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鐵牛城,城主府。

剛才在街道上還威風凜凜的陳將軍,此時卻是畢恭畢敬的站在大堂之中,一副拘謹的樣子。在大堂之上,鐵牛上人端正坐在一把椅子上,臉上毫無表情看著陳將軍。

「大人,你叫我辦的事情我都辦好了。」陳將軍低頭說道。

「嗯,雖然城中一切事物我都瞭然於心,但是很多具體情況還要你給我講講。」鐵牛上人道。

「是大人,這次飄渺宗一行人為首的人叫劉文,實力築基後期。」

「這位飄渺宗宗主一向運籌帷幄,數年前的玉陽門滅門就是他在後一手主導的,此人當上宗主的這些年確實讓飄渺宗實力大大提升。不過這次他讓這些讓來鐵牛城又有什麼目的呢?」鐵牛上人眼睛平視前方,陷入沉思。

「你先下去吧!」

待陳將軍下去之後,一位黑衣出現在大堂之中,對著鐵牛上人微微躬身一禮。

「說吧,那個小子你調查清楚沒有。」鐵牛上人看著黑衣人,問道。

「小的無能,暫時還沒有調查清楚。不過小的卻是發現他應該和玉陽門有關。」

「玉陽門?」鐵牛上人喃喃自語。

「這件事情你繼續調查,有什麼發現及時彙報。」

「大人,我這次來是有個重要的消息要告訴大人。」

「說吧!」

黑衣見此,趕緊回答:「小的聽說御劍閣這次也將派人來鐵牛城,而且聽說這次帶頭的是御劍閣的少主——天劍公子。」

「什麼,天劍公子。」聞言,鐵牛上人猛地站起身來,驚訝道。 林罔極和紅兒等人離開后,就回到了黑牛酒館之中,不過林罔極萬萬沒想到,他和劉文戰鬥時用了玉陽門的法術卻是讓鐵牛上人知道他和玉陽門有關係。這就是所謂的百密必有一疏。

林罔極回到酒館房間中,開始回想這一次和劉文的戰鬥,劉文在築基期中也算是高手,但是他這次卻是遇到了林罔極,林罔極可是將妖丹期妖族高手殺死的存在,他當然會輸了。要是他有天劍公子般驚世駭俗,那結果又另當別論。

此時的林罔極實力高強,在築基期內應該沒有對手,但是金丹期他還是不能百分百說可以戰勝。那次殺死妖丹期高手,對林罔極來說並不能說明什麼。他深刻的明白外表的實力根本不能代表什麼,就像天劍公子他能以築基期抗衡金丹期,他這類人根本不能只看外在的修為。只有真正在實戰中的勝利才是最可靠的。這就像那句老話說的一樣,「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古人的智慧真是讓人佩服,林罔極心中暗暗想到。而後他盤膝坐下,一顆黃燦燦的妖丹出現在他手中,上一次林罔極就準備將它煉化,不過當時遇到紅兒召喚,所以才沒有時間煉化他。這一次林罔極再次將它拿出來,目光火熱的看著妖丹,臉色滿是期待之色。

隨即口中靈力傾吐而出,噴洒在妖丹之上,頓時妖丹就被靈力一卷懸浮在林罔極胸前,滴溜溜的轉個不停。林罔極面色一喜,隨即大口一吸,妖丹就被他吸入口中,隨後一剎那就被他吞入腹中。

靈力在林罔極體你緩緩運轉,五個氣海在丹田之中各自運轉互不干擾。但是有必要的時候林罔極還是能隨心如意的調動它們。

黃燦燦的妖丹在丹田之中懸浮著,閃發著黃燦燦的光芒就好想一輪太陽。其下的五個顏色各異的氣海,緩緩旋轉,頗為壯麗,好似一幅絢麗迷人的星空圖畫。

就這樣,林罔極開始進入修鍊之中。

******

鐵牛城外,妖族大軍營寨。

此時位於無數營寨正中央,一個巨大的營帳之中,很多妖族士兵正在帳中喝酒吃肉,大聲嚎叫。而正中間坐著一個刀疤臉修士,他完全和人類沒有什麼區別,不過仔細觀看卻是不難發現在他下半身一條巨大的黑色蛇尾微微擺動。他是一個蛇妖。他就是十萬妖族大軍的統帥,一位妖將。

妖將都是妖丹期的修士,而且還是妖丹期中最厲害的。妖將可以說是一種職位,在妖族的地位至高無上。

此時他仰頭喝酒,面上卻是泛起淡淡的苦澀,這鐵牛城如此之久都還沒有攻下來,這讓他很是不爽。上一次他對鐵牛城發起一次試探性的攻擊,但是卻是讓他知道鐵牛城不是那麼容易攻下的。此時他正在煩惱如何攻下鐵牛城。

但是他手下的妖族士兵卻是沒有這份覺悟,他們只知道殺人,吃喝玩樂。而且他們都是毫無紀律而言,但是殺敵卻是勇猛無比。

就這這位妖將大人沉悶中喝酒的時候,營帳門外突然沖入一個守門的士兵,單膝跪地道:「大人,大牛將軍來了。」

聞言,周圍還吵吵鬧鬧、喝酒吃肉的眾妖族士兵一個個都將目光投向單膝跪地的士兵。而那位蛇妖妖將更是站起身來,眼中露出高興之色。

「走,我們出去迎接。」

說完他蛇尾一擺,速度居然很快,一下子就出了營帳。其他妖族士兵立即跟了出去。

不多時,妖族中就傳來一片吆喝吶喊聲,士氣大受鼓舞。

很快,大牛的身影就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他身高體壯,一聲青黑色的鎧甲在他身上穿著更顯威武。

「大牛兄,你的到來真是時候,真是及時雨呀!」蛇妖擺著黑色的尾巴,大笑道。

「哈哈,蛇妖將、你我都是妖將何必客氣。」大牛老遠就看向這裡,大笑道。

「你是牛妖將,我是蛇妖將,雖然都是妖將可是大牛兄可是大王面前的紅人,我怎敢怠慢。」蛇妖將道。

很快大牛就走到了蛇妖將面前,他沖著蛇妖將張開雙臂,兩人用力的抱在一起。

周圍很多奇形怪狀的妖族站成一排排一臉崇拜的看著大牛和蛇妖將。也許在它們心中妖將就是讓他們崇拜的存在,就是他們一生奮鬥的目標。

「走,大牛兄,我們還是到裡面去敘舊。」蛇妖將伸手向前一引,開口道。

「我正有此意。」

而後兩人相視而笑向著營帳走去。待大牛在上方座位上坐下后,蛇妖將這才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坐下,同時他看了大牛一眼也在大牛旁邊的座位上坐下。

「來我們共同舉杯,歡迎牛妖將的到來。」蛇妖將大聲說道,一副主人的樣子。

隨即眾人舉杯,飲盡杯中酒。

「大牛兄,這次來青牛大王可有什麼吩咐。」蛇妖將轉頭看著大牛,問道。

「哦,吩咐倒是沒有,只是他對鐵牛城確實失去了耐心。」大牛端起酒杯獨自品嘗,慢悠悠道。

「還請大牛兄轉告青牛大王,我定會將鐵牛城攻破的。」蛇妖將微微低頭,保證道。

「蛇兄想錯了,這次我並不是來視察的,我是被大王派到這裡來的。」大牛面無表情,大大的牛嘴不斷蠕動,淡然說道。

「大牛兄被大王派到這裡來了嗎?大王可是對我不滿意。」 白蛇傳 蛇妖將臉色微微一變。

他統領十萬大軍攻打鐵牛城,在這裡可以說他就是大王,什麼事情都是他說了算。可是這次卻是同樣來了一位妖將,而且還是青牛王身邊的紅人,這怎麼不讓他心中緊張。甚至懷疑是不是青牛王派人來替換他了。

「大王的確很不滿意,小小一個鐵牛城居然要我妖族十萬大軍攻打如此之久,而且還沒攻下。」大牛紅紅的牛眼一橫,厲聲道。

他似乎對蛇妖將不能將鐵牛城攻下,很是不滿。

「大牛兄有所不知,這個鐵牛城的鐵牛上人可是個難啃的骨頭,若論單打獨鬥我不是他的對手。」蛇妖將正色道。

「什麼,你都不是對手。」大牛顯然很驚訝。妖將可是在妖族中地位崇高,實力就更是高強。而身為妖將的蛇妖將居然不是鐵牛上人的對手,這讓他如何不驚訝。這意思就是說他自己也不一定是鐵牛上人的對手。

雖然大牛在實力上稍微勝過蛇妖將,但是也不會讓蛇妖將說出不是大牛對手的話來。這就間接反應鐵牛上人比起大牛的實力還要高強。 在大牛來到鐵牛城外的妖族大軍的第三天,蛇妖將和大牛兩人獨自在帳中,商量著進攻貼你城的計劃,在帳外守候的士兵偶爾也能聽到他們爭吵的聲音,似乎他們有什麼分歧。

不過他們爭吵了很久之後,聲音漸漸小了下來,似乎達成了共識。

很快就從他們營帳之中傳出了一道道命令,十萬大軍頓時就開始運動起來了。這正是要攻城的節奏。

「嗚」雄厚的號角聲響徹天地,震得大軍周圍樹林里的鳥兒四散飛走。無數妖族士兵,妖獸都行動起來。在妖族妖獸都是沒能化形的存在,只有化形的才能算是真正的妖族。

許多妖族衝天嚎叫發出各種不同的聲音,無數聲音在空中交織在一起聽著卻是讓人心驚膽戰。

只見無數妖族士兵紛紛走了出來,在無數營帳外面的空地上排隊站立,列隊等候。一隻只鳥類妖獸在隊列中來回穿梭,傳遞著妖將的命令。

「將軍有令,所有妖族戰士立即準備,馬上準備攻城。」

「將軍有令,所有妖族戰士立即準備,馬上準備攻城。」

這樣的話語從鳥類妖獸口中不斷傳出,傳到每一位妖族士兵的耳中。不多時妖族大軍就整裝完畢,等候命令。

就在這時,蛇妖將出現在大軍的面前,威嚴的氣勢突然爆發,眼睛嚴肅的掃視著妖族大軍。

「士兵們千百年來我們妖族生活在雲幽森林之中,那個狹窄的空間已經不能容下我妖族龐大的族群,我們要生存,你們告訴我該怎麼辦?」蛇妖將中氣十足,大聲道。

「開拓空間。」十萬妖族士兵齊聲喊道,聲音震耳欲聾,直上雲霄。

「開拓空間,好,那我們該向那裡開拓。」

「向人類。」

「現在人類阻擋了我們妖族開拓的腳步,我們該怎麼辦。」

「殺,殺,殺。」十萬妖族說得氣血上涌,心中的憤怒以及戰意都被蛇妖將帶動起來。

此時十萬妖族大軍,氣勢如虹,他們似乎能將面前所有的一切都碾碎。這就是十萬妖族的力量,這就是十萬妖族齊心合力的力量。這股力量讓人顫抖,遠處鐵牛城守城的人類士兵已經早有發現,但是震天的喊殺聲讓聽得他們臉色發白,握住兵器的手已微微發抖。

城外妖族大軍的一切自然逃不過鐵牛上人的法眼,此刻端正在座椅上,面色嚴峻,眼睛嚴肅的看向妖族大軍的方向。

「大人,城外妖族大軍正在集結,似乎馬上就要攻城了。」在鐵牛上人旁邊的黑衣人說道

「你說妖族攻城,我鐵牛城最大的優勢是什麼。」鐵牛上人注視著遠方,淡淡道。

「回稟大人,我認為是鐵牛城的堅固。」黑衣人不假思索道。

「沒錯,我們最大的優勢就是我們有著雄偉的鐵牛城,就算他們有遠多於我們的軍隊,我們只要防守好就行了。」鐵牛上人道。

「大人說得對,只要防守好,到時援軍趕到就是這些妖族的末日。」黑衣人連忙點頭道。

「哼,援軍,這些老傢伙還不是想借妖族實力削弱我的勢力。」鐵牛上人冷哼道,似乎對遲遲沒有強有力的援軍頗為生氣。

「大人不必生氣,御劍閣的人不日就會到我鐵牛城。」

「御劍閣,不過是這一百年才崛起而已,那裡能和皇極觀、雲城等歷史悠久的勢力相比。要不是因為驚才絕艷的天劍老人,御劍閣連飄渺宗都不如。」鐵牛上人冷哼道,似乎對御劍閣頗有微詞。

黑衣人見此,低著頭不敢言語。

「你去外面囑咐守城的將領,現在妖族已經開始進攻了,千萬不要掉以輕心。要是那個將領失職我定不饒他。」鐵牛上人盯著黑衣人,正色道。

妖族士兵,在蛇妖將的鼓舞下,士氣如虹。一個個踏著整齊的步伐,口中喊著整齊的口號,一步步向著鐵牛城逼近。走在最前面的是一群身體強壯的毛象,如小山般的身體緩緩前進,震得大地都在顫抖。之後的就是一個手持狼牙棒的狼首人身的妖族方陣。再後面就是無數的妖族軍隊,遠遠望去密密麻麻甚是壯觀。

很快最前面的毛象就走到了鐵牛城的標誌,那頭巨大無比的鐵牛面前。原本還巨大的毛象此時在鐵牛面前就相形見拙了。

「停」一位坐在毛象身上的妖族士兵,高喊道。

頓時妖族大軍立即停了了下來,看著那頭巨大無比的鐵牛。這已經不是他們第一次看見鐵牛了。不過就算上次他們攻城無論如何攻打,這鐵牛都屹立不倒。

停下來的妖獸中間立即分出一條道來,蛇妖將在數頭毛象拉著的戰車上站立著,注視著雄偉的鐵牛城,心中火熱無比。如此雄城,要是成為妖族的城池那該多好。

隨即他向著旁邊的士兵點頭說道「開始進攻吧!」

頓時最前面的毛象如脫韁的野馬,奔騰而去,口中不時發出怒吼。鐵牛之後的城牆上,守城的士兵看到如此場景,面色都是一變。一個個舉起弩箭,對著奔騰而來的毛象。這時一位守城的將領居高臨下,正嚴陣以待的指揮著。

毛象越來越近,沒過多久就衝到了弩箭的射程之內。

「射」守城的將領一聲令下,箭如雨下。向著毛象射來,不過本該將毛象射成刺蝟的箭雨,此時卻是紛紛掉落而下,根本對毛象沒有殺傷力。

箭雨沒能阻擋毛象,毛象直接向著鐵牛城的城牆衝撞而去。城牆上的士兵頓時有種地動山搖的感覺,紛紛運轉靈力穩住身形。只是這番攻擊就比上次妖族大軍攻城來得更加猛烈。

不過就在這時高高的城牆之上,守城的將領手中突然出現一桿小旗,他口中念起咒語。頓時城牆之下突然出現數把亮堂堂的巨刃,對城牆邊的毛象一斬而起,無數毛象就被斬成兩截。

蛇妖將見此,心中微微一驚,突然出現的巨刃顯然是他沒有想到的。

巨刃連番攻擊,沒用多久就將毛象屠戮一空。

見此,蛇妖將眼睛微微一眯,單手沖城牆搖搖一點。巨刃立即就停了下來,不再具有攻擊力。

與此同時,狼首人身的妖族方陣已經衝擊到了城牆邊。 狼首人身的妖族就是化形的狼妖。

守城將領見此,眉頭微微一皺,大聲喊道:「射」。

頓時無數箭矢從高高的城牆之上飛射而下,狼妖士兵立即揮舞手中的狼牙棒,在面前形成一道劇烈的罡風將來襲的箭矢擋住。而後狼妖們就抬頭看著高高的城牆,怒吼不已。這城牆起碼有十丈之高,不過這並不能難住眼前的狼妖。

狼妖一個個抬起頭顱,毛茸茸的雙腿猛然一曲,隨即就猛地跳躍而起。似乎就要這樣跳上高高的城牆。

城牆上的士兵見此,驚訝不已。頓時最前面的士兵立即射出一陣箭雨。狼妖顯然有所準備,他們將手中的狼牙棒一橫,然後迅速旋轉。將射來的箭矢全部絞飛。與此同時狼妖跳躍的高度已然達到了城牆的高度,他們就要一躍進入城牆之上。這時在手拿弩箭士兵之後的一排排士兵突然沖飛上來的狼妖一指,頓時無數把飛劍突然射出。這些飛劍威力比起箭矢更大,而且還是被操控著攻擊的。

飛劍在空中不斷飛舞,毫無規律可言。在城牆之上形成了一道劍網。很多跳躍上來的狼妖都被無數飛劍絞殺,若是單個飛劍威力並不大,但是如此多的飛劍同時攻擊,威力就不同了。一位築基初期修士可以戰勝十位甚至百位練氣九層的修士但是面對千位、萬位甚至更多那他也只能敗下陣來。這就是數量的優勢,而這也是無數種族耐以生存的根本。也許這個種族並沒有特彆強大的存在,但是他們種族一定數量眾多、龐大無比,就像是雲州的人類。

城牆之上鋪天蓋地的劍網,讓狼妖束手無策。不過眼見上攻無門,那他們就只能打起城牆的注意了。

隨即剩下的許多狼妖紛紛舉起狼牙棒向著城牆猛烈的砸去。他們一棒又一棒的砸下,連續不斷。饒是鐵牛城城高牆厚,但是這樣下去遲早也會被這些狼妖給砸塌的。

「將軍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見狼妖砸牆,震得城牆之上的士兵也是一陣晃動。一位士兵向著手拿小旗的守城將領問道。

「這個我知道,你不用操心,我自有辦法。」 佳期傳 守城將軍不以為然,只是面色卻很嚴肅。

接著,守城將軍手中的那桿小旗一揮,頓時城牆無數巨石突然出現從城牆之上猛然落下。巨石重若千鈞,對著下面的狼妖砸下。很多狼妖沒有反應過來就被砸得粉身碎骨。

這些都發生在短暫的時間之內,就在這時天空之中突然出現黑壓壓的一片,如黑雲密布像要下雨時的樣子。仔細一看卻是無數黑色烏鴉在空中飛舞,遮陽蔽日向著鐵牛城飛來。

黑雲壓城,風雨將來,一片蕭殺意。

巨石不斷落下,將許多狼妖砸死。見識到巨石的威力,狼妖深知不是對手,立即向後退去。不過眾多巨石落下卻是沒有在城牆面前堆積成山,而是一會兒就消失不見。

待狼妖退去后,黑雲已經籠罩了鐵牛城的城牆。城牆上的士兵,紛紛抬頭看去,眼中掠過緊張的神色。天空中的烏鴉「嘎嘎」之聲不絕於耳,聽著都讓人心煩意亂。有些心志不堅,修為低的士兵不得不用手捂住耳朵,突然天空黑茫茫的一片中亮起無數紅色的光芒,這些紅光都是天上烏雙眼發出的。他們俯視著鐵牛城,隨即紛紛張開嘴一道火焰就從它們空中噴射而下。無數火焰噴出在空中形成一片巨大的火海,將鐵牛城都照得通紅。滾滾熱浪襲來,首當其衝的就是城牆之上的士兵了,這股熱浪似乎能將人活活烤焦。就是遠在城中的人都有明顯的熱不可耐的感覺。

火海將城牆全部籠罩其中,迅速落下。守城將軍見此,臉色頓時一沉。隨即將手中小旗一拋,口中不斷念動咒語。小旗迎風見漲,在空中獵獵作響,頓時城牆之上就升起一道透明的光幕。火海降落下來,落到光幕之上,熊熊燃燒,似乎要將光幕燒穿,看得光幕之下的士兵們膽寒不已。

就這這時,一道飛梭從妖族大軍中爆射而來,瞬間就將光幕洞穿。光幕之上的火海似乎找到了突破口,向著被洞穿的光幕燒去。 搞定你只是一場意外 有了一個突破很快光幕就被火海吞滅,而後就向著城牆上的士兵落下。千鈞一髮之際,守城將軍大喝一聲,「結陣」。城牆上的士兵立即紛紛盤膝坐下,手中做著怪異的手印,嘴唇不斷蠕動,三人一組。似乎這樣的動作他們早就演練無數次,已經駕輕就熟。

三人一組成三角形,無數個三角在城牆之上形成。唯一站立的就是守城將軍一人。他面色肅然的看著落下的火海,口中不知在念什麼。眼看火海就要將他們淹沒,這時守城將軍雙手合十,那桿漂浮的小旗立即在他四周飛旋,無數道光霞從士兵組成的三角中射出,紛紛注入小旗之中。頓時小旗光芒大放,隨即守城將軍一把抓住旗幟,向著頭頂一舉,絢麗的光芒向著火海射去。光芒於火光交織在一起,絢麗無比讓人不敢直視。這耀眼的光亮十分短暫眨眼間就消失不見,伴隨光亮消失的還有那威力無比的火海。城牆上的士兵見此,紛紛露出笑容。不過他們笑容剛起,天空之中的烏鴉卻是沒有離去,他們不斷鳴叫,煽動翅膀。隨即烏鴉渾身黑氣一起,無數羽毛脫體而出,向著下面的城牆直射而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火海剛滅,羽箭又來。士兵們臉上的笑容還沒出現多久,嚴肅立即爬上臉龐。

「防禦。」守城將軍大喝一聲。

盤膝坐下的士兵立即祭出一把傘狀法器,每人都有一把一模一樣的傘狀法器。鐵牛城的士兵法器都是統一製作的,這樣一同對敵之時攻擊或者防禦的方式統一更方便指揮,威力自然更大。

黑色的羽毛射下,如同滂沱大雨,密密麻麻幾乎毫無間隙。就算士兵有著法器保護還是有一些受傷,甚至死亡。羽毛插入城牆的岩石之上,黑亮如光,不多時就自動燃燒起來。天上箭如雨下,地上火在燃燒,守城的士兵陷入前所未有的險境危險無比。

妖族這次的進攻異常猛烈,對鐵牛城是勢在必得,真正考驗鐵牛城的才剛剛開始。 插滿羽毛的城牆火焰徐徐燃燒,城牆上的士兵不得不運轉靈力注入傘形法器之中,傘形法器光芒立即一亮,防禦力增強許多。面對熊熊火焰,守城將軍卻是沒有辦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