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她不禁皺眉。

按律大越子民哪怕是奴籍,也不得販於外藩。

程曦知道嘉峪關外游族常常侵襲,早些年散居關外的百姓有被屠殺或是擄去做奴的,如今卻因為關外幾乎沒有人煙,倒不再有聽聞此類事情。

灼愛 然而此地竟然堂而皇之的販賣大越女奴去外藩。

看彭管事說話神態,這似乎是大家心照不宣的默契,並沒有人質疑,可見這種買賣至少已經持續了多年。

程曦便有些神色不愉。

那彭管事見了,悄悄打了個手勢示意她離開。

他們遠離人群后,彭管事壓低聲音解釋道:

「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咱們行商,通常是不敢出關的。但也有那貪財冒進出關的商隊,便敢擄了人賣去關外。」

程曦一驚,瞪著他:

「擄人?」

彭管事點頭:

「那些出關的商隊大多是黑商,做的多是奴隸和兵器買賣。」他謹慎地看了看四周,道,「您想啊,誰家膽敢將奴僕賣與外藩,萬一讓人知道了,可是要背上掉腦袋的重罪!」

那是「私通外藩」的通敵之罪。

程曦想了想便明白了。

這些黑商,只怕是確實私通了游族與安躂,不然他們如何敢行商至關外而不怕遭擄掠?

她低聲問道:

「被擄的通常都是哪裡的百姓?」

彭管事搖頭,含糊道:

「哪裡的都有,發生災難的地方最多,那些流民不好查戶籍,這般更容易逃過盤查。」

程曦聞言冷笑。

便是如此,各處守城的難道就查不到?這可是一個個大活人!

想來守城的只要孝敬銀子夠,便默許了這種交易的存在……這般推算,地方官員應該也是心中有數的。

她的興緻被此事敗得一乾二淨。

程曦草草告別彭管事,帶著秦肖回去官驛。

官驛外拴著三匹高頭大馬,程曦腳下一頓,見馬頭套了烏皮轡頭、馬蹄釘了烏鐵,知曉這是軍中之馬。

她回到自己屋裡,錦心正在翻找箱籠。

錦心見了程曦忙迎上來替她解開斗篷,一面問道:

「小姐,怎得這麼早就回來了?蘭州府的市集不熱鬧嗎?」

恰似我還愛你 程曦搖頭,問道:

「祖父那裡又來了什麼人?」

錦心將斗篷掛起,又搬來炭盆放在程曦腳邊,道:

「是臨洮衛指揮使及指揮同知,來了有一陣,念心在那裡伺候。」說著拿起一件桃粉圍貂絨的錦面窄袖長裙,「先前周大人走後,侯爺吩咐給您準備著,說是今晚要與蘭州府的幾位大人共宴,讓您出席女眷的場子。」

程曦想到此地的食物,毫無興緻和胃口。

她懶懶窩在炕上看輿圖,待程欽那裡送客后便披了斗篷過去。

「祖父,」她見程欽正坐在桌案后,手中捧著茶杯沉思,「臨洮衛的指揮使怎得消息這麼快?咱們昨夜剛到,他今日便過來了。」

程欽放下茶杯,意味深長道:

「確實很快。」說著一笑,問道,「街上怎樣,可見著什麼有趣的?」

復仇總裁:女人,忍着! 程欽這一問倒是提醒了程曦,她忙將寶市上見到的情況說了:

「……您說,這般放縱,若是當中混進細作豈不是也無法察覺?」

程欽沉默一息,繼而嘆道:

「如今朝廷撥的銀子已全然不夠西北軍需應支。」

程曦一怔,繼而睜大眼:

「您是說當地軍守靠此獲收養軍?」

程欽沉聲道:

「不然你以為,城陽王何以屢屢上疏奏請朝廷開放馬市?走黑商的事,只怕連戶部與兵部都是瞎子吃餃子,肚裡有數。」

而戶部與兵部睜隻眼閉隻眼,只求西北別去跟他們要銀子便好。

程曦怔然無語。

昭和帝面子大過天,不允許開放馬市。戶部與兵部不僅要應對西北軍需,還有福建海寇、雲貴邊境與四川的匪患,捉襟見肘,自然就顧不上西北靠什麼法子來抹平軍需。

她想到了城陽王。

城陽王連番上奏請求開放馬市,他是真的養不下三千兵士嗎?城陽王府坐守九邊重鎮寧夏,便是三千人圍墾農耕也該能養活自己一口飯罷!

這些懷疑,程曦相信程欽必然也能想到。

接下去的日子裡程欽整天忙得不見人,不是與蘭州府的官員一處應酬,便是受附近衛所將官之邀出行。

這般過了幾日,程欽決定離開蘭州啟程前往西寧衛。

臨洮衛指揮使派了一支十人騎兵小隊護送他們,程曦暗暗心驚,覺得這番作為太過於示好。

但程欽什麼也沒說。

走了十來日後,他們抵達西寧衛以東百裡外的海東。

程曦正靠在軟墊上點著腦袋打瞌睡,馬車卻忽然停了下來。

她披上斗篷,迷迷糊糊撩起帘子,見周圍不著村落的,便問秦肖:

「到哪了?怎得停了下來?」

卻見秦肖望著前方訝異道:

「小姐你看,前頭有隊軍馬攔道。」

程曦的瞌睡瞬間被嚇跑,一個激靈便抬眼望去。

只見漠漠平原上立著十來騎人馬,隱約瞧去裝束打扮與護送他們的騎兵隊相同。

當先一騎朝這邊打量一陣后,忽然一夾馬腹急馳而來。

程曦凝目望著,漸漸面露喜色。

那人來到程欽車前急急勒韁、翻身下馬,麾袍翻飛著大步朝他們走來。

一身灰鐵甲胄配著三尺長刀,眉目俊朗、氣勢逼人,正是戍守邊關多年的程時。

程曦跳下馬車就朝他飛奔過去:

「四哥!」

情陷於諾,總裁的兼職太太 程時看著一個少女像團雪白毛絨的球一樣朝自己滾過來,不禁一怔,繼而錯愕:

「小九?」

程曦跑到程時跟前站定,抬起腦袋看著他,笑得眼睛彎成了月牙:

「你是來接我們的嗎?你怎得知道我們今日會到?」

程時對程曦的記憶還停留在九歲時的小丫頭模樣,如今忽然見到一個明麗耀眼的少女站在眼前,頗有些對不上號。

他上下打量程曦好一陣后,居然露出一絲嫌棄:

「你怎裹得像頭熊?」

一句話就將程曦滿腔的思孺之情給澆熄了。

她皺著鼻子「呸」了一聲。

程時忽然哈哈大笑,伸出手就去揉她腦袋,手中卻一點也不知收著些力道,將程曦一頭青絲揉的亂成一團。

身後響起程欽低低的笑聲,兩人回過頭,見程欽正由程定扶著下車。

程時忙將程曦拎到一旁,幾大步走上前去扶住程欽。

「祖父!」微信搜索公眾號: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電影溫暖你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程欽由程時扶著站定,這幾日的連番應酬讓他面上略顯疲色。

程欽與護送而來的騎兵領隊交代了一番並道辛苦,那領隊交了差,便立時原程而返。

程時看著騎兵隊離開,面上露出一絲嘲弄:

「臨洮衛指揮是尤大龍罷?他倒是上心的很。」

程曦雖不知程時何以有此態度,卻也同樣覺得臨洮衛這番派兵護送的舉動太過了。

程欽看了看遠處,見程時的部下十餘騎齊齊佇立,不動如山。

他眼中露出一絲滿意,收回目光問道:

「老夫此番前來,想必鄭光已知悉了罷?」

程時聞言點頭:

「您一出蘭州,尤大龍便派人送信與鄭光,鄭光派我這幾日游巡海東,算是賣您一個好。」

程曦猜測這鄭光大概是西寧衛指揮。

卻見程欽微微皺眉,道:

「此去西寧衛尚有百里,你領屬碾伯所,咱們今日便去碾伯住下。」

程時忙應下,扶著程欽回馬車上。

他又將程曦轟上車,自己翻身上馬,松韁緩行陪在車駕旁一路去了碾伯。

碾伯是位於海東的千戶所,為程時管轄。他命人將家眷居住的大院單獨騰出一個小院子來,供程欽與程曦暫住。

晚上又讓大院里的女人整頓伙食,陪著程欽和程曦一道在屋裡用飯。

衛所條件有限,晚飯不過是一大碗羊骨湯、一盤烤羊棒骨、幾塊肉饃餅和軍屯裡種的菜,配著一壇青稞酒。

程曦吃不慣這些,她將又硬又乾的饃餅泡在羊骨湯里,勉強吃了小半塊。

程時卻風捲殘雲般啃掉了羊棒骨和兩大塊饃餅,端著大口碗喝青稞酒的模樣就像在喝水似的。

他看著程曦那副模樣,頗有些嫌棄的向程欽問道:

「您怎得將小九也帶來了?她一個姑娘家跑到這鳥不拉屎的地兒來做什麼?」

程曦挨著火盆子取暖,聞言哼了哼不理他。

程欽卻忽然打發她早些回去自己屋裡歇著,道是明日還要趕路。

程曦在程欽和程時面上來回打量,見兩人均是一副「待她走了再談正事」的模樣,只好按下好奇老老實實回去自己屋裡。

待程曦一離開,程欽便問道:

「老六呢,出巡去了?」

程時大馬金刀地往炕上一靠,道:

「這幾日有批行商要自西寧衛去甘州,鄭光說六弟是京中子弟,想來識貨,便讓他隨鎮撫去查貨,看看可有什麼不妥的。」

程欽皺眉。

查貨不過是名義上的幌子,實際則是當地軍守趁機收受行商賄賂的由頭。

西寧衛鎮撫前去自然是替鄭光收取好處,但鄭光讓程暉也去,便是要分程時一杯羹的意思。

程時見狀便笑道:

「您放心,我交代了六弟看著多少收一些,意思到了就行,省得他們起疑。」

程欽點頭,忽然盯著他,沉沉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