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朋友們晚安! “少爺,那是,那是……”

鞏叔不解的問道。

他一輩子待在南廣,對整個粵東的幫派瞭如指掌,但從未見過這幅圖騰。

驟然間,他想到了前兩日,雲小姐說過,那個人一定會來!

“難道是秦侯來了?”

鞏叔恍然大驚道。

“哈哈!”

毀滅教皇 “哈哈,爹,你看到了嗎?蒼天不亡仲兒呀!”

“柳家有救了,喬賊必死!”

柳仲仰天狂笑。

他已經很久沒這麼痛快了。

喬三斤神通無敵又如何,但只要這個人來了,以他嫉惡如仇的性子,喬三斤必死無疑。

這個人就是光明,就是正義!

他終於還是來了,正義永遠是不會缺席的!

柳仲走到館外,穿着米色長裙的雲瀟瀟早已開車等着了。

“怎樣,柳少,我說過秦侯一定會來的吧。”

雲瀟瀟甜甜笑道,臉上有種說不出的驕傲與自豪。

“是啊,秦侯來了,我柳家就有救了。”

柳仲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早在幾天前,柳仲第一時間給秦羿發了請帖。

然而,一直是石沉大海,沒有任何迴音。

所以,柳仲並沒有想到秦羿會來。

畢竟秦羿是兩江之主,跟他只有一面之約,不見得就會爲他來趟渾水。

沒想到,出乎柳仲意外的是,他最期盼的人還是來了。

“少泉,你領着我本部子弟,隨我同行,怕是秦侯與丐幫已經走火。”

柳仲說話之餘,對身後一個年青人叮囑道。

那人立即招呼了一嗓子,數十個精銳弟子上了豪車,一行人往圖騰信號方向跑去。

……

包廂內,氣氛頗是緊張。

周浩南靠在椅子上,叼着香菸,望着氣定神閒的秦羿,額頭上已經現出了密密的汗珠。

曹軍則提着嗓子眼,眼巴巴的盯着窗戶外往樓下瞅着。

如果丐幫不來人,以秦羿的狠辣,只怕他們小命難保。

秦羿就更不急了,端然而坐,毫無絲毫擔憂之狀,顯然是把這當成了自己的主場。

最緊張的還是鄒雅!

她知道今天這場酒禍,秦羿是爲了她出頭,而招惹上身的。

她想好了,如果秦羿真有什麼不測,她就跳樓殉身。

“來了!”

“大哥,咱們的人來了!”

曹軍陡然神色一喜,大叫了起來。

周浩南總算是長舒了一口氣,指着站在一旁瑟瑟發抖的鄒雅,嘿嘿笑道:“小賤人,你以爲他就是你的救世主嗎?做夢去吧,今兒就看着他怎麼死吧。”

“沒錯,秦羿,你是有點手上功夫,那又如何?你還能擋的住丐幫的武道宗師嗎?”

曹軍得意洋洋道。

“是嗎?”

“只怕他們不是來救你們,還是要你們腦袋的。”

秦羿負手眺望夜空繁星,心如止水!

到了他這樣的修爲,除非是有大宗師級別,或者兩個以上的中期宗師圍剿,否則千軍萬馬亦不能阻,區區丐幫又有何懼。

周浩南咬了根香菸,歪着腦袋與曹軍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狠辣的笑意。

“敢動我弟弟,今日必要教你血債血償!”

說話間,兩人把周浩波的屍體搬到了門口顯目位置。

嘩啦啦!

電梯門一打開!

喬三斤、喬統山父子與鄔顯光等這座城市最具有權勢的幾個人,神色肅穆的走進了全福樓。

“大哥,喬……喬爺來了!”

曹軍誠惶誠恐的提醒周浩南。

周浩南往門口掃去,嚇的差點沒從椅子上翻下來:“我的個天,喬爺怎麼來了?”

要知道喬三斤平素很少管理幫中事務,他放信號彈不過是想請附近的兄弟支援,誰能料到驚動了大龍頭。

兩人趕緊收起架子,像哈巴狗一樣跑了過去,給喬三斤請安。

“是你放的信號彈?”

喬三斤冷冷問道。

“是我,喬爺!”

周浩南又驚又喜。

“人在哪?”

喬三斤催促道。

周浩南大氣也不敢喘上一口,趕緊把喬三斤引到了包廂。

喬三斤走到門口,一眼就看見了站在窗戶邊的清瘦少年。

他一襲青衫,負手而立,如泰山一般傲然而立。

雖然他身上沒有綻放一絲絲的武道界氣場,但喬三斤等人反而更有一種莫名的寒意。

這是一個危險的人!

喬三斤看向旁邊的鄔顯光,後者深吸了一口氣,凝重點頭確定。

他曾親眼見到秦羿打死查理,笑傲八荒,猶如真神下界,光耀九州。

雖然不是一路人,但並不影響鄔顯光對秦羿的崇敬之心。

“喬爺,!”

“就是這小子,打死了我兄弟,完全沒把咱們丐幫放在眼裏。”

周浩南指着秦羿,告起了刁狀。

此刻,他心裏那叫一個爽啊!

幫主親自出馬,秦羿今必死無疑,到時候還不得乖乖跪在地上,向他求饒?

喬三斤揹着手往前垮了一步。

“喬,喬爺來了!”

王經理、曹軍、大鵬等人見到南廣地下之王倒來,爲喬三斤雄獅般的氣魄所壓,嚇的腿都軟了,噗通跪在了地上。

“秦羿,大爺來了,你快認錯吧。”

鄒雅心寒如水,按照規矩,就要下跪。

“不用!”

“有我在,他動不了你!”

秦羿緩緩轉過身來,看也沒看喬三斤一眼,坐了下來倒了一杯茶,淡然而品。

“呵呵,秦羿,你好大的膽子!”

替天行盜 “這位是南廣之王,我丐幫幫主喬爺,還不跪下認錯求饒?”

周浩南搶出頭指着秦羿,叫囂了起來。

“要我下跪,你問他,敢嗎?”

秦羿看向喬三斤,冷笑問道。

“天下間有什麼是喬爺不……”

周浩南話音未落。

“啪!”

一旁的喬統山張手就是一記沉重的巴掌,狠狠扇在了周浩南的臉上。

周浩南被打的原地轉了個圈,暈暈乎乎的四下張望着,還沒明白到底發生了啥事。

“少主,你,你打我幹嗎?”

周浩南一臉委屈的問道。

“蠢狗!”

“再敢亂嚼舌頭,我要你的狗命!”

一旁的喬統山狠狠瞪着他,冷喝了一聲,嚇的周浩南趕緊捂住了嘴。

“秦先生,久仰大名,如雷貫耳,今日終於得見,喬某欣喜萬分啊。”

喬三斤拱手道。

“見過秦先生!”

喬統山等人同時拱手恭敬相拜。 “客氣了!”

“我正好有事要找喬幫主商量,來的正是時候,過來一起喝杯茶吧。”

秦羿這才緩緩擡起眼皮,看向喬三斤,漠然道。

“好!”

喬三斤哈哈一笑,走了過來,在鄰座拉開把椅子坐定了下來。

“這,這什麼情況?”

“大哥,不太對勁啊。”

曹軍湊在周浩南耳邊冷語道。

周浩南也是一臉的懵逼,喬三斤那是什麼人?

南廣地下之王,就是南廣一把手見了他也得客客氣氣的,哪曉得見了秦羿,變的跟孫子一樣。

惹火甜妻:總裁大人,別傲嬌 任憑是想破腦袋,也猜不出這其中的緣由。

周浩南第一反應是,喬三斤很可能是認錯了人,錯把秦羿當成某位大人物了!

“不知道,秦先生這次來南廣是爲了……”

喬三斤虎目一沉,冷笑問道。

他之所以對秦羿這般客氣,只是不想破壞明天吞併柳家的大計。

如果秦羿能答應做到中立,或者爲他所用,對他來說,明日便是必成。

如不然,無疑平添一強敵。

“先不急着討論這事,我這還有幾件小事,想請你幫忙。”

秦羿擺了擺手道。

“請說!”

喬三斤一聽秦羿有事相求,不禁大喜。

“王經理,你過來,把酒錢算一下,包括今晚全福樓的一切損失,算的越清楚越好。”

秦羿招了招手。

王經理低着頭走了過來,恭敬拱手道:“秦先生,你和喬爺能來,便是全福樓天大的面子,今晚,我請,我請!”

“哎,廢什麼話,讓你算,你就算!”喬三斤拍桌皺眉道。

他巴不得秦羿欠他人情,王經理不算,他還不幹了呢。

王經理無奈拿着計算器,一件件的清點,然後又算了下一晚上生意的損失,足足花了半小時。

秦羿與喬三斤默然無語,就這麼等着他。

“秦先生,喬爺已經算好了,一共是十三萬八千五百塊。”王經理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道。

“很好,喬幫主,秦某出來,未帶金銀,買單就只能勞煩你了。”秦羿微笑道。

“喬某之榮幸,統山,買單!”喬三斤揮手道。

喬統山當場刷卡,不帶半絲猶豫!

周浩南全都傻了,堂堂喬爺竟然給一個吳縣的過氣公子哥買單,還有天理嗎?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周浩南有種不詳的預感,今晚怕是要跪。

農女不修仙 “小雅你過來!”

秦羿招了招手。

鄒雅深吸一口氣,她知道解脫的機會終於來了,雖然她不知道秦羿到底是什麼來頭。

但見喬三斤等人對他如此恭敬,心裏倒也不那麼害怕了。

“喬爺,可認識這個女孩?”

秦羿笑問。

“不曾認得。”

“這位小姐是誰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