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推薦過300加更一章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一頓飯兩千八多,我的娘呀,真是心疼死我了”三哥哭喪着臉子不停的對我念叨着,而我則是全當沒聽見,畢竟我也沒有辦法,我要是有錢的話肯定不會讓三哥破費。

“對了,那兩個人走了沒”三哥向我問道。

“也不算走,他們倆去鹿島旅遊了,估計明天就回來了”

“那他們倆什麼時候走,我什麼時候去你那,他們不走我就不去了,看見他們我那血壓噌噌的往上升,哎呀不說裏,我這心裏有些堵”三哥捂着xiong口對我說道。

“對了,這也就七八天沒見你,你怎麼瘦的不成人形了”三哥一臉關心的看着我。

“別提了,還不是因爲劉隊長侄女的那件事,唉”說到這的時候,我嘆了一口氣。

“到底怎麼一回事,你這以後說話能不能不說一半,你說給我聽聽”三哥很三八的向我的身邊靠了過來,然後一臉疑惑的看着我。

“三哥這件事你知道以後千萬不要大嘴巴的到處宣揚,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一旦被別人知道的話,後果是相當的嚴重”我慎重的對三哥說道,畢竟這件事涉及的人太多了,劉隊長,楚局長,我,王鶴瞳以及柏皓騰。

“你放心吧,我這人雖然愛說話,但是我不傻,什麼事該說,什麼事不該說我心裏清楚,你就說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三哥一臉嚴肅的向我問道。

“那好吧,這件事是這樣的,我跟王鶴瞳還有那個柏皓騰發現了陳剛的蹤跡……”於是我把事情的過程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了三哥,包括我被殭屍抓傷的事。

“真是驚心動魄,那你的傷怎麼樣了,有沒有大礙,你老小子可不能出事呀,我的一生積蓄都壓在了你的身上,你要出事了我的錢就打水漂了”

“我身上的屍毒已經好差不多了,就是現在這身子比較弱一點,什麼東西都不能吃,只能吃糯米粥排屍毒,而且每天必須要泡三個小多小時的糯米澡,我現在是看見糯米就想吐”

“我以爲你這小子有了新朋友就把三哥我忘記了,看來是我誤會你了”

“三哥你多想了,你對我林不凡的恩情我是不會忘記的,我在這個城市誰都不認識也只剩下你這一個朋友了”我感嘆的說道。

“還算你小子有點良心,我還真沒看錯你”三哥聽了我這番話很是受用也很感動。

“唉,三哥,我最近有些愁”

“你老小子愁啥呀”三哥不解的問道。

“茅山堂從開業的那天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什麼生意,冷清的連個老鼠都不來,再這樣下去的話我還真是快去要飯了”我唉聲嘆氣的說道,剛開始盤算開茅山堂的時候我是自信滿滿,可這剛開不久我就對自己失去了信心,我這生意實在是有點慘不忍睹了。

生活點點點 “什麼事都急不來,你也別上火了,咱們慢慢來吧,只要人不死就有出頭之日,我是非常的看好你,你老小子別給我打退堂鼓,我的錢可全都押在你身上了”三哥拍着我的肩膀對我鼓勵道。

“借你吉言吧,希望茅山堂能有點起色”

“這個你拿回去”三哥從抽屜裏拿出一個精緻的鐵罐子遞給了我。

“三哥,你給予我的就夠多了,我不能再要你的東西了,這個還是你自己留着吧”我也不看那鐵罐是什麼,我就把三哥遞給我的那個鐵罐子推了回去。

“這又不是給你的,這是朋友送我的極品鐵觀音,你先拿回去放你那放着,等過幾天我去你那喝”

“臥槽,原來是我自作多情了”我聽了三哥的話實在忍不住暴了一句粗口。

“確實是你自作多情了”

“不跟你扯淡了,我這肚子又開始疼了,我得趕緊回去了”我起身就向外走。

“以後做什麼事量力而行,別跟個傻子似的悶着頭往前衝”三哥沒好氣的對我說道。

“我知道了”我笑着走了出去,我知道三哥說的這番話是在關心我。

回到家沒一會我這肚子又咕嚕嚕的叫了起來,我趕緊的向衛生間裏跑去,由於體.內的屍毒已經排的差不多了,所以我就拉了三次就不再拉了,這也是值得慶幸的一件事,我從衛生間出來就爬到了我的牀上,這個時候我發現牀邊有一個收魂袋,看到這個收魂袋我想起了那兩個嚇唬我的小鬼。

我將收魂袋上的符咒揭開,然後把那兩個陰靈從收魂袋裏放了出來。

“你,你,你實在是太過分了,你居然這樣對待我們”那個峯哥站在我的牀邊用手指着我氣憤的說道。

“是啊,你太過分了”二彪躲在峯哥的身後指着我說道,他對我還有點恐懼。

“你們倆想要幹嘛”我擡起頭瞪着眼睛看着他們兩個,他們倆被我瞪的向後退了兩步。

“這件事你必須向我們道歉”峯哥說這話的時候身子有些顫抖,也不知道他是害怕還是被我氣的。

“對,你必須向我們道歉”二彪在峯哥的身後附和道。

“林道長,需要我們幫忙嗎?”這個時候劉梅跟劉倩從樓下走了上來向我問道。

“峯哥,來兩個妞,而且還很漂亮,這個穿運動裝娘們的給你,這個穿睡衣的給我吧”二彪看着劉梅和劉倩心癢癢的說道。

“行,我看行,認識你二十多年了,就聽到你說這麼一句我愛聽的話”那個峯哥也贊成二彪說的話,他們也不說讓我道歉的事了,而是滿臉興奮的看着劉梅與劉倩,我心想這兩個傢伙真是不知道死活,雖然這兩個傢伙當幾十年的陰靈,可是他們絕對不是劉梅劉倩的對手,因爲劉梅與劉倩身上的怨氣和煞氣太重了。

“梅姐,他們倆要調.戲我們”劉倩裝作很害怕的樣子,我知道劉倩這是扮豬吃老虎,我則是饒有興趣的看着他們四個陰靈。

“峯哥,他們還真有點意思呀,你先上還是我先上”二彪拿出一副蠢蠢欲試的架勢。

“放屁,當然是我先上了,二彪你放心,哥只要那個穿運動服的小娘們,那個穿睡衣的就留給你了”峯哥很有義氣的對二彪說道。

“謝謝峯哥,認識你這麼多年,第一次覺得你這麼講義氣”二彪對峯哥豎起了大拇指。

“你給我滾蛋,我一直都很講義氣的好不好,只是你小子沒有覺察到”峯哥回過頭沒好氣的對二彪說道。

“對,對,你一直很講義氣,是我沒覺察到”二彪也不敢抗衡峯哥,只能隨聲附和道。

“小妞,以後你就跟着我峯哥吧,這一片的陰靈地界,我跺一腳也是亂顫”峯哥走到了劉梅的面前一臉猥瑣的說道。

“你讓我怎麼跟着你”劉梅冷笑道,她覺得這個峯哥有點不知好歹。

“嘖嘖嘖,這一笑真是傾國又傾城啊,我的魂都快要被勾走了,真是好啊”峯哥一邊向前走一邊看着劉梅說道。

“峯哥,那我也不客氣了,這個歸我了”二彪邁着大步就向劉倩走了過去。

“嘭,嘭”劉梅跟劉倩先是相互點了一下頭,然後擡起腳就把這兩個二貨給踹飛出去。

峯哥和二彪趴在地上,嘴裏的陰氣四散,我知道劉梅和劉倩沒有用盡全力,如果他們使出全身力氣的話,會把峯哥和二彪的三魂七魄給踹分家了。

“嗚,嗚,嗚….活着的時候受村裏人的欺負,死了以後變成鬼還是被欺負,人也欺負我,鬼也欺負我,老天爺你對我真的太不公平了”峯哥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峯哥,你別哭了,咱們倆還是走吧,這地方已經不是我們倆的地盤了”二彪伸手將峯哥拉了起來。

“恩,我們走吧”峯哥和二彪從地上爬起來就要往外走。

“你們倆別走了,就留在這吧,看你們倆也不是什麼惡鬼,等過幾天我給你們做個法事,給你們送到地府讓你們轉世輪迴”我望着他們兩個可憐的背影說道。

“你是不是吹牛皮呢”峯哥轉過頭不相信的看着我說道。

“信不信由你,話我已經說了”我沒好氣的說道。

“峯哥,我覺得他說的話可信,他都能把咱們倆給收拾了,他肯定不是江湖騙子”二彪認真的對峯哥說道。

“說的有道理,好,那我信你”峯哥說這話的時候也不哭了,我被他們幾個攪和的是一點睡意都沒有,於是我跟二彪還有峯哥聊了起來。

和這兩個二貨聊了一會,我覺得這兩個陰靈還真是有些可憐,因爲他們倆死的都非常慘。

四十多年前,峯哥就住在dg市郊區的農村裏,那個年代每到秋收以後,村民們就要把自己家打的糧食拿出來一多半交給國家,我們管這個叫做納稅糧,那個時候農村有生產隊,有活大家都是一起幹,而峯哥則是個遊手好閒懶惰的人,四十多歲還是光棍,大家幹活的時候他總是想辦法偷懶,趁着上廁所的時候跑到某個草垛空睡覺,所以村裏的人都不喜歡他,也都排擠他。村裏要往鎮上送糧,峯哥不想去,因爲去了要扛糧包,扛糧包可是最累的活,那個時候是民.主社會,最後大家一直舉手表決讓他去,逼不得已峯哥只好跟村裏的拖拉機去送糧了。從他們村到鎮裏的糧庫坐拖拉機要走四十多分鐘的路,拖拉機裝着滿滿的糧食,峯哥則是躺在糧食上睡着大覺。

就在他們走到糧庫門口的時候,拖拉機來了個急剎車把峯哥從糧食上甩了下來,這峯哥也倒黴,他從車上掉下來的時候,大頭朝下,給腦袋撞了個大窟窿,鮮血和腦漿子全部都流了出來,當峯哥被送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斷氣了。

說起二彪,他死的不僅僅是慘,而且還很冤,二彪雖然長着健壯的體格,但是他的膽子卻很小,屬於那種徒有其表的人,二彪死的時候是90年代,那個時候dg市比較亂,黑道勢力衆多,長長是兩天一小架,三天一大架。有一天晚上二彪餓了,然後他下樓去買方便麪回來煮着吃,路過一個黑漆漆的衚衕時,一下子從衚衕裏涌出二十多個手持砍刀的青年,這些青年的年紀都不太大,一個個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他們對着二彪就瘋狂的砍了起來,那些路人看到這一場景的時候嚇的轉身就跑,那個時候也不流行什麼移動電話,就連有座機電話的家庭都很少,當警察趕到現場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三個小時了,這個二彪早就斷氣了。

(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推薦過300加更一章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我問二彪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二彪搖着頭說沒有,後來警察抓到了那羣年輕人,那些年輕人跟警察交代是他們砍錯人了。

由於這兩個人是橫死,所以身上都帶有怨氣,地府的勾魂鬼差也都不收他們,就這樣這兩個陰靈在這世間飄蕩了幾十年,聽了他們的身世,劉梅和劉倩一臉同情的看着他們兩個。

當峯哥和二彪聽述了劉倩的事情後,他們兩個很是憤怒。

“這個人簡直不得好死,我現在掐死他的心都有了”二彪一臉憤怒的說道。

“真是喪盡天良,那個畜生不如的東西,多麼好的一個姑娘,就這樣被糟蹋了”峯哥氣的是渾身發抖,兩個拳頭握的繃緊。

我當了一個晚上的旁聽者,聽着他們講述自己的故事,有開心的有不開心的,後來大家都聊得很愉快,他們互相握着手承諾着將來一定要投到一家做兄弟姐妹,看着他們這個樣子我心裏除了有些高興,又覺得自己背上的擔子有些重了,因爲我承諾過他們四個,過不久要將他們四個送到陰曹地府轉世投胎,我也不知道這件事能不能給他們辦妥,心裏有些沒底。

一直聊到凌晨四點多鐘,當他們四個消失在我眼前的時候,我才覺得有些睏意,我躺在牀上呼呼的就睡着了,一直睡到十點多鐘王鶴瞳和柏皓騰回來,我被他們叫醒了。

“你們倆回來的還真早”我揉着惺忪的眼睛對他們倆說道。

“恩,我們趕了早上最早的一班船,今天我們必須要回來,不然的話就趕不上明天早上的飛機了,機票我們都訂好了”聽了柏皓騰的話我點了點頭。

“林哥,你身體怎麼樣了”王鶴瞳關心的問道。

幽冥路18號別墅 “已經好差不多了,你們走這兩天,我頓頓都是糯米粥,我現在聽見糯米粥這三個字我都想吐”我無奈的說道。

“你應該慶幸你現在活着站在我們的面前,就別抱怨那糯米粥了“柏皓騰笑道。

“林哥,這是我給你買的沙灘服,雖然不貴,也是我的一番心意”王鶴瞳從一個大包裏翻出一套花裏胡哨的短袖和褲衩扔到了我的面前。

“扯淡,我這麼大歲數了,怎麼能穿這個,這衣服還是給柏皓騰吧”我把衣服遞給柏皓騰。

“柏師兄有,我給你們倆一人買了一套,你現在的模樣也就是二十一二的樣子,一點也不老,你穿這個正合適,我轉過身你趕緊穿上我看看”王鶴瞳一臉興奮的轉過身說道。

“這個…..”我看着王鶴瞳背影有些爲難。

“唉,真是麻煩,就你們男人那點東西誰稀看,我到樓下去吧,等你換好叫我”王鶴瞳說完這話的時候,我和柏皓騰冒出一身的冷汗。

“這傢伙也也太生猛了吧”我望着柏皓騰說道。

“是有點生猛了”柏皓騰也是一臉無奈的說道,我看得出來這個柏皓騰很也喜歡王鶴瞳,也不知道他們倆心裏都是怎麼想的。

穿上了王鶴瞳給我買的那套沙灘服,看起來有點不倫不類,這一身還真比不上我的那套阿迪達耐的運動服。

“鶴瞳師妹你上來吧”柏皓騰將王鶴瞳喊了上來。

“哇塞,簡直太帥了,林哥你要穿這麼一身出門的話肯定會迷倒不少年輕的小姑娘”王鶴瞳打量了我一番認真的說道。

“確實不錯,我師妹買東西還是很有眼光的”柏皓騰說的這番話我也不知道是在誇我還是在拍他師妹的馬屁。

“那是肯定得,我王鶴瞳的眼光那是非常的獨到的”王鶴瞳聽到柏皓騰的話有些沾沾自喜,她真是王婆賣瓜自賣自誇。

“謝謝你了鶴瞳,讓你破費我有些不好意思”我微笑的對王鶴瞳說道。

“林哥你說這話就見外了,別忘記了我們三個之間可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王鶴瞳指着是我的師傅和他們的師祖。

“今天中午咱們湊合吃點,等晚上的時候我請你們兩個吃燒烤,我們這的海鮮燒烤全國都有名,就當爲你們兩個踐行了”

“林哥,你太好了”王鶴瞳拍着手大喊道,王鶴瞳雖然三十了,我覺得她的心智就像十七八歲的少女。

中午我的伙食依然是糯米粥,從我中屍毒的那天開始,我已經吃了上百碗糯米粥了。

“下午我跟鶴瞳師妹出去逛逛,打算買點你們當地的特產帶回去”柏皓騰對我說道。

“我們這的特產也就是海鮮,新鮮的海鮮帶回北京肯定臭啦,你們只能帶海鮮幹了,魷魚絲,烤魚片,蜆子幹之類的….”我對柏皓騰說道。

“恩,我跟柏師兄準備去買一些海鮮幹帶回去給我們的那些師兄弟們”

“那下午我帶你們去吧,我知道我們這哪裏有賣的”

“不用了,你身子還沒恢復好,你在家老實待着吧!我跟我師妹我們倆能行,”

“好吧”我沮喪的點了點頭,知道他們明天走我心裏有些捨不得,我很想陪他們到處逛逛。

下午柏皓騰和王鶴瞳出去買東西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在茅山堂,我無聊的擺弄着桌子上的籤筒。

“大哥,我來看你來了”就在我迷迷糊糊想睡覺的時候,二柱子手裏提着一袋桃子還有一個西瓜走了進來。

“原來是二柱子呀,趕緊坐吧!”我站起來熱情的把二柱子請了進來。

“二柱子你母親的手術怎麼樣了”

“我母親的手術非常成功,而且傷口癒合的非常快,昨天已經出院回家了,她現在行動能夠自理跟正常人一樣,我今天來是專門來謝謝你的”二柱子激動的對我說道。

“我幫你也是因爲你是個孝順的孩子,你也別跟我客氣了”

“大哥,我今天來這,還有一事相求”

“哦,你有什麼事就直說吧,如果我能幫到你的我絕對不會袖手旁觀,首先聲明必須在我的能力範圍內,而且不能違反我心裏的道德底線”

“唉,這件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二柱子爲難的說道。

“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不用拐彎抹角的”

“我以前在一個理髮店上班,是個學徒工,理髮店一個月就給我三百四百的學徒費,我真是幹夠了,我想跟着你幹,希望你能收下我”二柱子用着祈求的眼光望着我。

“我這裏根本沒有什麼生意,你來我這的話我是一分錢工資都開不出來,你現在還年輕應該去學學別的手藝”

“我不要你的錢,我早上一般不吃飯,就中午和晚上吃,你一天供我兩頓飯就行,求你了大哥”

“讓我好好想想”此刻我有些爲難了,這個茅山堂現在的狀況是入不敷出,現在就連我自己吃飯都成問題了,我哪還能顧的上這個二柱子。

“二柱子,我勸你還是找點別的事做吧,我這裏真的不適合你”

“大哥,我求你了,你就讓我留下來吧,我這個人不懶,我可以給收拾家,給你做飯”二柱子對我苦求道,看着二柱子那可憐的樣,我有點不忍心再拒絕他了。

“那好吧,留在我這可沒有工資拿,你要好好的想清楚了”

“我不要工資,只要管我吃管我住就行”二柱子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住宿的條件也艱苦,你看你坐的這沙發你能睡嗎?”

“太能了,這沙發比我們家的牀還舒服,能睡”這個二柱子倒是也不挑剔。

“既然這樣的話,那你就來吧”

“好,這件事我得先回去告訴我媽一聲,我過幾天過來找你,大哥我就先走了”二柱子客氣的對我說道。

“等一下,你把這水果拎回去”我將二柱子給的西瓜還有桃子從地上拿起來遞給了二柱子。

“大哥,這是給你買的,你就收下吧,你要是不收下的話,我這心裏過意不去”

“那好吧,那我就收下了”

“恩,那我走了,過幾天見”二柱子高興的從茅山堂走了出去。

事後我才知道,二柱子的家住在農村,之前確實在一家理髮店當學徒,他一天也不好好的學,成天跟一羣狐朋狗友瞎混,二柱子是個沒有心機的人,朋友有個難處只要給他打電話,他雖然沒有錢但是他會第一時間衝到最前面,其中有兩次他幫着別人出頭打架,結果兩次都被警察抓住,蹲了十五天拘留,後來二柱子母親拿了不少錢才把二柱子保出來,二柱子的母親勸二柱子跟他回農村,二柱子死活不答應,二柱子已經習慣了城市的生活,他十分不情願跟母親住在農村,每次趁她母親忙的時候,他就偷偷的溜走了,二柱子的父親死的早,是他的母親含辛茹苦的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二柱子撫養大,二柱子的母親這些年過的也十分的不容易,自己是又當爹又當媽的,畢竟家裏沒有個男人,這日子確實有些不好過。

二柱子家裏的條件也不好,他的母親在一個學校的門口置了個煎餅果子攤,剛乾了兩年。這生意稍微有點起色,二柱子的母親就生病了,爲了治病家裏這兩年攢下來的三萬多塊錢也全都花光了。二柱子跟他母親說還要在城裏待着,可是二柱子的母親說啥都不同意,後來二柱子跟他母親說要到我這來打工,二柱子的母親這才答應,因爲二柱子的母親覺得我是一個好人,然後二柱子就跑到了我這來。

一直到了晚上柏皓騰跟王鶴瞳才提着大包小包的東西來到了茅山堂。

“林哥,你來幫下忙,出租車的後備箱裏還有許多東西,你幫我們拿進來”王鶴瞳衝着我喊道。

“好”我立即起身向門外的出租車跑去,當我打開後備箱的時候,我有點驚呆了,這後備箱裏放的滿滿的海鮮幹,有鮑.魚乾,對蝦乾,海蔘幹……這些東西估計也值個幾萬,這兩個敗家的傢伙還真沒少買。

“你們倆買這麼多東西怎麼帶”我望着堆成小山般的海鮮幹向他們倆問道。

“這些很簡單,明天早上會有物流公司過來取,直接幫我們就發到了北京,一天就能到”柏皓騰解釋道。

“累死我了,逛了一下午嗓子都快要冒煙了”王鶴瞳坐在沙發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說道。

“這時間也不早了,咱們出去吃飯吧,今天晚上我們喝點酒吧,至於糯米粥我就不喝了,實在受不了了”我對柏皓騰和王鶴瞳提議道。

“好吧,逛了一天這肚子還真有點餓了,我們吃飯吧”柏皓騰mo着肚子說道。

(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推薦過300加更一章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恩,確實餓了”王鶴瞳也跟着附和道。

“那就按照今天上午說的,我們海鮮燒烤去”我說完就把茅山堂的門鎖上帶着王鶴瞳還有柏皓騰向外走去,臨走的時候我把抽屜裏的兩千塊錢都揣進了兜裏,也不知道這錢能不能夠。

我帶着他們倆到我跟三哥經常去的那家燒烤店,雖然這兩口子開的燒烤店很普通,但是我就喜歡到這來吃,這可能也是習慣了。

“大兄弟你來了,趕緊裏面請”男老闆在外面一邊烤串一邊招呼着我。

“恩”於是我帶着我王鶴瞳他們兩個就走了進去。

王鶴瞳和柏皓騰這兩個人不錯,他們對吃的沒什麼挑剔,來到這個普通的小燒烤店也沒有嫌棄,他們倆拿出一副既來之則安之的態度。

“大兄弟,你們要吃點什麼”老闆娘熱情的走了過來對我說道。

“今天你別問我了,問他們兩個吧,今天我請他們”我笑着對那個老闆娘說道。

“菜單都在牆上了,你們想吃什麼自己點”老闆娘指着牆上的菜單對王鶴瞳他們倆說道。

“五把烤肉,一盤烤蜆子,一盤煮花生,烤十串香螺,再來三串魷魚,我還要吃烤鱈魚,就先來這些吧,如果不夠一會再點”這次點菜的還是王鶴瞳,她點的這些東西還不算貴。

“再給我們來一箱啤酒”柏皓騰又對那個老闆娘說道。

“恩,你們稍等一下,馬上就好”老闆娘客氣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