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楓輕輕哼了一聲。

「這位同學,雖然他們起爭執將道路堵住了是不對,但你這樣貿然出手傷人,似乎也不禮貌吧?」人群之中,一個身著白色緊身衣的少年走上前來,他的服裝樣式極為怪異,緊貼在身上的上衣只有一隻袖子,另一邊的胳膊裸露出來,凸顯出結實有力的肌肉,而下身的白色緊身褲似乎竟然與上衣連為一體,看上去不倫不類。

「我叫方林,來自七夢空間的旭風學院。你剛剛出手打傷的同樣是我學院的學員。」芳林站在江伊面前,稍稍仰視著江伊。

「那又怎樣?」江伊一副處變不驚的表情,似乎沒有什麼事情能夠令他神色大變。

「你需要向他們道歉!」方林聲音洪亮,在這並不算寬敞的走廊里,顯得極為刺耳。

江伊直直地看著他,忽然笑了一聲:「有趣,竟然有人敢要求我?如果我說不呢?」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方林的聲音再次提高,周圍的人都一陣心顫,似乎下一秒方林的威壓便會將他們都壓趴下。

「要動手么?」江伊一挑眉,挑釁般地看著方林,伸出了一根手指:「一秒鐘。」

「什麼?」方林道。

「打倒你,只要一秒鐘。」江伊依舊是無比淡定地說道,而這話在方林聽來卻是無比的諷刺。「豈有此理。既然你如此出言不遜,那麼我也沒必要客氣了。」方林眼神瞬間變得鋒利起來,他緊捏雙拳,關節摩擦得咯咯作響。

江伊依舊是神色自若地看著他,似乎在嘲笑著他,儘管他臉上毫無表情,那那種漠然的神色,似乎隱藏著深深的蔑視。

「你就給我好好學學怎麼叫做與人為善吧!」方林厲聲道,隨即一發力,身形在一剎那消失在眾人的眼前,所有人都是一陣嘩然,顯然他們的眼睛都沒有跟上方林的動作。

就在江伊冷笑一聲,即將揮出一拳反擊剎那間出現在他身後的方林之時,一道身影忽然閃現在他與方林之間,並同時抓住了他們兩的手。「還沒開始比賽,怎麼就動起手來了?就有這麼耐不住性子么?」一個*的聲音傳來,所有人的大吃一驚。

「好快!」江伊暗暗心驚,「而且他的力量……」

方林同樣是一愣,眼前站著一個身著白藍相間的院士服的中年男子,一雙劍眉不怒自威,「你是……」

「我是這個學院的副院長,齊石。在這兒,聽我的。懂么?」齊石冷冷的地看著方林,方林心中一陣打顫,隨即道:「知道了。」

「還有這威壓……」江伊忽然露出一個邪魅的微笑。

「你笑什麼?」齊石饒有興緻地看著江伊。

「終於遇上一個有實力的人了。」江伊道。 「怎麼,覺得這兒學員里,沒有能夠勝過你的么?」齊石道。

「他們?還不夠檔次。」江伊冷笑道,「我想和你戰鬥一場。」

「小子你還真是自信啊?」齊石道,「不過,想要和我戰鬥,沒有這麼容易。除非你能取得這次比賽的前三名,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否則的話,就可以免談了。」

「瞧不起我么?」江伊道,「第一。我會以第一名的姿態來到你面前的。」

「有趣。」齊石笑道,「真是太有趣了,好久沒有碰上你這麼特別的學生了,今天我很高興,小子,接下來的考試,就祝你能夠順利的過關了。不要讓我失望。」

「這你就不用操心了。」江伊道,「我的字典里,沒有失敗二字。」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有趣的小子。」齊石一臉笑意。 「江伊么……」跟江伊同一個考場的陸楓自言自語道。

隨著清脆的鈴聲在幻風學院響起,各個考場的大門都緩緩地開啟,金屬與地面摩擦的聲音異常清晰。李軒跟隨著人群緩緩湧進了他所在的考場,考場里十分明亮,溫控水晶將溫度調到了最適,空氣還傳來陣陣的清香。

考場中一片嘈雜,人們找尋著自己的位置,桌凳的摩擦聲,人群的哄吵聲,還有人因急躁而拍打桌子的聲音,這一切都充分地顯示出了這些人的急不可耐,他們想要戰鬥!

忽然,考場外的走廊響起了清晰的腳步聲,十分富有節奏性,蹬蹬蹬地,像是鞋跟在敲打地面,考生都不約而同地朝著考場門口望去,等待著那個人的到來。

李軒忽然聽明白了,那是女人高跟鞋的聲音。

隨著一雙扣人眼球的黑絲長腿引入所有人的眼帘,一個風姿綽約的女教官走了進來,她身披一件褐色的豹紋外套,一雙美目不斷地向下掃視著,溫柔卻斂藏凜冽。

跟隨她一起進來的還有兩個監考員,同樣年紀的女人,在她身旁一站,頓時凸顯出她的天姿國色。

「我是這第三十二試場總監考員,我的名字是『黑蘭』。在這裡,我有必要向你們說明一些這裡的規則。首先,在這個考場里,一切我說了算,我不允許你們有任何異議。其次,在考試期間,以任何形式作弊者,將給予零分處理,直接淘汰。最後,考試時間是兩個小時,現在在九點五十五分,十二點準時交卷。這次的筆試將會很難,但請不要留空白的卷子給我,我這個人,最不喜歡看到一片白茫茫的東西了。請記住的我的話,記不住的話也沒關係,待會你們會印象深刻的。」

「原來她就是那個最毒教官『黑蘭』啊,據說在她手下被淘汰學員的比例是最大的!」

「我也聽說過她,果然長得是一個標緻啊,就是下手特狠啊,聽說有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她一個人愣是將對面五個大漢全部撂倒,還將他們都手腳都廢了,完全不給他們報仇的機會啊。」

「碰上她我們倒霉了……自己祈福去吧,希望能順利通過啊。」

「黑蘭……」李軒靜靜地盯著黑蘭看了一陣。 「聽說這一屆有不少優秀的學員啊,不過光有力量還是遠遠不夠的,我可不希望那些自以為是的傢伙,連這第一場的筆試都過不了,畢竟,這很丟人,對吧?」黑蘭雙手環於胸前,掃視著場下的人,所有人都低勾著頭,不敢抬頭看她一眼,因為她眼中蘊藏的銳利之感,像一把匿鋒的劍,放眼考場,無人敢與之直視。

除了李軒。只有李軒不卑不亢地看著她,毫無畏懼之意。黑蘭有些意外,她已經連續當過三屆的總監考員,每一次考試,考場里的學員都沒有敢直視她的人,雖然她看起來很美麗,目光似乎很溫柔。但實際上,她就是一朵帶刺的玫瑰,一不小心,便會扎得你到處是血。

而今天,她面前的這個小子竟然敢直直地盯著她看,她忽然對他有了一絲興趣。

「你叫什麼名字,那名同學?」黑蘭直接問道。

李軒有些驚訝地環顧四周,最後發現她是在叫自己后,才問道:「是在喊我嗎?」

「你覺得呢?」黑蘭饒有興緻地笑了笑。

「李軒。」李軒回答道。

「噢?」黑蘭眼中浮現一抹詫異之色,「你就是那個李軒?」

李軒聞言,心裡已經明白了一些,他的大名在整個學院里永遠都是響噹噹的,雖然基本上都是負面的消息。

「同學,我看好你,要加油啊,可不能在這第一場就被淘汰出局。」

「放心,不會的。」李軒道,「我的目標,是打敗所有人。」

此話一出,考場里頓時議論紛紛,在這個考場中,基本上都是來自其他學院的考生,他們皆是滿懷欽佩與詫異的神色看著李軒,畢竟在這種高手雲集的地方仍能面不改色地說出這種豪言壯語,已非常人膽識。

「很好。要的就是這種氣勢。」黑蘭點點頭,「我很欣賞你,希望你不會令我失望。」

「好的,言歸正傳,接下來分發試卷,請各位考試按規矩作答,切莫動歪心邪念。要知道,你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眼中。沒有人能逃脫我的雙眼,更不用說做一些小動作了,所以,你們還是給我安分一些。」黑蘭道。

隨著鈴聲再度響起,李軒的桌子上已經多出了一張白色宣紙造的試卷,摸上去十分有質感。李軒拿起試卷,先掃視了一番題目,頓時眉頭一皺:「竟然出這樣難的題目?」

接到試卷的考生無不露出了同樣的表情,因為他們瀏覽整個試卷一遍后,驚訝地發現自己連一道題都不會做!

「這該怎麼考!」有考生抱怨道,「這種題目完全脫離我們的能力範疇之內啊。」

「有誰再敢出聲,零分處理。」黑蘭聲音不大,但每個人卻聽的清清楚楚,這種聲音像是穿透了人的軀殼,直接侵進了你的心臟,令你不得不服從她的話。

頓時考場中鴉雀無聲,連呼吸聲都能聽到。

「我之前就說過了,這次的試卷將會很難。要你們有心理準備的,不過,這對於能力強的人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所以這才是挑選人才的時刻,弱者只能接收被淘汰的命運。」

李軒聞言,眉頭皺的更深了。

「為什麼筆試會考這樣刁鑽的題目,這不符合邏輯……」李軒在心裡道。 考場中開始有人切切私語,也有人左顧右盼,這樣的試卷,他們根本一道題都不會。

「誰再發出一絲聲音,下場將會很慘。還有,我的話,一直都不喜歡重複第二遍。」黑蘭的語氣變得冷淡。

聞言,考場中的聲音頓時消散下去,所有人都老老實實地坐在自己的位置前,一臉苦惱地看著白花花的試卷。然而,總有那麼幾個不要命的傢伙,無視黑蘭的話,仍然自顧自地交談起來。

黑蘭注視了他們一陣,冷笑一聲。下一秒,她的身影已然出現在兩名交談的同學面前,她在兩人驚愕的神色下揪起了他們的衣領,雖然看上去她身體很單薄孱弱,但她的力氣大的驚人,像拎小雞一般地輕而易舉地將兩人提了起來,一手一個,二話不說,狠狠地朝著考場外甩了出去。

砰砰地兩聲巨響,考場中所有人都膽戰心驚地看著這驚人的一幕,每個人都不約而同地咽了一口唾沫。這個黑蘭的力量與作風果然名不虛傳。

「他們兩個,已經被淘汰了。」黑蘭語氣更冷了。

考生們將頭低得更深了,像是要趴在了桌子上,剛才那令人震驚地一幕深深地印在了他們的腦海里,想必現在門外的那兩個學員一定已經昏倒過去,而且非傷即殘。

「我覺得這樣不公平!初試是對我們智力的檢測,而不是對服從命令的檢測。剛才那兩位同學雖然一直在交談妨礙了考場的秩序,但他們的行為根本沒有嚴重到被直接淘汰。導師,我覺得你並沒有權力這樣做。」一個女同學毫無畏懼地站了起來,一臉正氣地看著黑蘭。

「我已經說過了,在這裡,我說了算。」黑蘭道,「我想要他們被淘汰,他們就一定要被淘汰。」

「可是你……」女同學還想說些什麼,卻被黑蘭直接打斷道,「還有,這位同學,你同樣也被淘汰了,請你給我立刻離開考場。」

「你!」女同學氣急敗壞道,「你怎麼可以這樣!」

「對,我就是可以這樣。怎麼,不捨得走么?想要我親自送你出去?」黑蘭一臉戲謔道。

那位女同學只得一臉氣憤加無奈地離開了考場,臨走前還狠狠地瞪了黑蘭一眼。

「現在,還有人想要挑戰一下我的全為么?」黑蘭掃視全場。

考場里頓時如同死一般的寂靜,每個人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害怕被黑蘭盯上瞬間被淘汰。

「很好,既然大家都已經知道了這兒的規矩,那麼就給我好好地應對這考試,如果我再聽到某些雜音的話,他們就是你們最好的榜樣。」黑蘭指向外面昏倒的二人。

所有人都不禁打了個寒噤,黑蘭果然是一朵帶刺的玫瑰,妖艷的容貌之下,隱藏著一副暴力的面孔。

李軒仔細地觀察了外面躺在地上的兩個人一陣子,忽然像是發現了什麼一般,若有所思起來。

考場里依舊是寂靜無聲,任何細微的聲音在這樣寂靜的環境之中,會顯得十分清晰刺耳。

每個人似乎都能聽見旁邊人的心跳,呼吸。隨著時間慢慢推移,牆上的鐘錶轉了一圈又一圈。

「現在是幻風大陸世界十一點三十分鐘,你們還有半個小時,抓緊時間吧。不然的話,你們估計這一輪就是要被淘汰掉的啊,真是太可惜了。」黑蘭笑道。 「我明白了。」李軒神秘地一笑,他環顧四周,有不少人臉上同樣露出了心領神會的微笑。

「導師,我覺得你的做法不對。」李軒忽然站了起來。

黑蘭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亮光,道:「噢?竟然還有人有膽量來挑戰我的權威么?看來你也是不想考了?」

「我考不考,可是由不得你決定。你只是一個監考員而已,根本沒有權利淘汰掉我。還有,在這兒,你只是負責監督作用,你所說的在這兒就得聽你的實屬荒謬,我們考生的行為,只要不觸犯考規,一切都由不得你管。」李軒慢條斯理道。

「真是有趣。這位同學被淘汰了。請你到考場外面去。」黑蘭冷冷道。

李軒笑著走出了考場,站在了考場外的走廊上。

隨著李軒的帶頭作用,陸陸續續有不少考生同樣離開了考場,站在了走廊上。

半個小時內,整個考場里竟陸續離開了十分之九的考生,只有一些頑強的考生仍在苦苦思索著試卷上的難題。

「現在時間還剩一分鐘,在座的幾位還有沒有想像他們一樣被淘汰的?」黑蘭雙手環胸,目光似劍地掃視著考場里為數不多的幾名考生。

看到幾名考生絲毫沒有理會她的意思,她嘴角竟吐出一聲嘆息,「那好吧,本次的考試就此結束。我宣布,考場外走廊上未離開的幾十名同學,你們通過初試了!祝賀你們!」

聞言,走廊上的幾十名考生歡呼雀躍起來,李軒也是一臉微笑,而呆在考場內的幾名考生則是呆若木雞道:「導師……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他們不是早就被淘汰了嗎?為什麼現在又……那我們究竟是……」

「你們被淘汰了。」黑蘭了截直當道,「他們才是真正的通過了這次考試。」

聞言,那幾名學生都一臉沮喪,沒想到如此之快就被淘汰出局,只是他們仍然迷惑為什麼過關的是外面那些人而不是他們。

「你們一定很迷惑吧?到現在還不清楚原因的話,那隻能怪你們洞察力不夠了。首先,從一開始我就告訴了你們,這次的試題會很難,而這試題指的並不僅僅是這試卷上的題目,因為這試卷上的題目,連我都不會。這次考試的試題難就難在,你們根本很難發現究竟什麼才是真正的試題。」

「真正的試題?」

「是的。這次初賽考驗的並不是你們的理論知識,而是在考驗你們的洞察力以及敢於挑戰敢於質疑的能力。所謂的筆試只是一個幌子,那兩名起初頂撞我被我扔出去的那兩個人並不是考生,而是我的另外兩個助理導師,他們的作用便是用來迷惑你們,令你們愈加不敢反抗我的專橫,因此你們更加不會想到真正的試題是什麼。」黑蘭道。

「也就是說,其實這次的考試題目只有一道選擇題,那就是敢不敢挑戰你的權威?」

「是的。一個優秀的人才,需要具備挑戰權威,敢於質疑的能力,然而洞察能力更是必不可少。其實我很驚訝,在這個試場里竟然有如此之多的考生通過初試。我本以為至少要刷掉四分之三的人,沒想到僅僅只刷下了十分之一的人。看來這一屆的學員都十分的優秀啊。我很期待他們之後幾場比賽的表現。」

聞言,考場里的幾名考生都垂頭喪氣地離開了考場,他們都埋怨著自己意志力不夠堅定。

李軒看著嘴角微翹的黑蘭,同樣笑了起來,「真是一場有趣的考試,一個有趣的導師。」 沒錯,這一次的試題很離譜,答案也同樣很離譜,只要敢於站起來對峙導師的,都能視為過關。而李軒所在的這個考場是過關率非常高的一個。

於此同時,江伊所在的考場出現了十分戲劇系的一幕,整個考場只有江伊,陸楓,以及方林三個人站在了考場外面,而且他人都看著他們三個而無動於衷。當導師宣布只有他們三個通過了考試后,這個考場也被成為史上淘汰率最高的考場,而正是在如此之多的眼拙之人的陪襯下,江伊三人的行為無疑顯得十分的明智。

「很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你。」齊石不知何時出現在江伊身邊,江伊作為這個考場最先看出玄機的人,他只花了僅僅五分鐘,便已經通過了考試。

「謝謝誇獎。」江伊道,「這還僅僅是初試罷了,我說過的話,我會做到了。所以。」

「只要你能奪冠,我一定會實現承諾與你戰鬥的。」齊石道。

「我相信你會是個守信的人。」江伊道。

……

院長辦公室內。

「這一屆初試一共有二百多人通過,通過率達到了百分之四十。而我們學院的十名參賽者,全部通過。」面具男將手中的一疊資料遞給了李唯。

李唯接過資料瀏覽了一陣,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沒想到李軒所在的這個試場竟然是過關率最高的一個。而唐老頭所說的天才少年江伊所在的考場竟然是過關率最低的一個。這兩個人還真像啊,不管在哪都是如此的突出,引人注目。」

「不過這一次的題目是誰出啊,竟然如此刁鑽,一般人還真是想不到。」面具男道。

「這一次的題目,是你們的齊副院長出的。也只有他,才想得到如此別有用心的試題吧!不過這一次的通過率竟然如此之高,真是令我十分意外。我本以為過關人數會在兩位數之內的。」

「看來這一屆的學生們,都很優秀啊。」面具男道。最後一天考試,明天恢復更新。

《血脈世界》明天更新 「鈴鈴鈴!」

一陣煩人的鬧鐘聲響起,林凡伸出手從枕頭後面摸出自己的諾基亞山寨手機,閉著眼睛就直接按掉了鬧鈴。

雖然他知道現在已經七點半了,是時候起床去上學了,但作為一個資深的起床困難戶,林凡還是忍不住想要多睡一會兒。

「別吵,讓我再睡一會兒!」

就在林凡迷迷糊糊的伸手按掉鬧鐘后,一道嬌柔嫵媚的聲音也在林凡耳邊響起,一隻白嫩柔滑的小手更是突然伸到他的腰際,輕輕的掐了林凡一下。

「這個妖嬈而又熟悉的聲音……」

聽到這個嬌媚蝕骨的聲音在自己耳邊響起,林凡渾身猛然一僵,隨即便睜開眼緩緩往睡在自己懷中的美人臉上看去。

只見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絕美少女正躺在自己的被窩裡面,粉嫩誘人的玉臂就放在自己胸前。

一頭柔順的金色長發披散開來,將這絕美少女那雪嫩光滑的後背都遮蓋了起來。

一雙水靈動人的大眼睛緊閉著,修長的眼睫毛微微顫動了一下,小巧玲瓏的俏鼻顯得很是可愛,俏鼻下那嬌嫩紅唇在清晨陽光下閃動著誘人的光澤。

更要命的是,這有著一頭金色長發的絕色美少女,竟然將她那條修長雪嫩的**架在林凡的小腹上,緊緊的夾著林凡的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