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從駕駛室四周開始延伸出很多像章魚觸手的機械手,將薛鐵龍牢牢摁在椅子上。

與此同時,他的腦袋被強制扣上了頭箍,身體也被機械手用鎖扣牢牢固定在座椅上。

在完成固定后,各種操作桿開始強行和薛鐵龍的四肢進行連接固定。

「這怎麼回事,你倆幹什麼呢,快放我下來。」薛鐵龍面色煞白。

「薛老闆,你還不明白嗎。」輝夜陰笑著,「看來你需要駕駛魅魔親自上陣,畢竟你是公司的一把手,衝鋒在前也是應當的嘛……」

「納尼?」薛鐵龍直接驚得飆出了島國語,大腦空白了好幾秒鐘,他才回過味兒來——自己被這倆副手給坑了。

此時他心裡悔青了腸子,後悔沒早點考慮到,輝夜會在這種關鍵時刻返水。

明明在初次見到輝夜時,這青年就表現出了不俗的能力。而且關鍵是對方還不要工資,所以當時貪功冒進的他,選擇輕信對方。

他把頭轉向鈴木亮,懇切地說道:「鈴木君,你快給我把這玩意兒解開,一切都還來得及,只要你肯保我,我恕你無罪。」

鈴木亮微笑著,低下身子附在薛鐵龍耳邊,輕聲道:「薛經理,我告訴你一個事實吧,我們島國人……」

他說著,薛鐵龍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胳膊處傳來鑽心刺痛,他低頭看去,鈴木亮已經把一支注射器扎進他的胳膊里。

注射器的管子上印著:神經毒劑(生效時間:24小時后)

「最擅長下克上了!」鈴木亮面無表情地拔掉注射器。

薛鐵龍臉色頓時煞白,他萬萬沒想到,在這種時候,這兩位曾經最信任的部下合作反水!

「你們這兩個二五仔,知道你們現在的行為意味著什麼嗎?」他暴跳如雷,

「我是群龍集團董事會的重要成員,集團領導班子的頂樑柱,要是我有個三長兩短,整個集團都不會放過你們,給你們套上麻袋塞進鐵桶灌滿水泥沉進紅瀾江,這都是輕的。

別說在這東海市地界,哪怕放眼國內,敢和群龍集團作對的人,沒有一個能善終了,你們兩個,馬上把我放了,我還能念在你們二人往日有功的份上,讓你們倆死得痛快點!」

聽到這些威脅后,鈴木亮和輝夜對視一眼,然後不屑地笑了笑。

「薛經理,現在這裡發生的事情,只有天知地知我們三人知道,要不你以為我為什麼會給你注射破壞大腦記憶功能的神經毒劑?」鈴木亮伸出右手的食指,沖著薛鐵龍搖了搖。

「孽障!」薛鐵龍的額頭上青筋暴跳,他渾身肌肉暴起,想要用蠻力掙扎開束縛自己的鎖扣。

然而他再怎麼精壯,身為肉體凡胎,也無法和金屬合金的強度抗衡。因此,他只能咬牙切齒地干看著面前這倆愣頭青。

鈴木亮繼續伸著手指,在薛鐵龍的臉前左搖右晃著。

「啊……這個動作真是太爽了,太愉悅了。薛經理,我記得之前我沖你做這個動作,你當場就把我打倒在地呢。」

鈴木亮俯下身子,和憤怒的薛鐵龍對視。

「明明身為你們公司最重要的首席科學家,你卻動不動對我拳腳相加,你知道我被你打倒在地的時候,我在想什麼嗎?」

鈴木亮伸出手,拍了拍薛鐵龍那張因為憤怒而漲紅的臉。

「やられたらやり返す、倍返しだ!(以牙還牙,加倍奉還!)」鈴木亮露出如同半澤直樹那樣狠厲的神色。

身為鐵龍科技的一把手,薛鐵龍這些年耀武揚威慣了,哪見過如此蠻橫的下克上行為。

「唔……噗——」

他急火攻心,當即就是一口老血狂噴而出,染紅了胸前的領帶。

「嘖。」鈴木亮同情地看著薛鐵龍,

「不過薛經理,你放心,我還是會給你一條生路的。你接下來只要好好駕駛魅魔完成這場作戰,完好無損地回來就可以了。

但如果你工作不力,被特搜課逮了個現行,那等待你的就只有神經毒劑發作了。」

穿書後我成了男主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老夫駕駛魅魔凱旋歸來,你就會給我解藥?」薛鐵龍狐疑道。

「那是自然,畢竟我們還需要薛經理你來負責管理公司呢,不過到時候,我會向你注射另外一種毒藥。」

鈴木亮掏出APTX4869的試劑瓶,在薛鐵龍面前晃了晃。

「這種藥劑,我曾經在前女友的身上試用了一下,效果似乎很不錯,只要薛經理你能老老實實聽我的調遣,我會定期給你注射少量解藥,抑制你的發狂。」

系統請我當老師 鈴木亮獰笑著,露出獠牙。

是的,他在鐵龍科技公司長期的卧薪嘗膽、忍辱負重,就是為了今天!

憑藉著鐵龍科技公司的強大生產能力,只要時間足夠,他就能掌握一支魅魔機甲軍團,到那個時候,他就有了改造這個世界的資本。

薛鐵龍看著面前的毒藥試劑瓶,臉皮抖了抖,此時他心中後悔,萬分的後悔!

千不該,萬不該,不應該找中二病來管理公司,這是他從業這麼多年來的最大失誤!

瞧瞧這倆愣頭青上任之後,搞出來的那些「傑作」,把自己多年的老部下,老乾員們都賠進去了!

……不過,此時為了生存下去,薛鐵龍也只得接受這出擊任務了。

此時他看著鈴木亮和輝夜,心中泛起殺意。

他絕對不會坐以待斃,雖然他表面上暫時虛與委蛇,但是等他作戰歸來,不會輕易放過這兩個人。靠這點小手段就想控制公司?做夢!

說白了,這兩人在公司里只是空降兵而已,鐵龍科技的大部分人,還是自己的老部下,只要薛鐵龍振臂高呼,他們肯定會紛紛響應。

你們這倆小屁孩以為帶隊伍是那麼容易的?就讓你倆先嘚瑟著吧。等我回來,定要讓你們看看什麼是姜還是老的辣!

薛鐵龍暗中咬牙切齒地瞪了這倆貨一眼,就低頭查看自己的狀況。

他的四肢被各種鎖扣固定在操縱桿上,所以,雖然手機就在自己的褲子口袋裡,他卻無法碰觸。

想必駕駛艙和外界的通訊,也被這倆貨牢牢地控制了吧?

「有個問題,我該怎麼駕駛這玩意兒?」

「諾。」鈴木亮指了指駕駛席右邊那本像字典那樣厚的說明書,

「出擊之後,預計需要花費10分鐘到達博覽會主會場,你可以在這期間熟悉一下操作方法。」

「我^*&%@#[email protected]$%……」

然後,輝夜和鈴木亮就離開了瘋狂怒罵的薛鐵龍,駕駛室的艙門牢牢地關閉。

二人坐著升降機回到中央控制室的指揮台上。

「各單位就位,行動開始!」鈴木亮對著控制室的工作人員們,大手一揮。

鐵龍科技的員工們起初看到薛鐵龍親自出擊,心裡短暫愣了下。

不過轉念又想,身為將領親自帶頭衝鋒,也沒啥不對,畢竟如果這次行動成功了,對集團可是大功一件,薛鐵龍想成為這歷史時刻的締造者,是理所當然的。

而且,鈴木亮和輝夜這二位都是薛鐵龍的左膀右臂,所以他們也沒多想。

於是大家便開始忙碌起來,室內廣播不斷播報著工作進度:

「暖機工作完成,機體運動系統工作正常。」

「引擎調試完成,能源動力系統工作正常。」

「人工智慧輔助系統啟動完成,應答正常。」

「駕駛員生命體征平穩,駕駛艙工作正常。」

「中央教條人員撤離,動力引擎功率上升。」

「升降機完成啟動,計劃從第三閘門上升。」

「完成地面場地清理和人員疏散,可以上升。」

「地面風向東南風微風,天氣多雲,溫度23攝氏度,可以出擊。」

穩坐總指揮台的鈴木亮眯著眼,他的夢想與榮光,全系此戰!

「出擊!」他再次大手一揮。

地面,鐵龍科技公司駐地。

原本是停車場的地方,此時已經被清理乾淨,地底傳來轟隆的巨響,彷彿地震。

盛世寵婚:早安傅太太 隨後,停車場以中線為起點,向兩邊慢慢裂開了一道縫隙,這道逐漸擴大的縫隙,彷彿深淵巨口。

在這張深淵巨口下,是一口圓柱形的發射井。它的內璧上鑲嵌著各種照明燈,照亮了地底深處。

在地井的盡頭,一雙眼睛,發出殷紅色幽光……

……

東海市四葉草國際會展中心。

透明玻璃幕牆內的大會議廳,第一位登台的科學家,已經完成了演講,正在接受現場觀眾的提問。

這時,一個約莫五歲的小男孩舉起了稚嫩的雙手。

現場的聚光燈都聚焦在這位小男孩身上。

「叔叔,我想請問你,為什麼你們科學家不造巨大的機器人呢!」小男孩說著,揚了揚手中的變形金剛玩偶。

正所謂童言無忌,現場的大人們爆發出鬨笑,然後輕輕搖著頭。

那位演講者的臉上也浮現出和藹的笑容,他語重心長地說道:

「小朋友,早已有研究表明,模仿人類身材和行動模式的巨大機器人,能耗比、性價比、作戰效率和維護性都非常差。造一台那種機器人的錢,都可以裝備一個常規機械化師團了。

而且,目前人類並未受到來自異星或者地底怪物的入侵,所以造那種東西也沒有用武之地,預計未來一個世紀內呀,人類都不會造這種東西的……」

就在這科學家回答問題的時候,整間會議廳的玻璃穹頂忽然被巨大的陰影籠罩。

那個提問的小男孩,最先小腦袋朝上抬,然後啪嗒一聲,他手裡的變形金剛玩具掉到地上。

小男孩的嘴巴張得老大,小手興奮地胡亂揮舞。

現場的大人們也不約而同地抬起頭,然後在短暫愣了片刻后,紛紛爆發出驚呼和尖叫。

在他們腦袋上方的玻璃穹頂上,映出了一台堪比摩天大樓的巨大機甲。

它外形酷似飛翼高達,雙眼發出紅色幽光,尤其是那對完全展開的雙翼,搭配上血紅色的塗裝,在夜幕之中,就像是降臨人間的墮天使。

「哇,真的是機器人耶!」孩子們頓時發出歡呼。

不過所有的與會嘉賓,都露出狐疑的神色。

其中某位到場科學家對旁邊的工作人員說道:「這是你們安排的全息影像表演么?」

那位抬頭看的工作人員,面色蒼白地搖了搖頭:「不,這就是一面普通的玻璃幕牆,上面沒有安裝這種顯示器。」

就在人群啞口無言、紛紛猜測的同時,機甲抬起自己的左腿,朝會議廳踹了過來。

轟隆巨響,寬廣而結實的鋼筋玻璃幕牆,瞬間崩碎,大量的玻璃渣像雪花一般,朝會場灑落下來。

腹黑總裁遇上女二貨 人群這才明白過來,這並不是預先安排的影像表演。

「啊啊啊啊啊啊!」

他們紛紛尖叫著,開始逃命,會場頓時喧嘩哄鬧起來。

踹完這一腳之後,這台機甲,也就是魅魔,抬起頭,沖著天空嘶吼著:

「嘎——」

這彷彿如異形生物的嘶吼,撕裂了東海市的寧靜。

今晚的東海市,註定會是個不眠之夜…… 「鈴鈴鈴鈴鈴鈴——」

展覽會場內,各種警報器的聲音長鳴,場館不少地方已經開始著火,人們慌亂地四散奔逃。

魅魔又抬起腳,踹向會展中心另一側的展覽廳。

轟隆!

龐大的展覽廳玻璃牆應聲倒塌,地面塵土飛揚。

這一幕,被電視記者的攝像機給拍了下來,然後經過電視直播,傳到了整個東海市乃至更多地區觀眾的眼中。

「各位觀眾朋友們,現在科技博覽會現場出現了突發情況,一台不明身份的機械物體,襲擊了會場。天吶,這台怪物究……究竟是……」

很多新聞主持人終其職業生涯,也未遇到過如此奇景,紛紛驚得啞口無言。

實際上東海市的市民,就算不看直播,也會感受深刻,因為魅魔那仰天長嘯,在自己家都能清楚地聽到。

此時,在鐵龍科技公司的中央控制室,輝夜和鈴木亮看著大屏幕中咆哮的魅魔,心中都是泛起陣陣愉悅。

「終於,這一天終於來到了!」鈴木亮雙手舉起,仰天狂笑——

經歷這麼多年的辛苦,直到這一刻,夢想終於是實現了,所有瞧不起我的人,你們看到了嗎?

但一切只是開始而已,他要以這一天為起點,迎接新世界的降臨!

鈴木亮歇斯底里地狂喊著,其他人都滿頭冷汗地看著他,只有輝夜露出讚許的眼神,那是中二病對蛇精病的惺惺相惜。

指揮室里有個職員擔心地說道:「薛經理之前沒熟悉過魅魔的操作,我擔心他不會駕駛。」

鈴木亮搖搖頭:「這點不用驚慌,魅魔現在使用的是魔改版【真實之淚】人工智慧作為輔助駕駛,就算薛經理完全不會駕駛也沒關係。」

其他人暗自嘀咕:這尼瑪讓薛鐵龍坐上去的意義是啥?

此時,在駕駛室里的薛鐵龍,因為被束縛住了手腳,也只能眼巴巴地看著魅魔在博覽會的會場大肆搞破壞。

他打開了駕駛艙的通訊頻道,問出了類似的問題:「鈴木亮,你到底讓我坐進來是想幹什麼?你這人工智慧把活都自己包攬了,還需要什麼駕駛員?」

駕駛艙的通訊,使用加密頻道連通到鈴木亮佩戴的耳機上,鈴木亮悄悄接起耳機,暗搓搓地說道:「呵呵,薛經理,不要著急嘛,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在這場表演中,你肯定有發揮力量的餘地,而且我敢保證,你會覺得相當刺激。」

隨後,鈴木亮大手一揮,下達了新的命令,魅魔停止進攻四葉草會展中心,掉頭朝西北方向走去。

其所過之處,建築崩壞、濃煙滾滾,地面都被踩得產生了凹陷,好在附近的居民都及時撤離躲到遠處去了,所幸沒有人員傷亡。

大量的高層大樓都被摧毀、倒塌,畢竟是身高80米的龐然大物,相當於二十多層樓高了,所以破壞力相當足。

機甲沿途經過的很多道路,汽車被它踩在腳下之後,也馬上扁得像一張貼紙了。

而魅魔背後的那對翅膀,也經常走著走著就不小心刮到了旁邊大樓的外層,蹭掉了不少的牆皮。

鈴木亮很滿地看著魅魔在大屏幕中的表現。

按照他最初制定的作戰計劃,前來會展中心只是為了先露露臉,畢竟這裡正在舉行舉世矚目的博覽會,有很多電視記者。

魅魔這麼一鬧,記者們的鏡頭肯定都轉向了它,這樣,可以說是向全世界都起到宣傳效果了。

而且,鈴木亮也想打腫那些與會科學家的臉,讓他們明白,自以為懂了點理論就到處宣揚的行為是不自量力的。

在裝完這波逼之後,魅魔就要轉向西北,他的目的地很明確——青松集團總部大樓。

按照原計劃,它要用機甲鐵拳砸穿青松總部,把陶青松以及集團董事會的高級幹部們全部埋在廢墟下。

「呵呵,誰讓你們大周六的晚上還在公司加班,這是對996工作制度的正義制裁!」

鈴木亮在指揮中心說得一本正經,坐在他前面的工作人員們額頭冒汗:那個,我們也是在加班啊……

當然,他這麼說也只是為了掩飾自己的真實目的而已。

他真正的目的是將這次出擊作戰的禍水東引,把鍋甩給群龍集團。

這次作戰,搞這麼大動靜,肯定會引起特搜課甚至更高層的注意,而所有人都知道,群龍集團和青松集團向來在東海市不和。

所以,作為群龍集團全資子公司的鐵龍科技搞這種行動,正常人都會認為是董事長黃帝龍親自下的命令。

當調查的重點轉向群龍集團時,鈴木亮就可以趁機剝離鐵龍科技掌握的核心技術和人才等有價值的資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