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蟠龍金箍棒斷裂為二,從虛空之中掉落。

下墜了千米的時候,突然有金芒閃爍,旋即那凝實的棍身,突然如霧氣一般消散,兩截金色棍身就此徹底消失不見了。

但葉青羽瞳孔之中,神光閃爍,立刻就看的清楚,並不是完全消失不見,而是靈氣散盡,那飄飛的黃色霧氣,實則是消散於天地之間的黃色靈氣,而真正的蟠龍金箍棒,卻是化作了……

兩根毫毛。

準確的是,是一根被一斬為兩截的淡黃色毫毛。

「原來那蟠龍金箍棒,竟然是由一根黃色毫毛變換而成,如今被蠻族光頭強者斬斷,所以顯出了原形……莫非這一根猴毛,就是靈猴戰寵的那一縷神念所寄?」

葉青羽腦海之中,閃過這個念頭。

但他很快就不再關心這個。

目前最主要的是,靈猴戰寵的神念被斬,金箍棒斷裂,靈猴戰寵是不是真的無力出手再戰了?如果這隻猴子歇菜了,那眼前還有誰能抵擋天空之中的那個蠻族光頭強者?

葉青羽嘗試以神念連續呼喚靈猴戰寵,但都沒有得到絲毫回應。

彷彿他真的已經被斬了。

葉青羽有點兒著急了。

莫非真的被呆狗小九給說中了,這隻猴子不靠譜,之前它一再保證,一切都在它的計劃之中,一而再再而三地慫恿自己,所以自己才同意了這猴子的計劃,沒想到現在計劃進行到一半,這猴子自己掛了……

這不是坑爹了嗎?

「光明殿殿主葉青羽,殘暴無道,年幼無德,殺!」

天空之中,那蠻族光頭巨漢開口,聲音浩浩蕩蕩震落下來,依舊是反手一斬,氣浪排空,犀利無匹的勁氣,居高臨下,宛如一柄透明的神劍一般,朝著光明殿的刺了下來。

—————-

第二更。

說一下哈,進入微信群的兄弟姐妹們,不要再加我微信啦,因為滿員了……而且我完全沒有時間和大家聊天,那樣就么有辦法碼字,會被其他讀者打死的。

微信群和公眾微信,都是交流的好地方,我每天都抽空和大家交流的 光頭蠻族壯漢這一擊,勁氣之強,宛如天怒一般,那無形氣勁還未轟擊到實處,【流銀光明陣】上就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凹陷,急促的光華瘋狂地閃爍了起來,隱約有裂紋開始閃爍。

身處在光明城內,每個人都感覺到了一股神山壓頂一般的窒息感覺。

糟糕!

葉青羽心中狂跳。

他幾乎可以瞬間斷定,【流銀光明陣】絕對無法支撐住這一招,如果被這蠻族光頭巨漢這一招轟實,那光明殿就算是徹底破了。

「這個臭猴子,關鍵時刻居然消失了!」

葉青羽咬了咬牙,抬手拋出一件碧綠色的小東西。

這是一片巴掌大小的碧綠色龜甲,上面紋絡天成,翠盈盈彷彿是寶玉一樣,從葉青羽的手中飛出去,滴溜溜地旋轉著,不斷地膨脹擴大,轉眼之間,就遮蓋了一盤天空,瑩瑩的綠色光焰將整個光明城都籠罩在其中。

轟!

無形掌劍之力轟擊在了綠色光焰之上。

葉青羽面色一沉,身體巨震。

綠色光焰急驟地閃爍了數十下,最終如長鯨吸水一樣,瞬間回到了那巴掌大小的綠色碧玉龜甲之中,那龜甲從虛空之中掉落下來,落在了葉青羽的手中。

「咦?」

天空之中,那光頭蠻族巨漢面露驚訝之色。

自己那一擊,竟然被擋下來了?

那碧綠龜甲是什麼東西?

看起來似乎是光明殿的什麼寶貝?

人族的這個光明殿,還真的是有點兒意思,底蘊倒也是不可小覷,不過……今日既然註定要剿滅這個天荒界的禍胎,蠻族的心腹大敵,這小小殿堂,底蘊再深,也得覆滅。

一念及此,此人正要再度出手……

「哪裡來的蠻子,竟敢在人族帝都如此放肆無禮?本座有德無德,乃是我人族內部之事,自有雪國皇帝陛下評斷,你一個個區區蠻夷外族,不過是客人而已,怎麼敢以客欺主,不知死活,還不快滾!」

下方傳來了葉青羽的大喝之聲。

這聲音以元氣激蕩傳送出去,猶如滾雷一般,響徹帝都上空。

周圍數十里之內的人,都聽了個清清楚楚。

剛才催動碧綠龜甲,抵擋了這蠻族光頭巨漢的一擊,葉青羽體內的元氣,被消耗大半,這是龜甲是當初符文皇帝羅素疑宮歷險時,那位【龜甲仙】贈送給葉青羽的信物,也是一件難得的寶貝,注入元氣之後,可以抵抗登天境初階強者的全力一擊。

但也只是一擊而已。

若是那蠻族壯漢再出手的話,葉青羽就沒有辦法對抗了。

既然打不過,那臭猴子不知道生死,還能怎麼辦……恩,那就先磨磨嘴皮子吧,拖延時間,看那臭猴子能不能起死回神跳出來再做點什麼,或者是等其他方面的援軍到來吧。

殿主大人打的就是這個主意。

但是天空之中,那蠻族光頭巨漢卻根本沒有停手的意思。

在他這等地位和修為的存在眼中,葉青羽猶如亡命掙扎的螻蟻一樣,根本沒有與他對話的資格,何況他如何看不出葉青羽的心思,根本不會在給葉青羽拖延時間的機會。

他揮手輕輕朝著虛空之中一斬。

氣浪排空。

虛空被一道無形利刃直接切割了開來,再度朝著光明殿斬了下來。

下方。

「媽的……」

葉青羽怒了。

還真的以為老子就任你宰割啊,要不是防備那些藏在暗處的傢伙們,一些手段不能用,收拾你這個小蠻子,也不是不可能……

他正要再有所動作,放出殺手鐧,就在這個時候……

誰也想不到意外的變化出現了。

一陣柔柔輕風突然在神殿前的火樹林中刮過。

火樹林中,一片枯萎掉落的火樹葉,在將要落在地上的瞬間,就被這一股輕風裹住,悠悠地飛了起來,像是一片淡紅如晚霞般的蝴蝶一樣,朝天空中飄去。

這片淡紅色的小樹葉,飄飄悠悠,看似速度極慢,但是葉青羽猛然覺得眼睛一花,再看的時候,樹葉竟然是已經飄飛到了半空之中,迎著那爆斬而下的無形勁氣微微一剖。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柔弱不堪的小樹葉,竟是在接觸的瞬間,就將那蠻族光頭巨漢發出的無形掌劍之力,直接一分為二,斬了開來,瞬間擊破。

火紅色的小樹葉所過之處,蠻巫之力的可怕的掌劍勁氣,就像是被滾湯潑雪一樣,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漫天的劍氣威壓和被斬碎的虛空、斬開的空氣,也都盡數平復了下來,像是之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然後這小小樹葉,飄飄悠悠地又落了下來,輕輕地落在了光明神前的火樹林中,與其他千千萬萬的樹葉一樣,堆疊在了一起。

葉青羽揉了揉眼睛,然後倒吸了一口氣。

這是……

什麼情況啊。

那樹葉……

葉青羽眼睛定定地盯在那片樹葉上,一時之間,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陣風……

到底是從何而來?

葉青羽看了看火樹林周圍,並沒有其他什麼人。

只有那位又聾又啞的蘇老頭,還在岣嶁著腰背,揮動著那根光禿禿的芨芨草掃帚,正在清掃落在地上的火樹葉,發出刷刷刷的輕響聲,因為耳聾,所以不管外面打的多熱鬧,他顯然都感覺不到。

難道是他?

葉青羽眼睛一亮,旋即又搖搖頭。

蘇老頭身體衰敗,血氣流矢,體內還有暗傷,葉青羽早就暗中觀察過,可以確定這個老頭兒的實力有限,絕對隱藏不了那麼深。

你到底是誰呢?

葉青羽環視一周,再度抬頭看向虛空之中。

那蠻族的光頭巨漢也是面現震驚,神情驚疑不定,沒有再出手,而是警惕地看著下方,顯然那一片小小的樹葉,讓他感覺到了巨大的威脅。

虛空之中,一時一片寂靜。

約數十息之後——

「想不到光明殿中,還隱藏著絕世高人,本尊倒是小看了。」

另外一個冷沉桀驁的聲音響起。

那蠻族光頭巨漢身形二十米之外,有在光影閃爍虛空漣漪蕩漾中,緩緩地走出一個身形。

這是一個蛟身人首的妖族強者。

他周身水氣繚繞,妖霧相隨,除了當中的一顆人首之外,竟是還有其他八顆蛟龍的頭顱,皆是生有獨角,藍靛毛須,青麟遍布,環伺在人首周圍,張口之時,獠牙白森,血舌猩紅,吞吐毒物、火焰、寒冰等奇異妖力,令人一看之下,頓時膽裂心寒,可怖無比。

颶浪妖庭的妖王?

葉青羽看到這人,心中瞬間一跳。

雖然之前並未見過這尊大妖,但根據其外貌,一定就是傳言之中颶浪妖庭這一次帶領南方水域妖族使團的話事人,奇特的外形,在整個颶浪妖庭之中,也是顯赫至極的人物,是南方水域妖庭十大妖王之一的龍行雲。

這些蠻子妖物,真的是狂妄到了極點。

以客人的身份,來到帝族之中,竟然不知死活,插手人族自己的事情。

葉青羽心中怒極。

但他同時也很清楚,動靜鬧了這麼大,卻沒有皇室供奉院的高手出手,軍部也保持著一種很奇異的沉默,那就說明,在帝國之中,有不止一個的帝國大人物,暗中和這些妖蠻達成了協議,暗中默許他們這麼做了。

這些人,真的是膽大至極。

「龍行雲,你不在使團駐地好好待著,現身這裡,莫非也要插手我人族之事不成?」葉青羽立於光明神殿之前,白衫如玉,開口大喝,聲音激蕩出去,如滾雷一般地質問道。

「呵呵,黃口小兒,竟敢直呼本尊的名諱,如今風雲際會,群雄咸集,天下生靈,管天下事,光明殿當年濫殺無辜,血漫諸天,」大妖龍行雲屹立於天穹,哈哈大笑,不屑地道:「當你我南方水域妖族,也曾被光明殿的爪牙屠戮無數,今日本尊出手,討回一點點利息,有何不可?」

葉青羽厲聲大笑了起來:「龍行雲,你也算是一代宗師,說出這種話,不覺得臉紅嗎?我歲年幼,但也知道,當年光明殿甲士營南征,斬殺的都是在我人族之地作亂殺戮的南域水妖,當年的光明殿殿主,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網開一面,並未追殺進水域之中,否則今日還哪裡有你颶浪妖庭存在,你非但不思感激懺悔,反而來欺入我光明殿,當真以為沒有人製得住你嗎?小心一條老命,丟在這雪京之中。」

「放肆!」

龍行雲大怒。

他在水域之中,統轄數千萬妖族,地位尊崇,一言九鼎,誰敢與他這麼說話。

怒喝之間,他頭顱邊上的八顆蛟龍頭顱之中的一顆,突然張口噴出一道紫色閃電,如破天神刃一般,朝著葉青羽劈殺了下來。

這紫色閃電的威力,還在之前那蠻族光頭巨漢的無形掌劍之上。

葉青羽一咬牙,正要有所動作。

就在這時,火樹林之中,又是一陣輕風徐來,捲起了一片輕薄的淡紅色火樹葉,逆天而上,一瞬之間,來到了半空之中,宛如鮮紅刀刃一樣,斬在了那紫色雷電上。

轟!

一聲不大不小的爆響。

紫色閃電消失。

火樹葉邊緣,燃燒起了絲絲淡紅火焰,緩緩地飄落了下來。

葉青羽眼睛里發光。

這一次,他看清楚了。

————-

今日第一更 在風起的那一瞬間,低頭掃地的蘇老頭揮了揮手中那桿光禿禿的掃帚。

竟然真的是他?

葉青羽完全沒有想到。

似乎是感受到了葉青羽驚訝的目光,那一直低著頭掃地的蘇老頭,突然抬起頭,對著葉青羽笑了笑,一口黃牙掉了一大半,豁牙咧嘴,臉上的皮膚像是晒乾了的桂圓一樣,皺皺巴巴,乍一看連五官都不是很清晰,就像是被人照著臉上扔了一團牛峰一樣。

但他那笑里的意味,卻讓葉青羽在這一瞬間徹底堅定,這個老蘇頭,真是的之前兩次出手,以一片柔柔弱弱的小樹葉,抵擋了蠻族光頭巨漢強者和大妖龍行雲的隱世高人。

蘇老頭輕輕地笑了笑,丟開了手中的掃帚,雙手扶著腰,站起了喘了一口氣,道:「真是的,一群不長眼的東西,打打鬧鬧,害的我老人家都不能好好掃地了,就不能讓人過幾天清凈日子嗎?」

他舉起手臂,緩緩地揮動身體,骨骼關節像是生鏽的機器一樣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原本佝僂的身軀,逐漸地開始挺直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