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情被拍的第二天,多數野蠻生長徹夜失眠的那個清晨。

他們的偶像發了一條新的動態。

-哥哥遲早會談戀愛的。你們也遲早會盛裝出席,和最喜歡的人相伴一生。 正在這時,門裏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梅花,我換好衣服了,你幫我看看……」

江梅花立刻應聲,進了屋子裏去。

這邊,李青田父子坐在綢緞莊外面等待。

李青田自顧自的說着一堆話,「沒看出來啊,這夏丫頭這麼有本事,你說說,咱們都不敢去的地方,人家一個丫頭片子就敢進去,敢進去不說啊,還敢和人家談條件,你說說……」

李青田說着,又羨慕道:「不過這夏丫頭可真是厲害啊,說着說着把事兒就這麼談成了,人家還都得聽她的,這醉月樓這麼大的酒樓的掌柜的,那麼客氣的對待夏丫頭,德平,你剛看見沒……」

李青田自顧自的說着,忽然發現身邊的兒子似乎根本沒有回應自己。

李青田便伸手杵了一下子李德平的胳膊肘,「德平,爹跟你說話呢。」

李德平臉上的神色非常的沮喪,垂著頭道:「爹你說的對,江夏那麼厲害,和咱們真不一樣。」

是啊,她敢一個人進去那麼大的酒樓,還能跟人家談生意。

而自己呢?到了那種高級的地方,一個屁都蹦不出來。

現在江夏賺錢了,隨手一花就是好幾兩銀子。

李德平覺得,似乎自己和江夏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了。

因為,自己真的配不上她了。

這會兒,江夏便帶着倆孩子出來了。

看着手裏的兩大包,李青田心疼的很,「嘖嘖,夏丫頭,這又花了多少啊?」

江夏還沒說話,江易南搶先回答,「十五兩銀子!」

啥?

李青田臉色大變,「十五兩銀子?」

江易南點點頭,眼神卻看着李德平,「她捨得花錢,誰讓她有錢了呢!」

江易南早上在家裏看見李德平看江夏的眼神的時候,就發覺了不對勁。

這個李德平雖然是個好人,也幫了他們很多,可是娘親是他們的,他們爹還沒死呢,怎麼可能被別的男人惦記着。

江易南知道,江夏賺錢方面頭腦聰明,可若是論起來感情方面的事情來,江夏卻是完完全全的木頭疙瘩。

也罷,自己幫她擋一擋吧。

江易南說完話,就去看李德平。

果然,李德平聽到這話的時候,先是眼睛裏出現了不可置信的神色,然後就慢慢的,變成了沮喪和失望。

江易南這小心眼子玩兒的,真是不一般。

江向北也看出來了其中的端倪,但是他不明白,只知道江易南是故意這麼說的,可是為了什麼,卻不知道。

李德平低着頭不語。

江夏也沒發現什麼,只是笑着道:「這不天兒冷了,多買點回去做衣裳。」

江夏說完話,仔細想了想,又道:「好像什麼都買齊了,只剩下一樣東西了。」

江向北好奇,「應該沒什麼了吧?」

衣服,鞋子,布料,糧食,油,連被子都買了,還有啥呢?

江夏眼睛亮亮的,道:「走,去那邊!」

江夏說着話,帶着幾人去了前面不遠處的店裏。

這是一家書齋。

江向北眼神一亮,「這……」

江夏笑着道:「你們兄弟四個都要準備開始念書了,啟蒙都已經啟蒙過了,娘先給你們買些書還有筆墨紙硯,你們回去自己練習練習,等過陣子娘就給你們聯繫私塾,每天都去上課。」

聽着江夏這麼說,兩兄弟都是很激動。

能念書了!

他們終於能念書了!

這是以前奢求都奢求不來的事情啊!

江向北和江易南兩人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激動,小臉上出現了興奮的神色。

江夏也徹底感覺到了兩兄弟的開心。

之前不管是給他們買新衣服還是新鞋子,帶他們吃什麼好吃的,他們可都沒有像是現在這樣激動。

這樣一想,自己的這兩個兒子還真是念書的好苗子。

首先這份態度,就是一般孩子沒有的。

江夏笑着伸手一邊一個的摸在兩個兒子的腦袋上,道:「走吧,咱們進去看看。」

三人進了書齋,李青田和李德平父子也跟了上去。

李青田有些好奇,小聲道:「夏丫頭還識字呢?」

在小山村裏,整個村子裏識字的人都不多。

很多人只知道自己叫什麼,卻不知道這字該怎麼寫。

也就只有村長能認識幾個字了。

現如今,李青田看着江夏站在櫃枱前翻閱書籍的樣子,很是驚訝。

李德平撓撓頭,道:「興許是認識吧。」

他嘴上這樣說的,其實內心裏卻是十分的苦澀。

他回來這一趟,知道江夏帶着四個兒子回來村子裏,半年多的時間了,這四個孩子的爹卻都沒有再回來一次。

李德平還以為自己有了機會了。

他甚至都在想着怎麼說服爹娘,同意自己要娶江夏和接納這四個兒子了。

可是沒想到,江夏卻完全變了。

這樣厲害的江夏,自己還能配得上嗎?

江夏不知道李德平心裏的想法,自顧自的翻閱著,一旁,掌柜的笑眯眯的走上前來,道:「姑娘要買什麼書?」

江夏看了看,道:「四書五經給我拿兩套,還有字帖也要拿幾本,對了掌柜的,我要一些好的生宣紙和徽硯,毛筆也要小狼毫,必須都要上好的。」

聽到江夏一連串的說出這些名詞來,兩兄弟都聽呆了。

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江夏居然對文房四寶這麼有研究了。

掌柜的一一記下,讓身後的小夥計去拿,然後笑着看着江夏,道:「姑娘是讀過書的人,開口就和一般人不同。」

江夏笑笑,眼神又落在了不遠處的書桌上。

那張小小的書桌,看起來很精緻。

若是放在家裏,坐下習字看書,應該很不錯。

江夏走了過去,道:「掌柜的,這書桌怎麼賣?」

掌柜的忙上前,道:「姑娘,這書桌是梨花木所制,價格就有些貴了。」

畢竟,看江夏的打扮,實在不像是能買得起梨花木書桌的人。 夜北溟看著君缺一臉恭敬的說道。

君缺見此情況,眉心擰起,倒是沒想到,這夜北溟,三日之內,竟然還真的查到了兇手。

他給的時間已經很短了,這個夜北溟竟然還是能做到。

看來這一次,想要逼著夜北溟,交出兵權是不可能了。

夜北溟也是在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雙眸看了一眼一旁獄廷司的那些人。

獄廷司的人,自然是將李木給帶了過來。

李木在看到這麼多人的時候,雙眸驟然一縮,「王爺,陛下,為何要抓我過來,我和這件事情沒有關係啊!」

「沒有關係?」

夜北溟聽著這話,勾唇冷笑了一番,「本王已經讓太醫查驗過,這葯膳之中,放了不少的山慈菇。想必這東西你應該不陌生吧!」

在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獨玉也已經拿來了當時葯膳的殘渣,以及幾個太醫。

那些太醫們,紛紛點頭說著這個是山慈菇。

「幾位太醫,你們當時弄這個葯膳的時候,可否放過這類中藥材?」

夜北溟在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深邃的眸子看向了一旁的御醫內醫正,以及院判他們幾個人。

「並沒有,我們放的都是補身之物,類似於當歸人蔘,怎麼可能會放這麼多的山慈菇!」

御醫內醫正幾個人一臉堅定地說道。

「而且,山慈菇放多,會有中毒之象,會讓人神經麻痹,導致全身無力!」

「當時,這山慈菇,我們就沒有拿來過!」

葉婠若深邃的眸子,看著面前的人,一字一句的說道。

「幾位御廚說說,在幾位太醫離開了之後發生的事情!」夜北溟也在此時將目光放到了那些御廚的身上。

「回稟攝政王,當時幾位大人在嘗了一口這葯膳沒有問題之後,便離開了!」

「而後,沒多久,這位大人來了!」

「我們當時以為,這位大人是之前幾位大人身邊的人,所以沒有想太多,他要看這碗里的葯膳,我們並沒有阻止!」

那幾個御醫一字一句地說道。

「看來,如今各位所說的也已經明了!」

「在御醫內醫正們還在的時候葯膳是沒問題的,畢竟他們自己也嘗過!」

「有問題的是在他們離開之後!」

「這離開之後,能做手腳的,除了御醫,也就只有李木醫官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