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睡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萬古力敲響了我們客屋的門,胖子去開的門,和萬古力嘀嘀咕咕的說了幾句,胖子便撲了回來,急道:“快起來,去上峯,苗巫召見你。”

我正躺在沙發上,咕嚕一下就坐了起來:“什麼?”

“嘖,苗巫要見你!”胖子又說了一遍。

我立刻爬起來找到了還守在門外的萬古力,隨他去了上峯。但他沒有的帶去苗洞了,而是去了掌門居住的苗宮。

到的時候萬古也在,我笑着喊了一聲萬伯父,他對我點點頭,道:“苗巫就在裏面,進去吧。”

我點點頭,走進了最上面的大殿。

苗巫坐在大殿的最上首,看見我緩緩點頭,示意我上前。

我走上前恭敬的喚了一聲,他精神比昨天要好一些,臉上恐怖的外表也復原了一些,坐在一張木質的輪椅上。

“你叫馬春吧。”苗巫問了一句,語氣頗爲溫和。

我說是,然後簡單的說了一下自己的來歷,這些東西萬毒門要調查出來簡直太簡單不過,但卻是一種態度,調查出來的和從自己嘴裏說出來,誠意是不一樣的。

現在苗家和苗寨準備聯合,誠意方面自然顯的尤爲重要。

苗巫對我的回答很滿意,微笑道:“豐都是個好地方,鬼城就在豐都,歷來是陰陽兩界的重鎮,那裏曾經出過不少大人物,是個人傑地靈的福地。”

我點點頭,豐都也稱爲酆都、鬼都,和地府主宰酆都大帝的酆都是同名,寓意也是一樣的。

爲陰陽兩界的重要節點,又稱陰陽界或鬼門關。

我的家鄉青龍鎮就是豐都縣下面的一個鎮,鬼城就在豐都縣內,十分有名。當然,真正的鬼城和作爲旅遊景點的鬼城其實不在一個地方。

說來也奇怪,豐都作爲陰陽兩界的重地,也是我的家鄉,但自從我進入奇門之後,卻繞來繞去一直是繞着它走,甚至豐都縣城都很少去。

“能說說你身上的陽血怎麼來的嗎?”苗巫又問道,說話間不自覺瞄了我心口的位置一眼的。

我心頭微微一突,顯然對方已經知道的八九不離十了。

而最關鍵的是,想奪體他身體的那個存在是鬼王殿的爪牙,而鬼王殿的黑衣人就朝曾經想要奪走我的心臟,也不知道這樣會不會弄出什麼事端來。

想了一下,我還是照實的說:“回苗巫大人,我的心臟被替換成了人犼之心,所以才能產生陽性

特別重的血。”

哪知道苗巫卻笑了,搖搖頭道:“你錯了,人犼之心並不會讓你產生陽血。”

“什麼?”

我聽的直接愣住了。

人犼之心不產生陽血?

這怎麼可能?

一直以來,我都認爲自己身體流淌的血,是人犼之心產生的。

一句話,直接將我一直以來的認知都顛覆了。

猛的,我腦海電光火閃,突然想起來一個破綻。

洪慶生和守棺靈。

曾經有一次,洪慶生化成的人犼受傷了,血流了一身都是,是守棺抱走了它,如果它當成血是陽血,那守棺靈作爲邪祟恐怕早就被重傷了。

陽血對一切鬼魅邪祟都有極強的腐蝕作用。

這說明人犼之心並沒有產生陽血,至少在洪慶生身上沒有!

之前是慣性思維,根本沒去細想,只是簡單的覺的人犼之心出現在我體內後纔出現的陽血,所以理所當然的認爲陽血是人犼之心提供的。

但現在經過苗巫一提醒,一下就回憶起了不對的地方。

“如果陽血不是人犼之心產生的,那會是什麼產生的?”我奇怪道,這件事已經完全超越了自己的認知。

苗巫笑着搖搖頭,道:“那就得問你自己了。”

我一陣無語,這怎麼問?

忽然,我想起了白香月,她應該知道,當初她聽過我的心跳,說陽氣足,可用,後來我體內就莫名其妙產生了炁能。

難道是白香月對我做了什麼?

那段時間每次我陪她睡的時候,總是很快昏睡過去,第二天的纔會醒來,前前後後後一共進行了半個月的時間。

也是自那時候開始,自己身上的血變得殺傷力十足。

只是可惜自大魔城一別之後,白香月就再也沒出現過了,她好像一直在忙碌着什麼,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頓了頓,我直覺苗巫肯定不是找我來閒聊的,於是便問:“苗巫大人,您找我應該有什麼事吧?”

苗巫微微一笑,道:“我想聽聽大魔城發生的事。”

“鬼王殿?”我脫口而出。

“對。”苗巫點頭。

我說好,然後就把在大魔城的發生的事情再次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這已經是我不知道第幾次述說有關於大魔城的事了,從川東到東北,從東北到苗寨,所有人都對大魔城和鬼王殿的消息格外關注,實力和地位越高越是如此。

我說完之後,苗巫又問了幾個細節問題,我一一回答,儘可能的告之和還原當初記憶的一切。

因爲我自己也很想知道,這個鬼王殿到底什麼來頭,在謀劃着什麼。

苗巫聽完之後沉默了,臉色漸漸嚴肅,對我叮囑道:“鬼王殿日趨活躍,你一定要小心,尤其是人犼之心,不要落入它們的手中。”

我被嚇了一大跳,驚道:“難道它們還會想辦法來取人犼之心?”

苗巫鄭重點頭:“很有可能!”

……

(本章完) 我聽的心一下子懸了起來,鬼王殿如果對我動手,那該怎麼辦?

名媛盛寵 重生之喪屍圍城 想想面對那個神出鬼沒的黑衣人,我就覺的頭皮發麻。

之後,苗巫又叮囑了我幾句,精神有些不太好,便就讓我退了出去。

告別萬古,我回到客屋,心裏沉甸甸的,苗巫不說還好,一說我都快不淡定了。

胖子問我怎麼了,我把和苗巫說的話說了一遍,胖子臉色一變,也沉默了。

沉吟了良久他才道:“春子,這種事要來咱們也攔不住,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還是專注於眼下吧。”

我想想,也是這個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一路不都過來了麼,從洪村詭事到現在,自己有幾時過過平穩的日子?

哪天不是刀口舔血,遊走在生死邊緣?

想到這,我心情頓時好了一些,便和胖子商量準備離開苗寨,此行已經圓滿,該離開了。

萬毒門穩住了,接下來就是川東了。

下午,我們正式通過安古力向萬古提交了辭別的意向,第二天,毒蝴蝶親自提車送我們去了大理,我和胖子乘虹姨的私人飛機趕回重慶。

回去的第一時間便是徐爺召見,我和胖子將此次苗寨之行的情況做了一番述職,徐爺很滿意,對我的態度愈加熱忱了。

等出了常青花園,再接七彩鷹回到跆拳道館,天色已經擦黑了。

我洗了個熱水澡,將這些天以來的疲憊和焦灼去除的乾乾淨淨,躺在大牀上伸了個懶腰,舒服的直哼哼。

“咕咕咕!”

蹲坐在窗臺上的七彩鷹回頭看了一眼,目帶鄙視,見我瞧它,傲嬌的甩給我一個背影。

我一陣無語,這畜生,脾氣越來越拐了!

沒理它,我摸出手機登陸法事行論壇,想查找查找有關大魔城的消息,吳奎去了足足半個月還沒消息,要真出了事,屍體都得涼了。

其實我心裏越來越感覺到不安了,總感覺要出什麼事,之前在面見徐爺和徐大山的時候,他們嘴上雖然沒說,但其實心裏也是沒底的。

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半個月一點消息都沒有,任誰心裏都犯嘀咕。

重生奮鬥:空間之璀璨人生 不過,我還是留有一絲僥倖,東土奇門界這麼多世家大族,每家派一個大目級別的高手出動,凝聚起來是一股相當可觀的力量,要消滅這麼多人,不是那麼容易的。

唯一讓我犯嘀咕的是,他們要面對的可是鬼王殿這個恐怖的存在。

打開論壇我瀏覽了一下,發現上面還是沒有任何有關於大魔城的隻言片語,乾乾淨淨。

我一陣失望,隨便翻閱了一下便打算關掉論壇睡覺,可就在這時,突然刷新出來的一個帖子讓我一下從牀上跳了起來。

帖子:號外號外,聯合探險隊在DMC遇險,損傷慘重,形式岌岌可危!

我心臟猛的一抽,DMC,大魔城!

肯定是“大魔城”三個字被論壇管理員給封禁了,只能用字母代替來規避!

大魔城出事了!

我急忙點開帖子,卻發現這是一個新編輯的帖子,還沒有內容,只配了一張大魔城朦朦朧朧的照片。

我立刻掃了

一下發帖人的名字,叫海東青,很好記,是一種鷹的名字。

剛剛記下,頁面就顯示:您所瀏覽的帖子不存在。

赫然是被秒刪了!

我飛快的刷新了一下,帖子果然不見了。

想了想,我立刻聯繫海東青,抓到這種消息,不追根問底心底總是犯嘀咕,可……等我搜索海東青的ID的時候,卻被論壇提示需要十萬塊開通搜索功能。

“你大爺的,奸商!”

我氣的差點沒把手機給摔了,關鍵時刻給我來這一出。

我開始糾結起來,要不要花十萬塊開一個一年的搜索功能?

有這個功能其實也方便,不光可以搜帖子,也可以搜人,這樣的話已經尋找資料就會方便一些,也不算太虧。

但轉念一想,海東青也不知道靠不靠譜,會不會是騙子,傳謠的?

現在這種人在網上可不算少。

到最後,我一咬牙一跺腳,還是打算充了算了,不找不到人問一下,自己今晚都不用睡了。再者,自己一手刀法是吳奎手把手教的,他對於我來說,算是半個師傅,哪怕有一點點的希望,也不能放棄。

可我充到一半纔想起來,自己所有的錢都轉給周建兵當活動經費去了,卡上只剩點零花錢。

無奈,我只得爬起來去敲胖子的門,胖子開門之後我把事情一說,胖子急忙把住門,道:“你該不會想找我借錢吧?”

“借哪門子錢呀。”我一陣不爽的對胖子說道。

“哦,那就好。”胖子抹了一把頭上的虛汗,讓開了門。

南雅 我拿手機走進去,道:“你直接充不就完了麼?”

“我靠!”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兩字:沒錢。

“你大爺,你個守財奴!”我把他按在牀上強行勒索。

胖子弄不過我,連連求饒,道:“你不就是要找人麼,不需要充錢的,我幫你找到他!”

我半信半疑,“真的?”

“我騙你幹嘛。”胖子急忙道:“那傢伙一看就是個賣消息的,只要給錢,他待你如上帝!”

“那你來。”我一愣,放開了他。

胖子拿過我的手機,啪啪啪在手機點擊了一陣,發了一個帖子:尋找海東青,求購。

我看的一陣無語,問道:“這就行了?”

“那當然。”胖子點點頭,道:“這種人就是消息販子,專門販賣各種消息的,發帖的目的,就是爲了吸引潛在買家的注意。”

我半信半疑,之後等了一會兒,果然提示來了一條站內信。

胖子急忙點開,發信人赫然是海東青,信上寫着:求購什麼?

胖子立刻回:DMC的消息。

沒幾下那邊又回了:不廢話,不議價,一萬大洋(人民幣)。

我看的嘴角一扯,這傢伙真是個消息販子,而且還真敢開價。

一萬人民幣,簡直不比搶錢差了!

“他們平時都這麼獅子大張口的麼?”我問。

胖子點點頭,“對呀。”

“還真敢開口!”我罵了一句,然後直勾勾的盯着胖子。

胖子臉色大變,把手機丟給我立刻往後面縮,驚道:“別找我,我沒錢!”

我一把將他扯了回來。

……

五分鐘後,胖子屈服了,老老實實給海東青提供的賬號划過去一萬塊。

海東青收到錢,很快就發過來一則消息:東土各大奇門世家的探險隊在大魔城遭遇了危險,已經陣亡過半,十二小時前有人從大魔城重傷逃出,帶出了這則消息。從目前掌握的資料來看,跑不出大魔城的人將全部會死在裏面作爲鬼王的祭品,人魂俱滅,如需營救請趁早。

看完消息,我頓時就坐不住了,吳奎有危險!

尤其是後面“人魂俱滅”四個字,更是讓我後脊背生寒。人死了,下輩子還能投胎,如果魂滅了,那人就徹徹底底的冥滅了,永永遠遠的消失了,連輪迴的機會都不再有。

胖子也有些慌了神。

我不死心,問:“這傢伙販賣的消息可靠嗎?不會是在造謠吧?”

“可能性很小。”胖子搖頭,分析道:“他剛纔發了違禁帖沒有被封掉賬號,肯定在論壇有背景,是個老販子,如果騙了人被人捅出去就得砸招牌,而且海東青這個賬號我曾經聽說過,是個很點能耐的人,只要是花了錢從他手裏買消息,真實度還是有保證的。”

“那我們趕緊聯繫常青花園!”我立刻起身走到客廳給徐大山打了一個座機電話,電話很快通了,徐大山問:“小春,怎麼了?”

我嚥了一口唾沫,然後把之前得到消息的事情說了一遍。

徐大山一聽聲音便凝重起來,道:“你先別急,這件事還需要驗證,兩個小時之後給你電話。”

我說好,然後把海東青的論壇ID報給了徐大山,掛了電話。

之後我想了想又給瓜哥打了個電話,那邊沒接,應該是在苗家內,隔絕了信號。

無奈,我只得給他發了一條短信,把事情簡單的說了。

雖然那我知道徐大山調查清楚之後,一定會通知虹姨瓜哥他們的,但我還是不太放心,多一條通信的渠道總是好的。

接下來就是焦急的等待,兩個小時,一分一秒都覺的格外的漫長。

兩個小時之後,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我立刻接聽,問:“徐叔,有消息了嗎?”

“小春,是我。”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虹姨!

我一愣,一看手機頓時一拍腦袋,分明是瓜哥的號碼,接的太急沒仔細看。

“虹姨,大魔城的事你知道了嗎?”我急忙問。

“你別急,吳奎還活着。”虹姨的語氣比平時加快了幾分,顯然她心中也頗爲焦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