爲了血脈傳承不得不成爲他團隊成員的樣子,黎曉曉嘴角就蕩起愉悅的微笑。

“黎哥,你爲什麼忽然笑的那麼……****?”任天奇怪的問。

“沒什麼,來,喝酒喝酒!今天不醉不歸哈哈!”

三人正喝的快樂時,抱着紗織的郝帥走進了酒吧。

和往常一樣,他走到吧檯前把紗織放在貓架上,從飲料櫃裏拿出一罐葡萄汁喝起來。

“老闆。”調酒師朝黎曉曉那邊努了努嘴,“黎先生今天來酒吧了,還帶了兩個朋友,就在那邊卡座。”

本來有點頹廢的郝帥眼睛一亮,捏着葡萄汁就走了過去。

黎曉曉是面向走廊坐着的,自然第一個看到郝帥,他笑着拍了拍任天的肩膀,“任天,起來,我給你介紹一下你未來的老闆。”

任天知道黎曉曉是要介紹他在這家酒吧工作的,他也一眼就喜歡上了這裏……的貓,所以能在這裏工作的話,他肯定是萬分開心的。

只是,這事兒驢哥卻不知道。

所以他聽到黎曉曉的話愣了一下。

這時候,郝帥已經走了過來,黎曉曉招呼郝帥,“帥比,我把人給帶來了,你看看!”

任天也站了起來,笑着轉身,打算用最純真的面容給自己的老闆留下一個好印象。

然後——

“是你?!”

倆人都驚訝的看着對方,又有點不同:郝帥是純驚訝,覺得這世上真是無巧不成書,而任天,除了驚訝還有些鬱悶。

這不是那個“勾引”張斐然的混蛋嗎?這傢伙竟然就是我未來的老闆?!黎哥的好兄弟?!

MMP!你長得辣麼帥也就罷了,還辣麼有錢,還給不給別人活路了?!

“你們……認識?!”這回輪到黎曉曉懵逼了。

任天和郝帥都是無語。

旁邊驢哥解釋了一下:“我們之前不是打加勒比海盜副本嗎,副本里碰見了。”

哐當!

黎曉曉的下巴掉在了地上,瞪着郝帥,“副本?!郝帥!你……你也是玩家?!” “你也是玩家!那之前給我發遊戲鏈接的就是你本人嘍!”黎曉曉瞪着郝帥,磨着牙,恨恨道,“說吧!你想怎麼死?!”

“我給你發遊戲鏈接?!”郝帥也火了,“明明是你給我發的遊戲鏈接好不好?!你知不知道加勒比海盜的副本有多危險?!如果不是運氣好碰到個高手保護我,巴博薩襲擊港口的那個晚上我根本就挨不過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